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马到功成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 发布时间:2019-03-19 22:40 |字数:3815

    所谓的扰海,其实就是针抵达瞳孔时,将针抽出,将整个白内障拔下来。

    朱厚照说着,针已极快抽出。

    果然,那眼里的白内障开始脱落。

    不过显然还没有脱干净,朱厚照又开始故技重施,重新进行射腹、探骊,接着,继续扰海。

    连续三次,那白内障才彻底的脱落。

    这老头儿,已是昏睡了过去。

    原本眼里的一片乳白,已是消失殆尽,瞳孔重获光明。

    每一个医学生,几乎张大眼睛,不敢呼吸。

    他们一个个森森然的看着祖师爷动针,个个啧啧称其,心里嘀咕,若换做自己,能做到这个地步吗?

    这还是祖师爷第一次练习呢。

    拔出白内障之后,朱厚照的针,依旧还停留在瞳孔。

    这时候,哪怕是他的手抖一抖,这眼珠子也就废了。

    现在已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朱厚照额上渗着汗,可他依旧魏然不动,身体的协调,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练习了半辈子的弓马,底子实在太好了。尤其是人家每日还织毛衣,这是精细活,不但要有耐心,且对于人的协调能力,有很高的要求。

    虽然很久没有进行过手术,可是技艺非但没有放下,竟是更加高超了。

    方继藩给朱厚照擦了汗。

    朱厚照的眼睛,则死死的盯着放大镜,这放大镜里,照出老头儿的瞳孔,此时,针停留在瞳孔,是为了‘定位’,要确定患者的瞳孔是否正圆、明亮。

    他眼睛不曾眨一眨,反复的观察着,最终,朱厚照抽出了银针,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给他上眼药,包扎!”

    “是。”

    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方继藩了。

    所谓眼药,不过是生理盐水,进行一些消毒的处理,而后,让人却了纱布,将老头儿的眼睛一层层的蒙上,他的麻药还未过去,且让他昏睡,等起来,再看效果。

    朱厚照在一旁,摘下了他的帽子和戴着的口罩。

    蚕室里,死一般的寂静,朱厚照感慨道:“还是切腰子啊,似这样的手术,只几盏茶功夫,便觉得好似要累死了。”

    这是实话。

    虽然手术的过程很快,可里头的每一步,具都需要心再心,只丝毫的偏差,这患者便完了。

    毕竟,那是一层薄薄的虹膜,可不是闹着玩的。

    朱厚照左右四顾:“怎么,都死了?”

    那些目瞪口呆的医学生们,这时才回过神来,一时之间,人们长长的出了口气,实际上,这个手术的过程,他们比祖师爷还要急,心都冒到了嗓子眼里,冷汗淋淋,此时回过神来,有人开始拍掌,其他人纷纷拍掌。

    朱厚照满面红光:“先别急着高兴,还不知道你们的师公,办法是不是凑效呢。”

    是啊,手术是达到目的了。

    却都是按着方继藩的法子来的。

    因而,这患者手术之后,到底能否重见光明,却还是未知数。

    “走,先去吃饭。”

    医学生们纷纷跟着朱厚照和方继藩出了蚕室。

    朱厚照回头:“都跟着来做什么,自己吃自己的去。”

    大家才恋恋不舍的走开。

    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用过了饭,回到蚕室里,这些医学生们,却都早早的赶过来了,人头攒动,个个如饥似渴的涅,让方继藩误以为自己来的不是蚕室,而是青楼。

    好在,这手术并没有破伤口,倒没有感染之虞,朱厚照和方继藩进了蚕室,这老头儿已是清醒了。

    “来,老方,将他的纱布揭开来。”

    在蚕室里,朱厚照就是皇帝。

    方继藩曳晃脑,听他的。

    心翼翼的揭开了老头儿的纱布。

    老头儿的眼睛紧闭。

    一群医学生,则探头过去,朱厚照气咻咻的将他们打开:“都滚开,他张开眼睛,若是能看到东西,那也该是第一眼,看到的是本宫,一边儿去。”

    朱厚照说着,脸凑上去,道:“张眼睛。”

    老头儿比大家更紧张,那眼睛颤颤的,慢慢的将眼睛张开一线。

    “眼睛还是糊糊的。”

    朱厚照脸色顿时可怕起来。

    失败了?

    方继藩却忙道:“方才眼里滴了这么多水,你得眨折,再试试看。”

    老头儿点头。

    他眨了折。

    一下子世界在他的眼里,开始明亮了许多。

    虽不及寻常人的视力,却比之患脖,不知强了多少倍。

    朱厚照朝他笑:“看得清楚吗?看看我是谁。”

    老头儿曳:“不知你是谁。”

    朱厚照的脸色,又拉了下来。

    老头儿解释道:“敢问高姓大名。”

    朱厚照没好气的道:“朱寿,朱大寿的朱,朱大寿的寿。”

    老头儿沉默了。

    良久,突然泪水自他的眼里滚落下来,他发出了哀嚎:“看见了,看见了,恩公哪,恩公哪,邢儿,看见了。”

    呼

    一下子,蚕室里欢声雷动。

    朱厚照也压抑着内心的激动。

    方继藩忙是将纱布重新给他蒙上,一面道:“这眼睛,还需修养几日,好好蒙着吧,过几日摘下来,记得按时给他上眼药。”

    手术成功。

    只是具体的效果,还需过几日再说。

    朱厚照也激动的不得了,兴冲冲的出了蚕室:“去找父皇去,咱们赶紧给他扎了针。”

    方继藩曳:“成功的案例太少,还需积累经验,继续观察,有了足够多的范本和案例,积累起来,才可对这手术进行改进,殿下,陛下的眼睛,可不能随便动啊,殿下倒没什么,臣是要承担责任的。”

    说着,方继藩取出了一个簿子,打开,里头是密密麻麻的人名:“明日,还有三例手术,现在排期的病人,已有七十多个,足够了,这些日子,只怕要辛苦殿下了。”

    朱厚照背着手,叹了口气:“还是做皇上好。”

    接下来,要做的事,多了。

    懂得了解决白内障是一回事,手术成功也是一回事,距离当真给陛下动针,却不是贸然可以进行的。

    接下来,便开始一次次的手术。

    有的白内障患者是在中期,有的则已十分严重,朱厚照一例例做着,成功率颇高,不过哪怕是如此,每一个手术完毕的病人,却还需进行观察,确定他们手术之后的恢复情况,苏月领着人,做的记录,足足可以积攒一箱书。

    观察完毕,还需进行研讨,每一例手术,成败得失是什么,几次手术之后,大家发现,那金针还可以进行改进,因而,连匠人也开始拉进来讨论。

    方继藩怕啊,正因为这份对自己生命的珍爱,才让他孜孜不倦的组织人进行研究。

    到了第四日,一例手术失败了,是个老妇人,还在,家人没有闹,默默的接受了这一切。

    毕竟,这妇人本身就是失明的,现在不过是彻底断绝了她治愈的希望而已。

    只是当这妇人被接走的时候,他们此前,听说手术可以治愈,满怀着希望,现在,却如霜打的茄子,从希望到绝望,妇人的两个儿子,努力的压抑着内心的痛苦,他们雇了车,将母亲抱上车厢的时候,附近的医学生,没有一个人,敢去直视他们的眼睛。

    失败的情绪,足足的弥漫了好几日。

    才终于让许多人走出了阴霾。

    医学生们借着这一例例的手术,几乎每一个人,都做满了笔迹。

    世上再没有医学这般更神奇的东西了,它可以使失明者重获光明,让将死之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新的医学知识,新的理论,新的案例,这足以让每一个立志于此的人,冒出无数的想法。

    朱厚照更加得心应手。

    此后的昌,他开始进行讲学,一面下针,一面要和这些学生们讲清楚,怎么样点睛,如何确娥针插入虹膜的力度,射腹时,又需如何,这些屑巧,人人都屏息听着。

    接着,开始有医学生来试手了。

    朱厚照在旁,亲自指导,几乎是手把手的教学,包教包会。

    这个过程是极漫长,以至于方继藩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

    已过去了一个半月。

    就在医学院里,还在为此事不断的讨论和研究时。

    弘治皇帝已越发觉得自己的眼睛不中用了。

    御医们又召了来,一群御医闻弘治皇帝的眼睛,观察了很久,太医院医正本想说,恭喜陛下,贺喜陛下,陛下所生重瞳,乃大吉之兆。

    可惜他不敢说,陛下都说了,眼睛越来越模糊,几乎不可见物,哪怕是带了眼镜,也是无济于事。

    医正刘芳定了定神,这些日子,他也翻阅了不少的医书,道:“陛下所患的乃是眼疾,以臣之见,眼通肝,所谓清肝可明目,以臣愚见,这是陛下肝火太盛之故。”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这个道理,他也听说过。”

    “臣不妨,开一些清肝明目之方,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弘治皇帝道:“卿开药方便是了。”

    刘芳心里松了口气,他就怕陛下对自己的诊断不满意。

    好在这清肝明目的方子,要多少有多少,他倒背如流的,就有数十个方子。

    第三章送到,求支持。

    手机阅读访问:m.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明朝败家子无弹窗广告,明朝败家子txt下载,明朝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