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章 喂,那谁,说你呢

作者:面包不如馒头 | 发布时间:2019-01-14 21:02 |字数:2735

    关荫有点想笑。

    他想起网上流传的一幅画。

    两百年前,搅屎棍打败风车,开着铁甲船出现在鹰酱家门口,喊一声“自由贸易,开门”,世界历史进入工业化阶段,按照主流历史进程分析方法的结论认为,人类文明进入近代化,也就是工业化文明阶段。

    一百年前,鹰酱开始走搅屎棍的道路,通过半个世纪的努力,终于也开着坚船利炮,满世界港口喊“自由贸易,开门”。

    现在,帝国从世界工厂转型到世界发展发动机角色,替代鹰酱,满世界大声喊同样一句话:“自由贸易,开门!”

    然后,鹰酱慌了,开始着急了,开始反思当年干啥都不带纯洁的小白兔的过错,开始懊恼奶嘴战略在帝国身上的不适应,于是开始嚷嚷“一字并肩王,其它国家去他娘”,帝国没答应,就有鹰酱开始捡起帝国几十年前的“独立自主”的经。

    可你得念正确啊,不,非要按照自己的理解来。

    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反了天了,世界局势,浩浩荡荡,放着顺之者不当,非要当逆之者的那个“亡者”,一天不给帝国添堵心里就不舒服是不是?

    看着舞台上手舞足蹈,用大量天知道哪来的数据和图片展示“欠发达国家和地区自己就能发展的很好”的结论的黑女子,关荫叹息不已。

    这就跟帝国的一些人一样。

    “地主家的傻孙子怀念地主当权时代的风光还能理解,你家十八辈都佃户,你嚷嚷什么地主好,地主人道,地主才是最先进的生产力的代表,你那不是脑残表现么。”网络上就有人在说这话。

    “鬼子可恨,二鬼子更可恨。”这结论,早已经得到证实了,因为鬼子已经是鬼子,而二鬼子渴望当鬼子又不得,只好把自己在心里打扮成鬼子,好好YY一番,于是用鬼子一样残暴的手段试图得到抬旗的机会,有人称之为“执念”。

    黑女子下台,白女子登台,很胖。

    “因为国力发展的不平衡,必然造成所谓‘合作’的不平等。”这是这位的论调。

    关荫第一时间回头冲观海看去。

    全场愕然。

    不要这么明显好吗?

    “惹事精又开始惹事了!”国内网上喜大普奔。

    这种事儿,就惹事精能干得出来,换个人上去,出于礼貌,那也不能往观海脸上看啊,再说,你以为咱就……不不不,咱们是正大光明的,这一点,事实已经证明了!

    惹事精毫不掩饰地把目光投向观海,全会场数千人呢,不由自主也只好顺着惹事精的目光看过去。

    观海:“……”

    你他妈再看,还看,你往啥时候看呢?

    方先生偏过头,假装擦眼角,心里暗笑,惹事精最大的能耐就是胡搅蛮缠,你说你派去的人说啥不好,非说这个。

    国内中学课本上都写着呢,南北对话和南南合作的理论依据就是这个,要不然,你以为我们天天宣扬“我们人均很低,发展很差,距离追上你们还有很大差距”是开玩笑的?

    观海的口香糖都嚼不下去了,被数千人集体注视,真有点瘆得慌。

    干咳一声,观海拉了下方先生。

    大帝也不是吃素的,立马跟方先生交头接耳,你们看,你们接着看,看杀观海也没关系,这厮心理素质好的一批。

    白女子瞠目结舌,不是,我在演讲呢,你们还听不听了?

    忽然,关荫转过头,满眼鼓励的表情,哗哗拍起手来。

    这人是傻子吗?

    白女子不解,我说的就是你们,让你们别再去欠发达地区寻求合作,你听不出来吗?

    这你也敢鼓掌?

    目视方先生,白女子心里想,难不成,你们内部也出了一个大叛徒?不是说那货是帝国的亲儿子吗?

    “难道是个智障?”白女子摇摇头,开始演讲,“雷德斯安德贱特闷……”

    关荫正襟危坐,还把同步翻译的耳麦往耳朵里塞了下。

    他能感受到几十道不怀好意的目光,没关系,我就是找你们打架的,孙砸哎,你敢出手吗?

    “已经被禁止入境了,下一步就该终身禁止了吧?”不少人暗暗猜测。

    那不能,禁止入境只是一个手段,目的是让他小子低头,说王师的好,要不然,禁止他干啥?真要禁止,方先生啊,李九龙啊,这些人才应该是最禁止的。

    这时,方先生拍拍大帝的胳膊,回头冲观海问:“啥事儿啊?”

    当然,方先生不可能这么问,问的很客气,还用英语,原话是沃茨让为此有。

    观海往嘴里又扔了一块口香糖,没咋,你随意,你尽管随意。

    哼,要不是布鲁斯坚决不允许在他们地盘上闹事儿,非把那小子弄到使馆,好好收拾收拾,干这事儿,王师手熟。

    听着台上一口一个“主属大于一切”,关荫不断回头看观海,听到了吗?以后少派军舰往我们家几个澡盆子里跑,懂?

    “都被人家讨伐成这样了,还能若无其事当没发生过,观海的心理素质够好!”关荫跟旁边的工作人员嘀咕。

    工作人员:“……”

    人家说的是咱们,是咱们啊!

    凭啥说我们?

    吃谁家一口饭了吗?

    不是,这个真吃了,暹罗的大米,南洋的水果,这个真吃了。

    “可老子给钱了!”关荫理直气壮,“给钱吃饭,有错吗?难不成非让我们不给钱吃饭?”

    油然响起徐先生的“没给钱就不算瓢”的理论,关荫心里猛烈批判:“那怎么能行呢,人家也是凭力气吃饭的,不给钱怎么行呢。”

    剩下俩上台在说啥,关荫只记住了一个大概。

    “老大霸道有霸道的道理啊。”关荫心里唏嘘,“人家能把说自己坏话的人送到舞台上收拾老二老三,甚至老四老五,是因为人家有实力稳压老二一头,随意吊打老三老四老五甚至其它半个世界,咱跟人家差距还是不少,实力啊,凭实力说话才是硬道理。”

    有这个认识,足见惹事精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

    那不能没这个认识,人家厉害,实力强,那就得承认,要不然,那就成盲目乐观了。

    但是台上的人演讲的内容让关荫很不满,这是世界青年对话大会,主题是世界的青年看世界,你不贴合主题,扯没用的干嘛?

    “这种人,放我们帝国,中考作文绝对零分!”关荫身后不知哪一个国家的代表,反正跟王部长坐一块,看着挺有地位,这家伙对人家信誓旦旦地介绍,“离题十万八千里了,绝对拿到试卷没审题的那种考生。”

    翻译无动于衷。

    可是没用,人家听得懂普通话。

    “说你呢。”这位很好心地提醒关荫,普通话特流利。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奶爸戏精无弹窗广告,奶爸戏精txt下载,奶爸戏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