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红李

作者:冬天的柳叶 | 发布时间:2019-09-14 10:11 |字数:2701

    卫羌视线落在太子妃面上。

    太子妃生着一张鹅蛋脸,也算是气质温婉的美人儿,此时面上却罩着一层轻纱,只露出一双眼睛。

    察觉被打量,太子妃明知面上有薄纱遮掩,还是下意识别开脸,把没受伤的半边脸对着他。

    卫羌淡淡反问:“为何不能带玉选侍?莫非我要带哪个侍妾,还需太子妃同意?”

    太子妃拢起的指尖颤了颤,冷冷道:“殿下就不怕父皇见到玉选侍,想起她偷服避子药的事?”

    卫羌脸色冷下来:“父皇日理万机,不会记着这些琐事,我劝太子妃莫要操心了。”

    “殿下,玉选侍这样羞辱你,难道你就毫不介意?”太子妃声音微扬。

    卫羌神色更冷:“介不介意,更无须太子妃操心。”

    介意么?他当然是介意的。

    若是不介意,当时他又怎么会大发雷霆,命玉娘搬出玉阆斋。

    可要说介意到把玉娘从此丢到一旁的地步,倒也不会。

    他真正放在心上的从来不是玉娘。

    他只是隔着玉娘,思念那个人罢了。

    卫羌收回思绪,冷漠看着太子妃:“太子妃与其操心父皇会不会想起玉选侍的事,不如多想想自己吧。”

    太子妃浑身一震,脸色越发惨白。

    短短时日,她本来丰腴的身材成了单薄的纸片,似是随时都能被风吹跑。

    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却藏着不甘。

    倘若她的太子妃之位毁于那个贱婢的金簪一刺,她岂不成了一个笑话?

    失魂落魄离开的太子妃满心只想着一件事:到底怎样才能请到神医!

    书房中烛火跳动,光线暗了下来。

    卫羌静坐片刻,走出书房向玉阆斋去了。

    翌日正是钦天监推测的好天气,晴空万里,宜出行。

    蔻儿立在门口石阶上,哭湿了手绢:“姑娘,您可早点回来呀,外头到底不如家中舒坦,要是晒黑了、累瘦了可怎么办呀……”

    红豆忍无可忍,怒道:“蔻儿,你都哭诉了快一个时辰了,还有完没完了?”

    “我这不是担心姑娘嘛。出门这么久没有我跟着,你又是个不行的,我能不担心吗?”

    红豆撸了撸袖子:“你说谁不行?你再哆嗦一句试试!”

    “别闹了。”骆笙出声制止了两个丫鬟的拌嘴。

    另一边,一群姨娘正围着骆晴与骆玥七嘴八舌叮嘱。

    “两位姑娘第一次出门这么久,可一定要注意安全。”

    “是啊,二姑娘记得照顾四姑娘一些,四姑娘年纪小。”六姨娘偷瞄了骆笙一眼,见她没注意这边,压低声音嘱咐,“要是四姑娘不小心得罪了姑娘,二姑娘可要帮一把啊。”

    另一名姨娘小声道:“不行还是如往年一样不去了吧,以前两位姑娘都不去的。”

    “对,对,对,还是家里好,大姑娘不就不去么。”这话立刻引起几位姨娘附和。

    骆玥忍无可忍道:“姨娘们莫要乱操心了,我和二姐能有什么事。”

    以往不去,是因为三姐太霸道,压根就不许她们去。

    今年好不容易可以去了,为什么不去。

    大姐是不爱热闹,又快要出阁了,才不去的。

    见四姑娘不耐烦的样子,一群姨娘默默叹口气。

    她们也不想这么操心啊,可一想两位姑娘要与三姑娘朝夕相处个把月,心就揪得慌。

    两位姑娘如花似玉,要是缺胳膊少腿回来可怎么办啊。

    骆辰立在不远处,冷眼看着一群姨娘依依不舍送行,唇角紧绷。

    这些姨娘对二姑娘和四姑娘倒是挺关心。

    再瞥一眼神色淡淡的素衣少女,不由气结。

    骆笙这个傻瓜,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被排挤了?

    少年大步走过去,皱眉问骆笙:“走吗?”

    骆笙点点头,喊了骆晴二人一声:“该走了。”

    骆樱冲几人挥手告别。

    一共两辆马车,骆笙与骆辰坐一辆,骆晴与骆玥乘一辆。

    以骆辰的身份本该骑马,考虑到他的身体情况,骆笙要他坐了马车。

    骆辰并不逞强。

    他身体虽好了不少,还是比不得小七那样的,要是骑马撑到地方病倒了,难道眼巴巴看着骆笙与小七玩?

    骆辰掀起车窗帘,往外看了看。

    小七穿着一身宝蓝色的崭新胡服,骑在骏马上显得精神抖擞。

    少年轻轻哼了一声,莫名有些不是滋味。

    “骆辰。”骆笙喊了一声。

    骆辰扭过头来。

    “吃点心吗?”骆笙指了指小桌几上的漆盒。

    “吃。”骆辰从中拈起一块玫瑰糕吃下,忽然觉得心情好起来。

    各府车马从四面八方往皇城的方向汇聚,而后形成一条长龙,缓缓向城外游去。

    帝王出行乃是盛事,城中百姓把路两旁挤得满满的瞧热闹。

    骆笙坐在车里,就听外头时不时响起惊呼。

    “快看,那就是开阳王吗?”

    “哪个?”

    “穿绯衣的那个!”

    “嘶——开阳王真好看啊。”

    “又年轻又好看,听说还没娶王妃呢。”

    紧接着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夹着羞涩与兴奋。

    红豆都有些听不下去了,撇嘴道:“怎么就议论开阳王呢?明明皇上与太子更威风吧。”

    骆辰实在觉得这丫鬟有些笨,淡淡道:“议论皇上与太子可能有杀头之祸,没人敢胡说。以开阳王的身份应该就行在銮驾之后,他又年轻又好看又没娶王妃,不议论他议论谁?”

    又年轻又好看?

    挑起车窗帘的骆笙目光游走寻觅着太子车驾,听到这话下意识往那道绯色身影上落了落。

    恰在这时,那人回眸一瞥。

    二人之间隔着车马,这一瞥自然不会与骆笙目光相接。

    那个回眸更像是一个随意的动作,没有任何含义。

    道路那侧的人群中却爆发一阵骚动嬉笑,香囊、手帕、鲜花等物如雨点般向那道绯色身影掷去。

    骆笙轻轻抿唇。

    又年轻又好看,又能招蜂引蝶。

    “哇,掷果盈车啊!”红豆最爱凑热闹,顺手抓起一个红李投了过去。

    “红豆!”骆笙沉着脸嗔了一句。

    红豆忙缩回车厢中。

    骆笙便见那人于香囊花雨中抓住那颗红李,随后看过来。

    二人目光相触。

    那身着绯衣的男子弯了弯唇角,咬了一口红李。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掌欢无弹窗广告,掌欢txt下载,掌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