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所谓原罪(3)

作者:伊犁可甜 | 发布时间:2019-09-14 01:34 |字数:3635

    那是悬空浮着的巨大山脉,轻飘飘的浮在虚空上,仿若一点重量都没有,似乎只是画仙的惊鸿一笔,是凝聚在高空上的一副山水画,浓墨得当,骨俊神清。

    白唐惊奇的看着那些被无数缥缈的云雾包裹的山脉,鼻子都好像嗅到了那云雾的味道,纯洁的像是白纱一样的雾,雾遮住了整座临空的山脉,但白唐却将看清雾里的一切。

    这样的雾不是雾霾,干净又澄澈,贴近鼻尖就能在鼻尖留下湿润的痕迹,里面的水汽来自于最清澈的湖水、河水、泉水,几乎只靠着嗅觉,就能嗅出万千世界来。

    这是一片生机勃勃的雾气,蕴含着无尽的、纯粹的生机气息。

    “苏毓秀”面上是全然放松的笑,仿佛婴儿回到了母亲的子宫一样轻松惬意,炫耀一般的朝着白唐道:“这整座神原石脉,都是我的。”

    被她拉的很近的山脉在她掌心下驯服如鹿,又温柔如慈母。

    “都是……你的?”白唐有些不明白。

    “苏毓秀”淡然的点头,手指滑动,那座山脉就慢慢收缩,仿佛真的在酝酿什么一样,发出柔和的光芒。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出现的……大该是上一位真正的天地生灵死去的时候吧,你知道什么是天地生灵吗?”

    白唐伸手触摸那柔软的如同液体一样的山脉,道:“不知道,是什么?”

    那山石一离开山脉,立马汽化成一片云雾,散在他手中,白唐惊讶的瞪大了眼。

    “苏毓秀”道:“真蠢……天地生灵啊,可不是你们这种随处可见的凡人,连那些自诩天神的东西都配不上这四个字……天地生造化,造化出生灵,所有的天地生灵,都是夺天地气运、享尽生灵造化的唯一真灵,是神原石脉孕育出的最高神。”

    白唐偷摸扣 弄那山石的手指一僵,抬头看她,重复道:“最高神?天帝一样的最高神?”

    “苏毓秀”风轻云淡的点头,继续道:“那是这片天地中最纯粹的力量,出生在所有生灵的期盼里,带着所有美好与纯净降生,也带着强过一切的力量降生。”

    白唐像在听一个绚烂而遥远的神话,满目都是不饿可思议,但他的心里却知道这是真的。

    那巨大的山脉蠕动着,终于将一道散发着白光的意识吐了出来,朦胧的意识出现时,那巨大的山脉不断收缩,庞大的体型竟收缩到了普通房屋大小,隐没在越发浓厚的白雾里,只有零星的几块山石飞快的坠落下去,落向不知名的地方。

    周围的风景一变再变,终于到了白唐还未曾见过的仙宫,“苏毓秀”目光明朗,道:“因为天生带着能改天换地的纯粹力量,这便是这些神仙必须诛杀我的理由,也是我的原罪过于强大。”

    “第一代的天地生灵……应当是盘古,他以自身孕育世界,约莫两百万年前,那点灵气终于耗尽,于是神原石脉孕育了蚩尤,蚩尤曾想着改天换地,可他格局太小时运不佳,输了,神原石脉又处于无主之态,终于开始孕育我,这片世界存在数百万年,只生了三位天地生灵…

    …”

    白唐倒吸了一口冷气,觉着苏毓秀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徒然拔高一大截,顿时肃然起敬。

    “苏毓秀”继续摆动手指,又将那仙境一样的仙宫记忆撕碎,将白唐曾见过两次的古代城市呈现出来,她道:“那时我懵懵懂懂,四处漂泊游荡了不知多少年,终于错投人胎,做了苏护的女儿,也就是你们都认识的苏妲己。”

    “我做了十五年的苏姚,做了八年的苏妲己,而天庭找寻了我三千多年,白唐,你知道他们天上地下不下天罗地网的寻我,是为什么吗?”

    “苏毓秀”脸上挂着笑,眼角却堆着冷意和嘲讽,斜斜看向白唐。

    白唐有种听课听到一半被老师提问的错觉,他道:“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你要告诉我的事吗?咱们能痛快点说吗?我时间真的挺赶的……”

    “苏毓秀”近乎恶狠狠的盯着他,努力克制着没有咆哮,道:“不是你想知道的吗?为了知道我的过去,还用溯洄镜这么缺心眼的东西!”

    白唐琢磨了下,觉着自己当时真没想知道她的过去,只是想知道她力量的来源,当即就想反驳,但转念又一想,这“苏毓秀”又不是真人,只是被真人放进来的影子,没有计较的必要,就低头认怂道:“是我想知道,请你继续说吧,大美女!”

    这委曲求全的口吻是怎么回事!好像她在无理取闹一样!

    “苏毓秀”磨了磨牙,强忍着咬人的冲动,继续道:“因为他们要死了!”

    说到这里,她恶意的笑了下,面上都是畅快的神色,又将手朝上一举,仿佛摘桃一样将天宫的记忆从白云里拽了下来,完全覆盖住原来的古代城市记忆。

    白唐突然就想起了那条红鲤鱼样的镜灵,也不知道苏毓秀这样不断切换记忆的做法是不是抢了镜灵的活儿。

    “他们所有人,都在慢慢的死去。”“苏毓秀”说,“你看,那就是天人五衰,像病毒一样在天庭传播的天人五衰。”

    白唐凝眸看去,正看见一处纯白的宫殿里,有数位穿着雪白衣服的天神盘膝而坐,手拈宝轮印,面目慈和神态庄严,哪怕他们的样子已经苍老的与神仙两字相去甚远,可他们的气质依然淡薄如仙。

    溯洄镜里的时间被苏毓秀刻意的拨快,千年仿若一瞬,那些天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老干瘪下去,他们有的疯狂求助,有的静待坐化,有的情绪激动,有的平淡冲和。

    但不可否认的是,天宫里的神仙在迅速苍老,甚至悄然死去。

    原本熙熙攘攘的天界短短千年就空了一半,连六御天神都死了两个,自然坐化,无知无觉。

    如果那些普通天神的天人五衰还无法触动天帝冰冷的心,那为他拱卫天庭多年的西王母故去就让这位修太上忘情道的天帝陛下动了心思。

    他站在所有天神前面,接受三界朝拜,谁都可以无动于衷,唯他不行。

    他也不能漠视神界消亡,不能漠视无数天神死亡。

    所以他殚精竭虑绝处求生,愣是从这一场必杀局里摸索出一条血腥的生

    路来。

    “苏毓秀”说:“这条路就是以灵养神,以命换命,以百万人换一神。”

    白唐震惊的说不出话,可还不等他有什么反应,就感觉脖颈被人咬了一口,疼的厉害。

    他刷的睁开眼,微微侧头,就看见一个巴掌大小的小人在他脖颈上撒欢蹦他的五感,回来了。

    ……

    “砰!”

    穿一身纯黑镶白边官袍的墨赦被一道强横的力量击退回去,疾行中的身影倏然倒退数百米,才堪堪停住。

    锁魂链毫无停顿的甩出,在地面上砸出巨大的一个坑来,尘烟四起,歹毒的前端却被人轻易的攥在了手心,狠辣的一扯,再猛的一甩。

    墨赦不能自已的又被甩出去千米,将将站稳,抬眼去看,恰看见一道袅娜的女子身影出现在层层云雾里。

    那是……苏毓秀!

    锁魂链在手臂上缠绕吞吐,墨赦身体紧绷成一条直线,目光冷凝如烟墨。

    “越此线者,杀!”苏毓秀嗓音清脆,此时却显出一种森严的冷漠来,“范无救,你好啊。”

    墨赦不太好,自从白唐被太上当着他的面带走,他心里就一直有一股火,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又痛恨天界的卑鄙无耻,可他还没救回白唐,便连撒气的资格都没有。

    他自得回无常正位,体内力量成倍翻涌,近千年的磨砺积累一朝迸发,顷刻就将他推到了一个新的巅峰,可此刻,他面对着苏毓秀时,仍有高山仰止不可攀的感觉。

    苏毓秀没听见他回话,也不做搭理,只自顾自收拢手中月光一样的能量线。

    片刻后,才慢悠悠的道:“别这么看着我,有我在,这条线你别想过去。”

    墨赦的锁魂链发出凄厉的啸声,瞬间仿佛有无数恶鬼齐齐呐喊,能将人的耳膜都震碎。

    但苏毓秀只捂了捂耳朵,还抬眼将他从上而下的扫视一遍,道:“无常?说什么罪无可赦,不可饶恕,还不是回去做回无常……那你这几千年的‘墨赦’是为了什么呢?范无救,你觉着你现在可以被谢必安饶恕了吗?”

    她低低的笑,道:“当年,可是你背叛他的啊……你把他的藏身之地说了出去,害的他孤军奋战,那样可怜……他永远都穿不了这样华美的一件衣服了,范无救,你却穿回去了,呵呵,这几千年来的惺惺作态终于腻了?”

    墨赦不着痕迹的打量四周,没有让这些挑衅一样的话进到他心里,他道:“道不同,不相为谋……苏毓秀,你让开。”

    苏毓秀哈哈笑道:“我早说了,这条线……不许过!”

    墨赦冷静的看了她一样,淡淡转身,朝着另一边疾驰而去不论什么方向,都能看见南天门的。

    而他,早早就看见了被吊在南天门上的白唐。

    白唐身边只守着杨戬和几个天兵,并不难办,只要他上去,就能解开白唐身上的禁制。

    只要是他们两人,天下何处不可去?便是强大如杨戬,也拦不住现在的他们。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长灯载夜行无弹窗广告,长灯载夜行txt下载,长灯载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