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顾此失彼(8)

作者:奶瓶战斗机 | 发布时间:2019-02-14 20:01 |字数:3453

    这天天刚刚亮,革命军中便忙碌了起来,士兵们早早的吃过了饭,然后就出了军营,在城上大炮的有效射程外摆好出了松散的队形。

    这样的举动自然无法躲过守城士兵的眼睛。所以革命军的攻击还没有展开,得到了报告的陈永寿便来到了最靠近这段城墙的城楼上。不多久,高中平也急匆匆的赶来了。

    “陈总兵,贼人这架势是要大举攻城了?”高中平面带忧色的问道。

    “看着这架势是不小。”陈永寿道,“但是大人不必担心,因为贼军攻击的位置不对。”

    “怎么不对了?”高中平问道。

    “大人攻城一定要攻下城门才行。”陈永寿抱拳道,“大人您想,贼人就算拿下了那段城墙,又能如何?他们越过城墙,进入城内?首先,没有城门,他们就要用梯子上去,用梯子下去,无论是进出的速度都快不起来,短时间内,进不了多少人。而且城楼都在我们手中,大人您如今在城楼上,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全城,敌军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您的眼睛。而贼军呢?他们的视线会被房屋树木遮挡,看不到我军的调动。在这样的情况下打巷战,我军也是优势巨大。”

    “若是敌军沿着城墙向着城楼这边杀过来呢?”高中平又问道。

    陈永寿回答道:“大人。城墙只有这么宽,贼军若是沿着城墙过来,他们的正面无论如何,也没多少人,人数的优势便施展不开。而且,贼军要爬上来,也带不了什么大家伙。我军呢?先不说别的,咱们就把那几门大号弗朗机炮往那里一推,一炮轰过去,城墙就那么点宽,他们往那里躲?那真是他们有多少人都不够我们杀的。”

    听陈永寿说的有道理,高中平便点点头道:“如此,我就放心了。看来这些贼人还真是不会攻城。”

    “这是自然,他们不过是些流寇。当流寇之前,也就是在土里扒食的泥腿子而已。他们能懂个什么攻城?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只是在练练攻城,所以选择的是我们防御不太严密的地方,以避免太大的伤亡。若真的是这样,那看看他们的攻击就知道了。若是他们真的是因为没经验,他们上了城头就会让人进城去。或者沿着城墙往我们这里杀过来。要是他们的目的是练兵,那他们冲上了城头,估计只要我们一反击,他们就会退下去。”

    陈永寿迟疑了一下又道:“大人,末将觉得可以让他们登上来一点人,若是他们是真的不懂如何攻城,那我们就能趁机斩杀一批悍匪了,嗯,率先进城,或者是沿着城墙杀来的肯定都是悍匪。这样一来,就能真正重创贼军了。”

    “若是贼军是来练兵的呢?”高中平问道。

    “那末将在收复那段城墙的时候也能打死一些贼军。”陈永寿回答道。

    “陈总兵是惦记着贼军的首级吧?”高中平突然这样道。

    陈永寿呵呵一笑道:“高大人说的是,末将是武将,自然是惦记着贼人的首级的。不说末将,便是末将下面的那些儿郎,哪个不是想着要些首级的呢?可是若是不让贼人上来一点,这首级却哪里去找?”

    高中平道:“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末将拿脑袋担保,肯定出不了事。”陈永寿赶紧说。

    “哼!真出了事,可不是你一个总兵的脑袋能担保得了的,便是再加上本官,也远远不够。”高中平道。

    “大人。”陈永寿压低了声音,“昨日我听到王府的一位侍卫说:‘原以为这守城是何等的艰难,挣的是卖命钱,如今看来,这钱拿得也忒轻松。’大人,若是这样的话传到了王爷的耳朵里,你说会不会出问题呢?”

    “这……”高中平吃了一惊。他知道周王其实也不是个什么善男信女,他愿意拿钱出来的唯一原因就是怕死,就是感觉到了城外的流寇对他的威胁。若是他觉得城外的流寇的威胁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那他完全可能一文钱都不再拿出来。所以,这实在是个严重的问题,甚至可以说,这个问题对城防的威胁几乎不亚于贼军即将展开的攻城。

    高中平在城楼中走了两个来回,又突然站定,问道:“陈总兵,你确定就算让几个贼人冲上城来,也能把他们打下去?”

    “末将以脑袋担保,绝对没问题。”陈永寿赶紧说。

    ……

    在一段照例的炮击之后,“贼军”们扛着云梯,向着那段已经没有什么女墙的城墙冲了过来。城上的大炮首先开炮了,不过对面的贼军的阵型很松散(反正这里没有城门,不担心会遭到敌军的反冲击。),所以炮击的效果不算太明显。虽然也打倒了一些“贼兵”但是数量相当少,并不足以阻止他们继续靠近城墙。

    很快“贼军”便已经接近城墙了。这时候,就轮到城上的弓箭和火枪了。

    我大昭的官军在野战的时候,一直有一个坏毛病,就是因为紧张,会在敌军还没有进入射程之前,就疯狂开火。结果不但没打中敌人,反而会因为射击导致的战场迷雾(枪炮射出的硝烟)导致自己看不到敌人。又因为看不到敌人了,所以为了防备敌人突然冲上来,就只得连续开火。最后敌军还没冲上来,我大昭官军就莫名其妙的将手中的火枪的枪管子都打红了,以至于短时间内都不能再开火了。

    不过在守城的战斗中,这个毛病倒是好了不少。因为有城墙,不用担心敌军一下子就冲上来了,所以我大昭的官军基本上倒是能保证在敌军进入射程后再开枪。

    “先不要急着开火,等贼人近一点,再近一点!”陈永寿亲自道现场来指挥。

    “贼军”已经逼近到距离城墙不过数十步了。

    “开火!”陈永寿一声大喊。上百支火枪便从城头上伸了出去。

    “举盾!蹲下!”城下也有一些贼军军官在大喊道。

    不过,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上,能够迅速的做出举盾蹲下的动作的“贼军”并不算特别多。所以,守军的这一轮射击,一下子就打倒了十多个“贼军”。

    其实,如果一切正常,一个人能够扛得动的盾牌,肯定是挡不住火枪的射击的。但是我大昭的火枪普遍并不正常。因为广泛的偷工减料,使得如果按照正常标准装填,几乎必然发生炸膛。为了避免炸膛,士兵们在使用火枪的时候,常常只装填二分之一分量的火药。而士兵们减少装药却有一个意外的结果,那就是给了工部更大的偷工减料的空间,于是我大昭的火枪的装药量便从标准装药渐渐地演变成了二分之一装药,三分之一装药,甚至是四分之一装药。

    装药的减少带来的后果自然就是威力的下降。原本大昭朝用火枪代替了此前广泛使用的强弩,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火枪威力更大,能更有效的击穿各种铠甲和盾牌。但是到了如今,大昭的火枪,在威力上甚至已经弱于强弓了。金军白甲在身上披上双重的铠甲,就可以完全无视火枪了。而此时,革命军的盾牌也一样能挡住城头上火枪的子弹了。

    这一枪打过之后,城下的“贼军”又继续向前冲去。这个时代,大昭朝使用的还是最初级的火绳枪,装填起来非常慢,所以此时,城上能用来对付下面的贼军的便是各种弓箭了。

    这一轮的箭雨又射翻了十多个人。此时“贼军”便已经冲到城下了。

    几个革命军奋力将一个长梯靠在了城墙上。长梯旁边,各站着两个革命军士兵,其中的一人端着一个大大的盾牌,将它斜斜的举在头顶,还将盾牌的一端靠在城墙上,这样如果有滚木从城上面丢下来,也会顺着盾牌的坡度滚到一边。另一个人则手持一张弓,和城上的官军对射。

    梯子一搭上去,便有几个士兵一手拿着钢刀冲了上去。

    不过城上的守军这时候也冒险冒出头来,手持长枪,一枪就朝着那个正沿着梯子往上爬的革命军士兵刺了过去。那个士兵挥动钢刀格挡,虽然也勉强的将那一枪拨到了一边,但他站在梯子上,脚下无根,一下子便失去了平衡,从梯子上一头栽了下去。

    而在他后面,另一个士兵又跟了上来。与此同时,更多的梯子被搁在了城墙上。

    “浇金汁!”城上一声大喊,接着一口大锅就被抬到了一架已经爬着四五个人的梯子前面,滚烫的金汁就浇了下来,爬在梯子上的几个人顿时便惨叫着掉了下去。

    与此同时,城下的革命军士兵也不断的用弓箭和火枪向着城上射击。不时的也有人惨叫着从城头上摔下来。

    但是金汁这样的大杀器,数量是很有限的。而革命军人更多,所以还是有不少人爬了上来。挥动刀子和城上的人杀成一团。

    “铛铛”,城上想起了锣声,守城的士兵迅速的向着城楼方向退去。

    “上去了,上去了!”在更远一些的地方,刘杰轩指着城头喊道。

    “好了,准备撤了。”黄自得说。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人道征途无弹窗广告,人道征途txt下载,人道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