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狗咬狗

作者:江山万里 | 发布时间:2019-06-14 23:19 |字数:5264

    一到放学时间,文雪旗就无比亲密的挽着于娜的手。

    说是跟她好久没有闺蜜叙话,今天晚上,必须抓紧每一分钟,好好的交流一番。

    于娜推辞说要去上厕所,让文雪旗先在教室里等她,文雪旗则十分亲密友好的拉着她一起去了厕所,不给她任何通风报信的机会。

    于娜很是无奈,只能僵硬的笑着,和文雪旗一起回宿舍。

    两个本来就互相不喜欢的人,一个笑的比一个虚假,假装友好的在一起,能说出来什么话?

    无非就是你来点小心机,我来点小心机;你来点小客套,我来点小客套。明着放一刀,暗着放一箭。反正谁都不捅破,谁也不服谁。

    文雪旗今晚的任务就是缠着于娜,不让她跟苏秋舫见面。

    所以,在宿舍关门之前,她就要一直怀着无比恶心的心情,亲热的挽着于娜的手臂。

    “我有时候在想,到底是怎样家庭,才能教养出你这样,美丽又有才情的女孩子。”

    于娜微微一笑,小葱一样白嫩的手指,轻轻的挽了耳畔的秀发。

    秋风阵阵袭来,吹的人衣袖舞动,衣角荷风微摆。她整个人都沐浴在月色下,美得仿佛一朵,夜间绽放的蔷薇花。

    文雪旗心想,这么美的样子,真是对得起她刚才的夸奖。她要是有于娜一半的美丽,现在已经拿下闵尧了。

    于娜薄唇轻启,声音轻轻柔柔的,“你谬赞了。我的成绩并没有达到顶尖的水平,哪里称得上你刚才的夸奖?”

    她叹了一口气,伤神的说道,“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呢?高考又不看脸,看的是成绩。还是你们这样的,比较好,我其实特别羡慕你们。”

    呵!

    她们这样的?

    她们这样的是什么样啊?

    文雪旗还以为,于娜能跟之前一样,虚伪的圆润一些,没想到这次这么直接。

    看样子没人在身边,她装婊的功力直线下降啊。

    “长得好看还是有用的。当遇到难事的时候,凭着一张脸,就可以让别人无条件帮你,像我这种其貌不扬的,就只能拼命靠自己。”

    于娜打量了文雪旗破旧的鞋子,用手掩了嘴,抿唇偷偷的笑了。

    她穿着的,是最新款的运动鞋,是她妈妈专门托人从南方捎回来的。女孩子嘛,当然要富养。

    反观文雪旗,昨天穿的是她大姐撇下的千层底绣花鞋,今天穿的是一双破旧的球鞋,怎么看,怎么不体面。

    “你别这样想,很多事情都是要等价交换的。长得不好看也没关系,你以后多赚点钱,说不定也可以找到人,帮你做事情。”

    哎哟,你瞧她了不起的,还敢讽刺别人穷了!感情你的钱都是你自己赚的?那你真是好棒棒呢!

    文雪旗不仅不气,反而一阵猛点头,仿佛被她洗脑了一样。

    “你说的太对了,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你白白得了人家的帮助,必须要给人相应的回赠,要么是给钱,要么是给色。”

    于娜的脸“唰”的一下白了,但是面对着文雪旗,还是保持了体面的微笑。

    她不知道文雪旗都知道了什么东西,严重怀疑,苏秋舫在她面前胡说了什么。对于苏秋舫的不满,一下子塞满了胸腔。

    文雪旗对此看在眼里,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

    挑拨离间这个事儿,虽然听起来不地道,但是看到狗咬狗,心里爽啊。

    第二天早晨,文雪旗再去广播站值班的时候,苏秋舫依旧早早的等在那里。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是他两个眼肿的跟核桃似的,双眼遍布红血丝,嘴角起了一个大的泡。

    呵呵,看样子,这哥们儿,昨晚挺上火的。

    文雪旗把钥匙递给他,“昨晚让于娜捎给你来着,但是她临时有事儿,来不了。我寻思你也不着急用,就没给你送过来。”

    苏秋舫猛的抬起头,那双遍布红血丝的眼,警惕又狐疑的打量着她,“你怎么知道于娜要来见我?”

    “啊?”文雪旗故作惊讶,“昨晚不是要开会吗?难道你不来开会吗?”

    苏秋舫“哦”了一声。

    昨晚的会议是给各班团支书开的,广播站虽然隶属于团委,但是一般情况下,不会组织参与这样的会议。

    不对,还是不对劲。

    苏秋舫又问,“于娜临时有事儿,她有什么事儿?”

    文雪旗摊手,表情很是无辜,“我不知道,好像是有个朋友来找她。”

    苏秋舫的眸子,危险的眯了起来,“朋友,男的女的?”

    文雪旗故意顿了一下,装作欲言又止的样子,然后又义正言辞的去质问他,“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苏秋舫的脸阴沉着,将手里的稿子甩到了桌子上,一言也不发,扭头离开了广播站。

    文雪旗见他走远,乐滋滋的拍了拍手。

    嘻嘻,距离大功告成,又近了一步。

    晚上的时候,张文丽拽着文雪旗,偷偷的猫在操场座椅区的椅子后面。

    为了防止被发现,张文丽特意把校服褂子顶在头上。两人扒着座椅,只露出一双眼睛。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男女。

    不同的是,上一次那个慌张不安的少年,此刻已经老练淡定了许多。

    而那个高高在上的少女,似乎也并没有太多骄傲的资本。

    这场对话,无非就是一场质问和被质问。

    苏秋舫问于娜,昨晚做什么去了?为什么不出来见他?

    于娜对于苏秋舫的咄咄逼人,很是不满意。

    她拿出平时对待备胎的架势,趾高气昂的回了一句,“要你管”!

    苏秋舫也十分愤怒,他认为自己作为于娜的男朋友,有资格过问于娜的私事。

    于娜则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

    男朋友,什么男朋友?谁承认他是她男朋友?

    “我不过就是跟你相处一个月,你别想多了,你根本就不是我男朋友。”

    上一次,苏秋舫替于娜扛下了锅,作为交换,于娜答应,跟他相处一个月的时间。

    在这一个月的期间里,每天晚上,她都要陪苏秋舫出来走一走,说说话。

    这是他们之间的约定。

    所以于娜整晚不见人,苏秋舫才会着急成那个样子。

    可是,于娜却不承认苏秋舫的身份,甚至出来跟他散步聊天的时候,也一直冷冰冰的,对他爱答不理。这让苏秋舫心里很是不痛快。

    “我不是你男朋友,那你为什么要跟我相处?我不是你男朋友,为什么要替你背黑锅?我不是你男朋友,为什么要提供给你那么多信息?”

    面对他的质问,于娜很是火大。

    她语气强硬,言辞伤人,完全没有了平时那副,温温柔柔的样子。

    她冷小了一声,嘲讽的骂道,“没用的货,还敢提信息的事?你的信息要是有用,文雪旗早不在广播站了!你压根就没诚心跟我办这事儿。”

    苏秋舫第一次被人骂没用,自尊心受到极大的挑战。

    但对面是于娜,是他想要的姑娘,他也也不能冲上去打对方两拳。

    蓦地,他气极反笑,看了一眼于娜的胸前,语气连自己都感到恶心和绝望。

    “想让我公报私仇?好啊!可你拿什么来跟我换?”

    他直直的看着于娜的眼睛,两步走上前,将于娜困在他和栅栏之间,像一头野兽,将要啃食他的猎物一般。

    于娜有些慌了,忙口不择言的解释,“你别乱来,你吓到我了。昨晚我是和文雪旗在一起呢!”

    “……”

    张文丽气得牙痒痒,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

    她恨不得冲上去,拳打苏秋舫,脚踢婊于娜。

    文雪旗则赶紧拉住了她,稳住,现在不着急。

    还不着急呢?

    张文丽咬牙,哑着嗓子,恶狠狠的,说道,“现在都已经知道,是他俩联合起来陷害你,你还打算又放他俩一马?”

    文雪旗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以免打草惊蛇。

    就算现在冲出去,把他俩打一顿又能怎样?她要的,到底是团支书这个位置,不是一时的痛快。

    着什么急嘛,山人自有妙计。相信她。

    这一天,文雪旗和苏秋舫一起去布告栏贴通知。

    苏秋舫还是和往常一样,对她苛责有加。文雪旗则一反常态,非但没有跟他争辩,反而一脸疲惫的,听他唠叨。

    时不时的附带一些生无可恋的眼神,看着苏秋舫纳闷之极。

    “你今天怎么了,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无精打采,垂头丧气?”

    文雪旗自嘲的笑了一声,看向他的眼神,是那样的幽怨又冷漠。

    “有什么好说的,你不就是看不惯我吗?不管我做什么,都会这样对我。”

    苏秋舫两步挡在了她面前,一定要她把话说的清楚明白。

    “你什么意思?”

    文雪旗冷笑,“什么意思?有意思吗你?于娜全都告诉我了!”

    她说完一把推开了苏秋舫,大步流星的离去,没给他任何质问的机会。

    果然,被人闷头打了一棒的苏秋舫,受了委屈也没地方发泄,也没办法为自己辩解。只一脚踹在墙壁上,狠狠的发泄心中的怒气。

    末了,他掐着腰,无奈的自嘲一笑,像是已经接受了这个结果。

    怪不得于娜那天说,跟文雪旗一起走的。原来她是找她去,卖他去了啊。

    也是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都能脸不红心不跳的,把锅甩在他身上。背地里再做一次,有什么难得?

    到底是他太傻,仍然天真的对她抱有一丝幻想。想着,她毕竟是他,喜欢了三百多个日夜的姑娘。

    苏秋舫不是个怂人,既然决定背下这口锅,就做好了承担所有责任的准备。

    他即刻起身回到了广播站,看到文雪旗,还在那里收拾稿子,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

    “于娜说的没错,事情都是我干的。你想怎么样,随便你。”

    文雪旗倒是对他主动承包所有责任的行为,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更确切点来说,她的内心是十分希望他能这样做的。

    这样,她的计划,才能顺利进行下去。

    她蹙着眉,眼神哀伤,装作十分悲痛的样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苏秋舫的理由很直接,“你这种空降人员关系户,有什么资格,得到别人的尊重?”

    文雪旗反问,“广播站成员准入规章里,有没有一条教师推荐?”

    苏秋舫冷冷的把脸扭到一边去,不做回答。

    “我是按照规章进来的,怎么就是关系户了?按规章进来的都算是关系户,那没按规定进来的,又算是什么呢?”

    其实,苏秋舫心里也明白这一点,但他就是有那么个坎儿,过不去。所以一直找文雪旗的麻烦,却又在最关键的时候,没有像于娜安排的那样,对文雪旗落井下石。

    文雪旗接着说,“我没有和其他人一样,高一就进入广播,从最基础的开始,经过多次磨练,不断的证明自己,得到大家的认可。你不信任我,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也需要给我机会让我证明自己。”

    “你这样一味的压迫我,把我边缘化,不让我接触核心事项,对我来说,太不公平了。人家都说,‘不屈一格降人才’,怎么到了咱们最为单纯的校园,反而不兴这一套了?”

    “我有能力,有为广播站努力服务的心,却因为不是和大家一起进来的,就无法得到机会展示自己,不仅对我来说是一种不公平,对广播站来说也是一种损失,不是吗?”

    苏秋舫面上冷哼哼的,心里却早已被她说服。

    其实他打心里,也没打算一直那样对她。

    本来想考验一下就算了,但是最近心情不好,脾气就收不住了。

    不过该要的面子还是要的。

    “你先证明你有那个本事,再来跟我提公平对待的事!”

    文雪旗坚决要求,“那你给我安排读稿。”

    苏秋舫挑眉,“你先写出来一篇像样的再说!”

    说完转身离去,不愿意跟她再有过多的纠缠。

    生怕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威信,荡然无存。傲娇又别扭。

    文雪旗则差点乐开了花,虽然苏秋舫没有直接答应让她读稿,但好歹是应允下来给她机会了。

    这一次不让她读,那就把写出来的稿子找别人读嘛。反正闵尧每周都要来值班,他读也是一样的呀。

    嘻嘻!

    只要这次表现的好,苏秋舫一定会继续给她机会的。

    她能看出来,苏秋舫是一心为广播站好的人。只要她能为广播站提供价值,成为核心干事,指日可待。

    文雪旗一路欢快的跑回教学楼,在进教室之前还刻意收敛起了笑容,换成了一脸悲愤的样子。

    她找到于娜,义愤填膺的说,“那个苏秋舫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亲口承认了,就是他陷害我的。”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九十年代辣妻想改嫁无弹窗广告,九十年代辣妻想改嫁txt下载,九十年代辣妻想改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