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驭灵灯

作者:故土留香 | 发布时间:2018-12-09 08:36 |字数:4444

    23.老猿替死

    临死之前见到陪伴了自己十多年的老猿,姬乘羽感到无比惊喜,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伸出双臂,朝着老猿奔过来,说:“临死之前见你一面,我得好好抱你一下。”

    “行,抱就抱。”老猿干脆地说,两个家伙紧紧地抱在一起。姬乘羽抱得很紧,久久不松,心中满是亲切,老猿用力把他推开,说:“抱一下就行了,还没完没了了。”

    姬乘羽嘴巴也不饶人,说:“好,你现在不让我抱,以后再也不抱了。”其实这句话倒是实话,明天他就死了,想抱也没有机会了。

    老猿也不是省油的灯,说:“不抱就不抱,谁还稀罕你了?”

    姬乘羽叹了口气,说:“老猿,你的嘴巴还是不饶人。”

    老猿“嘿嘿”一笑,阴谋得逞一般,说:“害怕我了吧!谁让你从来不饶我?”

    “言归正传。”姬乘羽说。

    老猿问道:“言归正传是什么意思?”

    姬乘羽愣了一下,“哈哈”一笑,说:“老猿,你不是牛皮的很嘛?还有不懂的话?”

    “有,当然有。”老猿倒是承认,说:“你们人类的词语太多,都是自己创造的,我老猿如何能懂?”

    姬乘羽说:“言归正传就是说正事的意思,正事你懂不懂?”

    老猿使劲点头,说:“正事我懂,你说我听。”

    姬乘羽说:“老猿,你不好好在山里待着,帮我守着爷爷的坟,跑到这里干什么?”

    老猿咧嘴一笑,说:“你都快死了,还不许我来看你一下?”

    姬乘羽有些奇怪,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快要死了?”

    老猿拍拍胸膛,说:“你是生死兄弟,这里,感应得到。”

    姬乘羽的眼睛实然就湿了,普天之下,能够有这种感应的,恐怕也只有老猿了。

    “嗨,不许哭啊!”老猿没心没肺地说:“我老猿大老远的跑来可不是看你哭的。”

    姬乘羽快速抹一把眼睛,说:“我哭了吗?我才没哭呢!想让我在你面前哭,门儿都没有。”

    老猿“嘿嘿”一笑,说:“你在我老猿面前从来不说实话。我就当你是风大把沙子吹进眼睛了。”

    姬乘羽还是有些不放心,问道:“老猿,你来了,爷爷的坟怎么办?”

    “放心。”老猿坚决地说,“我叫了几只小猿日夜不离地看着,保证没事,你就放心好了。”

    姬乘羽盯着老猿看。老猿被他盯着心里发毛,赶紧说:“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姬乘羽咧嘴一笑,说:“我在路上遇到三只鼠妖,能变人形,会说人话,我现在在想,你老猿会说人话,到底是猿还是妖?”

    老猿伸手搔搔头皮,说:“我也搞不懂自己是猿还是妖,不过就算是妖,也是只猿妖,本色没变,是吧?”

    姬乘羽说:“那倒是,你不偷不抢不害人,就算是妖,也是只好妖。所以不论你是猿还是妖,都是我的生死兄弟。”

    老猿似乎是长出了一口气,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从肩上取下破布包,从里面取出一张人皮面JU,说:“妖要想变成人形,得去和平城买一件人皮面JU才行,来这里之前,我去了一趟和平城,定制了这件人皮面JU,没想到和平城的东西如此贵,一件人皮面JU就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

    姬乘羽惊喜地听着老猿在那里絮叨,又见他果然拿出一件人皮面JU,便说道:“老猿,你快把人皮面JU戴上,让我看看你变成人的样子。”

    老猿嘟嚷道:“我老猿可是一点都不喜欢人的样子,做猿多高大威武。”

    “呸。”姬乘羽呸了他一声,说:“你这个家伙就是这么个缺点,不能说你好,一说你好就飘起来了,小心哪天飘到天上去。”

    老猿咧嘴一笑,说:“我老猿哪天要是飘到天上去,你就追不上我了,我们岂不是终于可以分出输赢了。”

    姬乘羽看着老猿慢腾腾的样子,说:“老猿,你快点,我急着想看你变成人的样子。”

    老猿仍然慢腾腾地,很小心的样子,嘟嚷说:“不能急,这件人皮面JU很贵的,弄坏了就再也没有了。”

    这么说着,终于把人皮面JU整理好了,往自己身上一套,老猿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人。

    姬乘羽瞬间便呆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猿穿上人皮面JU,竟然变成了他,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姬乘羽。

    “你?”姬乘羽眼睛瞪得老大,说:“你怎么变成了我?”

    老猿看着姬乘羽惊讶的样子,“嘿嘿”笑着说:“你这么惊讶说明了两点,一是我对你的记忆和描述非常准确,丝毫不差。二是那只做人皮面JU的妖的确厉害,竟然能按着我的描述做得一模一样。”说以这里,故意模仿姬乘羽的语气和表情,说:“你怎么变成了我?”说完自己忍不住“哈哈”一笑。

    姬乘羽看着,不由地大声说:“太像了,语气、表情、神态,简直一模一样。”兴奋地指着老猿,说:“老猿,我可要告诉你,你变成我的样子是要收费的,很贵的啊!”

    老猿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说:“没钱了,攒的钱全都买了人皮面JU了,一丁点都没有了。再说了,我以后也不需要钱了。”

    “为什么?”姬乘羽问道。

    老猿看着姬乘羽,说:“因为我明天就死了,既然死了当然就用不着钱了。”

    姬乘羽吃了一惊,说:“你明天怎么会死?谁要杀你。”突然哈哈一笑,说:“倒是有意思,明天我死你也死,生死兄弟这回死到一起了,行,等到了另一个地方,我们还做兄弟,还在一起玩耍。”

    “不。”老猿严肃地看着姬乘羽,坚决地说:“明天,我死,你不死。”

    姬乘羽愣了一下,却在瞬间明白了,为什么老猿要去和平城定制一件人皮面JU,变成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原来它想替自己赴死。

    姬乘羽不敢相信地看着老猿,说:“你是说,你准备替我去死?”

    老猿“嘿嘿“一笑,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说:“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好不好?弄得我以为自己是个怪物。”把胸膛用力挺了挺,大声说:“我当然是在来替你死的,要不大老远的跑来干什么?我可不想为了看你一眼费上这么多力气。”

    “你走。”姬乘羽指着琼台下方,大声说:“你赶紧走,回去看好爷爷的坟,我的事自有我自己来解决,你如何能替我死?”

    老猿不走,大声说:“你是我的生死兄弟,我为何不能替你死?”

    姬乘羽心中万分感动,一颗心被温暖得像是晒了火热的太阳,但他绝不会让老猿替他去死,这是他做人的原则问题。语气坚决地说:“老猿,你替不了我的。害死那些女孩子的人是我,不是你。姬城老百姓要杀的是我,也不是你。”

    老猿用力拍拍胸膛,说:“我现在和你一模一样,谁能看得出来?我替你死了,你去做你的事。”

    姬乘羽说:“老猿,若是你替我死了,我会比现在痛苦一千倍,一万倍,我会生不如死。所以,你赶紧打消这个念头,回到森林里去。”

    “我不走。”老猿赌气地说,“我既然来了,就绝不回去。要不我们再比一场,谁赢了就由谁来做决定,好不好。”

    “不好。”姬乘羽断然拒绝。

    老猿有些委屈地说:“我还没说怎么比,你就拒绝了。”

    姬乘羽说:“我绝不会和你比的。老猿,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这件事你顶替不了我,听我的话,赶紧回去吧!我不想让你看着我死,我怕你会难过。”

    老猿“哇”地一声哭了,眼泪哗哗的,两只手在脸上胡乱地抹。

    姬乘羽笑,说:“老猿,你说过绝不会在我面前哭的。”

    老猿说:“我就哭,你能把我怎么样?你也说不在我面前哭,还不是一样经常哭。”

    从琼台下方上来一个人,柱着一根黑色的法杖,正是巫师虢诺。虢诺径直来到琼台顶端,笑呵呵地说:“怪不得我总觉得王子身上有一股妖气,原来是与一只猿妖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成了生死兄弟。”

    老猿有些莫名其妙,说:“我真的是妖吗?”

    虢诺说:“当然是妖,如果不是妖,怎能穿戴人皮面JU变成人形?不过你是一只善良的妖,正直的妖。所以我许你进了姬城,而没让神像斩杀你。”

    姬乘羽此时也恍然大悟,说:“那日在破庙里遇见三只鼠妖,他们也都说我身上有妖气,原来老猿真的是妖。”突然朝着老猿“哈哈”一笑,说:“老猿,我今生与一只妖做了兄弟,更是不虚此生啦!”

    虢诺说:“王子,你死不了了。”

    姬乘羽果断地说:“巫师你不必劝我,我是绝不会让老猿替我死的。”

    虢诺淡然一笑,说:“我没让老猿替你死,你和老猿都不必死。”

    姬乘羽和老猿都愣了,不约而同地看着虢诺。

    虢诺“呵呵”一笑,说:“人类的普通刀剑是杀不死妖的。”

    姬乘羽不相信,说:“巫师,昨夜在笄府,姬雄风用剑杀了红姐,士兵们用刀杀了黑哥,你怎能说人类的刀剑杀不死妖?”

    虢诺说:“姬雄风和士兵们能用普通的刀剑杀死红姐和黑哥,那是因为我破了红姐的妖气,而你则破了黑哥的妖气,二妖妖气全无,与人类无异,自然可以杀死。”转头看着老猿,说:“老猿身为猿妖,妖力之强远胜于三只鼠妖,就算是我都杀不了它,你还怕你父王手下的士兵能杀得了它吗?”

    姬乘羽仍然有些怀疑,问道:“巫师此言可真?”

    虢诺笑笑,说:“当真。”

    姬乘羽想了一下,终于点头,说:“巫师,我相信你。”

    老猿在旁边等得有些着急,大声说:“巫师,你赶紧说,此事应该怎么办?”

    虢诺说:“很简单,我会建议王上给你保留一个全尸,以弓箭射杀你,你以妖气护住灵魂,假死骗过众人。待装殓入棺埋入土中,让姬乘羽在夜里去把你挖出来,拔掉身上弓箭即可。”又看着姬乘羽,说:“只是王子不可留在姬城了,以后也不可再回来。”又对老猿说:“你也不可再来,你是妖,按照《三界誓约》,妖不能到人类的城市里来,我杀不了你,但是遇上驭灵者,你就会丢了性命。”

    姬乘羽和老猿都点头表示同意。姬乘羽问道:“巫师,这件事我父王和母后知道吗?”

    巫师说:“我是感应到了强大的妖气才赶过来的,并没有跟你父王和母后说起此事。以我看来,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在祭坛之上,公然做此亵渎神灵之事,怕是会引来不祥之兆。只要你父王和母后不参入其中,则祸不及姬城。我会劝说你的父王和母后明日不来参入此事,等此事过了,我自会与他们说明实情。”又特别嘱咐道:“你二人如今形同一人,切不可在人前同时现身。老猿明天日出之前要赶到这里,装殓之棺将埋在城东的一片小树林里,王子可以在那里等着。救出老猿之后,不要再回姬城,更不可去见王上和王后。整个姬城的人,除了我之外,都会以为你已经死了。”

    交待完这一切,转身离去。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N界情道无弹窗广告,N界情道txt下载,N界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