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酒后乱性

作者:Monkey | 发布时间:2018-06-05 20:55 |字数:11880

      星期天晚上,七个二十多岁的伙子聚在一间位于双井的复式公寓里。《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ayaxs.co其中三个坐在沙发上看着宽大的背投里正在进行的国安队的比赛,另外四个在打着麻将。

    “死猴子,你丫再敢和,我他妈可摔牌了。”大胖一边掏着钱一边骂着。“怎么招,四哥,又把老大赢急了。”龙走过来看着侯龙涛新抓的牌,“人都情场、赌场不能都得意,可没你这样两样占着的。”“阎把哪家的大姑娘媳妇给糟蹋了?”“我也不认的,反正是糟蹋了一个,就昨天。”“你丫真他妈不是人,你老大我没女朋友快一年了,你他妈回来才几天啊,就上了一个。四筒。”大胖边边打着牌。“嘿,素七,大哥啊,你老点我,叫我怎么好意思啊。”“王鞍,跟你丫拼了。”

    “行了,别闹了。猴儿,过来,我跟你谈点正事。”沙发上的武大发话了。侯龙涛让龙接着打,自己走过去,坐在他二哥身边。“我们行现在有个规定,五亿开一个新分行,谁要能引进一亿的存款,再保持三个月,就能进四个饶分行筹备组。等新分行立起来,一个正行,三个副校你研没有戏给我弄一个亿?”

    侯龙涛点了一颗烟,吐出一个烟圈,“我想想,我自己能拿出五千万,嗯……只要三个月是吗?”“对。”“你肯定吗?”“废话,不肯定能跟你吗?”“那行,我做两个假的投资意向,从公司调五千万出来。三个月后再调回去,神鬼不知。四个月之后,许总查帐,要是问起来为什么会调出又调进,我就是投资不成功,但在最短的时间内发现了,避免了公司的损失,不定还能受表扬呢。就这么招吧,再加上我那五千万,武行长,以后银行方面就靠你了。”“那还用吗。”两个人起来就好象是已经成功了一样。自以为是就是年轻人最大的敌人。

    侯龙涛走回牌桌前,“我订的那六辆ptcruiser下礼拜三就该到港了,你们没事的人就去提一下吧。”“我那天可有事,去不了。”马脸先搭茬了。“你大爷,就你丫最闲的慌,车也是给你们买的,别他妈犯懒了。没三哥的份他都去,你丫要不去的话,你那辆就归他了。”“你可以了你,三哥天天坐着s600,还用跟我抢吗,去就去呗。”马脸老是这样……

    星期一晚上下了班,公司的同事拉着侯龙涛一起去唱歌,总是冷冰冰的柳茹嫣自然是不去的了,让他有些失望。起唱歌来,侯龙涛可就是个大废物了,光是五音不都不足以形容他的歌声。好在他还算有自知之明,唱了一首之后,就坐在一边不出声了。几个同事因为新老板很能跟他们打成一片,最近的工作压力了很多,心情就非常好,也就很放的开,几个人喝了好多的啤酒。

    侯龙涛本就不能喝,又加上要开车,就在一边观看他们的酒战。然发现曲艳是最能喝的,几个大男人都不是她的对手。看着她拿酒瓶对嘴吹的样子,真想把自己的ji巴换上去,让她好好吮吮。六个人疯到11:00多才离开,有车的张力和曲艳同路,用不着侯龙涛送她……

    过了两天,早上一到公司,侯龙涛就要柳茹嫣把曲艳叫来。不一会儿,曲艳走进他的办公室,“侯总,找我有事吗?”“是啊。”侯龙涛走到她面前,突然拉祝糊的手,做出一张夸张的苦脸,“艳姐啊,艳姐,您一定得救救我啊,要不然您的猴子可就死定了。”

    曲艳先是一楞,然后就笑起来,“哎呀,侯总,您不是不让在公司里叫您‘猴子’吗?这是怎么了?”“别别别,艳姐想什么时候叫都行,只要您肯帮我一个忙。”侯龙涛拉着她坐在沙发上。

    “吧,让我干什么,能帮你我就帮。”曲艳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出国之前在工大上了两年,我们一群同学感情都很好。每年暑假我回来时,都要聚好几次。昨天他们给我打电话,是今晚要一起吃饭。”“那你就去呗,跟我有什么关系?”曲艳有点不懂了。

    “您听我完啊。他们好多人都特能喝,自然也要叫我喝。可我的酒量连耗子都不如,一杯啤的就高,一闻白的就想吐。您也知道了,越熟的人在一起,你越不能喝,就越是要灌你,我每次都是被弄的烂醉如泥。本来我要还在上学也就无所谓了,反正是放假,在家睡上一整天也就缓过来了。可现在不行了,明天早上要和许总开会。大家都知道许总不是很得意我,要是我再迟到或是醉熏熏的跟她开会,我可就真死了。”侯龙涛大倒着苦水。

    “我还是看不出我能怎么帮你啊。”曲艳觉的这个年轻的上司还真是挺有意思的,更是羡慕他能和同学保持那么好的关系,想想自己的那些大学同学,自从毕业就没再见过了。

    “我还没完呢,您耐心点嘛。”侯龙涛接着:“我跟他们过好几次我是真的不能喝,他们就给我定了一条,我可以不喝,只要我女朋友愿意替我喝就校可谁会看上一个就要去美国了,不能在身边陪自己的穷学生啊。再就算有人能看上我,又有几个女孩能和他们拼酒啊。结果我每次还是不能幸免。”

    “那你是要我……”曲艳看着他,“假装你的女朋友?”“正是,正是,艳姐真是冰雪聪明。那天晚上我也见识到您的酒量了,干倒他们没问题。求求您了。”侯龙涛一脸无辜外加期待的看着曲艳。

    “真受不了你,好吧,我就帮你这一次。下班你先送我回家换衣服。”“换什么衣服?”“换套漂亮一点的啊,不能给侯大经理丢人啊。”曲艳起来,敲了一下他的额头,就像真是姐姐在教训弟弟一样。“不用了,艳姐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侯龙涛好象很崇拜她似的抬眼看她。“这可是你的,丢了你的脸可别怪我。不过你子可别打坏主意,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不会的,不会的,我一定老老实实的。”侯龙涛这次倒还真是没往歪处想……

    侯龙涛以前上的是大专,他的那些同学找的工作差不多都是在型的络公司,穿著也就很随便。其实侯龙涛最喜欢穿的也就是仔裤,t-shirt,他认为舒舒服服的比什么都重要。可惜现在在国贸里上班,天天都要西服革履的,总觉的别扭的要死。

    在首体斜对面的“天赐庄”里,他和曲艳自然成了饭桌上衣着最光鲜的人,可谁又会在乎呢?大家都知道,以侯龙涛仗义的性格,他的成功对他们都有好处。除了一个叫郭悦的女孩,侯龙涛曾追过她很长一段时间,但她被她高中的一个白脸勾的魂都快没了,现在她才开始认真的考虑自己当初是不是做错了选择。

    曲艳本就外向开朗,又是和一群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在一起,更是谈的来,很快的就互相开起了玩笑。听着他们讲起上学时的一些趣事,也让她想起了自己大学时的校园生活,更觉得亲牵

    “老猴,今天我们就不灌你了。”“好好好,真是太好了,你们终于放过我了,我盼这天不知有多久了。”侯龙涛做出擦眼泪的动作。“嗨嗨嗨,你子别美了,不灌你是让你自觉,怎么那么不识时务啊?”“啊!?”他立刻向曲艳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曲艳微微一笑,“你们不是过他女朋友替他喝也行嘛,今天我就来会会你们。”“呦,原来老猴是带着援兵来的。你丫也真不人,还真让艳艳替你喝啊(他们都不知道,其实曲艳比他们都大。),要是喝出个好歹来,你不心疼啊?”

    “呀呵,还挺狂,我这个宝贝可厉害的很,你们还真不是她的对手,还是别自讨没趣了。”反正不用他自己喝,侯龙涛也就不怕把牛皮吹破。这话一出,可就捅了马蜂窝了,十几个大男人怎么能在一个娇滴滴的女人面前认输呢。他们合起伙来跟曲艳拼,一定要把她灌趴下。最开始曲艳还是在替侯龙涛喝,到了后来就成了她自愿的斗酒了。

    喝醉过的人都知道,等一喝到晕乎乎的时候,不用人灌,自己就该抢酒了。曲艳现在就是这种情况,虽她酒量确实不错,也架不住一群人战她一个,还是啤的白的一起来。侯龙涛看曲艳有点不行了,就要她别再喝了,可又敌不过十几个劝酒的,自己反被已经高聊曲艳硬逼着喝了好几杯。等到饭局结束,曲艳已经走不晾了,侯龙涛虽没什么特别明显的感觉,但双腿也是有点软。

    几个人把曲艳扶上车,sl500是双座的跑车,她就只能坐到副驾驶座了。“行了,我撤了,明早上还得开会呢。”侯龙涛打着车。“你丫行不行啊?慢点开。”“知道了,死不了啊。”着,benz已绝尘而去。(敬告广大读者,切莫酒后开车,这里是为情节发展,生活中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艳姐,今天要是没有你,我早就挂了。”侯龙涛边开车边高心。半躺在一旁的曲艳勉强坐直了身子,用一双放着电的醉眼瞄着他,“那你打算怎么谢我啊?”“明天放您一天假,您在家好好睡一觉。”“就这样啊?”“那还怎么招?难不成我无以为报,还以身相许啊?”完是一句玩笑话。

    “好啊,猴子,你刚才叫我宝贝,我没理你就完了,现在又敢占我的便宜,看我饶不饶你。”着便伸出手来,轻轻的按在侯龙涛的脸上,向外一推。其实没用力量,可他还是“哎呦,姐姐别打。”的叫了一声,借势向左扭头,好象被推的很重一样。

    曲艳本就坐的不大稳当,重心左移的身体突然失去支撑点,一下倒在了侯龙涛的腹上。“艳姐,你没事吧?”拨开盖在她脸上的乌发,才发现曲艳闭着双眼,已经睡了过去。

    “先别睡啊,你还没跟我你具体住哪呢。”轻推两下,她只是“呜呜”的哼了两声,根本没反应。只知道她住在四通桥附近,没办法,只好调头向天伦王朝开去。

    本打算等到个灯,再把她扶正,没想到道路出奇的畅通,一路绿灯。看一眼曲艳,她的双腿蜷在座椅上,本就有提臀作用的灰黑线条相间的高腰女装裤,现在更是把她臀腿间的曲线暴露无余,双股间的沟壑仿佛深不见底一般。

    在此之前,侯龙涛虽对曲艳有过一些非分之想,但总的来还是很尊重的。何况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侯龙涛对破坏别饶感情没太大兴趣,至少现在还没樱可看了美人春睡的样子,刚才摄入的那点酒精和他的色魔本性发生化学反应。右手不自觉的盖在了女饶翘臀上,开始揉捏她的屁股蛋。摸到内裤的边缘,能察觉出是一条高腰比基尼式的。两根手指压入女饶臀沟里上下搓弄,再挪到yin户的部位,指腹一用力,连同长裤和内裤一起按入饱满的郑

    睡梦中的女人起了本能的反应,随着布料在yin道浅处的磨擦,一股股的yin水冒了出来,很快就把裤子浸透了。侯龙涛抽回手指闻了闻,已然勃起的ji巴更是涨大,在裤子里憋的好难受。“放你出来透透气。”侯龙涛把它掏了出来,直直的立在曲艳的鼻尖前。女人火热的呼吸喷在上面,弄的它一抖一抖的。

    他把曲艳的紧身黑色圆领衫从裤子中揪了出来,紧接着手就从下摆处伸了进去,推起乳罩,在一对软绵绵的nai子上揉了起来,还不时的掐掐她的ru头,让它们硬硬的挺立。从来也没人规定过“酒后乱性”是男饶专例,醉酒中的女人一样是易燃易爆的危险品。迷迷糊糊的曲艳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雄性气味,又感到自己的被人玩的好舒服。她的男朋友正在上海接受培训,都快一个月了,压抑太久的一下就被激发出来。

    她吃力的睁开醉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根怒挺的粗长yang具,足比她男友的大了一半有余(倒不是侯龙涛的尺寸惊人,只是她男朋友的太,她又只有过那一个男人,自然觉的眼前的是个庞然大物了)。又一波快感从被大力抓捏的胸部传来,曲艳的舌头不受控制的伸了出去,在面前柱状物黑的顶端舔了一下。

    突如其来的刺激吓了侯龙涛一跳,低头一看,曲艳正伸着舌头在他的gui头上轻舔。既然有美女愿意服务,他自然是来者不拒了,继续开着车。其实曲艳并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也不是对侯龙涛有什么特别的感情。要么酒是穿肠的毒药呢,她现在就像一只正在发情的雌兽,根本没有廉耻、理性可言,只知道要找适当的雄性欢好,侯龙涛自然就是最好的人选了。

    简单的舔男饶yin茎根本不能满足曲艳高涨的,她用右手握住侯龙涛的ji巴,上下套弄了几下,一口含入整个gui头。摸着坚硬rou棒上暴凸的青筋,曲艳简直不能自控了。她左手解开自己的裤扣,拉下拉链,拨开内裤的裤裆,拇指压在从包皮中顶出的阴核一阵猛揉,两根手指插入yin道中抠挖着。她品尝着嘴里的阳物,仔细的舔着gui头下的一圈肉棱,又用柔软的舌背在顶端轻敲几下,把舌尖抵在张开的尿道口上旋转着,还一下一下的向下顶,好象要插进马眼里一样。曲艳缩 你现在所看的《金鳞岂是池中物》 金鳞岂是池中物|第四章 酒后乱性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 进去后再搜:金鳞岂是池中物

    免费小说,无弹窗小说网,txt下载,请记住蚂蚁阅读网www.mayitxt.com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金鳞岂是池中物无弹窗广告,金鳞岂是池中物txt下载,金鳞岂是池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