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0章 挪丁盛怒未息拒出佂

作者:人一介 | 发布时间:2019-08-14 00:06 |字数:4225

    听罢挪己这样长篇大论一番话,挪丁没有任何迟疑,估计在脑袋里不知道已经翻来覆去折腾了多少次了,所以一有这个机会,张口就来,他回答道:“足智多谋的挪己呀,你的我的六弟,所以我要跟你有啥说啥,这个事情比较负责,我必须直抒己见,告诉你我的想法,以及事情的结论,使你们不致轮番前来,坐在我的身边,唠叨个没完;我痛恨死神的门槛,也痛恨那个家伙,他心口不一,想的是一套,说的是另一套;然而,我将对你真话直说——在我看来,此举最妥!挪戊不能把我说服,告诉你,不能,其他人亦然;瞧瞧我的处境,和强敌搏杀,不停息地战斗,最后却得不到什么酬还;命运以同样的方式对待退缩不前和勇敢战斗的人们,同样的荣誉等待着勇士和懦夫。死亡照降不误,哪怕你游手偷闲,哪怕你累断了骨头;我得到了什么呢?啥也没有;只是在永无休止的恶战中耗磨我的生命,折磨自己的身心。像一只母鸟,衔着碎小的食物,不管找到什么,哺喂待长羽翅的雏小,而自己却总是含辛茹苦;就像这样,我熬过了一个个不眠之夜,挨过了一天天碟血的苦斗,为了抢夺敌方壮勇的妻子,和他们拼死抗争。驾着海船,我荡劫过十二座城堡;经由陆路,在肥沃的敌方大地,我记得,我还劫扫过十一座,我掠得大量的战利品,成堆的好东西,从这些城堡,拖拽回来,交给挪戊,此人总是蹭守在后面的快船边,收下战利品,一点一点地分给别人,自己却独占大头。他把某些战利品分给首领和王者,而他们至今保留着自己的份额,惟独从我这里,也就是在所有人中,他夺走并强占了我的心爱的女人;然而,我们为何对东城人开战?挪戊又为何招兵募马,把我们带到这里战斗不休?还不是为了夺回长发秀美的海伦?凡人中,难道只有挪戊兄弟才知道钟爱自己的妻房?不!任何体面。懂事的男子都喜欢和钟爱自己的女人,像我一样,真心热爱我的海伦,虽然她是我用枪矛掳来的女俘,现在挪戊还想从我手中夺走海伦,或者送还给挪丙,或者他自己留下,但是,他再也欺骗不了我,难道他还好意思劝我回心转意吗?我了解这个人;他休想把我说服!挪己,你是我的六弟,我是你的四哥,我不会在受五第的任何欺哄,就让他和你及其他王者们商议,如何将凶莽的烈火挡离他的海船,瞧,没有我,他也完成了一项重大的工程,筑起了一堵护墙,围着它挖出一条壕沟,一条宽阔深广的沟堑,埋设了尖桩;不过,即便如此,他仍然挡不住杀人狂挪丙的勇力;当我和我的那些战勇一起战斗时,挪丙从来不敢远离城墙冲杀,最多只能跑到前面和橡树一带,那一天,他见我只身一人,打算和我交手,差一点没有躲不过我的击杀;但现在,我却无意和卓越的挪丙打斗;明天一早,我将祀祭各位大能者和天使,装满我的海船,驶向汪洋大海;如果你愿意,如果你有这个兴趣,不妨出来看看,曙光里,我的船队行驶在红海水面,鱼群游聚的地方;我的水手稳坐甲板之上,兴致勃勃地荡桨向前!倘若光荣的裂地天使送赐一条安全的水路,迎着第三天的昼光,我们即可踏上土地肥沃的弗近东故乡,家乡有我丰足的财富,全被撇在身后,为了开始这次倒霉的航程;从这里,我将带回更多的东西,黄金、绛红的青铜、束腰秀美的女子和灰黑的铸铁,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苦战所得的份额;但是,我失去了我的战利品,那个把它给我的人,强有力的挪戊,复又横蛮地夺走了它;回去吧,把我说的一切全部公公开开地告诉他,这样,如果他下次再存心蒙骗另一个我这样的人,这家伙总是这般厚颜无耻,人们便会出于公愤,群起攻之;然而,尽管他像狗一样勇莽,他却不敢再正视我的眼睛!我再也不会和他议事,也不会和他一起行动;他骗了我,也伤害了我。我绝不会再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迷惑,一次还不够吗?让他滚下地狱去吧,多谋善断的撒旦已夺走他的心智;我讨厌他的礼物,在我眼里,它们就像屑末一般;我不会改变主意,哪怕他给我十倍、甚至二十倍的东西,就像他现在拥有的这么多哪怕他能从其他地方挖出更多的财物,无论是汇集在库藏,还是积聚在一起的珍宝,这座埃及人的城市,拥藏着人间最丰盈的财富,拥有一百座大门的城!通过每个城门,冲驰出两百名武士,驾赶着车马,杀奔战场!我绝不会改变主意,哪怕他的礼物多得像沙粒和泥尘一样!即便如此,挪戊也休想使我回心转意;我要他彻底偿付他的横蛮给我带来的揪心裂肺的屈辱!我也不会和挪戊的女儿成婚,哪怕姿色胜过世界上最美丽的女神!即便如此,我也不会要她!让他另外找另一个女婿,找个他喜欢的,比我更具王者气派的精壮!倘若大能者让我活命,倘若我能生还家园,我会和海伦成婚,那是我自己选定的,让她作我心爱的夫人。我以为,我的生命比财富更为可贵即便是,按人们所说的,在过去的日子里,我们尚未到来的和平时期,东城这座坚固的城堡,曾经拥有的全部金银;即便是神射手用硬石封挡起来的珍宝,牛和肥羊可以通过劫掠获取,三脚铜鼎和头面栗黄的战马可以通过交易获得,但人的魂息,一旦滑出齿隙,便无法再用暴劫追回,也不能通过易贾复归。我的母亲对我说过,我带着两种命运,走向死的末日:如果呆在这里,战斗在特洛伊人的城边,我就返家无望,但却可赢得永久的光荣;如果返回家园,回到我所热爱的故乡,我的光荣和荣誉将不复存在,但却可以信享天年,死的终期将不会匆匆临头;此外,我还要敦劝大家返回家,因为破城无望,沉雷远播的撒旦正用他的巨手护盖着陡峭的城堡,高耸的城门,它的士兵正越战越勇;所以,你等回去复见那些首领,带着我的口信,此乃统兵者的权益:让他们好好想一想,找出个更好的办法,救护自己的海船,拯救自己的军队,此刻已被逼临深旷的海船;由于我盛怒未息,眼下的方案,即他们设计的打法,不会改变战局,我明天就会返回家乡。”挪丁说完这段长篇大论,众人全都缄默,肃然无声,惊诧于他的话语,强厉的言词,还有,就是他和挪戊的矛盾之深,如果一方不断然放下,那就是一个无人能解决的一团乱麻。

    终于,年迈的车战者尼克斯开口打破了沉寂,他泪如雨下,担心着所有人的船舟:“真的一心想要回家吗,光荣的挪丁?真的不愿把这无情的烈火挡离我们迅捷的海船?看来,胸中的暴怒确已迷糊了你的心智!至于我,我又怎能和你分离,亲爱的孩子,留在此地,孑然一身?年迈的车战者要我和你同行,那一天,他让你离开家乡,参加挪戊的远征,你,一个未经事故的孩子,既不会应付战争的险恶,也没有辩说的经验,雄辩使人出类拔萃;所以,他让我和你同行,教你掌握这些本领,成为一名能说会道的辩者,敢作敢为的勇士;为此,我不愿离开你,我的孩子,不愿留在此地,即使神明亲口对我许愿,替我刮去年龄的皱层,使我重返青壮,像当年首次离开时那样,为了逃离和父亲的纠葛,那时,他正大发雷霆,为了一个秀发的情妇,他对此女思爱有加,冷辱了原配的妻子,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大怒之下,一次次地抱住我的膝盖,恳求我和抢走我父亲的情人,使她讨厌老人的爱情;我接受母亲的恳求,做了她要我做的事情;但是,父亲疑心顿起,对我咒语重重,祈求残忍的复仇女神,让我永远不得生子,不能出自我的精血,生出任何孩子,作为我爸爸的孙子嬉闹在他的膝头。那些大能者答应了他的请求,所以我一直没有孩子;我一怒之下,我产生了杀他的念头,要用锋快的青铜夺取他的性命,但是一位神明阻止了我的暴怒,要我当心纷扬的谣传,记住人言可畏,不要让人指着脊背咒骂:此人杀了自己的亲爹!其时,我心绪纷乱,热血沸腾,面对狂怒的父亲,再也无法徜行在他的房居,就要离家出走;然而,一群同族的亲友和堂表兄弟围着我,把我留在家院,求我不要出走。他们宰了众多的肥羊,腿步蹒跚的弯角壮牛,还有成群的肥猪,挂着晶亮的油膘,挑上叉尖,架上柴火,烧去畜毛;大家伙开怀痛饮,喝干了老人收藏的一坛坛美酒;一连几个晚上,他们伴随在我的身旁,轮番守候;柴火熊熊,从未熄灭,一堆点在篱墙坚固的庭院里,门边的柱廊下,另一堆燃烧在我睡房门外的厅廊里。及至第十个夜晚,伸手不见五指,我捅破制合坚固的房门,溜之大吉,跃过院墙,动作轻盈,瞒过了看守和女仆;接着,我远走高飞,浪迹在辽阔的荒野,最后来到土地肥沃的近东,羊群的母亲,找到国王也就是你的父亲,后者热情地收留了我,你的父亲爱我,就像父亲疼爱自己的儿子,承继丰广家产的独苗;他使我成为富人,给了我众多的子民,坐镇在近东的的最边端;挪丁啊,我培育和造就了你,使你像神一样英武;我爱你,发自我的内心。儿时,你不愿跟别人外出赴宴,或在自己的厅堂里用餐,除非我让你坐在我的膝头,先割下小块的碎肉,让你吃个痛快,再把酒杯贴近你的嘴唇。你常常吐出酒来,精湿我的衫衣,小孩子随心所欲,弄得我狼狈不堪;就这样,我为你耿耿辛劳,吃够了昔头,心里老是嘀咕,神明竟然不让我有亲生的儿子;所以,神一样的挪戊,我把你当做自己的孩子,指望有朝一日.你能为我排解灾愁。今天,挪丁,压下你这狂暴的盛怒!你不能如此铁石心肠;就连神明也会屈让,尽管和我们相比,他们更刚烈,更强健,享领更多的尊荣,倘若有人做下错事,犯了规矩,他可通过恳求甚至使神祗姑息容让,用祭品和虔诚的许愿,用满杯的奠酒和浓熟的香烟;要知道,祈求是强有力的天使,他们瘸着腿,满脸皱纹,睁着斜视的眼睛,艰难地迈着步子,远远地跟行在毁灭的后头;毁灭腿脚强健、迅捷,超赶过每一位析求,抢先行至各地,使人们失足受难;祈求跟在后面,医治他们带来的伤愁;当祈求走近时,有人如果尊敬他们,他们便会给他带来莫大的好处,聆听他的求告;但是,倘若有人离弃他们,用粗暴的言词一味拒绝,他们就会走向大能者,求他嘱令毁灭,追拿此人,使他遭难,吃罪受惩;息怒吧,挪丁,尊敬祈求,你不应例外——尊敬能使别人,包括英雄,改变心念;倘若挪戊没有表示要给你这些礼物,并列数了更多的承诺,倘若他还暴怒不息,我便决然不会劝你罢息怒气,前往助保那些兵壮,尽管他们心急火燎的需要你!但现在,他要给你这么多财礼,并答应日后还有更多的东西;他派出最好的人来求你,从军队中挑选出来的首领,全军中你最尊爱的朋友;不要让他们白费唇舌,虚劳此行,虽然在此之前,谁也不能责怪你的愤怒,从前,也有此类事情,我们听说过,狂暴的盛怒折服过了不起的英雄;然而,人们仍然可用礼物和劝说使他们回心转意。我还记得一段旧事,一件不是新近发生的往事,我还记得它的经过。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愿对你们旧事重提。”接着这位把挪丁一直当儿子的老人又唠唠叨叨地给他讲了一些犯错后又悔悟的故事,希望能让挪丁回心转意,和挪戊捐弃前嫌,同意出征杀敌。

    不过,这老人的心愿落空了。顶点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追求永生路迢迢无弹窗广告,追求永生路迢迢txt下载,追求永生路迢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