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圣意已决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 发布时间:2019-03-21 21:21 |字数:3666

    整个京师,哀鸿遍野。

    那该死的方继藩,好似是专门盯着高官老爷们似得,谁家有女儿,他便挑选哪一个。

    本来选秀,没什么不好,进了宫,说不准还能成嫔妃,家里也算是皇亲国戚呢。

    且一般情况。

    秀女选入宫之后,未必就在宫中,而是进行挑选,有的会送去东宫,有的去各家藩王的府邸,这些人,也是极有希望成为太子妃和王妃的。

    可现在……

    这入西山医学院,算个什么玩意啊。

    好端端的女子,在家里享福不好?到了年龄,好好的寻个好人家嫁了,侍奉公婆,相夫教子,难道也不好?

    却跑去做大夫。

    大夫,那是粗人才做的事。

    别看在民间,对大夫尊敬的很,可到了老爷们的这个层级,就完全不同了。

    而且,这臭不要脸的还让大家带学费去报名,一年九百两,姓方的,去你的吧。

    一大早,吏部左侍郎梁储就带着一群大臣匆匆到宫中来请求见驾了。

    梁储这个人,在历史上,也算是名动天下,曾在正德皇帝时期,做过内阁首辅大学士,他在成化十四年,会试第一,被选入翰林院,为庶吉士,此后平步青云,在翰林院期间,编修过《明会典》。

    要知道,在大明,主持编撰典籍和实录的大臣,前途都是可期的,果然,用不了多久,他便任为吏部左侍郎,几乎是当下王鳌致士之后,成为吏部尚书的首要人选。

    梁储等人,见了皇上,哭了,拜倒:“陛下啊,陛下,臣等……没法活了啊。”

    弘治皇帝戴着眼镜,他还需要慢慢的适应,透过厚重的镜片,他看着众人滔滔大哭的样子,道:“何事?”

    “陛下,臣女才及笄不久,却蒙钦旨,要入西山医学院,臣女年纪还小,待字闺中,陛下,这万万使不得啊,她身子孱弱,实在……实在……”

    说到此处,梁储又哭了。

    女儿也是他的心头肉啊,这女儿送去,这不是羊入虎口吗?且不说别的,单说这去了读书,将来……可怎么嫁人哪。

    梁储泪如雨下:“臣恳请陛下,格外的开恩,请陛下另择高明。”

    弘治皇帝见他哭成了这个样子,心里倒是软了,抬头,看了一眼萧敬:“名册里,有梁卿之女?”

    萧敬心里咯噔了一下。

    那名册,是方继藩定了的,方继藩已经放出话来,这些女子,他全要,一个都不能少。

    偏偏那个家伙,还不讲道理,少了一个,他不找别人,他就找萧敬。

    萧敬是个宦官,又不是武夫,他擅长阴谋,背后给人上点眼药啊,穿点小鞋什么的,这才是他的专长,可是……似这般公然的撕破脸皮,直接一拍两散见了面就说要打死你的那种人,不但不可理喻,而且对于萧敬而言,这不啻是自己鸡蛋碰石头,那姓方的狗东西,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啊。

    萧敬硬着头皮:“回禀陛下,是有这样的事,只是……西山书院那里,已经甄选过了,倘若换人,只怕……其他人也是不服,到时,谁入医学院学高明的医术,为宫中效劳呢?”

    弘治皇帝有些动摇。

    萧敬早就看穿了弘治皇帝的心思,他又道:“齐国公甄选的时候,曾说过,这一批女子,非要让人放心才好。所甄选出来的女子,不但要知根知底,且性子还要温柔贤淑,否则,若是耐不住性子,到时给太皇太后和张皇后看病时,惹出了什么事端,或是有了什么疏失,那便是万死之罪。”

    弘治皇帝心里咯噔一下。

    他本是能理解梁储感受的。

    可细细想来,还真如此啊。

    梁储这些人,确实都是知根知底,他们的女儿,想来也是家教甚严,只有这样的人才放心啊。

    朕若是诊断错了,倒也罢了,大不了,吃一些苦头便罢,可太皇太后什么年纪,寻常人,放心吗?

    还是方继藩这个小子心思细腻,处处都为宫中着想啊。

    弘治皇帝了然了。

    萧敬眼里带笑,忍不住暗暗夸赞自己真是人才,这陛下的心思,自个儿轻易就能拿捏住,若是这世上没有方继藩,嘿嘿……

    可细细一想,自己一身本事,都给方继藩那狗东西去抬轿子了,顿时,又觉得自尊心遭受了伤害,比自己被阉了还难受。

    弘治皇帝气定神闲,呷了口茶,慢吞吞的道:“入书院读书,是为了将来,能够为宫中效劳,怎么,诸卿家,难道还不愿为朕分忧?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效忠君王,孝顺父亲,乃是臣子之道,怎么到了诸卿这里,却如此痛心疾首呢?此事,朕意已决,诸卿就不必在此哭哭啼啼了。”

    梁储几乎要昏厥过去。

    其他几个大臣,纷纷又开始垂泪。

    胳膊拧不过大腿啊。

    …………

    方继藩笑嘻嘻的亲自迎接前来报道的新生,女校校舍确实准备好了,还专门有老嬷嬷看门,方继藩一身麒麟服,见一辆辆马车来,眉开眼笑。

    那些书院的徒孙们,因为和女校的校舍隔了一道墙,却是纷纷攀上围墙,冒出一颗颗脑袋。

    方继藩看了个真切,气极,叫人取了竹竿子来,朝着那围墙后冒出的脑袋便抽:“臭流氓,你们还是人吗?”

    徒孙们纷纷吓得面如土色,作鸟兽散。

    却不妨这时,朱厚照却是一身蟒袍,精神奕奕的赶来:“老方,老方,女学生们来了没有?”

    方继藩:“……”

    当下的社会风气,实是令方继藩这样的正人君子为之扼腕。

    这车子一辆辆的进入校舍,就好似是成亲似得,车里的女子们,哭的死去活来,车外头,多是家长作陪,家长们也都是泪流满面,口里说着对不住之类的话。

    方继藩朝王金元耳语,王金元让人敲锣:“先交一些学费,别哭了,交了学费,放可领牌子入住校舍啊,承蒙惠顾,交完学费再哭。”

    朱厚照站在方继藩一旁,忍不住道:“老方,其实有时候,本宫觉得你挺缺德的。”

    方继藩微笑,伫立不动,他的面上,迎着晨曦,清澈的眼眸里,射出圣光:“日月知我。”

    “啥意思来着?”

    方继藩道:“把嘴边的口水擦干净。”

    朱厚照忙是袖子一揩,傻乐:“不知是为啥,可能是饿了,你瞧,口水都流出来了。”

    方继藩:“……”

    女子们的父兄们缴纳了学费,就像完成了历史性的任务,然后,统统被人赶了出去。

    紧接着,每一个女生,都领了一个腰牌,不得不说,这一届的女生,质量是相当的高,方继藩不得不承认,大明的这些受高官厚禄恩养的人,其基因,还是很强的。

    一个个娇柔又清秀的女子,虽是没有施什么粉黛,却几乎个个貌美如花,哪怕是有一些残花败柳,不,歪瓜裂枣,却也被平均值拉起。

    方继藩背着手,乐呵呵的,刚要向女生们训训话,此时,两辆马车便进来,稳稳当当的停下。

    却是香儿搀扶着朱秀荣,联袂着方妃一道来了。

    朱厚照抬头看天,轻声道:“老方,你婆娘善妒啊。”

    方继藩大声道:“胡说,公主殿下雍容大度,我不许你这样说她!”

    朱厚照顿时慌乱。

    朱秀荣笑吟吟的莲足细步而来,道:“兄长,夫君,你们在说什么?”

    朱厚照忙是打了个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妹子,你又来做什么?”

    朱秀荣道:“听说来了不少大家闺秀,她们初来乍到,这姑娘的心思,就怕你们不懂,可别将人吓坏了,因而来看看,兄长,嫂子也来了。”

    朱厚照冷淡的道:“噢。”

    朱秀荣眨眨眼:“我和香儿商量过了,这些女子,统统都是夫君和兄长的门徒,她们的父母,将她们送来,定是担忧的很,为了使她们放心,香儿,这儿,你来负责看顾,万万不可使她们名节有失,如若不然,那就真是万死之罪了。”

    香儿脆生生的答应:“好呢。”

    朱秀荣看向方继藩,道:“夫君。”

    “呀。”方继藩有点走神,回过神来,看着娇俏可爱的朱秀荣:“咋了?我没做什么事,我常对人说,行的正,走的直……”

    朱秀荣道:“夫君,她们初来,还需适应环境,可不要吓着了她们,不妨,这几日,就让我们几个姐妹,来料理吧。等她们学会了规矩,熟悉了这里的环境,到时,再调教她们不迟。”

    方继藩道:“有你这句话,我便放心了。太子以为呢?”

    朱厚照道:“怎么都是她有理,我说不好,她又去告状。”

    朱秀荣嗔怒看着朱厚照:“哥……”

    朱厚照摇摇头,一脸落寂之色。

    朱秀荣却是面上带笑:“你别闹,这可不是一般的女子,若是真闹出什么事,传扬出去,且不说,毁人终身,还害了书院的名声,你们的心思是好的,可备不住,有的人乱嚼舌根哪。”

    方继藩叹息道:“娶妻当娶朱秀荣,方继藩说的,果然至理名言。”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明朝败家子无弹窗广告,明朝败家子txt下载,明朝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