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采采卷耳 | 发布时间:2019-06-04 23:50 |字数:3463

    雷声从傍晚一直打响,八点过半,暂且还没有要停歇的意思。风刮雷鸣,暴雨骤疾,狂风把吊在斑驳旧墙上的黑白告牌刮得左右乱晃,影子一下拉的好长,一下又缩回去,活透露出一些阴森恐怖的味道。

    告牌上面的字端正简洁,明晃的雷光打过来,眼尖的看一眼就清楚明白:落日楼营业时间:日出六点至七点城市多有传说,千奇百怪,落日城亦然。

    这座古老又时髦的城市,新老建筑林立在城市群,各种传说穿杂其中,而中心街区43号落日楼,以城市命名,似乎是所有传说的起源。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古楼模样。这座被人传得神乎其乎的古楼,从外面看,每扇小窗都亮着温黄的灯光,在雨夜里绰绰约约。

    从里头看,却是遍布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粘稠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黑暗里,有细微的脚步声叠在一起毫无章法地响动。

    “新哥,外面雷怎么打得这么大,我总觉得事情不太对劲。”被点名的约是名男子,浑浊的男音压低着喝了一句:“你在里面,外面的雷跟你有什么关系!”

    “耗子可说了,这里头处处是文物,整几件回去,咱们三年都不用出活了。”新哥不耐烦地教育了两句,忽然另一个人开声了,话里沾了一点强忍的恐惧:“新...新哥,包里的手电筒也坏了……”他们这群人仗着胆大,七点前进了这楼就躲在暗处没出去,一直等天黑了,雨下了,雷打得耳朵发昏,才敢开始行动。

    躲的地方是花钱找前辈买的线索,楼里文物的消息是线人提供的,三个人干倒斗盗墓的事有些年头了,都觉得进这楼哪有进墓危险,毫不犹豫便来了。

    只是他们转悠了不过半个小时,三人手里的手电筒便约定好似的一齐报废了,阿毫试了半天,那包里备用的手电筒一支也没亮起来,顿时心里打起了鼓。

    先前说话那人闻言混乱起来了,语气焦急:“新哥,我说了吧,这有古怪,我们还是赶紧出去吧,你们对这楼不了解,可我是从小听着这楼的故事长大的,这里头真不干净!”那人话怂,人也怂,新哥本来就有些心神不宁,一听他这扰乱军心的话登时火了,骂骂咧咧:“你这怂货,别给我乱嚼舌根,老子这些年粽子也见得不少,不还活的好好的,今天我倒偏要看看这楼里有什么妖魔鬼怪!”说着,他一拽边上的阿毫:“电筒坏了,折子呢?给我。”阿毫不敢怠慢,从包里摸出打火机和火折子递了过去,新哥一点不带犹豫,一套动作行云流水,黑暗里倏地亮起了一簇火苗。

    “新哥,新哥,是文物!”东子大叫,手使劲朝一个方向划楞。新哥和阿毫一起看过去,隔墙不足五米的地方立着一方不知什么材质的大木架子,架子之中间隔成大小不一定的木格子,上头罗列陈设了一件又一件精美绝伦的陶制品,青铜器皿以及玉饰,凑得近,还能闻见架子散发出的淡淡的香味。

    他们在电筒暗了之后又走了一会,这会不知道走到哪里,竟有了这般奇遇。

    新哥毕竟是头领,关键时刻仍然保持着理智,他折子一晃,整个人离那面架子近了好几步:“先别高兴的太早,让我看看这是不是真货。”东子把他手里的火折子接过来,站在一边照明,眼睛不断往上面瞅。

    新哥顺手拿了架子中央一个青铜的小鼎,仔细端详起来。东子也举着折子探着头眼溜溜地瞅着,一会瞅文物,一会又瞅新哥。

    好半晌,三人都不说话,空气好像被凝固起来,这房间里的一切都像被凝固住了,只有新哥对着手里的器皿翻动越快的声音,以及,那越来越热切的眼神。

    “新哥,怎么样啊?”在一边侍灯的东子向来心急,也不耐再看下去,心里显然也有了某种预感,眼睛发直,连吞了好几口唾沫。

    “是宝贝,大宝贝!”新哥把东西往包里塞,又从架子上拿了另一样东西在手里看,嘴快速地翕动:“火折子太暗,看的不真切,等去了外面好好研究,不过八九不离十,这次我们要发了。”

    “这个也是,盛唐时期的青花瓷,这釉,还有这底下官款,宫里的东西,发财了!”新哥已经难掩眸间的狂热,小心地把那瓷器装好,往包里放。

    阿毫也到了装满宝物的架子前,眼里的狂热比之新哥只多不少,他包一滑从后面拎到了前面,仗着身高优势伸手从那架子最顶上中央拿了个宝物下来。

    “新哥,你看这是什么?上面写着什么?”阿毫把手上朴实无华的册子递过去。

    新哥接过来,从手感来看里面应该是某种卷宗什么之类的,表面用锦白的布帛包好,上面用不知材质的黑色缠金丝线绣成五个歪歪扭扭的字。

    “山海异兽录……”新哥恍惚地摩挲着上面的绣字,皱眉,喃喃自语。

    忽然,不知是哪里的窗户没关紧,火折子一恍惚,便被不知何起的夜风吹灭,空气中还残存着一些湿润的腥味。

    火光消失,四周陷入一片黑寂。

    “折子怎么突然灭了,新哥,打火机呢?”东子奇怪地问了一句,伸手想推前面的新哥拿打火机。

    然而空气里一片安静,没有人回答他,他伸出的手,也扑了个空。东子沉默了两秒,握着火折子的手微微颤抖,又试探地喊了两声:“新哥?阿毫?”回答他的只有冗长的沉寂与无边的黑暗,东子牙关紧咬,面部肌肉颤动的厉害,忽然,他觉得有什么东西悄悄抚上了他的肩,还轻轻拍了拍……在经历一秒的僵愣之后,东子的头缓缓往后转动,然后,他的喉咙便发出一声不属于人类的尖锐的嘶鸣:“啊——!!!”外面雨还在下,雷声时不时让人震耳发聩,雨幕下的古楼在爆发一声尖锐的嘶吼之后,又重归平静,窗户里透出温黄的灯光,仍旧隐隐绰绰。

    “就这么点胆子,还敢偷偷摸摸留在这里?”高跟鞋专有的

    “嗒嗒”声响起,江韶往身后一看,秦娅高挑的身影从转角处过来。她手上轻捏着一根烟,烟头一点星红。

    她刚刚猛吸了一口,一个好看的烟卷从嘴里缓缓吐出,在空气里纠缠了好一会才慢慢散去。

    旧败的古楼,沉重的窗帘被灌进来的暴风刮得鬼哭狼嚎,顺带还送来一些湿润的水珠。

    江韶刚从外面回来,还没上楼就听见这边有动静,顺手过来解决了这三个虾米。

    他压了压已经遮住自己大半张脸的帽子,道:“你明明在这里,怎么不把他们赶出去?”秦娅先吸了一口烟,也不看江韶,也不看地上躺着的人,只拎起那三个人的包,把里头装着的文物拿出来,抬手随意放回了架子,也不在意是不是原位。

    “我想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还没看出什么,你就回来了。”秦娅最后拾起那卷卷宗,脸色不变,眸间却徒然变冷:“这个东西,他们也敢动。”江韶亦看了那卷宗一眼,皱眉:“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谁乱拿了?”秦娅耸耸肩,面上无辜:“我怎么知道。”她把卷宗塞给江韶,再一转眼,却警惕地看着转角的墙壁,只瞥了一眼便收回来了,江韶与她不约而同,也往那边瞥了一眼。

    两人对视了一眼。

    “这三个人就送去厨房吧,好久没吃过人肉了。”秦娅咯咯笑了起来。

    “我上去了。”江韶把卷宗收进怀里,身影渐渐远去,秦娅目送了几秒,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眼前晃了晃,她又往之前的转角看去,像是知道了什么,不明不白勾了一个笑出来。

    白瑶是跟到三楼发现自己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的。大脑跟身体出现了分歧,江韶出来的时候,她正对着墙倒立。

    江韶蹲在她前面,帽子遮住大半张脸,白瑶倒着刚好能看见他隐藏在帽子里的眼睛,有种摄人心魄的美。

    “异人?”江韶问。白瑶知道自己栽他手里了,想起刚刚那漂亮女人说要吃人肉,心颤了颤,固执地闭口不语。

    “你到这里来干嘛?”江韶站起身,白瑶便也掉了下来,身子靠着墙斜坐着,身体想起来,可脑子无法运转分毫。

    是异能。白瑶额间留下一滴汗来,她被眼前人的异能控制住了。江韶不善与人言谈,白瑶一言不发让他有点尴尬,还有点挫败。

    两人正对着沉默,楼梯口再次响起来高跟鞋动听的声音,江韶松了口气,秦娅来了。

    秦娅人还未至,高跟鞋的声音先昭示她的到来,紧接着,一道悦耳的声音传出:“江韶,小老鼠抓到没?”然后,白瑶就与她对视了。

    “哟,还是个窈窕的小美人儿。”秦娅善识人心,精通人情世故,江韶松了口气,把人丢给秦娅,自己往楼上走。

    他这一走白瑶却不乐意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江韶可比面前的蛇蝎美人好对付多了,白瑶见他要走,啊了一声发现自己的说话功能还在,便嚷嚷:“你别走,你回来!”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山海异兽传无弹窗广告,山海异兽传txt下载,山海异兽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