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三章:震动天下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 发布时间:2019-02-15 20:14 |字数:3555

    百亩的宅子……

    整个京师,怕也没有人有这样的手笔。

    最紧要的是,一个人,压根就住不下这么多的宅子,毕竟,京师不是老家,老宅有多大,就建多大,因为,老宅是孤立的存在,为了供应一大家子人锦衣玉食,得专门有大量的人手伺候,没有学堂,还得在宅里设立学堂,祖宗们需要有个位置,因而,需有宗祠。

    可这是京师啊。

    大家盯着王不仕,倒吸一口凉气。

    王不仕笑吟吟的道:“诸公,发财的机会,可能要到了,趁着现在房价平缓时买入一些,势必有利可图。”

    “……”

    没有人吭声,现在许多坏消息传出来,此时买房,这不是傻吗?

    这不是十两、二十两、一百两,这是几万两,谁愿意陪你去疯。

    何况,不少人心里积了一口怨气,看不下啊,但凡是有‘良心’的人,都无法容忍自己被那方继藩收割。

    大家便不理王不仕,凑在一起,低声道:“上一次,王不仕还捐纳了西山书院许多银子呢,我看,他是一条道要和那方都尉一条道走到黑了。”

    “诸公,实话说了吧,那方继藩近来,竟教授皇孙骑射,骑射啊,皇孙未来是储君,是皇上,不学四书五经,而学骑射……”

    众人生出了深深的担忧。

    对于有些人而言,当下的局面,实是大好。

    可对于有的人而言,他们不喜欢自己的未来变得不可测起来。

    原本的世界,对于这些翰林们是有利的,他们清楚那个世界的规则,了解那个世界的每一个明里或暗里的规则,他们是那个世界的王者,可现在这个世界,他们看得不太懂了,哪怕再如何欣欣向荣,竟也给予他们一种不安的感觉。

    有人眯着眼,似是有些憋不住了:“诸公还没有看清楚吗?眼下所发生的事,说穿了,都是建立于利用麦地攒钱之上的,一旦没有人肯买新城的宅子,等着瞧吧,方都尉,只怕日子不好过了。”

    “噢?”有人来了兴趣,不禁道:“这是何故?”

    这人脸一红:“这……这……实不相瞒,近来,我也读了一些国富论,此书之中,全无信义,也无仁义,可谓是锱铢必较,开口闭口,都是言利,不过……此书之中,也有一些有意思的地方。”

    “诸公想想看,一旦房价涨不上去,还会有人急于买房吗?而一旦这宅子没人买了,诸公,那方继藩可是建设了无数的作坊,供应新城的建设和旧城的改造,一旦卖宅子难以为继,这么多作坊,要不要开工,这么多开启的道路修建,要不要继续?他们不能凭空变出银子来啊,没了银子,这些就都得停顿,可是……诸公可有想过吗?一旦难以为继的时候,这新城和旧城,无数的民夫和匠人,聚众有数十万户啊,甚至更多。还有河西走廊的矿工,有定兴县,甚至还有现在的保定府,这些人……谁来给他们发工钱,没有工钱,就要饿肚子,上百人的生计,便受了极大的影响,难道朝廷还能勒令他们回乡种地,试问,他们回得去吗?肯回去吗?”

    “这可是京师啊,天子脚下,一旦发生了变故,就不是闹着玩的。到时候……”

    许多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更觉得后脊发凉。

    那些想要看方继藩笑话的人,突然觉得有点笑不出了。

    真要出了什么大变,那就是动摇国本,是要出大事的啊。

    许多人开始心事重重起来,倒也顾不上去奚落方继藩了,只觉得……心里凉飕飕的。

    竟有人生出一个念头,但愿……不要出事的好。

    而王不仕依旧还是孑身一人,他似乎也明白,这些人心里是如何想的。

    言尽于此,自是不再理会。

    而后,他回到了自己的案牍,在这案牍上头,是一份他刚刚抄录好的诏书,此诏书已颁布半月,需抄录下来,在翰林院备份。

    …………

    方继藩对于保育院的孩子们,还是很上心的。

    孩子们已经长大了,老大不小,其实在古时,到了这个年龄的孩子,若是穷人家,甚至已经开始做工了。

    而朱载墨们,不只要学骑射,还需学习行伍之道,孩子是最有可塑性的,因为这个时候,几乎方继藩说什么,他们便自觉地是什么。

    西山县的公务,其实都有书吏和差役们辅佐,哪怕是离开了他们,也可以自行运转,他们更多是一群在县衙治理中的观察者和学习者,嗯……倒像极了后世某些国家的事务官和政务官,此前对于治理一窍不通的政务官们上台,无论他们对于治理如何一无所知,可只要拥有一个稳定的事务官系统,无论政务官们在登台前的想法多么幼稚可笑,都能保证不出任何的差错。

    除了骑射,依旧还需照料马匹,偶尔,要去县里转一转,哪怕不做决定,也须知西山近来发生了什么。

    此外,便是孩子们围成一圈,寻了一些老卒来,讲授一些行伍之中的趣事。

    孩子们听的极认真。

    这个时候的孩子,对于任何一个拥有丰富人生经历的人,都会肃然起敬。

    此时,他们还没有沾染上贵族们高高在上的臭脾气,这一点,像方继藩。

    那老卒受宠若惊,说起军中的辛苦,说起背井离乡心中的牵挂,这些看似无心的故事,却仿佛一颗种子,在孩子们的心里种下,滋生出萌芽。

    年关将至。

    早早的,天上就下起了雪,这鹅毛大雪将新城染白了,方继藩却不觉得寒冷,身上里三层外三层的裹着裘衣,现在的新城,已有了大明都城的气象,围绕着大明宫,井字形的宽阔柏油车道延伸到目力所及的尽头,在这井字形的空格里,则是一片片错落有致的宅院,新城的人流,已愈发多了。

    沿街的铺面,生意也显得红火,哪怕是冬日,讨生计的百姓,依旧冒着风雪,忙碌着。

    要过年了。

    方继藩却像游魂一般,四处走动,他的内心,无处安放,他已和这个世界融为一体,作为一个受人爱戴和尊敬的人,方继藩无论走在哪里,都会得到别人投来的敬畏,与此同时,还有人们对于他的热切,他总能看到无数洋溢着笑容的脸,这些笑容的真挚,无需去怀疑。

    可是……方继藩忍不住心里还有些落寂。

    平时倒是不觉得,可每逢节日,方继藩总会想到,自己的父母,远渡重洋,使得任何节日,都多了几分清冷。

    他低头,看着账目,很认真,王金元愁眉苦脸:“不知外头,是谁在造谣,说咱们的宅子卖不出去,新挂出来的三千亩宅院,竟只卖了一千余户,还有近两千户,没有着落呢,眼看着,就要过年了,这么多人要发薪水,要养活,此前,西山建业铺的摊子太大了,现在……”

    方继藩淡定的道:“你这狗一样的东西,只知道危言耸听,少说这些废话,这事儿,也轮不着你来担心,该进行的工程,继续进行下去,若是周转困难,可向钱庄借一些贷便是,不要担心,好人会有好报的。”

    本来前头的话,挺让王金元放心的。

    可少爷突然来了一句好人有好报,这一下子令他紧张起来,怎么听着……像是要完啊。

    方继藩却背着手,吹着哨子,似乎对此,没有丝毫的担心。

    “少爷,少爷……”突然,有人飞跑而来,激动的道:“少爷……船队……回来了,回天津了,吃牛肉是犯罪号,回来了……”

    回天津了……

    张家兄弟的动作,竟这样的快。

    方继藩一下子抖擞了精神。

    “消息已经传开了,不少人,都去了天津,说是要亲眼看看呢,少爷……这可是周游了世界的船队,大家都吓坏了,原来脚下真是圆的,他们想看看,这游过了大圆球的船,到底是什么样子。”

    任何一个颠覆认知的事实,都会造成巨大的轰动。

    更何况,还在这个愚昧的时代。

    当求索期刊发出相关论文时,人们只当它只不过是一个个奇谈怪论,在茶余饭后,与人言笑而已。

    可是……当这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眼前时,这对于许多人而言,对他们的内心,绝对是巨大的冲击。

    许多人瞠目结舌,而后……便想要眼见为实,天津港,这里已被乌压压的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艘艘舰船已经靠岸。

    紧接着,税吏把守住了要害,开始厘清船上的货物。

    一个个箱子,被人搬抬了下来。

    人们争先恐后的涌动。

    而此时,更激动的……却是张鹤龄,此时,他还站在甲板上,没有急于下船,他却知道,接下来,他将奏报一件足以震动朝野的好消息。

    下西洋至今……真正巨大的收获,开始出现了。

    和从前小打小闹的劫掠相比,一个最稳定的财源……将出现在满朝君臣面前……当然……张家……要分红!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明朝败家子无弹窗广告,明朝败家子txt下载,明朝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