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不见了

作者:竹中雾 | 发布时间:2019-08-13 23:32 |字数:3403

    叶楚躺在草坪上,看向魏伯,站起身来说道:“我败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魏伯一瞪眼说道:“这只是给你一个教训,任何人不得出口污蔑孟家任何,我孟家的事,还请不要向外人透露,家主自然会处理好的,但是一旦发现这事情被其他人所知,不管你面罩下是何面孔,我孟家也可以找到你,并杀掉!”

    魏伯说完,刚才的打斗惊动了巡逻的保安,一队孟家巡逻保安手持警棍冲来,就要对叶楚发动攻击,叶楚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可这时管家魏伯马上出言道:“都住手,送他大门出去,不得出手得罪。”

    一众保安听后,一个立正,整齐划一的收回警棍别在腰间喊道:“是!”管家魏伯见状,也就离开了,所有保安动作整齐的让开一条道路,叶楚也不废话,光明正大的从孟家大门离开,这些保安跟在叶楚身后,虽然对叶楚的身份好奇,但无耐管家魏伯的命令,而他们都是军队的退伍军人,虽然现在只是一个保安,但当初在军队中良好的作风习惯被保留了下来。

    当叶楚走出大门后,保安便关闭上了铁门,叶楚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孟家的铁门,感觉十分不可思议,心中也更加疑惑。

    疑惑的是根据杀门情报,孟家是导致当初杀门覆灭的最直接的“凶手”,暗中培养地下势力,并贩D,U品,可是今天听到孟权恺和孟祥宇的对话后,得知这一切都是孟祥宇所为,而且家族礼节如此有礼,根本不是自己以为的孟家,那么孟家究竟在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

    这一切正如叶楚说过的:为了寻找迷题的答案,我不断摸索前行,可是却陷入另一个迷题。

    当叶楚回到自己的车上摘下头套,脸色痛苦的脱下刺客服,露出自己的双臂,在车内昏暗的灯光下,依旧可以看到在方才和魏伯的交战中,叶楚手臂被魏伯捏中的地方,出现了大片淤青,而且高高的肿了起来。

    然后叶楚穿上了西装,衣服布料挨着受伤的手臂后,叶楚痛得倒吸了口冷气,然后发动汽车,离开了孟家的范围。

    叶楚前往停车的地点时担心有人跟踪而暴露所以一路上都是匿踪前往,并观测车周围,并无痕迹,可叶楚不知道的是,在此之前,已经有人悄悄的来过,发现了叶楚的汽车并记下了汽车的车牌号,叶楚走远后,孟家的管家魏伯出现在孟权恺居住别墅的门口,一名保安走了过来说道:“魏老,我在周围发现一辆黑色汽车,停放地点十分隐蔽,车牌号我已经记了下来。”

    魏伯点点头说道:“去查一下这车的主人,然后向我汇报。”这保安一个立正说道:“是,明白!”说完一个标准的军姿“齐步走”。

    这保安是退役特种兵,在服役期间,担当的还是狙击手,擅长伪装,这就是为什么叶楚并没有在车周围发现有人来过的原因。

    魏伯刚要进屋,一个黑影出现站在魏伯身后,魏伯用余光微微一撇转过身子说道:“皇甫,你不是走了吗?”

    魏伯身后的人正是孟家的堂客皇甫,而皇甫明显是一个姓氏,但他的名字是什么,却没有人知道。

    皇甫说道:“尊称您声魏管家,这孟家大院,果然什么都逃不过魏管家的耳朵!”

    魏伯不屑一笑说道:“皇甫,六年前你空降到我孟家,没人知道你的目的,既然家主同意你留下,就请你把歪心思收收,如果被我知道你存有对孟家不好的目的,就休我无情。”

    皇甫冷笑一声说道:“没错,我承认我不是你的对手,可是你毕竟年龄大了,你觉得你还有多少年的活头,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皇甫说完,大笑着离开了。

    而魏伯看着皇甫远离的身影,眼中的毫不掩饰心中的怒意,大手一挥便回倒屋子中,看到孟权恺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恢复了管家的模样说道:“家主,那黑衣人我已经警告过他,相信他不会泄露出去的!”

    孟权恺听后,睁开眼睛说道:“老魏,你跟在我身边多少年了?”魏伯说道:“不多不少,五十年整!”孟权恺语气中尽是唏嘘的说道:“是啊!都五十年了,当年咱们一起打跑了岛国小鬼子,可是没想到,家里一代不如一代,小宇是可塑之才,却为了一个当年没有处理干净的一个隐患,和岛国小鬼子合起伙来,实在是丢人啊!有违我孟家乃圣人之后,实在是不屑啊!”

    魏伯一笑说道:“家主,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孟家,虽是亚圣之后,但非亚圣本人,何况他们都是大人了……”

    孟权恺不等魏伯说完,举起干枯的手掌挥了挥,打断了魏伯的话说道:“天不早了,你我快去休息吧!”

    魏伯明白,点了点头,跟在孟权恺身后,各自去往自己的卧室。

    ……

    叶楚离开孟家后回到合租公寓,三女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着无脑的电视剧,看到叶楚回来后,只是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叶楚回到房间,简单的洗漱后,坐在床边看着胳膊上的淤青,时间只过去了半个小时,叶楚便发现受伤的部位明显再次肿大了一圈。

    叶楚平常心,这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管家魏伯留了自己一命,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同时也让自己明白,在这世间,自己虽然步入内劲入体,但并不是无敌的,更加坚定了自己武道之心,自己只有变得更强,再次遇到孟家管家魏伯或者岛国武神社的初见良召这老杂毛,才有更大的把握,毕竟叶楚是发誓要推倒武神社的男人,而现在距离发誓的时间,也只剩下了两年光阴。

    叶楚拿出一些药外敷在伤口上,巧的是这时陈宝莹偷摸溜了进来,关上门后便向叶楚扑来,陈宝莹爬在叶楚身上,看着叶楚说道:“她们都回房间睡觉了。”

    叶楚看着陈宝莹,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把陈宝莹推开,继续给自己上药,陈宝莹对叶楚的冷漠感到不适应,开口小声问道:“你生气了?”

    叶楚背对着陈宝莹把药拿在手上,忍着痛说道:“没有!”陈宝莹看到叶楚的动作后,看到了叶楚高肿的手臂,急忙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叶楚再次说道:“没事!”陈宝莹语塞,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陈宝莹为了打破尴尬的气氛弱弱的说道:“要不我帮你吧!”说着要从叶楚手上拿过药,叶楚躲开说道:“不需要!”这下可好,陈宝莹的好心被叶楚拒绝,气氛更加尴尬,陈宝莹只好坐在床上,看着叶楚自己上药,而陈宝莹眼中尽是失落。

    这次陈宝莹可是悉心打扮后才进来的,穿上了紫色的蕾丝掉到裙,大把的风光露在外面,这可是极具诱惑,可叶楚连看甚至都没有看一眼。

    叶楚给自己上完药后,拿出绷带粗略的包扎一下,然后拿出钱包抽出一张银行卡,放在陈宝莹面前说道:“上次的十五万你一定用光了,这卡里是二十万。”

    陈宝莹拿着卡,并没有高兴,而是咬着牙齿说道:“你是不是生气了,对我感觉到了厌倦?”

    叶楚再次淡淡说道:“没有,你今天很漂亮,只是我累了。”陈宝莹听后把卡放在枕头下,然后躺在床上说道:“累了那就睡觉吧!”叶楚关上灯,掀开被子同样躺在床上,和陈宝莹共枕而眠。

    陈宝莹在黑暗中睁着眼睛,眼镜在昏暗的环境中一闪一闪的,翻来复去睡不着,翻身时无意间碰到了叶楚的伤口,叶楚倒吸了一口冷气,陈宝莹看着叶楚低声说道:“很痛对吗?”

    叶楚没有答话,陈宝莹见状,坐在叶楚身上脱下了叶楚的衣服,不等叶楚拒绝,陈宝莹口中一声**,陈宝莹说道:“我今天买了心口红要不要尝尝味道?”

    (此处再次省略,自己YY)

    第二天一早,晚上经过劳累,但叶楚依旧起的很早,看到陈宝莹在一旁躺着,露出部分白皙的皮肤,叶楚把被子为陈宝莹遮了遮。

    叶楚穿上衣服,洗漱之后,解开绷带,看了看手臂,手臂的肿胀已经退散,叶楚试着活动了一下,但是依旧带有疼痛,想来已无大碍,见其她女人还未起床,便在客厅锻炼起了五禽拳,每一拳,每一脚,都带有气鸣声,虽然气鸣的声音很小,准确说即使将内劲修至气爆,声音也不会特别的大。

    叶楚打了五遍五禽拳,五个动物的模仿已初具其意,五遍以经是叶楚的极限了,这五遍下来,耗光了叶楚全部的体力,或许和自己最近的X生活太过频繁也有原因。

    叶楚大汉淋漓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陈宝莹这时醒来,穿上衣服后返回自己的房间,看到叶楚躺在地上喘着气,大汗淋漓下意识的说了声早。

    这时叶楚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周友兴打来的电话,叶楚接通后周友兴急忙说道:“不好了,孟祥鑫的尸体不见了!”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夜幕审判无弹窗广告,夜幕审判txt下载,夜幕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