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受伤与黑雾怪异 (四千字)

作者:三九蝎 | 发布时间:2019-08-13 23:09 |字数:5293

    李丘打算将他再次受到杨石父子指使的袭杀这件事,告诉欧阳轩。

    他是欧阳轩将来为妻儿报仇的希望,欧阳轩哪怕不为他为自己,也一定不会放过杨石父子,极有可能会请那位欠他人情的武圣出手。

    但即使欧阳轩请那位欠他人情的武圣出手,事情也未必会像他希望的那样发展。

    首先杨石抚州缉天司指挥使的身份,只有武圣可以杀了他,朝廷才或许不会坚持追究到底。

    但朝廷不追究到底,不代表武圣不会付出代价。

    朝廷是忌惮武圣,不代表畏惧武圣。

    以朝廷的力量,不是杀不了武圣,只是一旦让其逃脱,不择手段的疯狂报复,朝廷会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朝廷不会与一位武圣撕破脸皮,将其逼到绝境上。

    而杀一位缉天司的指挥使,还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

    朝廷不会因此就想杀死武圣,但武圣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而且这个代价不能太轻,因为朝廷也要脸面。

    一个手握重权的二品大员说杀就杀了,行凶者还没有付出什么代价,会让人觉得朝廷畏惧武圣、软弱可欺,叫朝廷的脸面往哪放。

    按李丘计划,他成就武圣杀死杨石父子报仇后,他会与朝廷商量,进入巡天司成为一名一品巡天士。

    主动进入巡天司和被逼无奈加入巡天司,就像主动从军和身为死囚被迫征召加入陷阵营,是两码事。

    一位站在武道之巅的武圣,被迫成为几乎和战场上陷阵死士一样性质的巡天士,身不由己为朝廷效力。

    这个代价应该能使朝廷满意,堵住悠悠之口,保全朝廷的脸面。

    他成为一品巡天士,也不会损失什么,两全其美。

    至于他会不会无法成就武圣,李丘从未考虑过。

    唯一可能有问题的,无非是他今年成就武圣还是晚一些明年再成就罢了。

    李丘与杨石父子有大仇,他可以不顾杨石的身份斩杀它,为此付出的代价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

    但换做欠欧阳轩人情的那个武圣,可能就不一样了。

    人情有大有小,欧阳轩只是无偿为那位武圣打造了一柄绝世神兵,这个人情不算多大。

    那位武圣未必肯因为这个人情,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出手杀死杨石父子,很可能只是出手警告杨石父子一番。

    这个警告能不能震慑住杨石父子犹未可知。

    李丘进入欧阳轩府邸,见到了欧阳轩,将事情说给他听。

    欧阳轩听了震怒无比,跟李丘说他会立刻去信请那位欠他人情的武圣出手,叫他在这段时间内小心一些。

    李丘点头应下,出了欧阳轩府邸后,紧接出了抚州城,准备去斩杀怪异提升实力。

    以他现在这种情况,留在抚州城反而不安全。

    虽然在他呆在巡天司里,杨石不好直接动手,但找个借口把他缉拿到缉天司,让他配合调查,还是很容易的。

    到了缉天司,他的性命也就几乎在杨石一念之间了。

    正午,抚州城数十里外。

    路边的茶摊。

    李丘看着地图上标记的数十处怪异的所在地,眉头微皱。

    即使那位武圣愿意涌泉相报,应欧阳轩要求不计代价出手杀死杨石父子,这件事也需要时间。

    求援的信送去需要时间,那位武圣赶来也需要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他依旧危险,甚至可以说更危险。

    杨石可能会被逼的狗急跳墙,亲自出手来追杀他。

    他需要在这段时间里,起码获得能够在杨石手底下自保的实力。

    最终经过一番挑选,李丘选中了一只拥有凝血期前期实力的怪异。

    地图上没有关于这只怪异能力的描述,其能力可能很弱,也可能很强,有一定的危险。

    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何况再不济,他还有燃血秘法。

    解州长景城城南的一片树林,那只怪异就在那个地方。

    这是他特意挑选,因为黑虎门也在解州,李丘决定斩杀那只怪异后,就上黑虎门夺取黑虎煞典的后续功法,

    桌上扔了一角碎银子,李丘骑马踏上了去解州的路。

    抚州城,杨府。

    杨石的书房。

    杨石身穿锦袍,不怒自威,正在伏案批改公文。

    一阵脚步声匆匆传来,杨峻神色微急,走进了书房。

    “父亲,出事了!”

    “何事?”

    杨石眉头微皱,不缓不急放下手中朱笔,问道。

    “我找的那个去验李丘刀的巡天士死了!”

    杨石皱了皱眉。

    “死了?怎么死的?”

    “李丘给巡天司的呈报说徐刚是一时不慎被怪异所杀,但我怀疑是他杀了徐刚!”

    杨峻脸色阴沉道。

    “并且他在回到抚州城后,立刻去拜见了欧阳轩,之后便出了城往西而去。”

    缉天司的眼线,布满抚州城。

    杨石神色变得有些严肃。

    他原本同意杨峻的提议,其实没有抱太大希望。

    毕竟铸就绝世神兵的珍材可遇不可求,有潜力成就武圣的人又是凤毛麟角。

    哪有可能那么巧,李丘有成就武圣的潜力,又得到了可以铸就绝世神兵的珍材。

    但现在看来,这件事似乎真的有些问题。

    杨石的心一下火热了起来。

    如果真的是绝世神兵,他可是就能借此得到一位武圣做靠山!

    心里虽然火热,表面上杨石却没有表现出来。

    他面色沉稳,沉吟道。

    “不要妄下结论,也许是真的是怪异杀了徐刚,李丘拜见欧阳轩也属正常,他们关系本就很亲近,至于出城往西而去,也不一定是他知道了什么。”

    “不过,如果真的是李丘杀了徐刚,并且将我们派人再次袭杀他的事告诉了欧阳轩,欧阳轩可能已经去信请欠他人情的那位武圣出手。”

    杨峻一听,神色紧张道。

    “父亲,我们该怎么办?”

    他几乎认定了就是李丘杀的徐刚,拜访欧阳轩就是告诉他这件事。

    “不要慌。”杨石摆了摆手。

    “欧阳轩的信到那位武圣手里需要时间,那位武圣千里迢迢赶来也需要时间,我们的时间很充裕。”

    “何况就是那位武圣赶来了,凭为父的身份,他也未必会因为欧阳轩一个人情将为父怎样!”

    停顿了一下,杨石继续道。

    “历州宿石城距离此地,日夜赶路不过两天的路程。

    为父会派出司里查案的高手,你带着他们到历州宿石城调查此事,一有消息立马回来通知我,同时我会派人搜索李丘的下落。”

    “如果确认真的是他杀了徐刚,就代表他手里的刀真的是绝世神兵!”

    杨石眼中闪过一抹炙热,言语中流露出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杀意。

    “到时为父会亲自出手,杀人夺刀!”

    “是。”杨峻神色一肃,拱手应道。

    ……

    在离开抚州城没有多久,李丘感觉骑马赶路有些慢,就弃马奔行。

    花了数天工夫,他到达解州长景城。

    他首先在长景城打听了一下,关于城南那片山林里那只怪异的消息。

    和上次的猪头怪异一样,城南树林的那只怪异,在方圆百里的地界也成了传说。

    李丘花了些银钱,打听到了关于那只怪异的传说。

    相传那只怪异,生前是一个富商,到城南山林里打猎,和他的仆从,被他雇佣带路的猎人见财起意杀死,弃尸荒野。

    自那之后,那片山林就出了怪事,常年被大雾笼罩。

    无论是谁走进那片山林里,都未再出来过。

    长景城城南,那片被大雾笼罩的山林前。

    李丘回想着他打听到的传说,眉头微皱。

    怪异的能力,一般和它的死因有关。

    可惜关于这只怪异的死因,传说中语焉不详,他也没有眉目。

    “没有眉目便算了,关于那只怪异的能力,进去见到便知道了。”

    李丘目光一凝,神色冰冷,背着烈风弓,手中执刀,迈步往方圆百里百姓眼中的鬼林中走去。

    走进大雾笼罩的山林中后,并不像李丘想象中的那般死寂,耳边能清晰听到鸟叫虫鸣,甚至还有一些猛兽的叫声,只是雾气浓得化不开,使他视线被限制在数十步内。

    “也不知是山林里的动物杀不绝,还是这只怪异只对人下手。”

    李丘小心走在山林中,神色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这时,在李丘背后,一团黑雾缓缓飘来,里面隐隐透出一个可怖的身影。

    黑雾飘得极慢,就像一只缓缓靠近猎物的狡猾的恶狼。

    李丘目视前路,耳听八方,虽敏锐的注意着所有动静,但对于黑雾从他背后缓慢的靠近,一无所觉。

    唰!

    在黑雾近乎贴到李丘身上时,一只惨白枯瘦的手,忽然从黑雾中伸出,五指长着好似匕首的黑色指甲,向李丘后心狠狠刺出!

    黑雾缓缓靠近李丘时,他没有察觉,但当黑雾攻击时,他听到背后恶风袭来,瞬间反应过来!

    李丘飞快的错步闪躲!

    但可惜尽管他反应迅速,依旧慢了一步。

    咔!

    衣物被猛然间撕裂的声音传来。

    几乎同时,李丘闷哼一声,背后多了五道血淋淋的爪痕。

    他眼中闪过一抹凶狠,转身刀劈而出!

    哗哗!

    夜昙刀掀起猛烈的劲风,吹拂得四面树叶哗哗作响。

    凶狠迅疾的一刀劈下,却劈了个空。

    黑雾不再像刚刚靠近李丘时那样缓慢,展现出极为恐怖的速度!

    李丘转身的工夫,它就已飘飞到数十步之外!

    在黑雾快隐入雾气之中消失不见时。

    李丘神色冰冷,目光一凝,飞快的解下背后的烈风弓,抬弓便是一箭!

    咻!

    长箭破空发出凄厉尖锐的响声,回荡在山林间!

    几乎黑雾隐入大雾中的同时,长箭射到!

    带着猛烈的气流,洞穿大雾,使大雾出现一个碗口的大洞。

    大洞里正好显现出黑雾的一角。

    啊!

    尖利凄厉的叫声,响彻山林!

    李丘眯了眯眼。

    他射中了那团黑雾,准确的说是射中了那团黑雾中隐藏着的那道身影!

    只是不知射中了哪里,伤势如何。

    “刚刚那只黑雾里隐藏着的身影,应该就是那只怪异了。”

    正想着,背后火辣辣的剧痛传来,李丘皱了皱眉。

    他能感到背后的伤势不轻,甚至隐隐伤到了骨头。

    不过这样总比被隐藏在那团黑雾里的怪异一爪穿心好。

    也幸好那只怪异不知他的实力,没有一上来便使出全部实力,将黑焰附着在爪上。

    不然此时他的伤势,会更加严重!

    不过刚刚他射出的那一箭也很仓促,没来得及附着上血焰,不然那只怪异受到的伤势,也很更重。

    不一会,李丘背后五道狰狞的伤口就不再流血,微微有了愈合的趋势。

    青木决给予他的强大恢复力,开始发挥作用。

    虽然一时半会伤势也好不了,但起码不会再失血。

    李丘想起刚刚那只怪异隐藏在黑雾中无声的靠近。

    “看来这应该就是那只怪异的能力。”

    李丘猜测,当初那个富商,或者富商那几个仆役中的一个,应该是被人背后偷袭突然杀死。

    那人死后化为怪异,才有了这个悄然靠近人背后的能力。

    怪异不一定就是富商所化,连同富商被杀死的仆役,也有可能。

    只是人往往更加关注富商而忽略仆役,流传的传说才会说怪异是富商所化。

    李丘收刀入鞘,将夜昙刀系在腰间,一手执弓,一手执箭。

    双手血焰升腾摇曳,攀附到弓箭之上。

    刚刚那黑雾怪异展现出来的速度远超于他。

    用刀攻击,很难追得上对方,唯有弓箭。

    没想到他拥有烈风弓才没多久,今日就能派上用场。

    至于黑雾怪异,若是突进到他身后或者身前,他手中的弓箭也已足够。

    弓箭亦可近战,箭矢锋利,弓臂坚硬,弓弦更可直接将人勒死。

    那只怪异生前必然没有接触过什么高明武功,甚至极有可能没有接触过武功。

    面对其他人,李丘用弓箭近战可能会很吃亏,但面对不通武功的黑雾怪异足够了。

    李丘一手执弓,一手执箭,往刚刚黑雾消失的方向走去。

    他也不知黑雾怪异中了他一箭后是逃走了,还是游荡在周围伺机再向他发起突袭,报一箭之仇。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横推三千世界无弹窗广告,横推三千世界txt下载,横推三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