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遨游太虚的剑意

作者:十七二十一 | 发布时间:2019-08-13 20:53 |字数:3397

    君辰白衣飘飘,手中折扇一张开,下一瞬,身形便是极快的出现在了宁风数丈之外,他的周身气息也是刹那展开,衣衫猎猎,目光睥睨的打量着宁风,犹如在看着一具冰冷的尸体,肆意而不屑。

    宁风见他负手而立,手中只是握着折扇却不进攻,目光轻蔑的看着自己,就知道这君辰是不屑于先下手,看来也是个心高气傲的年轻天才,他心底一笑,倒是毫不在意,抬头的瞬间,周身的战意更甚,不光是君辰想将他当做垫脚石磨砺自身,宁风同样想将君辰当做垫脚石。

    同样,宁风之前就能和张狂那等天骄打个平手,虽然对方当时身上有伤,但别忘了他可是以寡敌众,这君辰,明显就比不上张狂,虽然也当得上天才,毕竟这个年纪,就算他没有实力暴涨也是武王,同样可以看出他的天赋非同寻常。

    但大陆何其浩瀚,天资纵横者不计其数,天赋,其实只是很小的一个方面,光是张狂与这个君辰的行事上,就能看出他是远远比不上前者的。

    张狂是表面目中无人实际上做事情却是极其的谨慎,这点宁风虽然只与他交手了没多久,但却是深有体会,而且宁风也不得不承认,那家伙是罕有的能够正面威胁到他的存在,目前为止的话,同境界之中能够给他这种感觉的人绝不会超过双手之数。

    君辰则不然,看上去这人做事滴水不漏也颇有城府,但就从现在这种对敌的傲慢轻视的态度就能看出,他的骨子里还是太把自己的身份当回事了,看不起对手的人,往往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是无数次对敌后宁风得出的血淋淋的经验。

    宁风手持断剑,目光一直盯着眼前的君辰,而君辰也一直等着宁风出手,宁风眼眸一闪,身上酝酿已久的剑意犹如实质般铺天盖地的席卷过去,君辰脸色稍变,随即冷哼一声,身上气息更甚。

    也就在这时,一道剑罡破空而来,宁风的身影突然掠至,直逼君辰面门而去,君辰冷笑一声,手中折扇抬手便挡,火红色灵力炽热无比,灼灼的扑向飞奔过来的宁风。

    砰……

    重重的撞击声响彻四周,一旁观战的黑衣人目露震惊之色,实在没有想到这混进来的年轻人居然能和他们少爷斗个旗鼓相当,同时,他们看向眼中闪烁着危险光芒的鬼兽也是越发的忌惮起来。

    第一次交手,宁风信心便是多出了两分,这君辰如今的力量强度,其实和前几天他遭遇的张狂就在伯仲之间,但他可不是几天之前,对王座之力毫无掌控能力。

    两人身影各退十多步,君辰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心下却是有些不以为然,他刚刚只是试探性的出手,不过才动用了五成不到的实力,宁风能接下来其实他并不怎么意外,毕竟,他可是见过宁风爆发全力瞬息之间抹杀了他的两个得力手下的。

    两人都是各怀心思,一个变得更加有底气,战意高涨,一个则是冷笑连连,更加的笃信对方不过如此。

    对君辰而言,境界上的优势便意味着绝对的压制,武皇与武王两个大境界的鸿沟,宁风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难道能跨越不成?他可是君辰,他可是曾经在武宗之时就能抗衡初阶武王的绝世天才,难道还有被人跨越大境界打败的道理,开什么玩笑?

    宁风自然不会理会君辰如何想,他此刻周身的剑意和战意两股不同的势相互交织在一起,那股一往无前毁灭一切的神秘力量便如同实质般的包裹着他的黑煞气,黑煞气本就极具毁灭性,现在配合上宁风这股突然爆发出来的势,威力更是可怕无比,甚至连宁风本人都察觉到他有些控制不住手中的断剑。

    就好像突然之间体内能量暴涨需要一个宣泄口一般,此刻凝如实质的势让宁风有种驾驭不住的感觉,竟然让断天剑都共鸣起来,嗡嗡剑鸣经久不息。

    君辰那边刚刚注意到宁风手中断剑之上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下一瞬,宁风突然身形飞掠而去,断剑携带着无尽的势和恐怖至极的黑煞气,轰的一声砸在了君辰挡在身前的展开的折扇上。

    君辰显然一直有些托大,第一次没躲,第二次自然也没有躲的道理,折扇突然之间炸裂开来,君辰瞳孔之中一柄断剑锋利无比的朝着他的眉心而去,他心头一震,再不迟疑,猛地破开虚空身形消失在了原地,随即整个人狼狈不已的出现在了十多丈外,上衣竟是破烂不堪。

    宁风的心头同样是一跳,这股势来的好突然,他隐隐之间像是掌握了快速凝聚剑意的法门,下一瞬,宁风旁若无人的散去了剑意,身上的战意也刹那消失不见。

    君辰死死的盯着宁风,今日因为一时托大没想到如此狼狈,还好他如今是突破了武皇,武王再强,始终是拿武皇的破碎虚空没有丝毫办法的,他冷冷一笑,眼眸中杀气凛然,看着宁风的目光犹如在看一具冰冷的尸体。

    尤其是在看到宁风居然旁若无人的散去了剑意,而且将断剑轻轻地垂了下去 ,脸上更是思索之色,这等姿态,等于是对他君辰的嘲讽和讥笑,他暗骂一声找死,猛地提起一口气,气息一凝,破开眼前虚空,探手突然出现在宁风侧面,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匕首,刺向了宁风的脖颈。

    铿……

    让所有人大感震惊的是,沉思中的宁风突然抬起断剑毫无征兆的挡了下来,同时一直腿飞快的横扫向侧面的君辰的身影,君辰心头一惊,这下才是收起了大意之心,兀地再度快速破开虚空消失不见。

    须臾,君辰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宁风身后,双手间凝聚着恐怖的火焰,口中爆喝:“苍炎断!”

    话音未落,武技的恐怖威力已经是席卷开来,别说是离得最近的宁风,就连远处的黑衣人都是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灼灼热浪,所有人心头都觉得,如此一击,宁风定然必死无疑,因为这个距离,宁风除非破开虚空,不然断然避开不了!

    下一瞬,宁风再度颠覆了他们的认知,鲲鹏翼猛地席卷开来,刚猛的劲风抵消了不少的武技余波,同时宁风的身形快速侧开,不过,他的确是来不及避开这么近距离的武技了,虚神幻再是玄妙,毕竟还不是武碎虚空那等程度的瞬移。

    君辰冷笑连连,火焰武技轰鸣声中毫不留情的轰打在了宁风身后的鲲鹏翼上,武王境界的人遭到他君辰引以为傲的武技如此近距离的重创,焉能有不死的道理?

    嗡……

    高亢的剑鸣突然在君辰耳际响起,熟悉的声音和那突然爆发笼罩而来的可怕剑意让他的笑容陡然僵住,一记剑芒劈闪而至,无匹的剑罡朝着他的心腹而去,震惊之下,君辰还是咬牙破开虚空身形快速自原地消失。

    然而他到底还是慢了一点,就因为刹那的震惊失神,或者说是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他的腰间出现了一道豁口,虽然不算明显,对他也不算致命,但涓涓的鲜血噗噗的开始往下流淌,他刚刚遁入虚空中的身形立马出现,然后重重的砸在了地面。

    “剑意,你剑道上到底达到了何等地步!”

    君辰不可置信的捂住伤口,有些震惊的看着宁风,说话明显有些语无伦次了起来,他震惊的当然不是宁风能够驾驭剑意,而是后者对剑意的领悟,实在是达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

    刚刚他明明可以在虚空中隐遁更久,然而一道凌厉的剑意却是硬生生的将他拉扯了出来,他有预感,若是他再不从虚空中现身,或许就再也没有机会出现,那股剑意就好像阴魂不散的亡灵,死死的跟着他,伺机下手。

    能让剑意拥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显然,宁风对剑意的掌控非常可怕,或者说,这一瞬,宁风才算彻底的领悟了那个怨灵告诉他的什么是人剑合一,什么是天人之境。

    的确,他的修为是武王,君辰的修为是武皇,二者间的实力悬殊就是一道天堑,武王想要威胁到武皇强者,无异于痴人说梦,毕竟,光是虚空之力的能力,破碎虚空这一点,就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鸿沟。

    但人无法做到的事情,不代表剑意这种虚妄的东西做不到,宁风谈不上多聪明,但还是知道一点,灵力,王座之力,虚空之力,甚至后面的规则之力,等等这些,无非说破了天,它的本质都是能量。

    剑意,甚至战意,刀意等等这些,同样是能量的一种形式,势的本质,宁风很久之前就在思考,既然是一种灵魂层面的威慑,那么它极可能也就是一种精神力的体现,说它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能量,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宁风因为自己本身的实力自然是进入不了虚空之中,这点鬼兽之前也是告诉过他,但虚空对于一般人而言本就虚无缥缈,剑意同样如此,他既然能够人剑合一,为何不能让自己的意志驾驭剑意遨游虚空,那样,君辰在他面前还有什么优势可言?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成王之志无弹窗广告,成王之志txt下载,成王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