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作者:仗剑狂歌 | 发布时间:2019-08-13 21:37 |字数:3486

    宴会还在继续,不过重头戏始终没有上场。罗文还在继续着自己的任务,只是越是探查就越是惊心动魄。

    罗文小心翼翼的收敛着自己的气息,生怕惊动了别人。一开始罗文倒是并不在意,不过随着接触的人越来越多,他就更加的发现了今天这场宴会的非比寻常。

    光是目前会场当中,罗文就有感觉到好多股危险的气息。而他的动作都尽可能的小心翼翼的避开了这些危险的来源。不过,他再怎么小心也还是被人发现了。

    本来罗文的目标是一个看起来有些怪异的青年,因为怪异所以罗文才会主意到。没想到就在罗文打开透视观察对方的时候,对方就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直接转身对上了罗文的目光。而罗文此时正在探查对方的身体。

    这是一具有些奇怪的躯体,没等到罗文仔细探查就感觉到了一股子锐利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收回心神,就看到自己观察的怪异青年此趾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而眼眸之中更是充满了暴虐的气息,让罗文不由得觉得心头一震。

    “怎么了,查尔?”

    怪异男子的同伴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便开口询问。

    “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玩具。”

    被称为查尔的年轻人,勾了勾唇然后喝了一口杯中的酒,带着玩味的语气缓缓的开口说着。

    对方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也没有做什么不必要的掩饰,直接开口说着。罗文自然是将这对话尽数听到了耳朵里面。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一动作很快消失在了他的脸上,罗文举起手中的酒杯,隔着几个人隔空对着查尔示意,随后浅浅的珉了一口酒便转身离开了原地。

    至于查尔,看到那个人的动作,眼里的玩味更加的浓郁了起来。这似乎是一个很有趣的存在。

    查尔,罗斯福家族的一位公子。表面上只是罗斯福家里一个不受宠的少爷而已,而且生性诡异,并没有多少人认识他。

    至于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场晚会上这个问题,罗文不清楚,他也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人有些奇怪,这才来了兴趣去探查而已。没想到竟然被发现了,这更是从侧面说明了这个人不简单。

    离开了原地之后的罗文,一转身就看到了迎面而来的詹台平遥。

    詹台平遥一步一步向着罗文走了过来,而罗文还沉浸在方才得问题当中,并没有太在意。终于,詹台平遥的脚步在罗文面前停了下来,这时候,罗文一抬头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詹台平遥。动了动嘴结果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因为他不知道要说点儿什么。

    难道直接开口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是我把你救了,带到了宾馆脱了你的衣服给你疗伤?又或者装作不认识,没看见,当空气?

    实在不行,就一脸惊艳的看着对方,然后抒发自己滔滔不绝的赞赏与爱慕?说实话,不管是哪一种,罗文也都只是自己脑补了一下而已,事实上,他一句话都没说,倒是詹台平遥率先开了口。

    “罗先生?上次多亏了您出手相助,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若是罗先生有什么需要,詹台平遥自当竭尽全力为之。”

    詹台平遥说完之后发现罗文依旧神游中,顿时觉得有些挫败。头一回碰到这种情况,难道自己的到来都不能够影响他一丝一毫嘛?等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在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举手之劳而已,我也只是路过顺便而已。不用太记在心上,本就是一名医生,见死不救的事情我可做不来。”

    罗文开口说着,打量着詹台平遥。心里面确实早就yy了起来,没想到自己随随便便救了个人竟然是这么一个精致的美人儿,这运气怎么说呢,真的是好的没边了。

    什么,想要报恩,很简单嘛。大恩不言谢,直接以身相许就好了,多直接多爽快。当然了,这只是罗文漫长想法当中十分短暂的一部分而已。

    不过,这话要真的是让罗文说出来,虽然他脸皮厚,但是这种场合这种话,还是没胆子说出来的。因为那些个让他觉得危险的气息里面就有眼前这个詹台平遥的老子詹台青峰在内。

    而且,这个詹台平遥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罗文可没有忘记他救了这个人的那天晚上,自己眼前发生过什么事情。

    那种规模的对抗,是他一时半会儿弄不出来的场面。换句话说就是罗文技不如人,所以甘拜下风不敢撩拨,万一撩拨到了炸弹怎么办,到时候自爆了自己不是也得陪着一起命丧黄泉。

    就谈吐之间的功夫,罗文在心里已经是想的那叫一个百转千回,柔肠百转。

    “救命之恩岂能说说而已,如果有需要,平遥自当万死不辞。”

    詹台平遥那是铁了心的打算报恩的。因为从小母亲就教导过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自己欠对方的是一条命,性命忧关的恩情又岂能当做儿戏。

    “真的不用,顺手而已。作为医生救死扶伤治病救人这是最基本的。你也不过只是我救过的众人当中的一个而已,不用介怀。”

    罗文有些脑壳疼,这姑娘为何如此之执着,就是认定了一定要报恩啊,吃了秤砣铁了心是吧。就在罗文郁闷的时候,两人的身边有多出来了一个身影。

    两人同时转头看了过去,就看到烛清流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詹台平遥则是顺手扯过罗文,半个身子向前挡在了罗文的面前。

    “别来无恙啊。”

    烛清流笑眯眯的看着詹台平遥,目光落在罗文的身上的时候,詹台平遥又不动声色的向前一步,挡住了烛清流探视的目光。

    “烛清流,伤好了嘛?”

    就在罗文有点儿蒙圈,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听到詹台平遥开口。听完之后,罗文这才似乎是明白了点儿什么东西。从詹台平遥背后走了出来,与詹台平遥站在了一排,打量着眼前这个高大帅气的大帅锅。

    一开始他只是觉得这个人有点儿眼熟呢,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这他妈的,那里是眼熟啊,这不就是那个黑袍吊死眼么,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而且,这样子,两个人还认识?那那天晚上拼死拼活的打的难分难舍互相要对方命的两个人是谁?

    “平遥,你不该问我伤好了没,而是你自己好了没。这位小哥有些眼熟吧,我们认识嘛?”

    烛清流玩味的看着詹台平遥和这个站在詹台平遥身边的男人。他早就已经认出来了这个人,若不是这个人那么这个世上就不会有詹台平遥这么一个人了。若不是他,那自己就不会受重伤,也就不会…不会不举了。

    这个卑鄙小人,竟然下阴手。一想到自己感觉到自己的作为男人的骄傲没反应了的时候他是多么的害怕和慌张。直到现在,他还是没能够医治好自己。听说京都出了个小神医,这才光明正大的跑回来打算求医呢,没想到这场晚会上竟然让自己碰上了这对狗男女。

    “哼。”

    詹台平遥冷哼一声,眼眸冰冷,看向烛清流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对于罗文,詹台平遥则是有些愧疚,一不小心就将对方卷进了这个争斗的漩涡当中了。

    有些愧疚的看向了罗文,而罗文此时已经想起来了这个高大帅气的帅锅是谁,这不就是那天晚上被自己阴了一把的吊死眼嘛。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上,真的是…不得不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上次三个人碰面的时候一个昏迷一个受伤的,自己顺路来了个英雄救美然后顺带的阴了对方一把,没想到这才没过几天就又碰上了。真的是,心里有句妈卖批不值当讲不当讲。

    “卧槽,吊死眼,你你你你…你怎么…”

    罗文认出来了烛清流之后,就一个没忍住,卧槽了一句。还好他的音量不算高,只有周

    围几个人听见而已。听见有人爆粗口,周围的人只是转身看了一眼而已,并没有将视线过多的停留。

    “乖乖的把解药交出来,或许我还能留你一条全尸。”

    烛清流往前一步,直接来到了罗文面前。然后侧身低声阴狠的对罗文说着。

    看来这人是将自己的问题当成是中毒了,罗文心里叹了一口气。又是这样的威胁,怎么他听过的威胁的话,都那么的异曲同工,难道就不能有点儿新意?就不能换一种方式?

    “不好意思啊兄弟,这玩意儿没解药。”

    罗文又怎么会乖乖听话呢?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一个想要杀了自己的人,凭什么去救他,再说了,这玩意儿也不致命,最多让他下半辈子当个活太监而已,也没啥大不了的,就当是出家了呗。

    “你给我等着,别落在我手里了。”

    烛清流一口气差点儿没缓过来,这家伙竟然敢,竟然敢这么说。烛清流差点儿没憋住直接冲上去弄死这个家伙了去,最终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这才没有在宴会上做出来什么大打出手的举措。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极品狂医无弹窗广告,极品狂医txt下载,极品狂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