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第二章 他竟然是陵王

作者:言慕歌 | 发布时间:2019-06-22 03:07 |字数:4134

    十日一晃而过,眨眼间已到了皇后娘娘生辰,之前母亲特意请了宫中的嬷嬷来教我规矩,倒不是我不会这些礼数,只是因着很多年没有出席过这样的场合了,难免有些生疏了。丢我自己的脸没什么,可不能连累了丞相府。

    我自知与他水火不容,可他终究是我父亲,我与他血脉相连,此事又干系惠贤贵妃,我再怎么讨厌他,再怎么不懂事,也不会耍性子不去参加这场宴会。这偌大的后宫,便只有皇后和这位贵妃最不能得罪了。只是令我好奇的是,听闻惠贤贵妃,素来是不喜这样的场合的,这些年来,这样的日子,她也几乎是不曾出现过,只是这次,为了辰王选妃,她特意出席吗?

    这惠贤贵妃,可是南越的一大传奇人物。和宫中所有妃嫔一样,她生的貌美如花,而且聪慧无比。宫中凡有头有脸的妃嫔,都是出身世家,家世显赫,可这位贵妃娘娘,她只是民间一平凡女子,无任何家世背景,且无亲无故。当年她刚入宫,便被封为了苏美人,又得皇上专房之宠,引来后宫众人的妒忌。才不到一月,又晋封为惠贵人,可是奇怪的是,就那样过去了三年,她还是没有为皇上怀上孩子。本以为是体质所致,后来才被太医察觉,是被人下了毒,导致不能受孕,且中毒已久,再不能医治,终身都不会有孩子了。一个女人,就算再得宠,没有孩子作为依靠,也是徒劳。

    就在此时,令人意外的事发生了。皇上查出了对她下毒的主使,而那人竟是昔日最受宠爱的兰妃,当今御史白恒的亲妹妹白柔,皇上大发雷霆,立刻下旨将她赐死。尽管如此,皇上还是怜惜当时只是贵人的贵妃娘娘。最后决定,让她抚养了她十分喜爱又年幼丧母的四皇子,并且又晋封她为妃,而且赐封号惠贤。当时文武百官骇然,皆纷纷上奏,请求皇上收回旨意。群臣反对,大致有三个原因:一是因为南越祖制妃嫔不能越级晋封,二是因为当时贵妃娘娘膝下无子、且入宫时间不长,实在不宜授以嫔位以上的位分,三是因为自我南越开国以来,除了太后,从没有妃嫔可以得双重封号册封,即使封了妃,她也担不起惠贤这个封号。皇上不但不予群臣建议,反而因此大怒,当即下旨晋封她为贵妃,再不许任何人提议此事。

    一个男人,而且贵为九五之尊,愿意为了自己爱的女人和自己所有大臣作对,不惜违背祖训,可见是有多深的宠爱。如今虽时过境迁,惠贤贵妃仍然盛宠不衰,宠冠六宫,连皇后娘娘都要顾忌她三分,若是真因为此事得罪了她,还真是得不偿失,既害了自己,又连累了丞相府。

    今日早早地便来了宫里,因着时间还早,皇上皇后他们都还没有来,所有已到的人都只是在宫人的安排下坐在大厅里,在这样的宴会里,是没有许多礼数的,各自说各自的话,品各自的茶点。还有的人去了御花园里。一想到这里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便觉得无聊至极。看着母亲和宛姐姐不停的与人交谈,心里更加觉得很闷。只叫玉音跟他们说了一声,便也去了御花园。

    这次宴会,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呢。一想到贵妃娘娘指明了要见我,这心里便是慌慌的。

    这皇宫里的花,是京城中开的最早的,也是最耐看的,今日能有幸一观,也算是不枉来这一趟了。这些年,我在府里也着实是闷坏了,好不容易可以出门,还是在父亲母亲都很乐意的情况下,还真是头一遭。若是今日可以玩的开心,会不会到头来我还真要感谢那位贵妃娘娘呢。

    “啊!”不知怎的眼前忽的一花,头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待我回过神来,已被撞到了地上。马上有人蹲下来扶我:“你没事儿吧?”

    我揉了揉疼痛的手,转头向他大吼道:“没长眼睛吗?”猛的定睛一看,居然是昨天在街上遇到的那个失心疯,他见是我,仿佛也很吃惊。

    “怎么会是你?”

    我们两个居然异口同声的说了这句话。我往他身后一看,还有两个人。

    “我说苏缱儿,我们两个是不是也太有缘了,在皇宫里也能撞见。对了,今天是皇后娘娘的生辰,你也是来参加宴会的吗?”那个失心疯一面扶起我一面说道。我站起来后,马上用力推开他,反驳道:“你走开,别碰我。还有缘,鬼才和你有缘吧。”

    他却是平静的说了句:“长这么大,第一次听见有人说自己是鬼。”我心里有几分气愤,心里却又突然想到,今天是皇后娘娘生辰,他能这样堂而皇之的出现在皇宫,想来,并非普通的富家子弟吧。

    “缱儿,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忙转头一看,是宛姐姐,她快步走到了我身边,先是看了我几眼,随后转向了那失心疯,脸上仿佛很吃惊,连忙对着那他行礼道:“参见陵王殿下。”他也很是习惯的说了声:“苏大小姐不必多礼。”

    我脑中一阵恍惚,已不敢再去看他,陵王殿下?他竟然是七皇子,陵王娄翊航,天哪,我居然惹上他了,可是那天他怎么会那么随性的出现在京城的大街上。这陵王殿下,可是所有皇子中,最得皇上宠爱的皇子,又是皇后所生的嫡子。

    当今皇后娘娘是老傅国公慕容远的嫡亲女儿,兄长慕容霆是皇上亲封的大将军,为南越平定战乱,战功赫赫。皇后娘娘出生高贵,当年皇上还是王爷时,就嫁给了皇上,皇上登基时,便册封她为皇后,多年来,皇上虽有宠妃无数,却也对皇后娘娘一直相敬如宾,不曾有半分亏待,而且皇后娘娘掌管后宫这些年,从没出过什么大的乱子,也不曾有过亏待嫔妃皇子之举,这一点,一直很得皇上喜欢。

    听闻皇后娘娘早年生下大皇子和大公主之时,不知因何原因,生下便夭亡,皇后娘娘伤心了许久,直到皇上登基,才再次生下皇子。那是皇上的第三位皇子,也是第一位活下来的嫡子,皇上皇后和慕容家,都对他寄予厚望。皇子满月便册封稷王,稷者,社稷也,人人皆知皇上此封号是为何意。

    皇后娘娘生下稷王殿下后,一直体弱多病,三年后怀上了第四个孩子,可在生产之日大出血,差一点母子俱损,皇后娘娘也自此体弱多病,再没有过孩子,皇上皇后,都对这个皇子十分疼爱。早就听闻这陵王任性妄为,又蛮不讲理,可是这两次见面,我都那样和他说话,他能与我善罢甘休吗。而且如今我知晓了他的身份,自然不会像之前一样,应该是对他恭恭敬敬的。

    “缱儿,还不快给陵王殿下行礼。”宛姐姐拉了拉我的衣袖轻声对我说道。

    我正准备向他行礼,却被他伸手打断了。且语气平和的对着我说道:“你第一次见我没行礼,这一次也就算了,我觉得我真是担不起三小姐的礼呢。”说完又对着宛姐姐说道,“苏大小姐,你妹妹可是头一次来皇宫,怎么也不好好管着她,万一跑哪里去弄丢了,丞相大人可不伤心死了吗?”

    我强忍着心里的怒气,向他揖了揖手,心平气和的说道:“殿下教训的是,臣女以后一定会好好注意自己的言谈举止,劳殿下费心了。”

    他满脸的笑意,没有再说话,仿佛很是享受我对他低声下气的。此时那位蓝衣公子站了出来,问宛姐姐:“原来她就是丞相府的三小姐吗?头一次来宫里,确实是要小心点,大小姐你可要好好带着你妹妹,别再让她找不到方向了。”

    他说话时,我一直注视着,同样的话,同样的意思,从他口中和那陵王口中所述,听起来确实大不相同。此人看起来温文尔雅,说话也无比温柔,比起陵王实在是好太多,又身着一身蓝衣,长相虽的确不如那个失心疯陵王,但也是极为出众的。不过想到昨天那个陵王的穿着,和此人今日确实八分相似,但给人的感觉却截然不同。

    宛姐姐对着他笑了笑,应道:“多谢白公子挂心。”说完又对着那陵王行了个礼,说道:“若是殿下没什么吩咐的话,那臣女就先告退了。”等他点头,便拉着我就要离开。我随着她转过去,抬步准备走,眼睛却猛地被脚下的一把折扇给定住了。赶忙把它捡了起来,打开一看,更是呆滞了。

    这把扇子上面,不是母亲所绘的白竹图吗?说是外祖母绘给她的,一共只有两把。可是这绘图母亲从不示外人的,除了父亲,只有小时候给过我一把,可是听母亲说过,当年在桃花村的时候就弄丢了。莫非当年弄丢的,被别人拾了去,落到他手里了。可此时不知为何,脑中突然浮现出梦里的那些画面。其实有时候,连我自己也糊涂了,那些画面,在我眼里,是那么的真实,似乎就是发生过的,可是,我从来不相信,这世上会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人丢掉记忆。

    我转过身去,手里拿着折扇,不知为何,眼角已浮出了片片眼泪,伸手抹了抹,口中问道:“这是谁掉的?”

    他们仿佛都没有留意到我此刻的神情,只是那娄翊航笑着道,“哦,这是黎轩的,刚刚被我抢了去,怎么掉地上了。”他说着,便要向我拿去。我却紧紧的握着,不肯松手,嘴中念叨着:“黎轩?”

    那方才说话的那位蓝衣公子缓缓走上前,对我笑着道:“刚刚和阿航闹着玩的,才撞到了你。都顾着说话,我们都没瞧见东西掉了,谢谢你。”

    我缓了缓神,双手捧着扇子,准备交还给他,他竟也伸出了两只手,我把扇子交到他手上的,问道:“这把扇子,真的是你的吗?”

    他一顿 没有说话。倒是那娄翊航抢着说道:“这不是废话吗?不是他的还是你的不成?”我看着他的脸,脑中不断回想着梦里的场景,可怎么也想不起当时那人的脸,白黎轩?好像在我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过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名字。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我:“这是我一个朋友送的,一个,不会再回来的朋友。”

    我听了,心中惊讶,看着他那明亮的双眼,这把扇子,似乎是勾起了他伤心的事,或许只是巧合吧,世界这么大,有人会和外祖母一样会绘这个图也不奇怪,毕竟她也不是生来就会的,必是有人教过她的,是我许久未出门,看到什么惊奇的事,都觉得奇怪罢了。

    “我们走吧。”我说着,便拉着宛姐姐的手往回走去。好像是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她突然停下了脚步,问道:“缱儿,那把折扇,有什么问题吗?”

    我一顿,木然地点了点头,“那把折扇,和父亲房里外祖母留下的那把很像。我从前听母亲说过,外祖母只绘过两把,一把给了我,但是我在桃花林的时候,弄丢了。”

    宛姐姐摇了摇头,说道:“缱儿,你是觉得白公子那把就是你弄丢的吗?你不会是看错了吧。”

    我也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或许吧,也或许,只是恰巧一样的。”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权倾天下之相门嫡女无弹窗广告,权倾天下之相门嫡女txt下载,权倾天下之相门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