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出狱

作者:新初二 | 发布时间:2019-08-13 23:08 |字数:5305

    第二日,梁尔尔顶着一个黑眼圈,站在了刑部门口。

    一夜过去了,果不其然,她见到了高景川。

    高少卿从刑部走出来,一个人,一直跟他形影不离的肖叔伦不见了。

    梁尔尔对上高少卿冷厉的目光,一阵心虚,不仅低下头来,经不住道歉。

    “抱歉啊,高少卿……”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高景川没有一句废话,直接道,“你告诉肖老将军了吗?”

    梁尔尔连忙点头,说道:“我已经让德叔通知我外公了,我外公应该很快就会赶过来的。他到了,能多少护着点儿叔伦。”

    肖丞战是三朝元老,朝堂上人脉广的很,比只有爵位没有官位的高侯爷要更能打点关系。

    高景川也不说其他废话,单刀直入,道:“这些天,你查到什么线索了吗?”

    梁尔尔摇摇头,说:“我知道一些归雁的线索,但是方老板的事情,我没线索……”

    “等我破了彩凤楼的案子,你再说你的线索吧。”高景川说道。

    梁尔尔点了点头,说道:“高少卿,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告诉我!”

    高景川稍微顿了顿,思忖了一下,说道:“我需要一些帮手。”

    梁尔尔闻言,转头看了看邹蓝。

    邹蓝有些犹豫,毕竟,他还要保护梁尔尔的安全。

    “这里有我。”初一说道。

    梁尔尔点头:“邹蓝,你就跟高少卿去吧。”

    邹蓝看了看初一,像是将他的功夫估量了一番,最后点了点头。

    …………

    …………

    邹蓝跟高少卿一起走了,梁尔尔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长长地叹了口气。

    “接下来……我们做什么?”初一问道。

    “去学堂。”梁尔尔说。

    初一嘴角抽了抽,他现在是男装,一会儿,又要换成女装。

    “你其实不用穿着女装。”梁尔尔说道,“跟邹蓝一样就好,躲在暗处。”

    初一摆手:“梁小姐,谢谢你的好意了,但是我是代替小七的,他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再说了,我在你身边,能更好地保护你。”

    说着,初一扶额,嘟嚷一声:“初三,你给我等着!”

    …………

    …………

    梁尔尔走进学堂,沈芳凝最先注意到她,冷哼了一声。梁尔尔扫了对方一眼,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

    直接坐到了自己座位上。

    “尔尔,归雁有消息了吗?”徐珊珊平时快人快语,是个直性子,有什么问什么。

    梁尔尔轻轻颔首,说道:“快了。”

    “哼!”不远处,又是沈芳凝一声冷哼。

    梁尔尔没放在心上,继续上课。

    等到下了学,梁尔尔终于有了动作,在沈芳凝为难她之前,梁尔尔已经起身离开了书堂,往梁思思所在的对面书堂走去。

    梁思思见到梁尔尔,微微吃惊。

    “姐姐?”

    梁尔尔微微点头,眯起眼,扫了一眼,梁思思身后的春秀。只见春秀眼底下挂着两团淤黑,一看就是昨晚一夜未睡。

    春秀硬着头皮,对梁尔尔行礼:“大小姐……”

    “春秀啊……”梁尔尔开口。

    “大小姐,我真的不认识什么林三。”春秀抢在梁尔尔开口前,说道。

    主要是,昨晚,她确实被梁尔尔问怕了。

    梁大小姐,半夜将人从被窝里抓出来,笑盈盈的,连续问了一个问题。

    春秀是有惊又惧,一问三不知。

    “谁说我要问林三了?”梁尔尔微笑道,“我是想说,你今天气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那都是谁害的!春秀也只敢在心里咆哮了。

    梁尔尔又跟梁思思寒酸了一句,转身走了。

    “小姐……”春秀躲在梁思思身后,小声道,“大小姐,是不是知道了……”

    “闭嘴!”梁思思呵断她的话,“你昨日什么都没承认,她能知道什么?”

    “是!是!”春秀拍着胸口,“幸好,小姐有先见之明,担心林三的事情扯到我身上,帮我想好了说辞。”

    这边梁尔尔已经走远了,然后跟身旁的初一说道。

    “帮我个忙好吗?”

    初一一顿:“什么忙?”

    “帮我盯着刚才那个丫鬟。”

    “可是,我要保护你。”

    “你晚上帮我盯着她。”梁尔尔说,“我保证晚上只待在楚王府,绝不出门。”

    初一还是没有立刻答应。

    “哦!”梁尔尔说道,“我知道这样你会累,但是,我不会让你白帮忙,我会付给你酬劳,还有……等初三带着小七回来,我也有办法让初三穿女装。”

    初一眼前一亮,显然梁尔尔说的后者,更能打动他:“就这么定了!”

    “不过……”初一又顿了顿,“你为什么怀疑那个丫鬟。”

    梁尔尔说:“因为,她昨晚没睡好。”

    初一一怔:“你是说……”

    “若是,她当真不记得谁是林三,对林三去归雁的住处一无所知,她昨晚不会失眠的。”

    …………

    …………

    三天时间,对于与大部分洛京的百姓来说,平淡如水,跟往日没什么区别。但是,对于高景川却是漫长又短暂的三日。

    楚王府中,邹蓝踩着夜色,终于回来了。

    “只是三天时间,高少卿就找到真凶了?!”梁尔尔听完邹蓝的叙说,不由地站起身来,连连说道,“果然,人如果不逼到一定境界,潜力是爆发不出来的!”

    邹蓝也深有感触。

    梁尔尔说:“等高少卿将叔伦救出来,我们就拜托他去找归雁。”

    邹蓝也不会有意见,轻轻点头,邹护卫看起来,有些意兴阑珊,扫了一眼夜空中的圆月。

    “今天好像是十五……”梁尔尔想到了什么似的,也顿时有些闷闷的。

    “我不去了。”邹蓝知道她要说什么。

    “不。”梁尔尔摇了摇头,“既然答应了童不兮,我们就说到做到。”

    可是,邹蓝才刚从高少卿那边回来……

    “我没事的。”梁尔尔握拳,“你走了,我就回房间睡觉!”

    邹蓝犹豫一下,说:“你的蔓心,就要发作了。”

    “所以啊!”梁尔尔说道,“你去吧。”

    邹蓝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等到邹护卫离开了,梁尔尔也没有转身回房间。

    而是在院子中坐下,如今天气回暖,即便是坐在院子中,也不会觉得多冷。

    梁尔尔双手托腮,看着天边的月亮,轻轻地叹了口气。

    …………

    …………

    这边,邹蓝到了童不兮的住处。

    童不兮已经准备好了茶点,等着他。

    “来了?”

    邹蓝在他对面坐下。

    “尝一尝。”童不兮倒了一杯茶,缓缓说道。

    邹蓝接过,喝下,然后看向童不兮:“百岁丹。”

    童不兮叹口气:“今天,怎么这么着急?”

    “尔尔自己在楚王府。”邹蓝说道。

    “就因为她在楚王府,你才更能放心不是吗?”童不兮说。

    邹蓝轻轻皱了皱眉。

    “翎,你也是心里清楚,她住在王府中,很安全,所以才会任由她住进去的吧?”

    虽然是疑问的口气,但是,眼中却是肯定。

    邹蓝不置可否,但是也等同默认。

    “你有的是时间陪她,现在,就陪一陪我吧。”童不兮说。

    邹蓝本想走,但是听见童不兮这么说,稍微顿了顿,想到了什么似的,说道:“如果,我要跟尔尔离开,你会怎么做?”

    “离开?”童不兮轻轻地皱眉,“她想带你离开?”

    “是我想带她离开。”邹蓝纠正道,“你会怎么做?”

    “我……”童不兮想了想,看着邹蓝,“你想我怎么做?”

    “带上百岁丹,跟我一起离开。”邹蓝说。

    童不兮闻言,稍微一怔,随即明白了什么似的,不仅笑了,那笑意是真的,直达眼底与心底:“翎,我可以将次理解为,你终于接纳我了吗?”

    邹蓝说:“你只要不伤害尔尔,我与你之间,可以和睦相处。”

    “原来这个是前提啊……”童不兮苦笑一声,然后,摇了摇头,“你都这么说了,我怎么会伤害她?我算是看出来了,她是你的心头宝,我不会舍得你伤心的。”

    邹蓝觉得这话有些肉麻,但是,童不兮若是真的这么想,倒也挺好。

    “对了,翎。”童不兮说,“你不介意告诉一件事吧?”

    “什么事?”

    “那天,从大理寺的暗格中,拿出来的东西,是什么?”

    邹蓝一怔,本能感觉了一下怀中的“焚城”。

    “这是尔尔的东西。”邹蓝说道,“如果,你想知道,可以问她。”

    童不兮见他不愿意说,也不追问,点着头,说道:“好,有机会的话,我会亲自问梁尔尔的。”

    说罢,又重新起了一个邹蓝小时候的话题,跟邹蓝徐徐道来。

    …………

    …………

    这边,梁尔尔等了许久,院门依旧紧紧闭合着,没人推开,邹蓝到现在还没回来,梁尔尔便知道,邹护卫不到天明,估计是回不来了。

    她动了动有些酸麻的肩膀,站起身来,真要回房间,“吱呀……”只听见院门被推响了。

    “邹蓝!”梁尔尔连忙转头,表情从惊喜变成不解。

    “王爷?”

    “是我。”萧见楚走到院子中。

    “这么晚了,你怎么来我这里了?”梁尔尔不解地问道。

    “睡不着,出来走走。”萧见楚说着,在梁尔尔院中的石凳上坐下了。

    梁尔尔顿了顿,也重新坐下了,跟萧见楚面对面。

    “王爷,你有归雁的线索了吗?”她跟萧见楚倒也而并不客气,直接开口问道。

    “还没有。”萧见楚说道。

    “哦……”梁尔尔闻言,有些泄气。

    萧见楚看向她:“高景川如今出来了,等他查清彩凤楼老板的死因,肖叔伦一出狱,他定会帮你找沈归雁。”

    “我知道。”梁尔尔说道,“可是,王爷的消息四通八达,我也很相信王爷。”

    “你觉得,本王会帮你找人?”

    梁尔尔摇了摇头,却不是否认萧见楚的话,而是说道:“王爷,你不是帮我找人。”

    她将“帮我”两个字咬成重音。。

    萧见楚挑眉,看了她一眼:“那本王,为何找人?”

    “王爷,即便没有我,我相信,你也找到归雁的。”梁尔尔说道,“前世的时候,你不是最不能看她遇到危险吗?”

    “你也说了,是前世。前世。”萧见楚嘴角含着笑,但是眼睛却很认真严肃,说道,“这种事,不用本王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你吧?”

    梁尔尔张了张嘴。

    “总之……”梁尔尔说,“若是有归雁的消息,还请王爷告诉我。”

    “本王倒是觉得,你会比本王先找到。”萧见楚缓缓说道,“你让初一去跟踪谁了?”

    梁尔尔闻言,有些说不出的心虚,毕竟初一是萧见楚的影卫,自己却指示人家去帮自己盯着人。

    “本王在问你话。”萧见楚见梁尔尔出神,提醒道。

    “是春秀。”这种事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梁尔尔说道,“春秀就是我妹妹,梁思思的丫鬟。”

    “你让他监视一个丫鬟?”王爷有些不解。

    “这个丫鬟身上有线索。”梁尔尔说道,“那个死在归雁房间里的人,叫林三,林三喜欢春秀。”

    萧见楚轻轻颔首:“若是这样,那个丫鬟却是需要查一查。”

    梁尔尔点了点头:“我只是不知道,我妹妹梁思思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

    她总有一种直觉,梁思思跟归雁失踪的事情,脱不开关系。

    “你这个妹妹我见过。”萧见楚稍微思忖似的,说道,“不简单。”

    梁尔尔微微诧异,看向萧见楚。

    “怎么了?本王说的不对?”萧见楚问。

    梁尔尔摇头:“相反,王爷说的很对。”

    “你的提防。”萧见楚又道。

    “我知道。”梁尔尔点了点头。

    “时间也不早了。”王爷站起身来,“早些休息吧。”

    梁尔尔道:“王爷也是。”

    萧见楚走到门口,又忽的停住了。

    “对了!”王爷说道,“记得,”

    …………

    …………

    梁尔尔还迷迷糊糊地睡觉,耳边就传来了开开心地说话声,声音偏高些,生机又明亮,像是出生的朝阳。

    听着有些像叔伦……

    梁尔尔倏然坐起身来,穿上鞋,连忙开门。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大家诡秀无弹窗广告,大家诡秀txt下载,大家诡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