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变脸

作者:一筒江湖 | 发布时间:2019-01-12 17:09 |字数:4007

    从柴军的角度来看待,被金三爷赏识这种小事当然不值得庆祝。

    他根本就不将那个所谓的金三爷放在眼里好吗?

    可是柴军也看得出来,这个啤酒肚的情绪实在低落,要是柴军拒绝他,他只怕会更加心塞。而且柴军之所以能和金三爷身边的风水师谈妥,将事情解决,啤酒肚和阿秦也在其中出力不少,算得上一号功臣。

    看在这一点的份上,柴军也得照顾一下他们的心情。

    所以柴军没有多说什么,很配合地跟他们庆祝了一个晚上,并且在他们公司的宿舍休息。

    第二天早上,柴军想着没事情做,一直睡到八九点才起来。

    当他睡醒大觉,走出房间时,突然发现扒手们的融资公司内有很多人,每个人的神情都非常凝重,和昨晚的他们形成鲜明的对比。当这些人看过来时,柴军在他们的眸子里也再也看不到以往的热情,有的只是冷漠而已。

    就连和柴军关系比较好的阿秦和啤酒肚,也是一般态度。

    柴军不禁被他们的态度搞得有些懵逼。

    他愣了一下才问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昨天还称兄道弟的,怎么才一觉睡醒就像我欠你们千八百万似的。就算有什么问题,也可以说清楚吧?难道是你们这个融资公司出现什么问题?说出来看看,看我能不能帮你们解决。”

    融资公司内的扒手们一言不发,房间内安静得几乎连根针掉下来都能清楚听到。

    过了好一会儿,啤酒肚才叹息道:“柴兄弟,我就是看在你帮我们这么多的份上,才不想跟你翻脸。总之,我们之间的交情就到此为止了,你做自己的事情去吧,我希望我们以后都不用再见面。”

    啤酒肚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事情可就有些严重了。

    在昨晚柴军睡着,再到柴军今天睡醒之间的这段时间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越是这样,柴军就越是好奇。

    柴军见在啤酒肚的身上多半问不到什么东西,只好又看向不远处的阿秦,可是阿秦并没有回答柴军的意思。

    啤酒肚再一次叹息道:“柴兄弟,你走吧,今天早上没有将你吵醒已经是我们仁至义尽。还有阿秦,你去送一送柴兄弟,就当是看在前几天的交情份上,别让他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离开。要是柴兄弟不方便,就再给他点钱吧。”

    阿秦深深地看了啤酒肚一眼,然后点点头,向着柴军走来。

    既然这群扒手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那柴军还有什么好说的?当然只能转身离开。

    说软话问到底可不是他的脾气。

    和阿秦一起走出扒手们的融资公司后,阿秦突然说:“像你这样的人,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缺钱,所以我送你走就算了。坦白说,你想解决向阳屯遇到的麻烦,也不用这样利用我们,你差点就害死我们了。”

    听到“向阳屯”三个字从阿秦的嘴里说出来,柴军不禁心中一惊。

    这件事,柴军只是跟金三爷身边的风水师提到过,就连在鹰潭市的诸位也四毫不知情,这个阿秦是从哪里知道的?答案恐怕只能是金三爷身边的风水师把自己出卖了,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柴军忍不住问道:“这件事是金三爷那边的人通知你的?”

    阿秦扫了柴

    军一眼说:“你猜出来了?那我们之间就没有什么误会,其实我早就应该想明白的,你要是没点想法,怎么可能一开始就问我关于金三爷的事情?只是当时我以为你是想在金三爷的手下做事情,没想到你是和金三爷站在对立面。”

    “果然是那个风水师坑了我。”柴军忍不住皱起眉头。

    他昨晚还以为事情已经解决,可以离开江南市。可是现在看来,他还要在这里再逗留一段时间。而且接下来逗留在江南市的这段时间里,事情只怕会比前几天还要难处理,毕竟他几乎不可能得到助力了。

    在得不到助力的同时,他多半还会遇到来自金三爷那边的纠缠。

    光想想就让柴军觉得头大。

    而且金三爷的人既然已经找到这群扒手,肯定已经因为柴军的事情,对这群扒手非常不满。以金三爷和这群扒手之间的关系,柴军说不定已经给这群扒手带来很大的麻烦。柴军虽然对扒手们没有好感,但是也不想欠别人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歉意。

    他遗憾地说:“阿秦,我大概猜到发生什么事了,可是金三爷那边给你们带来的麻烦,现在的我实在无力解决。这样吧,以后你要是遇到什么麻烦,尽管来鹰潭市向阳屯找我,我会尽自己的能力帮助你们一次。”

    “算了吧。”阿秦的心情依然很低落,兴趣缺缺地说:“要是再和你扯上关系,我们恐怕会遇到更大的麻烦,我们现在只是想安安静静过日子而已。哪怕永远都得不到金三爷的赏识,也好过像现在这样提心吊胆。”

    柴军无所谓地耸耸肩说:“那好吧,你们爱来不来,不过我说过的话依然有效。”

    柴军和阿秦告别,直接离开扒手们的融资公司所在的大楼。

    当然,柴军可不会就这么轻易离开江南市。

    他来江南市就是为了解决金三爷和向阳屯之间的事情,谁知道一番操作后,事情非但没有被解决,反而变得更加麻烦。要是就这样离开江南市,柴军怎么对得起向阳屯的村民们?就算向阳屯的村民们不说什么,他面子上也不好过。

    柴军暗暗想道:“想解决这次的事情,看来只能从那个风水师下手了。”

    昨天和风水师交谈时,因为风水师开车实在太诡异,柴军当时就凭着太深刻的印象将风水师的车子记下来,就连车牌号也记得一清二楚。既然那个风水师专门为金三爷服务,那现在多半在金三爷那里。

    柴军打定主意,当即坐车到市中心的金三爷那栋摩天大楼附近去,而且很容易就找到风水师的车子。

    柴军在附近找家小餐馆坐下,要了点东西吃喝,然后默默等待风水师出现。

    到中午十一点半左右,那个家伙终于冒头了。

    柴军丢下一百块现金,顾不得让老板找零钱,就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去,不等风水师反应过来就钻进他的车子里。而且为免风水师大呼小叫,闹出太大的事情,柴军表面上搂着他的肩膀,手指却已经扣住他的喉咙。

    柴军微笑道:“风水先生,好久不见。”

    风水师脸色微微一变,大骇道:“你你你……你还没有离开江南市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种  地方?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发生昨天那种事情,要是让金三爷知道你来到这里,他非要将你宰了不可。”

    “可是我不怕。”柴军

    非常淡定地说:“现在可不是有点权势就能只手遮天的时代,光天化日之下,即使金三爷能耐再大又可以将我怎样?而且不回来找你谈谈心,我实在心塞,我可不太喜欢被人坑。”

    在柴军的字典里,向来只有他坑人的份儿,没有别人坑他的可能。

    而风水师听到柴军的话后,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了,干笑着说:“朋友,说实话,你做出这种事情不是很明智。这里可是金三爷的地盘,只要我喊一声,有的是人会过来将你捉住。你也别以为能吓到我,你不敢杀人的。”

    这个风水师说得很有道理,在这个时代,柴军不可能杀人,更不可能在闹市中杀人。

    可是即使不伤及这个风水师的性命,不代表柴军没有办法收拾他。

    柴军想了想,一手扣住风水师喉咙的同时又用另一只手抓住风水师车子上的方向盘,五指用力一捏就把方向盘的其中一部分捏得粉碎。

    柴军在风水师的面前将粉末洒落,淡定地说:“虽然我不会让你死掉,但是让你受点罪还是很容易的。风水先生,你觉得是你的方向盘比较坚硬?还是你的身体比较坚硬?我要是想捏碎你身上那块骨头,应该不是难事。”

    风水师脸色微微一变,态度终于改变了。

    他讪笑着说:“朋友,兄弟,有话好好商量,没必要动粗是不?现在是文明社会,咱们就用文明人的方式沟通吧。”

    “是吗?”柴军冷笑道:“可是你刚才用金三爷的势力威胁我时,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说只要你喊一声,金三爷就会有大批部下冲出来,将我宰了。怎么有可能挨揍的人变成你,你就讲文明讲礼貌了?”

    顿了顿,柴军又冷斥道:“开车吧,到没有人的地方去。”

    风水师大概是被柴军吓傻了,很爽快地点点头。

    但是转眼间,他又突然脸色大变道:“不对,大哥,你让我开车去没有人的地方,该不会是想杀人抛尸吧?不不不,我不会开车的,你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想让我开车就免了,打死我我也不会同意。”

    风水师把脖子一挺,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柴军没好气地说:“你的想象力能再丰富一点吗?得了吧,我才没有兴趣要你那条小命,我只是有些事情想和你谈一谈,再让你帮帮忙,在这里谈实在不方便。你车子停在这里长时间不动弹,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风水师沉默片刻,最后只能认命,不情不愿地启动车子。

    半路上,风水师问道:“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

    柴军想了想说:“一边开车一边说也可以,风水师,你昨天是不是将你和我沟通的内容告诉金三爷?为什么?这样做对你有好处吗?要是你乖乖照我说的去做,我现在已经离开江南市,你也不用被我逼得去没人的地方。”

    风水师苦笑一声说:“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万一你让我回去建议金三爷迁坟,然后你自己又跳出来说不好,我岂不是要被你坑死?要是早知道你真想离开江南市,你给我吃下熊心豹子胆我也不敢去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就因为这种理由,你给我制造这么大的麻烦?”柴军气得恨不得将这个混蛋拍扁:“算了算了,事情已经发生,我也不想跟你说那么多,反正赶紧想办法解决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超品仙农无弹窗广告,超品仙农txt下载,超品仙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