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九章 兽行

作者:刀一耕 | 发布时间:2019-02-14 17:10 |字数:4773

    一桌饭吃下来,大半都是谢玉晴在向南元丰和赵慧敏两口子请教开饭店的事情——魏庐连吃两颗定心丸,这时候气色越发红润,居然也跟着帮忙出点子。

    酒到中局,他已经带了些酒气,说:“如今时局艰难,下一步也不知会走向何方。但再艰难,人总是要吃饭的,再艰难,也总有有钱人和穷人,有钱人吃饭,也一定是要讲排场,要吃别人吃不到的东西才可以的。这就是生意嘛!不过弟妹呀,你要是开饭店,可千万别学老南,你还是请个大厨就是了。”

    谢玉晴点头说是,转头就跟赵慧敏约了,回头要让她带着自己把明湖市这边著名的饭馆都吃一吃,还让南元丰帮她留意个大厨。

    南元丰慨然应下,还笑着说:“实在不行,我去给你当大厨去!”

    大家都哈哈地笑,谢玉晴倒是不怯场,一口应下。

    这当然是纯粹的玩笑。

    他本来就不是缺钱、需要给人打工的人,更何况他就算真的要来赚钱,他这个级别的厨子,你给他开多少工资合适?

    一个小饭馆,就算你经营的再高档,一年能赚几个钱?

    说实话,都未必够人家一趟出场费的——请他出手抓个人、办件事,有价吗?

    当然,说到赚钱,如果一开始赵子建还不以为意的话,那么到现在,他差不多算是摸清楚了——谢玉晴对赚钱这件事,看来是真的有执念的。

    这跟赵子建厉害不厉害,他俩手头缺钱不缺钱都没关系,她就是想赚钱。

    哪怕她明明知道,一旦时局有变化,有赵子建这尊大佛往家里一坐,他们其实根本就不需要在意什么钱不钱的事情,但是,她就是想赚钱。

    只能说,过去那几年的经历,那些苦难,给她的人生带来了太过深刻的影响了,哪怕事情已经绝地反转,她这辈子都已经不可能再陷入那样的苦难,哪怕其实赵子建这个枕边人才是最大的安全感所在,但在潜意识里,她会觉得没钱不行——甚至是,自己不能赚钱,不行。

    于是,即便是在赵子建看来,她有那个花时间折腾饭馆的时间,不如拿来多多修炼,实在不行让自己多教她一点阵法的东西,好让她给自己打下手,才会更有意义,但既然她想这么做,赵子建也就干脆听之任之。

    …………

    国庆假期一过,赵子建很快就又恢复了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

    家,学校。

    学校,家。

    他每天都会掐着点儿过去,坐在大教室不前不后的侧面位置,自己在那里看书,或者推演一些复杂的算式,下了课就走,不迟到,不早退,但也几乎不听课。

    一个来月的时间过去,很容易就让大一新生们适应了大学的松弛生活,渐渐的,上午的课,尤其是第一节课,开始有更多的人不来了,就连赵子建曾经分配到的寝室,也开始有人逃课。老师偶尔点名,但大多数不点名。

    除此之外,赵子建下了课回家,也就是继续折腾家里的扩大版阵法。

    周六周日,是他固定的授课时间,两个弟子这时候是都会得到他很认真的两个上午的传授。当然,现阶段主要是霍东文,然后赵子建会让霍东文给罗小钟代课,监督他做一些最基础的功课。

    考虑过罗小钟的入学问题——他今年六岁,已经到了可以考虑读小学的时候了,不过明年也可以,并不着急。而且不管什么学区房不学区房的,他肯定是可以随便读任意一所小学的。

    谢玉晴最近很忙,跟赵慧敏经常有约。

    赵慧敏虽然不是明湖市本地人,当然南元丰也不是,但他们一个在这里读了七年的书,随后又落脚在这里成家,在本地生活已逾十年,另外一个则是十几岁时就跟随长辈过来定居了,算是半个本地人,自然是极好的导游。

    赵子建跟南元丰比较对胃口,自南记茶楼之后,又见了一次,喝茶,闲聊。

    南元丰性格散淡,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但也不缺钱,实在无事可做,他宁可去自己做厨师摆摊做夜市,你可想而知,是个没什么追求的。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跟赵子建真的聊得来。

    因为俩人都是这种懒懒散散的人,却又偏偏都称得上世事洞明。

    而赵慧敏也是个极聪慧的。

    她应该是不缺朋友,但对于谢玉晴,却也明显是另眼看待,两人关系迅速升温,感觉好像很是不错——事实上,貌似别管是谁,谢玉晴都能跟人家关系不错,只不过跟赵慧敏貌似更好。

    吴瑾小姐姐最近超忙。

    她甚至忙到最近都没什么功夫搭理赵子建,只在早上大家一起出门跑步的时候,会偶尔遇到她——有一天她说,她的网络正在逐步搭建中,希望赵子建答应给她销售的那块玉牌,能早日出手,开业大吉嘛!

    一别月余,俞明霞再也没露面,只是偶尔打个电话、对个视频,聊解相思。

    因为英语课的缘故,赵子建又跟齐芳兵在走廊里“偶遇”了两次,每到那时,赵子建就会破例,一路送到宿舍区附近,然后才折身去取车。

    一路上大家能有说有聊,相当愉快。

    看齐芳兵的感觉,对两个人这样子的相处,是相当满意的,只是有几次隐约的试探,想要回请赵子建吃饭,赵子建没答应也没回绝,只说最近有点小忙,暂时给推掉了——事实上,他自己也蛮享受这种平淡的交往。

    事实上,如此平淡的生活,稳中有序,才是最符合他的性格的。

    在没有太过严重的外力干扰的情况下,他也当然有能力把这样的生活给延续下去——上辈子的时候,这样的日子他过了能有二十年,也依然不腻。

    然而,十月中旬的一天,周六,霍东文一大早过来赵子建的家里上课的时候,却跟他提起了一件事,据说学校新来了一位副校长,姓彭,刚一进校,就先去学校的武术协会转了一圈,大加褒扬,还表示要进行改革,以后考虑在齐东大学开设一门武术课,并且计学分,而且分值很高。

    而随后,他在周一中午又特意跑过去等着赵子建下课,等他下课了,师徒俩一起散步回家,他又说,武术协会那边联系他了,说是彭校长要见他。

    下午他就去那位彭校长的办公室走了一趟,不出赵子建意料的是,彭校长对他极为赞赏,告诉他自己很快就要重新改组学校的武术协会,到时候希望他能出来担任改组后的学校武术协会的副会长。

    霍东文说当时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用他对赵子建说的话来说就是,一帮人练那那所谓武术,怕是连自己一招都接不住,跟他们玩,实在是太LO了。

    据说那位彭校长倒是也没生气,态度和善地礼送出门。

    等到了十月下旬,果然学校里就开始有了动作。

    所有年级的所有学生,新设一门选修课,每学期都有,而且单学期考试合格,可以获得的学分高达十分,而且成绩优异者,将直接保送研究生——前者或许还无所谓,但后者,却对所有学生都极有吸引力。

    当然,这门课不是谁都能上的。

    据说报上名之后,要经历预选、初选和复选,最终可以参加学习的,每个年级只有三个大班的名额,也即二百四十人。

    齐东大学全校在读的本科生高达三万多人,四个年级加在一起才选不到一百人,这个比例堪称严苛——赵子建身边的所有人,几乎全都报了名。

    哪怕不那么热爱武术的,也会觉得很新鲜,想去跟着凑个热闹,看看是怎么回事,就连齐芳兵都报了名,当然,她自己都没抱希望,据说是闺蜜要报名,非得拉着她,她也就没当回事,跟着报上了名。

    然而听说赵子建没报名,她又多多少少有点懊悔,觉得自己不该去凑这个热闹的——能感觉得出来,她的确是挺羡慕赵子建身上那种说不出的恬淡的感觉的。而遇到事情凑热闹这件事,实在是不够“恬淡”。

    …………

    整个十月份,仅明湖市一地,共发生316件凶杀案,死亡人数高达402人。这个数据,不但远超去年同期,甚至已经几乎达到了去年全年的数据。

    然而这又几乎是必然的。

    十一月初,魏庐约了南元丰和赵子建一起喝酒,表示下一轮严打马上要开始了,甚至连宣传口径都已经提前吹过风,要打击村霸、地痞和恶势力。

    而经过近两个月的职务熟悉,和深入的摸底,最近他已经基本掌握了明湖市这边的一些情况,接下来准备要在年底之前出重拳了。

    据说,有两个团伙目前在明湖市这边已经初具雏形,必须要抓紧打掉。

    当然,他请赵子建和南元丰喝酒的目的,是希望到时候能请他们两个人出来给他压阵——两个团伙里无一例外,都有多名的“变异者”。

    虽然魏庐出来执掌一方,手中不可能没有这方面力量的支援,但显然在他看来,还是赵子建和南元丰这个级别的人物压阵,才更靠谱——都不用两个人一起出手,有一个就够了。

    南元丰犹豫片刻,就答应了下来。

    而赵子建也坦然应允。

    他并不排斥和政府的合作,只要这个合作是为了本地的老百姓考虑的。

    更何况,就算是魏庐那边不出手,最迟年底,他也肯定要亲自出手,敲一敲明湖市这座大山,把那些想要称王的猴子给吓跑的。

    再说了,谢玉晴和吴瑾已经跟着自己学了几个月,霍东文在已有基础的情况下,又被自己调理了一段时间了,也是时候找个机会让他们出去练练手,甚至是见见血了——高手从来都不是闷头练出来的,是实践中得来的。

    然而叫他没想到的是,他还没等到魏庐这边发动他的“严打”,却忽然接到了卫澜的电话——两个人不但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见面,甚至电话、微信的联系也是一时俱无,已经是事实上两个多月没有丝毫联系了。

    而打来电话,她从第一声就哭了出来。

    “赵子建,我害怕,我怕死了!”

    赵子建当时正在跟秦秉轩聊事情,听到这个,当时就起身走出去,站到别墅前的院子里,安慰了足足两三分钟,才让她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点。

    然后,他才听她断断续续地把事情说了出来。

    就在刚才,昀州市第一中学发生了凶杀案——其实性质上是奸杀。

    而凶手,已经逃走了,临走之前还扬言说还会再来!

    听她花了几分钟的时间,总算把事情说清楚了,赵子建不由得深吸一口气。

    卫澜仍带着些哽咽,在电话里断断续续地说:“死的就是我班上的学生,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平常也挺乖巧的,很聪明的一个女孩子。据说家里条件不错,她本人成绩不算太好,但也不算太差。”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就被那个人看上了,最近我们倒是没注意到她有什么不对,就在刚才,那个人都没通过大门,忽然就找到我们班的教室,一脚踹开门,那女孩子看见是她,当时就反应过来要跑。”

    “但是据当时任课的罗老师说,那人简直像个蜘蛛侠,都没等女孩子跑出去几步,他就飞过去了,然后……然后他抓住那个女孩子,一边大声骂,一边就在教室里,当着几十个学生和老师,对那个女孩子……”

    “那是一帮高一的学生啊,所有人都看傻了,等到我们这些老师得到消息赶过去的时候,那人已经扭断了那个女孩子的脖子,但还没有停下!”

    说到这里,她不知道是怕还是气,隐隐传来咬牙的声音——隔着电话,赵子建甚至能猜到她此刻浑身发抖、脸色煞白的样子。

    “我们班有个男孩子,扑上去,但是被他一拳就给打死了,没救了。胸口都已经塌下去,当时就死了!其他人都不敢动了。”

    “那个人临走之前还说,怪就怪这个女孩子报了警,并且他还很嚣张的说,让我们尽管去报警,明天他还会再来,他要看看警察能拿他怎么样!”

    “现在警察已经来了,但我还是怕!”

    。九天神皇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我真不是神仙无弹窗广告,我真不是神仙txt下载,我真不是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