第5章 弑父杀兄卫长欢 ( 五 )

作者:橘核 | 发布时间:2019-06-27 05:07 |字数:2497

    “……”

    那个扮老人的男子被一噎,他长得很好看,菱角分明,若是普通姑娘被他这么一说,可能立马就脸颊羞红,支支吾吾说不出半句话。

    很显然,长欢不是这种人,男子自然也意识到了。

    就在他思索对策之际,泛泛的女声缓缓响起。

    “三。”

    “二。”

    “一。”

    对面两人蹙眉,他们不懂长欢数数的意思,可是就在数到第三个数之后,他们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呼吸也有些急促。

    这怎么可能!

    男子手撑在桌子上,他们根本没有动屋子里任何东西,更没有喝茶。

    “若是你们喝了茶,就不会觉得头昏了。”

    长欢看了一眼角落里烧的正烈的碳火,少焉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她抬眸盯着两人片刻,随后又把头低了下来,慢慢悠悠抿了口茶,须臾,“把他们拉去喂鱼吧。”

    “卫长欢!”

    少女眼里带上几分惊恐,想要挣脱开来,可是却越发无力,一旁的男子倒是淡定似乎在寻找什么突破口。

    猛然,他一笑,“公主难道不想知道我们是哪方人势吗?”

    “不想。”

    说完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随着茶杯放下所有黑衣人一拥而上,拿出麻绳把两人绑的严严实实的,前后没有半盏茶功夫,原本热闹的偏殿剩下了长欢一人。

    等了许久外面突然变得躁动起来,零一一身黑色劲装,抱拳跪了下来,“公主。”

    “何事?”

    “那个男人想要跑,不过已经被属下等人就地斩杀,属下在他的身上搜到了一封信。”

    零一低着头,走到长欢跟前把信递到她面前,待她接过之后就退到了一边。

    长欢打开信封,偌大的纸上就写了一个字。

    “防?”

    “我们出去看看。”

    她把信收了起来,随后往食人鱼池边走去。

    这个鱼池建起来还没有一年,却已经有了不少人的尸骨,而且大多数都是活生生的被扔下去,活生生的被食人鱼啃食完全身的肉。

    每当食人鱼食人,原本清澈见底的鱼池就会变成血色,散发着难闻且让人犯呕的血腥味。

    而且这种味道会在公主府里蔓延上一个时辰,随后长欢才会找人处理,而这种做法想要表达的意思也已经很清楚了,就是在警告暗处之人,莫要轻举妄动,要不然你就会是下一个鱼食。

    食人鱼池在长公主的花园里,池子中心有一个亭子,最引人注意的是池子里有着不少仰着头的鱼,就算此刻下着雪,它们依旧活力十足,丝毫没有被恶劣天气影响。

    长欢在离岸边一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随即默默把头低了下来,鲜红的血印着雪上显得是那么刺眼,血的拖痕一直延伸到了湖心亭。

    长欢知道这是那个男人的血,她静默一秒之后顺着血痕的尽头朝湖心亭的方向走去。

    少女五花大绑的跪在地上,她眼眶发红,嘴角又有一丝血迹蜿蜒而下,原本白皙的小脸上尽是血丝。

    每呼出一口气,都会有白色的雾气冒出,她身子冻得瑟瑟发抖,见到长欢之后,就像是见到救命稻草般,挣脱束缚,血迹斑斑的手,再一次抱住了她。

    “公主,求你,求你放过我,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我也是被逼无奈,那些人拿我的家人威胁我,我没有办法。”

    少女边哭边看着一侧渐渐快要被飞雪覆盖的男子尸体,纷纷扬扬的雪无情的落在他的身上,全身苍白,肢体外露部分可见鸡皮疙瘩。

    长欢缄默了一会,垂下眼睑。

    “杀。”

    少女听到这一个字,了无希望的跌坐下来,薄弱的身子在寒风中索索直抖,这不是因为天气的缘故,而是真正的血液凝结成成冰,从内到外的寒。

    “哈哈哈……”

    就在众人打算动手之际,少女站了起来,好看的眸子就这样打量着周围,似乎在记住每一个人的脸,以防来世忘记。

    凌乱的发丝因为血液粘在一块,她取下固定墨发的木簪,没有一丝犹豫的抵在脖子,目光如炬的盯着长欢。

    “我可以死,但是希望长公主答应我一个请求,也当是我临死前的遗愿。”

    “我想落叶归根,你不必送太远,只需把我们两个的尸体放在北漠边境就好。”

    话落,毫不犹豫的把木簪刺入了喉咙,血瞬间迸射而出。

    “呵……”

    她笑了,突然间喉头微甜,一口鲜血喷在地下,原本嘴角边快要干涸的血迹,再一次湿润起来。

    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血了下来,泪混着血,血夹着泪,凝聚成一滴血泪,悄无声息的落在了雪地上。

    漫无边际的冷,仿佛冷到骨头里去,每一块骨头都好像被冻得脆了,每动一下都好似骨头碎掉的疼,疼的钻心。

    少女终于支撑不住,跪了下来,但即便如此,她的视线依旧放在长欢身上,目光里带着渴求。

    血流的速度越来越快,少女嘭的一身倒在了地上,她艰难偏过头,眼皮很沉,她朝着长欢伸出了手,想要再次祈求,话到嘴边,最终变成了一口血,最终垂了头,合了眼睑,了无声息。

    “落叶归根。”

    长欢低头看着地上两具尸体,目光淡淡,表情自如。

    移时,又加了一句,“烧了成灰再送回去,方便些。”

    “是。”

    零一接到命令之后,跟其他暗卫处理地上的尸体跟血迹。

    还不到一炷香的功夫,整个后花园就被打理的干干净净,见不到一丝血,花园依旧萧条,长欢背着手,站到湖心亭边,看着依旧仰着头的食人鱼,缓缓合上眸子。

    “姑娘?”

    “何事?”

    “到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季姑姑沉默了一下,脸上逐渐绽开一笑,从前额到眼角,再到嘴角,逐步展开。

    “老奴给您重新烧了一个炉子,天气寒,你别在外面待着了,到屋里暖和暖和。”

    长欢听到这里睁开了双眸,面若寒冰,眸若星河,目光犀利,眉若远山,深邃的眼底充满了平静。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倾世谋权无弹窗广告,倾世谋权txt下载,倾世谋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