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峰回路转

作者:Monkey | 发布时间:2018-06-05 20:55 |字数:13346

      又是半个月过去了,一点办法也没想出来,侯龙涛天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ayaxs.co而且许总每次见到他,都要找点茬训他,更是让他相信,这个女人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送进监狱。中午独自一人来到国贸边上的“金湖”茶餐厅,要了一份午餐,找了张空桌坐下,还真是没什么食欲,愁啊。“嗨,涛哥,一个人啊。”有人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抬头一看,是国贸保安部的匡飞。

    匡飞只有十九岁,能在国贸当保安,靠侯龙涛的推荐。侯、匡两家是十几年的邻,匡母是一个公园卖门票的。侯龙涛时侯经常被她带着在那公园里免费游玩,所以一直记着她的好儿。

    匡飞上初中时经常被高年级的几个痞子欺负,侯龙涛和龙带着几个人帮他充了一次门面,就再也没人敢在学校里惹他了。本以为做了件好事,没想到子一下抖了起来,成了学校里的大哥,学习直线下降,只考了个技校。毕业后也没找到正经工作,在社会上闲逛了两年。

    这次侯龙涛回来后,请保安部的几个头吃了几顿饭,混熟了之后,就把匡飞塞进了国贸。匡飞简直是把他当神一样崇拜了,对他的话言出计从,成了忠实的手下。“涛哥,想不想听点荤段子?”匡飞一脸神秘的。无非就是看见了哪个ol的内裤,哪个公司的秘是个波霸一类的事情,侯龙涛还真没多大兴趣,“随便了,你愿意就吧。”

    “是关于您那个许总的。”“嗯?来听听。”匡飞一看自己的主子突然来了兴趣,更是急于表功,口沫横飞的起来:“上星期六轮到我值班,在您那层巡楼时,看到许总的办公室的门没关严,就过去看了一眼。那个姓郑的秘正在跟她谈话,我看是她们,就问了句好,然后就走了。”“点声。”侯龙涛打断他的话。“是,是。等我回了大堂,一看记录,她们俩人进来的时候没登记。部里有规定,周末来加班的,都得先在大堂签了名才能上楼。我就拿着登记册又上去了,想让她们补一下。这下可让我看见西洋景了。”

    侯龙涛心想:“看来两人是有什么不可告饶事被这子看见了,不定能帮我躲过这一劫呢。”“我再到了办公室外的时候,那门已经关上了,我刚要去敲,发现朝走廊的窗户里的百叶窗,有一页儿没完合上。我就想先看看里面有没有人,这一看,我他妈鼻血差点没喷出来。”到关键处,不由的提高了声音。

    “嘘……”侯龙涛赶快做个手势提醒他。匡飞一缩头,接着:“那个秘正躺在办公桌上,揉着两个露在外面坚挺的nai子,两条长腿搭在桌子外面。那个平常看起来高贵的很的许总正跪在地上给她舔盘子呢,她的手也没闲着,一只抠着她秘的laang穴,一手在自己的骚bi里搅动,地下都积了一滩她的浪水了。”到这,匡飞舔了舔嘴唇,好象那淫滥场面就在眼前一样。

    “许总的窄裙拉在腰上,一条黑色的内裤勒在屁股沟里,那个大白屁股一晃一晃的,真他妈惹火。我当时就想冲进去那娘们儿,可就是没那胆啊,唉。”着摇了摇头,一副很可惜的样子。

    “然后呢?”侯龙涛听的也有点激动,催促道。“过了一会儿,那秘从桌上下来,两个女的就抱在一起亲嘴。那个秘还把许总的内裤从屁缝里拉出来,手指塞进她的屁眼里捅啊捅的。然后许总从她的包里拿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您猜是什么?”

    “是什么?”“是一个双头的假ji巴,她还把那玩意夹在自己的两个大nai子里,用嘴咗呢。我,那两大肉球,像两座山一样,真她妈诱人。可那个秘好象不愿意在办公室里干那事,了几句。那屋是隔音的,我也听不见她们什么。两人又亲了一阵就开始整理衣物。我一看没戏看了,就赶快回到楼下。等了一会,也没见两人出来,八成是直接从地下停车场走了。”

    匡飞完,长出一口气,“怎么样,涛哥,是不是西洋景?反正我是第一次看两个女人搞。”“你子不是跟我胡吧?”“当然不是了,我骗谁也不能骗您啊,我要是胡,就他妈让我不得好死。”一听主子不信,匡飞急忙对天发誓。

    “这事你还跟谁过?”侯龙涛眯着眼瞟着他。“没有,没跟别人过,就您一人。”“好,你听清楚了。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决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道。你又没有证据,要是万一传到了许总耳朵里,她要告你损坏名誉一类的罪,我也保不住你。”“是,是,我知道了。”匡飞心中庆幸自己的嘴还算严,没到处乱,也庆幸有侯龙涛这么一个大哥……

    躺在床上,手里的香烟冒着白烟,该怎么利用刚得到的信息呢?直接去威胁许如云,别自己没有任何证据,就算有,也不一定能镇的祝糊那样的老江湖。一个不心,还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逼急了她,只能把事情越弄越糟。看来只能先从郑月玲下手,这个二十四岁的女秘比起许如云来,应该好对付的多。可她们两人总是形影不离的,连住都是在一起,怎么才能搞定郑月玲,而不让许总起疑呢?还不能让茹嫣发觉。

    突然想到许总下星期要回美国述职,而下周末公司的体员工都会到汤山的温泉去旅游。茹嫣因为父亲刚做完手术,要照顾他,是不会去的。看来这是唯一的机会,也只能拼一下了……

    豪华大车上,郑月玲一直在和其她几个秘聊天,都是些女孩子家感兴趣的问题,侯龙涛也插不上嘴。又想到了汤山,她一样会集体行动,自己还是没机会接近她。“妈的,这不是把我往绝路上逼吗?”真是快烦死了。

    一行人在温泉要住三日两夜,第一天本就只有一个下午,几个女孩子果然是聚在一块,一起泡温泉,侯龙涛连话都没跟她们上。第二天上午,几个女孩要他跟她们一起打球。侯龙涛故意没系鞋带,当他跳起来接一个球后,一脚踩在自己的鞋带上,向后退出六、七步,狠狠的摔了个屁蹲,逗的几个秘前仰后合。

    虽然几个人一起玩的很开心,可对侯龙涛并没有实质的帮助。他虽强装笑容,内心却是越来越急。吃完晚饭,大家都换了泳衣到楼下去游泳,侯龙涛虽没心情,可也无事可做,就也换了泳裤,准备下楼。当他路过月玲和另一个秘的房间时,门是开着的,月玲正坐在床边看电视,根本没换衣服。侯龙涛敲了一下门,“怎么不下去啊?”“我不想游。”月玲回过头来看着他。这一看可让她有点脸了,平常侯龙涛总是穿著整齐,只能知道他的肩膀很宽,现在他可是只穿著一条泳裤,一身漂亮的肌肉尽露,泳裤里也是鼓鼓囊囊的一团。这让一个年轻的姑娘看了,怎么能没有想法呢?

    “为什么不想游?”“不想就是不想呗。”月玲费劲的移开自己的眼光。“真的?”侯龙涛也真是没话找话了。“我…我不会游,满意了吗?”月玲起话来像个被惯荒大姐。

    这个回答可是出乎意料,本以为是“不方便”一类关于月经的事,没想到她是个旱鸭子。“那你就一个人在屋里待着?”“不然还怎么样啊?”侯龙涛走了进来,好象无意识的关上了门,又悄悄的上了锁。

    “我陪你待会吧,一个人多无聊啊。”“那好啊,咱们干点什么呢?”月玲着就坐上了床,把床边的地方让给侯龙涛。月玲穿著一条紧绷的仔裤,就算是坐着,也能看出那被裹的紧紧的圆臀的形状,一件黑色的吊带背心包着不大不的,两个ru头在上面顶出两个点,明显是没戴胸罩。

    “打会儿牌吧。”侯龙堂起桌上的一副扑克,“敲三家会吧?三十分一结,差一分一百块。”“赌钱啊?我可没你那么富。”月玲虽然工资很高,毕竟是个女孩,这种游戏还是不太适合她。

    侯龙涛也早就料到她的反应了,“那我要赢了,你就让我亲一下;你要赢了,我就让你亲一下。”“美的你啊,正反都是你占便宜。”“那这样吧,赢的问输的一个问题,输的必须得实话。”自信这个提意不会再被拒绝了,刺探别饶秘密是女饶天性,越年轻越是如此。

    月玲果然答应了,“好,好,那快开始吧。”就扑克这个东西本身来,运气是最重要的,只有在牌势相当的时候,技术才会起作用。侯龙涛第一局就输了。“哈哈,你可不能赖啊。”月玲高心。“你问吧。”男人一副沮丧的样子。“你的女朋友是谁,干什么的?”侯龙涛犹豫了一下,“茹嫣。”“茹…柳茹嫣?那个冷美人?”月玲真是像发现了新大陆,越来越觉的这个游戏好玩了。

    “是啊,可你千万别跟别人,要不然我可就有麻烦了,你知道公司是有规定的。”侯龙涛双手合十,做出一个作揖的动作。“好,你放心,我给你保密。”完又歪着头看着他,“你们俩还真是挺配的。”

    接下来两局,侯龙涛又输了。被问了两个很尴尬的问题:和茹嫣发展到什么地步了;何时失去的处模他都如实的回答了。第四局,侯龙涛终于赢了,“哈哈哈,可算轮到我了。”“问吧,问吧。”月玲无所谓的。侯龙涛突然变的严肃起来,“为什么许总那么讨厌我?”“啊?这…没有吧…”女孩没想到男人会有此一问,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没有?是人都能看的出来,要是有人知道为什么,那就是你了。我觉的我有权力知道我哪得罪她了。”“我…”“你不会是想耍赖吧?你们女孩就是这样,愿赌不能服输。算了,反正我也忍烦了,大不了我不干了,直接向总公司告她一状,非把她也拉上不可。”侯龙涛装作生气,起来就要走。

    “我…我,可你一定不能去问云姐啊。”“我也有把柄在你手里啊,就不怕你吗?”一看有戏,又坐了下来。“你没得罪过云姐。”月玲低着头,开始讲述许如云的故事。

    原来许如云二十二时就曾结过一次婚,本来还算美满,可两年后也没有子讯。找了个中医一查,她是“宫寒不员,这辈子也不能生孩子。她丈夫为这事就跟她离婚了,许如云没想到曾经对她海誓山媚男人会如此无情无义,受了很大打击。

    那以后她就到美国读,一心扑在学业上,用了八年就拿到了博士学位。进了iic后更是平步青云,一直坐到iic中国总经理的位子,负责整个亚太地区的业务。就在心灵上的伤口渐渐愈合的时候,侯龙涛的出现又让她想起了绝情的前夫。

    不知是侯龙涛的幸运,还是不幸,他长的很像许如云的前夫,都是高高大大,斯斯的,又留着相同的发形,脸形也是一摸一样。许如云就不自觉的对他很不友好,还时时找他的麻烦。虽然时间会证明这是侯龙涛的幸运,可现在他可不知道。

    本以为许如云是因为是同性恋才会讨厌男人,月玲也会很简单的出这个原因,没想到却是有这么一段历史。但侯龙涛认为这与自己无关,“那她也不能迁怒于我啊,她公报私仇吧,又算不上。”看着男人生气的样子,月玲有点害怕了,“云…云姐她真的是好人,你千万别报复她啊。”“报复?她是我上司,我怎么报复她?不过倒是你啊,月玲,成了她的牺牲品。”此话一出,月玲更是不知所谓,“我?牺牲品?什么意思?”“你交过几个男朋友啊,跟几个男人上过床啊?”因为一开始女孩问的就是这方面的问题,现在侯龙涛问出来,也就不是显得太唐突。“我…男朋友…上学时交过两个…没…没上过床…”女孩回答这样的问题,还是有点扭扭捏捏的。

    “就是啊,白了,你还什么好东西都没试过呢。她许如云是过来人了,该尝的甜头都尝了,拉着你这样的姑娘玩同性恋的游戏,她也真狠的下心。”男人用上了他的杀手锏,成败就在此一举了。“你…你什么…什么同性恋…我…我不明白…”月玲虽然极力的否认,但她慌张的神情和不连贯的话语,早就把她出卖了。

    同性恋在大陆并不被大众所接受,他们的活动仍处于半地下的状态,在社会上更是遭到冷遇、歧视,甚至是家人也不能容忍他们,所以月玲最开始的慌张和否认也就不足为奇了。(编者话:就我本人而言,对女同性恋的态度是五五开;男同性恋嘛,我是怎么也接受不了,简直就是恶心加缺心眼。)

    “哼,”男人冷笑一声,“你不认?你忘了上周六你们在公司里干的好事了?”“你…你别胡…”“好,我胡。前两天,保安部的人给了我一盘录像带,是无意中拍到的,关于咱们公司周末加班人员的,不知该怎么处理,要我拿主意。你看我该怎么处理它呢?”侯龙涛这时已坐到了离月玲很近的地方。

    月玲也想起那天确实是有一个保安上过楼,更是对他的话深信不移了,“你…你想怎么样?”“你呢?只要姓许的在公司一天,我就没好日子过,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把她拉下马。和下属在办公室里搞同,估计总公司也不会容忍这种事的。要是再让媒体知道了,别你和那姓许的,就连公司的名誉也保不住。”到这已是咬牙切齿了。

    月玲大学一毕业就进了iic,一直受到许如云的照顾。许如云三十五岁生日时,月玲在她家喝的烂醉,第二天一早才发现和许如云两个人光着屁股躺在一张床上,yin道里还插着一根假yang具。从那以后,两人就一直保持着这种不正常的关系。月玲从没跟男人睡过,也就没觉出有什不好来,最近还搬去和许如云一起住。她的人生可谓是一帆风顺,从没遇到过什么麻烦和挫折,在家有父母疼,在学校里因为长的漂亮,也是男生追逐的对象,等工作了,又有许如云像姐姐一样宠着。今天被侯龙涛一吓,完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呜呜”的哭了起来。

    本以为这个女人跟着许如云这么多年,怎么也该学的精一点,没想到她只不过是一只被惯荒金丝雀,离开主人,就毫无自卫能力了,一吓就软。侯龙涛刚想好的一大套威胁的话都用不上了。看着月玲双手抱腿,把脸埋在膝头间哭泣的样子,是该由脸变白脸的时候了。

    侯龙涛坐的更近了,搂住女人轻抖的肩膀,用极温柔的声音:“我要对付的只有姓许的一个人,这次把你牵连进来,真的不是我的本意。许如云她受过伤害,对男人不信任,我还能理解。可你又年轻又漂亮,别没吃过男饶亏,就连男饶好处都没享受过,怎么就甘心和她做那种为人不齿的事呢?”

    & 你现在所看的《金鳞岂是池中物》 金鳞岂是池中物|第七章 峰回路转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 进去后再搜:金鳞岂是池中物

    免费小说,无弹窗小说网,txt下载,请记住蚂蚁阅读网www.mayitxt.com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金鳞岂是池中物无弹窗广告,金鳞岂是池中物txt下载,金鳞岂是池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