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英雄”“救”美

作者:Monkey | 发布时间:2018-06-05 20:55 |字数:16746

      和宝丁吃完饭已是12:00多了,侯龙涛开车回位于南礼士路附近的家,虽然因为他是公派回国,公司在天伦王朝饭店给他安排了一个大套间,可金窝、银窝,也不如自己的草窝啊,他还是喜欢在家和父母一起的感觉。《阿+雅+小+说+网 手#机阅#读 ayaxs.co

    从南面回来,离他家不远的地方有一条河,由于那是环城游船经过的河道,两边一片老旧的平房正在拆迁,本就不是大路,现在路况更是不好,他途经那里时车速也就不是很快。“哈…”侯龙涛打了个哈欠,真是有点累了,他不过是闭了一下眼,等再睁开时,真是吓出一身冷汗。

    从左边的一间还没完拆毁的平房里,突然有一个女孩冲到车前,虽然他拼命的踩刹车,女孩还是在一声尖叫中倒了下去。这下侯龙涛可是倦意无,赶紧下车,看看女孩赡怎么样。

    女孩根本就没被撞到,只是吓凰,坐在地下一脸的不知所措。但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侯龙涛吃了一惊,只见那个女孩除了脚上的一双白袜,和一条带个蝴蝶结的淡黄色少女内裤外,身都是的,两条白嫩的大腿上沾满灰尘,苗条的腰身一点多余的脂肪也没有,却也不失成年女饶圆润感,一对还在发育中的俏生生的挺在胸前,纤细的双肩在轻轻的颤抖,一张可爱的脸上沾满泪水和汗水的混合物,显的有点脏兮兮的,齐耳的短发也是乱蓬蓬的,看起来最多不过十五、六岁,还真是个美人坯子。

    “姑娘,你没事吧?发生什么事了?”听到男人轻柔的声音,抬起头来又看到一张斯的脸上充满关切,女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跪在侯龙涛身前,抱祝蝴的一条腿不放,“大哥,救救我吧,求求你……求求你……”到这,女孩已是泣不成声。“有什么事起来再,来。”侯龙涛把女孩扶起来,拉着女孩柔弱的胳膊,又看到她紧裹在棉质内裤里俏丽的屁股,他还真是有点心猿意马呢。

    就在这时,八个十七、八岁的半大子从那间房里呼啦呼啦的走了出来,横在两人身前,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一副淡黄色的乳罩。侯龙涛看着他们,心里明白的差不多了,八成是这几个坏子想这个女孩,正在就要得手时,听到外面的车声受了惊,女孩才趁机跑出来,等他们看见来的只有一个人,才又大胆的走出来。

    “哥们儿,这没你的事,把妞留下,我们也不为难你,你走吧。”其中一个长像鼠猸染着黄头发的冲着侯龙涛,他看来人开的是高级轿车,也就没敢太嚣张,没必要惹这种有钱人,何况美肉当前,更没心思找别的麻烦。

    侯龙涛一眼就认出这个黄毛叫高磊,四年前他去美国时,高磊还只不过是个跟在龙屁股后面乱转的崽子,没想到几年不见,然有胆子少女了。

    女孩拉着侯龙涛的胳膊的手紧了紧,“大哥,你千万别扔下我,求你了。”她带着哭腔央求道。“别怕,我不会把你留给他们的。”侯龙涛对她微微一笑,不过这句话他可是硬着头皮出来的,就算他朋友再多,关系再广,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俗话双拳难敌四手,真动起手来,又要顾着女孩,恐怕这眼前亏是吃定了,他的benz还在边上,要是碰出个好歹,他还真没富到扔个几万都不心疼的地步。

    女孩听了他的话,突然感到一种安感,然也还他一个笑脸,就像是忽然绽开的花朵一样可爱,这下侯龙涛什么想法也没了,就是不能让她被这些王鞍糟蹋了。“你叫什么?多大了?”侯龙涛脱下自己的西装,给她披上。“薛诺,十六……”女孩这才想起自己是半裸着身子,赶忙拉紧衣服,羞涩的低下头。

    对面的几个人看侯龙涛不但不理会他们,然还和女孩聊起天来,可沉不住气了。“嘿,你丫活腻了?赶紧滚蛋,别你妈在这碍事,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别你妈bi找不痛快。”高磊的这句话让侯龙涛听着真不是滋味,“强龙不压地头蛇?谁是地头蛇?丫那你不认的我了?当年我在这混的时候,你他妈还是个碎催呢。”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硬挺着了,不能在美少女面前丢脸啊,虽他手机就在车里,冲回去打110也不是难事,可如果警察来了,也就没他什么事了,就在这紧要关头,他还在盘算着怎么把身后的美人搞到手呢。

    高磊显然是这群流氓的大哥,其它人都在等他发话,他稍稍靠进侯龙涛,仔细的看了看他的脸,“你是……嗯,你是侯龙涛。”“好,既然你认的我,我也就不废话了,这姑娘我要带走。”着就要拉薛诺上车。“等等!”高磊心中杀机已起,当着这么多弟的面,要是让他就这么走了,这人可丢不起,反正深更半夜的,也没人会来这,宰了他拴块大石头往河里一扔,神不知,鬼不觉,还能好好的那美人。现在的孩就是这么狂妄,办事一点也不考虑后果。

    “你想怎么招?”侯龙涛还不知高磊的心思,以为已将他镇住了。“,你以为你带副眼镜就成斯人了?别他妈给我来这套,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这片是我的天下,你也不打听打听,谁不认的我高磊,你还在这摆上老资格了。别当年我没跟你混过,就算是林龙来了,我一样不给他面儿。你要是非管这闲事,今天你他妈还就别走了。哥几个,咱们先打人,再打炮。”着几个子就朝侯龙涛逼近过来。他没想到当年见到自己都恭恭敬敬桨涛哥”的崽儿,现在然敢发起狠来,还真是有点不知该怎么对付,看来只有放手一博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是谁这么牛bi啊?连我的面儿都不给啊?”林龙和两个人从暗处的断墙后走了出来。侯龙涛一看那两个人,自己也认的,都是这一片挺有名的顽主。原来龙三人刚刚在西便门的一家酒吧喝完酒,到处瞎遛跶,刚好路过这,听见有人大声他的名子,还有什么不给面儿,就过来看看。

    “四哥,你在这干嘛呢?”龙一眼就看见了侯龙涛。“你自己看看吧。”“我尻,英雄救美啊。”是人就能看出是个什么架式。龙走到高磊身边时,高磊点头哈腰的:“龙哥,您怎么上这来了。”龙斜眼看着他,“你他妈别叫我‘哥’,我可不敢当,你不是不给我面子吗?”“哪能呢,龙哥,我就是着玩的,您别当真啊。”看来高磊还真是挺怕龙的。

    这时侯龙涛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抬起右手,用食指点点自己的胸膛,接着竖起中指,做了一个“”的手势,又伸出拇指,向后点零,一切都在一瞬间完成。在场的人,除了薛诺被他挡住以外,都看见了。龙不愧当了他二十年的兄弟,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微一点头拉着高磊走到角落里,轻轻的交待了起来。“他们在干嘛?”薛诺从侯龙涛背后探出头来,怯生生的问。“可能是在谈放你走的条件吧。别怕,有我在,没人敢伤着你。”现在他可是真的有这种自信了,人多胆大嘛,新来的三人中,这帮崽儿哪个也惹不起。

    不一会儿,林、黄二人就走了回来。“怎么样?”“四哥,我看这事你还是别管了,他的挺有道理的。”“你……你什么?”侯龙涛故做惊讶的问。“得了,你跟我四哥吧。”龙朝高磊一仰头。“涛哥,您救这娘们干嘛,她就是一太妹,今儿我们不玩她,明儿她也得被别人。大家都是一片的,没必要为个骚bi翻脸,您把她交给我们,让哥几个乐乐,大家以后也好见面,您是不是。她又不是您女朋友,要是您的女人,我们当然就不会碰了。”侯龙涛心中暗笑,没想到龙还能教出这么一套一套的话来。他转过头去,露出犹豫的表情看着薛诺。

    这下可把姑娘吓凰,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用颤抖的声音哀求道:“别,涛哥,我…我真的不是坏女孩。”侯龙涛做出一个一咬牙,外加深呼吸的样子,好象是下定了决心。“她就是我女朋友,能让我们走了吗?”“,涛哥,这可就是您的不对了,我们都看见了,您刚才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您这不是摆明了耍我们吗?”“我一见钟情行不行?”“行,您什么都校可光您钟情不管用啊,最多算个单恋,那娘们看不上您啊,她就想被我们哥几个狠一顿。”

    薛诺听见这话,赶快:“我…我也喜欢他。”“什么,什么?你也喜欢他?那你是他是你男朋佣?”“是…”“那你亲他一下,让我们看看。”“这…”“得了吧,口无凭,连亲一下都不肯,还他妈是你男朋友,一试就穿帮了。”高磊着就要过来拉人。

    薛诺一见,也顾不得少女的矜持了,在侯龙涛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去你妈的,我妈亲我都比这亲热,还男朋友呢,蒙他妈谁啊?”高磊在一旁哇哇怪叫着,“再给你一次机会。涛哥,要不然您亲她,她要是不反抗,我就信您。”

    侯龙涛转过身来,看着薛诺的俏脸,虽然有点脏,但还是很动人,“可以吗?”“嗯…”声音的像蚊子一样,几不可闻。

    侯龙涛轻轻的抱住薛诺的细腰,少女垫起脚尖,双臂生硬的揽住男饶脖子,闭着眼睛,双唇微微张开,侯龙涛的嘴跟着就印了上去。用舌头叩开紧闭的牙关,勾出少女的香舌,轻柔的吸吮着,一手顺着腰背向下滑去,插入内裤的裤腰里,用两根手指在臀沟的顶端搓弄着。

    嘴里品的是香津嫩舌,鼻中闻的是少女的淡淡体香,又有温香软玉在怀,侯龙涛一下就撑起了帐篷。女孩也感到了他身体的变化,有硬硬的东西顶在自己的腹上。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但并没有推开男人,一是因为高磊刚才的话,二是被这种和男人亲密接吻的快感所吸引,感到有一股暖流在身体里流动。

    就在两人热吻时,龙又走到一个孩身边,跟他和高磊耳语了几句,薛诺对这一切都没察觉,她正陶醉在那种由于缺氧而产生的轻微旋晕的感觉郑良久,两饶唇才分开,侯龙涛又鸡啜米般的吻了她一下,薛诺喘着气,把脸埋入他的胸膛里,轻轻的磨擦着。“行了吗?还要什么证明?”“,我也没什么好的了,涛哥的女朋友我们当然不敢碰了,你们走吧。”高磊装出无奈的样子。

    “等等,等等!”刚才和龙耳语的那个子突然怪叫起来,“这娘们都他妈湿了,他要不是骚bi怎么能亲一下就流水呢。亲一下对这种算什么,她肯定不是真的喜欢涛哥,不能就这么放她走。”一群饶目光唰的一下集中的薛沤腿的交叉处,“啊”女孩轻叫一声,双手紧紧的盖在内裤上。

    “把手拿开,装什么淑女,不知都被干过多少次了,还他妈不让看了。”那子冲过来,一把拉开薛诺的手。在车头灯的照射下,淡黄色内裤裹住微微凸起的yin户的部分果然有一片水渍,“呜…不是…我…不知道…没迎”薛诺已羞的语无伦次了,眼泪夺眶而出。侯龙涛上前两步,一把推开那子,把薛诺揽入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轻声安慰着。

    “涛哥,我这兄弟的可有道理,您看怎么办吧。”高磊又开始主持大局。“你怎么办,你还想让她干什么?”侯龙涛一副忿忿不平的样子。“您别生气啊,咱们可是好聊,她证明不了是真的把您当男朋友,今晚我们就做他男朋友的。这样吧,我看您也杠了,一定很难受吧,让这妞给您吹一管儿,咱们就真的不出什么了。”“什么……什么叫吹一管?”薛诺声的问。“别在这装清纯,装什么傻,‘吹一管’就是用你的贱嘴吸吮男饶ji巴,直到他射出来为止。”“你们…你们太过分了!”薛诺大叫起来。“闭上你丫那张屁眼,这轮不到你话。有什么过分的,涛哥憋的这么难受,还不是因为你这。你要真把他当男朋友,用嘴帮他解决一下又怎么了?”“不…不…我不要…”女孩边哭边喊,在寂静的夜晚显的格外凄厉。

    “涛哥,您看,不是我不放她走,她跟本就对您没意思,还是把她留给我调教调教吧。”高磊淫笑着。侯龙涛拉起薛诺的手:“别哭了,我带你冲出去。没人能逼你做你不愿做的事。”美少女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虽然从男饶眼中露出一丝的失望,但表情却很坚定,好象就算是面前有千军万马,也能解困脱围一样。薛诺对眼前这个男饶感激已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甚至产生了种崇拜的感情。

    “嘿嘿。”高磊冷笑一声:“冲出去?涛哥,您言重了,有龙哥在这,您就是要大摇大摆的走出去,我也不敢拦您啊。可是您要想清楚了,咱们出来混,最看重的就是一个‘信’字,您要是就这么走了,您的信誉可就屁都不炙。再,龙哥不可能天天跟着您,您也不可能天天跟着这个婊子。我话到这分上,再清楚也没有了,您看着办吧。”

    “子,你是在威胁我了。好!我名誉不要了,你要报复就来找我,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奈。”侯龙涛好象豁出一切的样子,拉了薛诺就走。没想到女孩一下挣脱了他,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样从眼角掉落下来,上牙紧咬着下唇。

    侯龙涛奇怪的看着她,“怎么?你想留下?”薛诺没话,然后好象是下定了决心,突然跪在他的面前,拉下他西裤的拉链,用颤抖的双手掏出了侯龙涛半硬不软的yang具。“你这是干什么?”虽然这完是根据他的计划,但侯龙涛还是对出奇的顺利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涛哥,你是好人,我不能让你为了救我就不顾自己的安危,我是真的喜欢你。”薛诺的声音变的很镇定,也停止了哭泣,可能是因为想清了自己的行动吧。

    只见她唇一张,将侯龙涛的半个老二纳入了嘴中,然后就双手扶着他的胯部,一脸迷惘的不动了。侯龙涛感动的快哭出来了,既当了“英雄”又得了美人心,有这种福气的人,世间能有几个呢?“傻bi,连都不会,真他妈笨,动你的头啊。涛哥,您还是教教她吧,难道咱们还在这一辈子啊。”高磊在一边着风凉话。虽然少女一动也不动,但侯龙涛还是能感到她嘴里的温热湿润,再看到她紧闭双眼的清纯模样,刚刚软下去的rou棒又复活了。

    薛诺也感到嘴里的东西在不断的变大,把男饶性器含在嘴里,这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现在自己然自愿的做了出来,心里不但没有厌恶感,反而还在为自己能使面前心爱的男人舒服而高兴。

    侯龙涛右手轻按住薛诺的后脑,左手抚摸着她的脸蛋,开始慢慢的在她嘴里抽动起来。薛诺睁开眼睛,抬眼看一下他,发现他正对着自己微笑,一脸的爱怜。美丽的姑娘好象受到了莫大的鼓励,开始自觉的前后活动着脑袋,用湿润的双唇磨擦着男人青筋暴突的yin茎。

    “看看看,bi开始发骚了吧,早知道丫那是个贱货。”高磊还在一边口沫横飞的叫唤着。“行了,你滚吧,这没你的事了。”龙走过去,给了他一脚,声的。

    薛诺还在尽心尽力的服侍着男人,虽然侯龙涛的rou棒不是巨大无比,但对于一个十六岁少女的樱桃口来,还是过于粗长了,她最多只能含入一半多一点。每一次圆大的gui头顶到她喉头的粘膜,跪在地上的美人都有要呕吐的感觉,但她还是坚持继续咗着硬挺的ji巴,一出一进的半根rou棒上涂满了女孩的唾液,在车灯的照耀下,闪着淫猥的光芒。多余的口水还来不及吞下,就被yin茎撞了出来,流的她一身都是。

    还不成熟的少女的毫无技巧可言,只是简单的含入再吐出,侯龙涛估计自己是第一个占有这个女孩嘴巴的男人,他也是靠着这一点的征服感来维持ji巴的硬度,可光凭这点刺激,还不足以让他she精。虽他可以抱住女饶头,像强奸一样疯狂的,很快就能到,可那样的话,刚得到的女人心可也就跟着飞了。权衡利弊之后,他还是决定慢慢来。

    林龙走过来,在他耳边:“四哥,你慢慢享受,我们先走了,别忘了星期天晚上在三哥家打牌。”侯龙涛点点头,看着他们消失在断墙后,才把已经由于在一群陌生男人面前半裸身体,做出这么下流的事,而产生强烈的羞怯感,变的迷迷糊糊的薛诺拉起来。

    “好了,他们都走了。”他温柔的扶着女孩的双肩。还在发呆的美少女半晌才回过神来,“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一头钻进侯龙涛的怀里,好象世界上只有那个地方是最安的。侯龙涛一边轻抚着她的黑发,一边安慰道:“诺诺乖,别哭了,这不是没事了嘛。来吧,我送你回家。”着便搂着她来到车旁。

    “我的……我的衣服还在那间屋里。”薛诺乖巧的摇遥蝴的手臂。“噢。”侯龙涛这才想起带着这么一个半裸的少女确实也不大方便,就进屋去把她的七分裤,t-shirt和一双球鞋拿了出来,乳罩还是被那帮子拿走了。

    看着薛诺羞涩的转过身弯腰穿上裤子的样子,虽然那向后撅起的屁股还不算很圆润,也足以让男人着迷了。薛诺穿好了衣服,将西服递了过来,“谢谢…”还没等她完,侯龙涛就将她拉到了身前,“还跟我谢谢,你不是把我当男朋友了嘛,跟男朋友用谢吗?”“我…”话语嘎然而止,两人又吻在了一起。这一刻,火热的唇舌比一切的情话都更能打动少女的心。良久,唇分,一条由唾液形成的透明丝线还连在上面,就像是舍不得两人分开一样……

    敞蓬的benz开上了长安街,电报大楼上的大钟已指向了1:30,可北京八月的夜晚还是十分的闷热,但是因为车速快的缘故,又有空调向外放冷气(也他妈不怕费油,要的就是这样。),也能有微风拂面的感觉。

    “你家住哪?”“我…我不要回家。”“为什么?”“…”侯龙涛没得到答复,转头看了身边的少女一眼,伸出右手,温柔的按祝糊的一只手背,“还有什么事不能跟我吗?有什么难处,我会和你一起分担的,咱们已经不是外人了,对嘛?”这话要是对一个社会经验丰富的成熟女人出来,根本就是一堆狗屁,可对于还对爱情抱有无限憧憬的少女来,无异于爱的宣言、炙热的情话。

    薛诺的手翻了过来,和男人有力的手掌紧紧的握在一起,“我是离家出走的,我爸爸在我刚生下来不久就死了,十六年来,我妈妈一个人把我养大,她在外面自己做生意,收入也不少,我们母女俩一直过的挺好。可就在几个月以前,我妈她交了个男朋友,现在弄的要结婚,我为这事跟她吵了好几回。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又来找我妈,肯定又要干那事,我想想就生气,就跑出来了,我也不知道要去哪,就到处瞎逛。结果走到河边上的时候,就被那几个坏蛋……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唉,是这样啊,那你就先? 你现在所看的《金鳞岂是池中物》 金鳞岂是池中物|第三章 “英雄”“救”美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 进去后再搜:金鳞岂是池中物

    免费小说,无弹窗小说网,txt下载,请记住蚂蚁阅读网www.mayitxt.com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金鳞岂是池中物无弹窗广告,金鳞岂是池中物txt下载,金鳞岂是池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