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敏探春秋爽斋结社;痴宝玉稻香村改诗(二)

作者:叶笑风 | 发布时间:2018-12-09 08:34 |字数:2650

    第六五章:敏探春秋爽斋结社;痴宝玉稻香村改诗(二)

    宝钗被宝玉驳了,倒也不恼,只是笑道,“宝兄弟说的倒是一套套的,那你又叫了什么了?难道还叫‘无事忙’了!”

    李纨见宝钗好涵养,心里喜欢,不由助攻道,“若是无事忙不好,便叫了绛洞花主吧,这个也是你从前用了的。”

    宝玉笑道,“你们说的都是从前的,今儿是三妹想的雅事,我这做哥哥的,自是不好这般随意应付的。不如叫了槛内人?”说着,看看几人无语,便又道,“即是觉得不恰,那便号了‘怡红公子’吧!在没有比这个好的了。”

    李纨点头,“怡红公子倒是使的。”她可不敢让宝玉号了槛内人的。说话间,李纨又道,“薛大妹妹的我也替她想好了,只是三个字。”见众人看来,“蘅芜君!你们说可好。”

    宝玉听了便是一皱眉,宝钗自是见了,忙道,“这个号,倒是随了我的心思了。”

    探春笑道:“这个封号本就是极好。宝姐姐自是喜欢的。”

    宝玉见探春助攻,心里一叹,知道事情以是不可逆了,便忙着道,“林妹妹的,我以是想好了,只叫‘潇湘妃子’如何?”黛玉听了宝玉的话,心中一喜,这个号,她是很满意的。当日宝玉说潇湘子时,她便思量一回。

    探春笑道,“二哥起的这个别号,甚合我心,当日娥皇女英洒泪在竹上成斑,故今斑竹又名湘妃竹。如今林姐姐住的是潇湘馆,她又爱哭,将来她想林姐夫,那些竹子也是要变成斑竹的。今后只叫她潇湘妃子了。”

    宝玉见黛玉不语,知道她果是满意这个别号,心里不由高兴。好在自己嘴快,没让探春说了出来。要知道,此时探春还是王妃命的。除了自己,谁个能争过她了。

    “那我了,我该叫了什么了?”惜春过来道。

    “我们了两个又不大会作诗,何苦还白白起了什么号了。”迎春拉了惜春道。

    “二姐此话便错了,难不成我就是会作诗的?大家一起玩笑罢了。都有了号,偏偏你们两个没有,倒也没意思的。”

    探春道:“二哥如此说,不如你便替二姐姐和四丫头起个别号。人多些,倒也热闹的。”

    “三妹说的是了。二姐住了紫菱洲,便叫紫薇居士,平日里就叫紫薇了;至于四丫头……”

    “我叫了什么居士?”惜春机灵,听迎春,探春都称居士,她便想着自己的别号。

    “四丫头住了藕香榭,便叫藕香居士吧!这个可好?”

    “就听二哥哥的,左右我也不会作诗,有个别号就是了。”惜春倒也知足。

    “这话便不对了,你虽是不擅作诗,可画,却画的很好。什么衡山居士了,方才说的六如居士了,可都是作画的。”宝玉说话,心里却道,叫了什么,也不能让惜春叫了‘偶谢’的。否则入画去了,她就要入化了。

    接着,李纨又定下不少社规。宝玉只是听着,不在言语。毕竟关键处的别号已经过了。除了宝钗的,他无法改变,余下的都还好。至于宝钗的蘅芜君,暂时可以不理会。毕竟自己已经变了,她还会‘恨无君’吗?哪怕他住了‘很无缘’,自己都不怕,谁叫她是一生无耐之人了。

    探春爽利人,听李纨说下了社规,便道,“只是原系我起的意,我须得先作个东道主人,方不负我这兴。此刻稻香老农出题,紫薇居士限韵,藕香居士监场。如何?”

    宝玉道,“都说三妹爽利,可也用不了这般吧?今日不过商议了,待有了兴致再起才是。再者一说,如此随意,哪来的好题了,与其随意拟定,倒不如撞了才是。管他是花开话落,晴日雨夕的都好。你们说了?”

    “宝兄弟说的很是,如此倒是探丫头性子急了。”宝钗以为此时宝玉力拙,便也推脱。

    宝玉道:“倒是宝姐姐明白,探丫头却是急了些。作诗本便是闲情逸致之时方可为之,眼下这大好时光,该是多随着嫂子学些针线才是。”黛玉听了,却是笑笑不语。

    李纨听了,不由哎哟哟道,“你什么时候倒是论起规矩来了?罢了,可不敢再要多言了,今儿就散了。不然,这怡红公子保不齐又说了什么话出来了。”

    “大嫂子说的是!我们都要听的。”说着,宝玉规规矩矩给李纨施礼,害的众人却是笑了起来。就连李纨也笑了。

    正这时,翠墨带了麝月进来回话,说贾芸,给宝玉送了东西。宝玉听了笑笑,先让麝月回了,才笑道,“原本稻香老农说了要散的,这不,我附和了还不算,就是外面的,都要捧着来的。”众人又是笑了起来。接着你一言我一语,说笑了一回,才散。

    宝玉自是送黛玉回去的,进了潇湘馆,宝玉才坐了,黛玉对紫鹃道,“取了茶来给他,免得他又自己要了。”紫鹃笑着点头,心里知道这是黛玉有话要说,便去了外屋,却也不敢走远。

    “妹妹有事?”

    黛玉道:“你倒是问了我了。说说,为什么给我起了这个别号?”

    “妹妹不喜欢?即是不喜,咱们换了就是了。不论什么号了,终归要妹妹喜欢的才好。”宝玉说着,又回头道,“紫鹃怕是去烧水了,这茶也是够慢的了。”

    “少吃了一口,又渴不坏你。”说话黛玉皱眉,自己险些又被带了偏了,“快说,少要打岔,为什么就起了这号了?可如探丫头说的那般,因我爱哭!”

    宝玉道,“我常常劝妹妹不要哭的,哪里又会因为这个起了号?再说,当日咱们选住了哪的时候,我便因妹妹喜欢这几竿竹子,才建议妹妹选潇湘馆,今儿,妹妹怎么又扯到爱哭去了?我何尝因为妹妹哭,而笑话妹妹了?有的只是心里着急罢了!难道妹妹不知?”

    黛玉听了不语,细细一品,知道又是自己矫情了。毕竟宝玉所说都是从前之事,哪里会想到此时了?更不会想到探丫头结社的。想着,把玩手中帕子,心里替宝玉委屈,可还不敢掉眼泪。

    外屋里紫鹃自是听了,知道姑娘不语,便是觉得自己理亏了。忙端了茶走进去,放了宝玉身前道,“二爷的性子也太急了些,凡事都该想想原委才是了,这茶,哪有泡了水就开的?”

    宝玉道,“紫鹃姐姐说的是了,倒是我急了些,而今,听了紫鹃姐姐的话,倒是胜读十年书了。”说着宝玉喝了口茶,赞道,“水温刚好,倒是紫鹃姐姐有心了。”

    黛玉听二人对话,哼了一声道:“少要我面前弄鬼,喝了水便赶紧回去。没听了有人送了东西来?”

    宝玉一笑,“妹妹说的也是了,真真难得的,你说了,这主仆两个,怎么就聪明到了一处了?这可真是,人比人要活着,货比货要留着啊!”

    (本章完)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红楼之娇妻美眷无弹窗广告,红楼之娇妻美眷txt下载,红楼之娇妻美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