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层:蛇妖——玉奴(中)

作者:扬十二 | 发布时间:2019-01-11 02:41 |字数:2482

    玉奴的大殿依旧是阴沉沉的,不露半点光明。

    我坐在她的椅子上,准备调理内息。

    玉奴手一挥,半空中出现两颗透着白莹莹光泽的妖丹,说:

    “玉奴一片心意。请妖尊收下。”

    她骨子里天性凉薄,却唯独对黑曜情有独钟,不到万不得已她怎么舍得把这妖丹送给我。

    我并没有动,问:“你打来的妖丹为什么都给黑曜?”

    提到黑曜,玉奴的眼里有一丝温暖闪过,她说:“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会想让你温柔以待,黑曜大人就是奴家想要对他好的人。”

    我猛地欺上去,欲抓住她的前襟,却在最后一刻压住了情绪,慢慢坐回原地:“你可知道,被你杀死的妖,他们是何感想!更何况还有你同类!”

    玉奴含笑闭眼,俯首跪在台阶上,“大人可知爱上一个人是何感觉?就是要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他!天上人间,还是这三界之外的锁妖塔,不管是温柔乡还是修罗场,往后的日子我只想陪伴在他身边,不会让他一个人去阴冷黑暗的地方。”

    我一愣,说:“你不会是看见黑曜被打进锁妖塔,你自己跟进来的吧?”

    玉奴猛然抬起头,心中隐隐作痛,脸色却十分平淡:“是!”

    哎呀……

    还有妖自己跑进锁妖塔……

    我真是长见识了!

    她继续说:“自我第一次见他时,我就知道我认定他了,他高傲自大,对所有女妖都不屑一顾,可唯独看了我一眼。就是那一眼,我想做他的手,替他除掉那些血污泥渍;做他的后背,替他挡掉明枪暗箭;做他的双腿替他走荆棘铁刺。那些痛的苦的,黑的暗的,卑鄙的无耻的,都让我一个人扛。”

    蛇本无泪,可她却哭的稀里哗啦,鼻涕眼泪抹在黑纱之上。

    黑曜又不是残疾人,他需要你做这些吗?不过有时候吧,送上门来的好处,又有几个人会拒绝呢?

    我说:“女人不要为了取悦别人而活,希望你能为自己而活,每一只妖的一生只有一次,勇敢的努力去爱,去奋斗,当然也可以去犯错,但是请记住一定要成长。希望你经此之后有所顿悟。”

    玉奴再次俯首:“谨遵妖尊教诲。玉奴不打扰妖尊休息,玉奴告退。”

    玉奴退下之后,幽然的莲花香袭来,这种香味似乎对于入定特别有用,我放松身体,屏息凝神。

    梦里,

    明月高悬,夏末的风吹动湖边高瘦的杨柳,树上夜虫火低鸣,声声入耳,月影洒到湖水之上的水阁中的长案上。

    男子穿着近乎透明的丝质华袍,袖口绣着同色精致的柳丝,像腕上缠着一团嫩春之际矮树新发的络丝,他的眉目清寂,但神情总是温和的,仿佛十分喜静。

    他的手指修长细瘦,泛着一种冷冰冰透明的苍白,随手翻阅一沓不知名的画卷,他没有抬头,而是低头浅笑:

    “既然来了,可否与我一起欣赏这幅《雪夜访普图》?”

    这时,

    湖水辟开条路,一风华绝代的红衣女子翩来而至,女子眉间的红色火焰印记绽放着妖冶的光芒,顾盼间带着掌控生死的杀伐决然,她一步一步走到湖中的水阁上。

    这时湖水又恢复原来的样子,宁静而悠远。

    女子看着长案上的画卷,傲慢全写在脸上,“伪作!”

    她居然将细节分析剥露得无遗。

    一旁的男子从皱眉到眉颜舒展,静静的听她分析,脸上挂着宠溺而又欣赏的微笑,那是一张柔软深情的面孔。

    也许注意到他灼灼的眼神,她冷淡的神情浮出恼意,转身欲走,曼妙的姿态把业火纤长的身段展露,似三千柳丝迎风而摆,又似倾国牡丹,她就像一朵花,开出来并不是为了取悦谁,而是因为她本来就这样。

    男子一把拉住,逆着月光看这这张倾城绝色的脸庞,他怔了怔,竟低头吻上女子额间的红色火焰印记。

    那一刹,如烟花绚烂。

    “放肆!”女子又羞又恼的推开他。

    “对不起,是我情不自禁。”男子又低头温和认错。

    女子把脸别过去:“本尊是来让你领教一下本尊创的魔禹令。”

    男子一脸的深情,语气柔软:“可我不想与你动武。”

    女子后退三步,站立在湖水之上,“如果我想呢!”

    男子说:“我可以陪你练剑,但是你得跳舞给我看,而且只跳给我一个看!”

    这样赤裸裸的情话让普通的女子真是无法招架,可业火并非一般女子,她是惯于掌控生死杀伐的魔尊业火,她神态清冷,手上幻化出一泛着红色妖冶光芒的软剑——赤焰,

    “战神兮,如果你能打赢我,我就如你所愿。”

    说着挥舞着软剑朝男子刺去,男子偏头一闪,漂亮的转身,剑刃擦着发丝飞过。

    女子手执赤焰剑,剑尖挑起湖水中的水珠,水珠出水面之时泛着妖冶的红光,直击男子。

    男子并未闪躲,徒手接下飞来的水花。

    女子一惊,立刻停下攻击,飞至他面前,抓着他手腕,凝神的一瞬间,兮仿若亲见流风回雪,薄日繁华。

    “你没事吧,你怎么不躲呀?”女子焦急的问

    男子得逞似的微笑,摊开手掌,粒粒血珠渗出来,“我故意的!”

    月影浮动,柳叶扶疏。

    业火已经恢复最初的冰冷:“无聊!”

    兮轻轻调笑:“我死了,不正合你心意吗?魔界从此再无敌手,称霸三界。”

    业火冷哼一声:“大言不惭,即使有你在,我们魔族依然是三界第一!”

    兮转头略看她一眼,目光从她倾城绝色的脸庞与及地墨发上掠过,淡淡道:“你嘴角向下,真的很美!”

    意思就是你生气起来,也一样漂亮!

    业火不自觉的抿嘴:“战神兮,你再跟本尊油嘴滑舌,本尊就掐死你!”

    兮说:“好,好,算我说错,魔尊业火您的法术是三界第一!”

    业火极力压制却依旧上扬的嘴角:“三界之中论单打独斗,除了你,我都没放在眼里!”

    兮说:“我很荣幸。”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倾世祭红颜无弹窗广告,倾世祭红颜txt下载,倾世祭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