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斗单于

作者:草席 | 发布时间:2019-06-14 23:25 |字数:2406

    别看只是公元六世纪,但是韩王府出品的拼图游戏那是绝不含糊。

    知道这是大王要送给梁国公家孩子的东西,陈木亲自出马,花大心思做出了十块木板——既轻薄又结实,而且之后孙鹏亲自执笔作画,才小心翼翼的分割成了不同数量的拼图。

    最简单的,只有十几块。

    但是最复杂的一个,一张木板被分成了整整七十二片!

    要知道,现在可没有未来那些精准的切割机器帮忙,纯手工分割,而且边缘还必须打磨的非常光滑,避免伤到了小朋友娇嫩的双手,那可不是一般的费功夫。

    所以当陈木骄傲的把成品拿出来,并且表功一样诉说了制作的艰难之后,李元嘉立刻打消了投资一家拼图作坊的念头。这玩意儿要请人手工作画,然后手工切割、打磨,弄出一副来成本好几贯,有几个人买得起?

    就算是长安城中权贵众多,可是赚那几百上千贯,太折腾了。

    所以就像自家蒸馏的白酒一样,李元嘉只能把这个创意给“封存”起来了……不,相比之下白酒还不太一样。虽然白酒的成本也很高,高到即便是长安城中的权贵们,恐怕也只有极少数才喝得起,但是终究还是有存在的价值。

    少量酿造一些送人,还是可以的。

    而且现在的成本高昂还是技术达不到,等王府的铁匠们把蒸馏器进一步的完善,对温度的掌控也进一步的精确之后,白酒的价值肯定就凸显出来了。毕竟历史证明了一点,那就是中华民族是白酒的坚定拥护者,这个市场容量将是星辰大海……

    扯远了。

    两个小朋友兴致勃勃的玩起了拼图,箱子里装了整整十个,够他们玩一整天的。而另外几个人,李元嘉当然也不会让他们闲着,比如说他和房奉珠、房遗爱三个人正在玩的东西,用一张张硬纸片做成的游戏……

    标准的五十四张扑克牌!

    韩王府纸坊造出的绝对精品,质地硬而坚韧,裁剪成一张张完全一模一样大小的纸片,然后由李元嘉亲自设计,印上了梅花、方块、三角和桃心四种图案。虽然考虑到这年头的红色不够稳定,李元嘉最终放弃了用颜色区分红桃和黑桃,而是用了三角符号,但是这么一副扑克牌坐下来,成本依然高达两贯钱!

    因为在纸牌的背面,他给印了一幅自己画的猛虎下山图。

    这年头但凡只要牵扯到印刷,那价格就肯定便宜不了,而为了自己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李元嘉更是让匠人们把这扑克牌拼了命的往贵了做,要多华丽就有多华丽,根本就不考虑成本的问题。

    拿到手上,就是一个有面子!

    同样的扑克牌,李元嘉直接带来了十副,并且当场就和房遗爱他们玩了起来。

    斗地主、拖拉机,乃至于接竹竿的规则相当简单,聪明点的一学就会。而且这种未来风靡全球的游戏,也立刻俘虏了所有人的心——不能说唐朝没有娱乐项目,毕竟人家文人们玩的还很高雅,但是扑克牌这种东西毕竟太新鲜了。

    而且足够经典,百玩不厌。

    所以在李元嘉简单的讲解了一下玩法,大家就开始斗地主……斗单于了。

    李元嘉没敢直接拿现在的外族首领们开涮,更不敢用地主这两个字,左思右想之下只好请出了早就消亡在历史长河中的匈奴单于——反正斗谁都是斗,有个名头就行。

    几把下来,房家姐弟都兴致勃勃。

    房奉珠刚嫁过去没几天,还不知道自己夫君“发明”的游戏,再加上她已经看完了《天竺数字》那本书,玩起来自然不算困难。但是房遗爱就有些不习惯了,明明用汉字也是很容易就能写上去的,李元嘉非要用天竺数字,他花了好半天才算是搞明白了它们的大小。

    至于说卢氏,则是始终一脸的茫然。

    她可不像儿子那样,十几岁正是接受能力最强的时候,稍微用点心就能记住每个数字代表的意思。尤其是把同花顺这样的组合放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是立刻一脸的懵逼。

    “其实很简单,在上面写上文字也可以。”

    眼见丈母娘脸色有些发黑,李元嘉心里面一笑,脸上却不动声色的让房府的下人们准备了笔墨,然后在扑克牌上写了一到十三的繁体写法。

    只不过看到他在牌上写字,就连卢氏都是一脸的可惜。

    好好的一副纸牌,精美的如同一套艺术品……不,它们就是一套艺术品,华丽的让人都不舍得用力去捏,结果李元嘉在上面写了几个字之后,那种感觉一下子就被彻底破坏了。

    最年轻的房遗爱心里藏不住,马上就咂咂嘴叹道:“唉,可惜了!”

    “没事儿,一副牌而已。”

    看了小舅子一眼,李元嘉嘴角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这次我带来了整整十副,回头等你们习惯了这些天竺数字之后,换一副玩就是了。”

    “十副?太好了!”

    听李元嘉这么一说,房遗爱顿时大喜,眼珠子也跟着滴溜溜乱转了起来。

    仅仅只是玩了几把之后,他就已经彻底爱上了这个斗单于,然后就马上想起了他那些平时一起玩的小伙伴们。虽说大姐夫看起来也挺和蔼的,但是对方的身份摆在那里,房遗爱始终还是有一种拘束的感觉。要是拿着扑克牌和那些兄弟们一起玩,肯定就有意思多了吧?

    一瞧他这个表情和眼神,李元嘉立刻就猜到了房遗爱在想什么。

    不过他也不生气,脸上的笑容反而是更盛了。

    众人大概也就完了十几把,就连卢氏也慢慢看出了一点门道的时候,就见房忠一溜小跑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大王,夫人,相公和大郎回来了。”

    “哦?”

    李元嘉心中一喜,连忙放下手中的扑克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和一帮超级菜鸟玩斗地主,简直是太痛苦了。

    房遗爱玩的正是入迷,根本就没听到房忠的话,一瞧见李元嘉把手里的牌扔到桌上,顿时就急了:“姐夫,你怎么把牌都扔了?我这边马上就要赢了啊……”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大唐医王无弹窗广告,大唐医王txt下载,大唐医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