曳弓城中 第九十九章 器坊论道

作者:吃饺子蘸醋 | 发布时间:2019-02-14 19:17 |字数:5872

    第九十九章 器坊论道

    “呵呵,”王器师一笑,“小友也太过严谨了。这剑固然是法剑,但主要还是一柄阵器,主要施展的是阵法赋予的力量。在那强大的阵法催动之下,缺这一点剑锋不会影响什么的。”

    说着,便是要将那柄剑胎往杨鹏的血槽中放,进行“血养”。

    血养,乃是养器的一种方式。通常的有风养、雷养、水养、火养等多种。这地火龙魂剑需要浸泡在狻猊兽血的血池中进行“血养”。

    杨鹏从王器师手里接过剑胎,“当啷”一声再度扔回。

    那剑在废剑堆里弹了几下,似是不满地“当啷、当啷”鸣响了几声,不动了。

    王器师一笑,冲着门外挥挥手,一个弟子走了进来。竟然是当初在这制器坊中唱“拉呀拉”的那位,现在他的手里提着一只食盒。

    “给我将菜摆上。”

    王器师命令一声,那“拉呀拉”赶紧打开食盒,从中拿出一碟碟已经做好的蔬菜、肉食,摆放到了那大铁砧上。

    “哈哈?够丰盛的啊!”

    杨鹏看到那些食物,笑了。

    他这几天,确实是有点清苦,吃的是族中人送来的面饼、咸菜,喝的是桶里的凉水,嘴里已经淡出鸟来了。

    “嘿嘿,我师父专门让我去主城聚贤楼定做的!”那“拉呀拉”面带媚笑,已然没有了当初他把风箱杆交给杨鹏时的那种骄傲。

    “怎么?没挖矿去啊!”

    杨鹏则是一脸的坏笑,捏起一块兽肉便是往嘴里塞。

    “我……”

    那弟子脸上的媚笑顿失,变得有些白,“祸祸,不带这么害人吧?当初让你拉风箱可是我师父他……”

    说到这里不自觉地看了王器师一眼,看到王器师脸色一变,顿时他的脸也是彻底的白了,“师父,我……不是那意思。”

    “滚!”

    王器师一声怒斥,那“拉呀拉”抓起空食盒跑了出去。

    “嘿嘿,杨小友,我这里可是有一坛好酒。”王器师说着,一抚空间戒,一只鼓肚处有脸盆粗细的酒坛落到了地面。

    “这坛酒,已经有百年的年份,那是我从城主府敲诈来的。”

    “我不喝酒,你知道的。”杨鹏又是将一块烤熊掌肉抓了起来,开始往嘴里塞。

    “你已经是注魂境的炼士了,再说杨天豪也不在,可以喝一些的。”王器师说着,手指一戳,便是将那酒坛上的泥封戳出了一个窟窿,掌力一吸,一股细流冲出,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度,流进了铁砧上的酒碗中。

    立刻,制器室中酒香扑鼻!

    “咕噜!”

    杨鹏将嘴里的肉咽下,抓起酒碗,喝了一口,“香,还真Tem的香!”说着,另一只手大指一竖。

    “呵呵,”王器师笑着,也是将自己的酒碗倒满,“我们炼士,喝酒就像喝水一样,真气一逼,酒力自然逼出。不过这次,咱可是说好了,不许运转真气抵抗,咱二人来它个‘自然醉’!”

    “行啊!”

    杨鹏搬了两只铁锭,一边一个,和王器师一同坐下,“王器师,你不是专门来犒劳我的吧?”他问。

    王器师点头,面容变得严肃,“我是来和杨小友论道的……”

    “你找我这个祸祸头来论道?”杨鹏指着自己的鼻尖,“切”了一声:“我说不出什么来。”

    “来,先浮一大白!”王器师端起酒碗,“酒是粮食精,喝了麻雀敢斗鹰!喝了它,你自然就会说了。”

    说完自己先是一干而净,然后端着酒碗看杨鹏。

    杨鹏从小到大,知道这世界上有酒这种东西,但是却是没有尝过。

    杨族穷困,生活艰难,哪里有酒供子弟们喝!

    就算是逢年过节,那也只有族长、族老们有权利喝点。

    “喝!”

    王器师也是不说别的,端着酒碗继续看着杨鹏。那样子要是不喝就立马划地绝交似的。

    “喝就喝。”

    杨鹏端起酒碗,也是一干而净,立刻被呛得又是吐舌头,又是干咳,还头红脸涨。

    “不许运转体内真气催逼!”王器师手一指,“我这酒可是千辛万苦才从夏侯云端手里敲来的,不许浪费!”

    双眼紧盯杨鹏,生怕他做什么手脚。

    杨鹏像猴子一样,抓耳挠腮了好一阵才是恢复正常,王器师点点头,手捻胡须,“我观小友制器,一个‘勤’字,可以当的!”

    “何意?”

    杨鹏觉得舌头有点不听使唤,话也是跟着王器师变得文绉绉的。

    “勤者,辛勤也,勤劳也!”王器师解释。

    “不勤劳不行啊!”杨鹏一摆手,神色有些黯然,“我们杨族穷,一没战技,二没功法,三没灵药,四没灵板……族人全靠到城外打猎为生,不勤奋连饭都吃不上,不勤奋行吗?”

    “是啊,不勤奋不行!”王器师点点头,说着再度掌力一吸,将酒倒满,“就为这个,我敬你一碗!”

    “这个也敬酒?”杨鹏说着,也是端起了酒碗。

    “这可不是无缘无故地敬酒。”王器师看着杨鹏,眼中露出一股亲近感:“杨小友,我感觉咱们俩可是有点相像呢!”

    “何意?”杨鹏问。

    “我从小也是家境贫寒,爹娘让我跟了一个铁匠学徒,学一些打造锄镰的本事。后来遇到贵人,这才算是真正地踏上了制器之道……而你,也差不多,杨族也不是富裕的氏族,你娘更是不在身边。没娘的孩子苦啊!你是误入缥缈古道,才学了一些制器的本领……”

    “嗯,颇为相像!”杨鹏点头。

    “可你怎么就进步这么快,十五岁,就是追上了我现在的水平?这可不是一个‘勤’字就能概括的。”

    这话问的有些突然,杨鹏也是一愣,继而明白了:什么论道?敢情这货是来套他、偷艺的啊!

    不过,杨鹏也不在意。他这阵打造地火龙魂剑,那也是感触颇多,大有骨鲠在喉,不吐不快的感觉。

    “不许把我说出去!”脑中器翁警告,“酒乱性,作为一名制器师,怎么可以喝酒呢?”他有些不满。

    “难道真像那几个天枢学院的弟子所言,我是野路子,所以不会有大成就?” 好在王器师㛑没有逼着杨鹏回答,而是继续说着。

    说到自己的困惑处,不免有些伤感。

    “非也!”

    杨鹏摇头,“乃冲劲不足也!”他说着,将碗中酒一口喝掉,面红耳赤的他现在还真是有点麻雀斗鹰的意思。

    一句话把王器师说的也是愣怔:“冲劲?制器师是靠手艺吃饭,打铁制器,怎么冲?”

    “所以嘛,你把自己当成铁匠铺的老板了,而忘了自己的初心。”杨鹏一指王器师,这话就很是有点教训的味道了。

    “愿闻其详!”王器师倒也谦虚,并不在意杨鹏的说话方式。

    继续说着:“我听说过,同样是制器师,却是分为三个境界:低者生存之道,就是靠制器生存,养家糊口;中者,修炼之道,乃是以制器为修炼途径,终以搏杀为主;而高者,以器求道,通过制器追求天地大道!”

    “小友为哪个境界,我又是哪个境界?”王器师问。

    杨鹏一笑,“我为中者,你为低者!”他用手一指,毫不客气。

    “呵呵!”王器师却是尴尬的一笑。

    显然,这句话和那三个天枢学院的弟子的话有些想通之处,还是说王器师是“野路子”,是“民间高手”!

    在曳弓城还没有人这么评价过他。

    “你还别不服气!”杨鹏看了一眼自己的酒碗,“没酒了,给我满上。”然后继续说着:“我想问器师你现在是什么境界?”

    “呵呵,你小子可是长行市了啊!”王器师说着掌力一吸,将杨鹏的酒碗满上,“现在还是觉脉境。”

    “你现在缺修炼资源吗?”

    “说缺也缺,说不缺也不缺。说缺,是缺少灵药这类的高级资源;说不缺,至少在灵板上,要比我在皇都的时候充裕多了。”

    皇都,像王器师这样的二星制器师,虽不能说很多,但也是有不少。王器师在皇都混的并不怎么样,所以才会来到这鸟不拉屎的边城。

    物以稀为贵,这才有了点出人头地的感觉。

    城主府丰厚的佣金,也让他拥有了一些修炼所需的基本资源。但这王器师取了不少老婆,生了不少孩子,要养活一大家子人。他的那点收入,终归是有点捉襟见肘。

    “那么,这就满足了?”杨鹏再问。

    “不满足我又能怎么样?”王器师“嚯”地站起,将碗中酒一口喝干,然后一指自己的前胸,那闪烁着两颗星星的制器师胸章,“我也想给这牌牌上再加一颗星,成为一名三星制器师。可三星制器师那是需要过十成精金的‘十二试锤砧’那一关的,以我觉脉境的修为,根本就锻打不动!”

    在制器师公会的考核中,“十二试锤砧”始终是一项资格考验。

    “十二试锤砧”就是在议事大厅中天枢学院的高个少年亮出的那十二个铁砧、铁锭。

    一星制器师需要通过七成顽铁加三成精金的考验。

    二星制器师则是需要通过五成顽铁加五成精金的考验。

    到了三星制器师的考核,就需要先过十成精金铸成的“十二试锤砧”那一关!

    十二块十成精金的铁锭,需要制器师以“砸、打、压、碾;敲、点、揉、冲;擂、挂、轰、劈”十二种锻打技法分别进行锻打。

    按照这个标准,杨鹏现在倒是可以达到三星制器师的水准!

    杨鹏在议事大厅中能将十成精金的铁锭轰成齑粉,是用了“轰、震、擂”几式锤法将铁锭内里浮酥所至,但那不能算的。

    不过经过这一阶段对《锻打运锤法》的进一步习练,再加上器翁为他锻体、锻魂,以及突破了注魂境等等因素,他的锻打水平也是非议事大厅那时可比。

    若是再让他击打那十成精金的铁锭,绝对会一锤砸成铁片,而非齑粉!

    制器,并非只看修为。杨鹏现在在注魂境就可以做到这一步,但王器师以觉脉境修为却是不行,过不了那十成精金的“十二试锤砧”那一关。

    这与对每一锻打技法的理解、甚至是对制器一道的理解有关。

    “制器一道,那也是需要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的!”杨鹏也是“嚯”地站起。

    现在真的是在斗鹰了!

    不过,这也是杨鹏的切身感悟,没有欺骗王器师。

    想他误入“缥缈古道”,虽然是“误入”但也是另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终于是遇到了密器宫;出了“缥缈古道”杨鹏而是甘于寂寞,在制器坊中默默打铁两年多,这又是另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

    在城主府的议事大厅中,杨鹏为了得到古兽血、灵药、兽魂菩提,敢于和天枢学院的正牌弟子对赌,也是先把自己“置之死地”,然后硬生生的冲出了一条“生路”。

    其间的艰难王器师也是目睹了的。

    不过,杨鹏的收获也是很大的。

    甚至是在江边,在那灰袍老者未布阵之前,他凭借着踢斗步,完全可以一走了之。但他没有走,而是迎难而上,学会了“一踢冲天”,知道了《透骨图》对一名制器师的重要……

    最终破阵而出!

    就算是在这次要账,在萧匡二族族门前,何尝没有展现出他那“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

    修行路,抢夺路;修行路,白骨路!

    没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那就别想修行!

    制器亦然!

    每一次的“置之死地”,杨鹏的修为、制器水平都是暴长一大截。他可是从中受益匪浅的。

    “置之死地,不是去找死;而是要将自己的潜力挖掘出来;是要将自己的心性磨炼出来;是要将自己的极限展示出来,向更高的极限迈进!”

    被酒精刺激的红头胀脸的杨鹏一挥手,侃侃而谈。

    看的王器师都是瞪大了双眼,仿佛不认识杨鹏似的。

    但他还是点点头:“小友说的是啊!”一声长叹,“我到了曳弓城,满足于现在的状况,确实是失去了当时的那股‘冲劲’,更没有了把自己‘置之死地’的勇气。”

    “一句话,初心变了!”

    其实制器本身也是一种修炼。修炼就需要不断地把自己置入险境、绝境,以求更大的提升。

    作为一名制器师,一名中阶炼士,这个道理王器师未尝不懂。但一个人往往是这样,懂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一回事。

    杨鹏现在这么说,也只是从穷苦孩子、打拼不易的角度感觉到了这一点,并没有想的更深。

    他却是不知,其实这就是修行的路、修行的道!

    一种对修行最根本、也是最现实的认识!

    “修行路上无老幼,讲的就是这股‘冲劲’必须保持,不能懈怠!”

    “呵呵!”

    杨鹏点头:“就算是须发皆白了,这股‘冲劲’也是不能少!不但要‘冲’还要在‘冲’中去夺、去抢!没办法,修行路,残酷路;修行路,尸骨路、冤魂路!踏上这条路,就不再是凡人!或许什么时候修掉了凡人的喜、怒、哀、乐,修掉了七情六欲,也就成仙成神了!”说道这里,他却是是有些伤感。

    “真到了那样,又有什么意思呢?”他在心里问自己。

    不过他还是端起了酒碗,主动伸出,“当!”与王器师的酒碗碰了一下,“干!”

    将碗里的酒一口喝干。

    随即一股豪气从他的心里涌出,“仙神嘛,离我太远;制器师却是妥妥的!什么郎大师,什么天枢学院,我要让他们在我面前统统跪伏!”

    想到这里,觉得很是痛快。

    之前那些话虽然自己想到了,有些也在做;但是他有些嘴笨、语迟,终归是没有这么痛快的说出来过。

    就算是和常戈,也没有这样说过。

    现在心里所想的,却是觉得让自己有是有了明确的目标:“找回我娘,然后就去皇都,去天枢学院!我倒要看看那都是些什么吃人的地方!哼哼,王器师混不下去的地方,我却要混的风生水起;天枢学院制器殿,那一定就是我称尊称霸之地!”

    然后又是端起了酒碗,“酒是粮食精,喝了麻雀敢斗鹰!哼,不喝酒,本公子也照样敢去斗鹰!”

    王器师呆呆地看着杨鹏。

    他却是不知道,这话语虽然只是一个十五岁少年的“狂妄之语”,但却昭示着一代器尊的出现!

    而且还是一尊威加环宇的大器尊!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大器尊无弹窗广告,大器尊txt下载,大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