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混蛋与女侠

作者:应化龙 | 发布时间:2019-05-17 12:41 |字数:4611

    风起云涌,遮天蔽日。

    燕子低飞,大雨将至。

    竹林远离婆婆,竹林深处有片空地,地上青青草,草上有座小木屋。

    那屋孤独、简陋、门窗紧闭,也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雨的洗礼。

    不过屋前屋后打扫得挺干净,房屋也没有破败的意思,相反,还被收拾得挺整洁。

    显然,这里还是有人住的吧?

    此时,有一十三双犀利的眼睛却盯上了那屋,而且已经盯了很久。

    这时,万籁俱寂中突然响起了一声轻哨,就像夜鸟的叫。

    那一十三条大汉突然自枝叶繁茂的竹竿上滑下,他们就像长在树上的果食熟了理所应当掉下来一般,一个个身手麻利得就像游鱼,几乎没有发出半点声响,他们齐齐向那座小屋围拢过去。

    一十三条大汉,一十三杆大刀,蒙脸大汉的眸子在发光,他们手中的刀也在闪着寒光,他们一个个步履稳健、轻盈、有规律,像极了缓缓逼近猎物的狼群。

    接近了那小屋,一十三条大汉突然都很有默契地齐齐驻足,并且左手抬起,一时间,但闻破空之声不绝于耳,嗖嗖作响,也不知他们将多少的袖箭射入那房屋之内,也不知他们袖内箭匣是如何藏得下那么多袖箭的。

    箭射完毕,一切又重归寂静,寂静得连一点虫鸣都没有,而那小屋依旧如故,只是窗与门等布满了孔洞——那些袖箭箭杆短轻,箭镞极重,劲力霸道,竟直接将那些木头贯穿而过。

    一十三个蒙面大汉只有一人身后还多背了一柄长剑——一柄五尺青锋剑,可见此人应是这伙人中的头头,而且用这样剑的人,剑上的造诣一般都不错。

    只见这背剑蒙面汉左手无声地做了个进攻的手势,于是那十二个蒙面汉更加小心翼翼地逼近了那小屋。

    他们太过小心,太过谨慎了,就像十二道黑色的影子,步伐却比狸猫还要轻盈。

    越接近那屋他们却反而越发的不能平静,有的额上甚至渗出了冷汗。

    ——他们那哪像是在围猎猎物,他们简直就像是在招惹洪荒巨兽。

    那背剑大汉突然地轻喝一声,好像号令,一十二条大汉身子尽皆一震,下一瞬便如脱兔般或破门而入,或破窗而入,或者破屋顶而入,动作敏捷得就像猿猴,粗鲁得就像猛虎。

    只见屋内灰暗、干净、陈设简单,锅碗瓢盆皆有,家具一应俱全,只是到处都插着袖箭,入木三分,毁了一屋的好家具用具。

    “那人凭空消失啦?”

    终于有人万分惊讶地说了一句,语气中夹杂着失望和希望。

    ——对里面没人而感到失望,因为他们已经在这里盯梢三天了,不过,他们也是真希望这里没有他们要找的那个人,因为他们都有家小。

    ——原来他们要对付的只是个人,而不是洪荒巨兽。

    最后,这一十二条大汉都齐齐注意到了餐桌上的一只黑色圆底锅,这黑锅有柄,带盖,锅圆围一尺左右。

    锅盖银白,上雕凤穿牡丹,熠熠生辉,光滑得竟像镜子一样光可鉴人,这么秀气漂亮的一个锅,却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

    插满袖箭的桌上,这个黑锅和银盖完好无损,锅的周围散落着不少的袖箭,显然这个锅坚不可摧,劲力霸道得袖箭都奈何不了它。

    “打开看看里面是啥?”

    这是十二条大汉最后的决定,于是,众目睽睽之下,有人单手就去掀那锅盖,结果暗吃一惊,脸现尴尬之色,这锅盖竟纹丝不动,仿佛千斤重鼎。

    “怎么,很重吗?”有人疑惑道。

    “嗯!”

    那人脸色有些不大好看,他放下手中大刀,深吸一口真气,力贯双臂,双手伸出,就去提那锅盖的把。

    奇重的锅盖被打开,被随意地丢向一边,“嘭”的一声巨响,地面连着房屋都震了震,竟像丢的是块巨石,地面还被砸出好大一个坑。

    众人神情一滞,有些懵了,只见这堂堂亮的银白色铁锅内没有美味佳肴,也无残羹剩饭,居中盘膝而坐着一只王八,成人掌大,手脚比一般王八长,手背自然放膝,手心朝上,有模有样修炼神功似的。

    让人惊讶的是,下一刻,这王八突然睁开了双眼,它的瞳孔竟如大海般深邃、浩瀚,众人突然觉得眩晕、胸闷,简直要窒息,不能直视它的眼。

    王八好像没瞧见这群状貌痛苦的人似的,自顾自抬头仰望屋顶,那仰望的小眼神,竟仿佛看穿屋顶直透云霄一般。

    只见它突然地双手朝天一振,气浪使得那些大汉差点站立不稳,整个屋子都晃了晃,几欲掀翻,它的双手仿佛在招引着天上的什么似的。

    也就这时,那发号施令的“头儿”突然出现在门口,他一眼就瞧见了那镜面铁锅里的王八,与此同时他惊恐万状地暴喝道:“快走!”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这王八好像会呼风唤雨似的,屋外骤暗,狂风暴雨齐来,与此同时九天之上突然响起一声炸雷,重重乌云之中一条粗大的闪电瞬间垂击而下,仿佛上苍之鞭,破屋顶,直坠至那锅内的王八身上。

    众人骇极,那王八盘膝不动,仿佛欣然接受,随即是猛然“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小木屋刹那间连粉末都没能留下,只余地面一个焦黑大坑,比刚刚那屋还要上大三倍之多。

    这一切的发生,太过突然,也太过迅疾,此时风雨骤去,天气大好。

    那背剑大汉亡命飞逃,在最后一刻总算逃了出来,只是此时他灰头土脸,衣服有所破损,手中大刀不知何时已丢了,他愤恨地盯着地上那个仍旧冒着青烟的大坑,心有余悸。

    “谁?”

    蒙面大汉突然喝道,并且右手自然而然地握住了背后青锋剑的剑柄,好像要拔出那只是一瞬间的事而已。

    只见一个长得柳娇花媚的女子自竹林中款款转出,二十出头的样貌,身着淡绿色衣裳。

    衣裳衣裳,上衣下裳,她穿得很得体,衣裳好看,人更好看。

    她笑得就像融雪之后盛开的那第一朵花,美丽不可方物,绿衣女子笑吟吟地道:“一群笨蛋,你们盯着的人早就跑了,还闯进门去白白送死!”

    看见这绿衣女子翩然而至,那蒙面汉脸上肌肉突然抽搐了一下,突然就松开了握剑的手,他听了这话,非但没有生气,语气反而客气了许多。

    蒙面汉道:“姑娘可知道那人去了哪里?”

    “自然知道!”绿衣女子淡淡道,唇如樱桃,齿若瓠犀。

    “还望相告!”蒙面大汉拱手道。

    绿衣女子踱着碎步,看着脚上崭新的翠色履鞋,缓缓问道:“那人最常去的地方是什么地方?”

    “那混蛋最常去的地方是青楼。”蒙面大汉几乎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他虽是个混蛋,但不许你说他是混蛋!”绿衣女子杏眼圆瞪蒙面汉,蛾眉倒蹙嗔怒道。

    “是!”蒙面汉语气郑重,头低了三分,好像有些紧张。

    “青楼成百上千,倒不知他这回光顾的是哪家?”蒙面汉小心翼翼地请教道。

    “你去本城最出名的那家青楼碰碰运气吧,兴许他此刻玩得正欢呢!”

    绿衣女子说这话时语气带着无奈,夹着少女淡淡的幽怨,她那秋水般的双瞳遥视着竹林远处,仿佛披上烟雨时才有的迷雾,皓齿轻咬着初露玫瑰般的嘴唇。

    “多谢!”蒙面大汉忍不住多看了那女子一眼,手高高一拱,转身就走,三下两下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整片竹林突然就只剩一道孤独单薄的倩影,柔桡轻曼,妩媚纤弱,任林风吹乱她青丝与衣裳。

    万簌俱寂,空余木叶萧萧,

    “他虽是个混蛋,却是这世间最可爱的混蛋。”绿衣女子咕哝浅笑,俏脸微红。

    ~~~

    微雨,薄雾,大道。

    一行人在山道上行走,一个个面如凶神,貌似恶煞,他们也不打伞,只是肩扛刀枪,唱着凯旋的高歌。

    那趾高气扬走在最前头的是个魁梧挺拔的大汉,留着胡须,面露凶相,身长有八尺,手臂上小山般的肌肉在蒙蒙细雨的洗礼下泛着光泽,仿佛铁打的一般,手里一杆精铁大锤比他的脑袋还要大,还要圆、还要亮。

    ——这领头人姓魏名椿,人称“混世魔猿”。

    那昂首挺胸走在第二个的五尺男儿,撇开衣襟,露着长毛的胸膛,扛着一把七尺长斩马刀,哼着小曲儿,自称“混世小猿”。

    这群人中押解着壮丁五人,美貌的女子九人,壮丁一个个咬牙切齿,满脸不甘,如花的女子一个个哭哭啼啼,噙着热泪,壮丁当然是要抓回去做苦力,年轻漂亮的女子自然是要掳去玩乐愉快。

    这群凶神恶煞,掳人儿女的究竟是何方土匪?

    ——乃此地八九里外占山为王,落草为寇的“兜天寨”部众,历来荼毒周遭百姓,声名狼藉,怎奈寨中头领修为甚高,官府不能管。

    “都别给我哭哭啼啼了,烦不烦啊?口干不干啊?”混世小猿尖着嘴巴颤着肥脸斥责道,虚扬着手中斩马刀,明晃晃的,吓唬着她们,咒骂着她们,因为昨夜他赌输了,那九个哭哭啼啼的女子哭得更令他心烦意乱。

    ——他嘴上虽这般喊着,心里早就物色了个姿色最次的女子,就等晚上一到,消遣快活呢!

    “咦,有琴声?”

    琴声悠悠,千回百折,在这渺渺烟雨,茫茫大道,是谁把古筝弹?

    “嗯哼!”

    混世魔猿突然驻足,他身后的喽啰们自然也跟着驻足,破雾望去,只见大道的前方青石上坐着个女子。

    那女子身着月白色绣着粉色桃花的对襟半臂襦裙,白绦束腰,雾鬓云鬟,星转双眸,脸蒙白纱,隔着薄雾,仍觉那人如空谷之幽兰,绝世而独立。

    白衣女子古筝横膝,玉指轻拨,天籁之音绕指而出,那琴唤作“明月琴”,乃千年整体桐木削制而成,据闻面板拟八荒,中空准六合,五根琴弦为千年冰蚕所吐之丝,刚柔并济,弹则生五行,抚之演四象。

    白衣女子身旁悬转着一把油纸伞,为其遮雨挡雾,伞面白底,上绘芝兰,题有佳句,伞形为圆,紫竹作柄,六十四骨,隐含无极与六十四卦象,乃千年前出世的法宝,本名“太衍伞”,今唤作“明月伞”。

    “你是什么人?胆敢挡我们的道,活腻了不成?”有小喽啰出头来吆喝那白衣女子。

    “放了你们掳来的那十四人,否则本尊踏平你们兜天寨!”

    白衣女子淡淡道,她的声音玉珠般清脆悦耳,语气却很坚毅,听得出来她说“踏平你们兜天寨”这句话完全不是在开玩笑,而且好像还很乐意这样做。

    十四个男男女女听得这话,以为来了救星,纷纷叫嚷道:“女侠,救命……”

    “啊——”

    刚刚吆喝白衣女子的那个小喽啰突然被混世魔猿狠狠甩了一巴掌,嘴角血沫横飞,整个人也跟着横飞了出去,于是乎,那十四个男男女女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嚇得不敢喘气。

    混世魔猿啐了地上那爬不起来的小喽啰一口,咒骂道:“瞎了你的狗眼,这样标致的美人是用来吼的吗?”

    混世魔猿抬头,一对大眼色眯眯地盯着那身材窈窕的白衣女子,他起了色心,色胆本大,走上前去,对那白衣女子陪笑道:“美人,摘下面纱给大爷瞧瞧,看是不是真个大美人?”

    “敬酒不吃吃罚酒,当诛!”

    白衣女子喝叱道,与此同时,她素手轻轻一拨,但闻“铮——”的一声促响,琴弦上凭空跳跃起一记弧形飞刃,猝然向前疾驰而去。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道伤途杀无弹窗广告,道伤途杀txt下载,道伤途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