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赌衣服

作者:风行缥缈 | 发布时间:2019-09-11 21:06 |字数:2847

    过了寒露,秋露便开始不断,特别是在蜀川里。

    停留一夜,第二天清晨就似乎淋了雨般,整个马车都是湿漉漉了。

    “于叔,要不以后白天睡觉,晚上赶路,行不行?”

    萧风有些心疼得给疾风擦脑袋,孩子气问。

    疾风开心得直拿脑袋蹭萧风,萧风便时不时拍它,不让它乱动。

    于逸有点想笑,因为这个问题上少年的记性一直不大好,抿唇说,“少爷,先不说夜间路不好走,夜间乱走容易招惹猛兽,再者,夜里寒气重,赶路更容易受寒。”

    “可是白天不降露,还能晒太阳。”萧风皱着脸说,又该了口气,“好吧,我其实是想眼不见为净,要几日能走出去?”

    “如果连夜,以我们当前的速度,明早晌午便能出蜀川,再行一日便能至仲盛山。”于逸咳了声,浅笑回答。

    “那便连夜吧?”萧风看向剑掠云。

    剑掠云面无表情点了点头。

    “上车吧,早点出去,免得遭罪。”萧风拍了拍疾风的大脑袋,跳上马车。

    疾风打了个响鼻,歪了歪脑袋。

    剑掠云钻进了马车里,很自觉一靠,闭目养神。

    萧风却没有钻进去的意思,不知从哪儿摸出包糕点来,递进车里,“早饭。”

    剑掠云眼睛睁开一条细缝,犹豫了下,接了过去。

    萧风便又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包,在车沿上坐下,一点点啃起来。

    于逸皱皱眉,“少爷,山间寒气重,还是进马车避避。”

    “可以下饭。”萧风笑了下,说。

    于逸想了想,便不再勉强。

    这糕点似与药粥一样都是让少年几乎吃吐了的东西,让少年这么干巴巴地吃,估计吃两块便吃不下去了。

    马车一路疾行,穿过崎岖山路,偶尔有猿嗥虎啸,靠得近得忽然便戛然而止,很是有意思。

    看得累了,少年便钻进马车里休息,也自在清闲得很。

    不知不觉,日头高照,车速忽然缓了下来。

    不远处站了个白衣青年。

    他端端正正站在那儿,眸光平静,神态自然,既不骄矜,也不怯懦,就好像他站在了那儿,就该站在那儿一样。

    马车缓缓停下,因为那个青年挡了路。

    萧风拦着于逸,跳下马车,没有说话,只是缓缓走到青年对面。

    他没见过这青年,不过这青年的衣服很奇怪。

    云生于野,似乎能缓缓游曳。

    这还是一件衣服吗?

    他很好奇。

    青年微笑说,“我见过你,在松山。”

    “可惜我不认识你。”萧风微笑了下。

    “我认识你便可以,飘缈公子。”青年右手抓住刀柄,轻轻摩挲,“我想跟你打一场。”

    “可是我为什么要跟你打?”萧风笑得越发斯文友善。

    “因为我要折剑神的剑,若是我猜的不错,这一届的剑神应该是你。”青年也笑得从容不迫。

    “因为不尽兴?”萧风玩味起来。

    青年微微眯起眸子,“看来你的确很聪明。”

    萧风却笑得愈发玩味,“我很奇怪,你今年高寿?”

    青年脸色一下子难看下来,手心抵住了刀柄,“井底之蛙。”

    “徒具形骸。”萧风不甘示弱。

    “你……该死!”青年眼中骤然流露出暴戾,狠声道。

    “可是我没有剑可让你折。”萧风丝毫不在意。

    “我自然能找到。”青年声音有些发冷,微微抬起刀柄。

    “慢!”萧风却又笑眯眯喊了声。

    青年眼中戾气更重,“何事?”

    “你要折我的剑,我却什么好处也得不到,岂不是很亏,你若输了,不如将你的衣服给我啊,我正好喜欢。”萧风笑得很天真无邪。

    于逸皱了皱眉头。

    “该死!”青年眼中暴戾滔天,骤然拔刀,一道寒光横扫而来。

    萧风微微一笑。

    一只纤细的手忽然摁在萧风肩膀,一步迈出。

    萧风微微皱起眉头,有些疑惑,却没有阻拦。

    然后少女开始小步助跑,约莫四五步后,手脚骤然发力,从未有人见过出鞘的纤细狭刀骤然出鞘,上斜向前。

    与此同时,她身形弹地而起,双手迅速握住刀,二话不说,当头劈下!

    一条纤细的光线,拉伸、爆绽出光芒璀璨的弧月。

    这是纯粹是一个快字!

    不分上下的刀,两人一触即分。

    两人还没站定,剑掠云二话不说,身形一闪而逝。

    狭刀突至,往青年腰际横扫而去。

    青年骤然后仰,借势身形旋转,踢向剑掠云的脖子。

    “呵。”剑掠云忽然笑了声,一道光华骤然闪过。

    青年面色一变,迅猛激退。

    剑掠云却不甘示弱,骤然前冲。

    她前后脚所踩的地面,顿时塌陷出两个小坑。

    “难怪。”萧风暗暗嘀咕了声,轻轻说,“够了。”

    一阵涟漪激荡而出。

    两人各自倒飞回去。

    下一刻,剑掠云身体紧绷,脸色阴沉看向萧风。

    萧风歉然说,“你若将他的衣服弄坏了,我岂不更亏?”

    这下,青年的脸色也从惊变为了怒。

    难不成,他的命还比不得一件衣服了?

    剑掠云的脸色依旧很难看,冷哼一声,转身钻进了马车里。

    萧风冲青年笑了下,“愿赌服输,或者,你觉得你还没输?”

    青年脸色更难看了几分,却真开始脱衣服。

    他将外衣丢给萧风,冷漠道,“愿赌服输。”

    萧风接过衣服,却还在打量他,脸上有那么点算计的意思。

    青年脸色瞬间沉下来,“士可杀不可辱。”

    萧风想想,一本正经说,“我可以给你件于叔的衣服。”

    青年又握住了刀柄。

    “算了,算了。”萧风笑嘻嘻摆摆手,将衣服丢给于逸,拍拍自己衣服,“我给你留点面子,不过你可是欠我一个人情了。”

    青年几乎面黑如铁了,哼一声,转身离去。

    萧风摸摸下巴,转头看于逸,“于叔,你说,他怎么折剑的呢?”

    于逸想了想,不确定道,“像少爷赌他的衣服一样?”

    “有点可能。”萧风也想了想,点头,“我觉得,他以后一定不会再穿这样的衣服了。”

    “是。”于逸抿唇道。

    萧风怔了下,又说,“不是啊,我只是对他的衣服好奇,可惜他不愿意把中衣脱下来给我,那样我就送他一身你的衣服,他也不会难为情。”

    于逸咳了声,不说话了。

    “好了,赶路吧。”萧风伸了个懒腰,将衣服抱过来,“我琢磨琢磨。”

    喜欢风行录之风将起请大家收藏:()风行录之风将起更新速度最快。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风行录之风将起无弹窗广告,风行录之风将起txt下载,风行录之风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