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零六 血云大阵

作者:草根辟谷 | 发布时间:2019-02-14 16:19 |字数:3349

    逃出饕餮巨口的耿秋,纠结的看了看李天,脸色变了又变,一咬牙,一跺脚,腾空而起向远处逃逸而去。周围的人谁也没料到耿秋会这样。李天看着远去的师父,虽然心里话有些失落,但眼下的情形也不由得他多想,便又专心的指挥符剑应付梼杌。

    无疑耿秋是这里最强的个体,连连打嗝的饕餮哪儿会舍得让这么丰盛的食物逃逸。于是,不停打嗝的他也紧跟着腾空追去。梼杌和穷奇现在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困住十二祖灵和李天他们,等饕餮回来美餐一顿。李天和十二祖巫则是被梼杌、穷奇纠缠着无法脱身。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饕餮划破长空又出现在了这里,李天看着出现的饕餮心里不由得沉到了谷底。看来自己师父已经被饕餮吞食了。划破天际还没站稳的饕餮还没站稳,他的左鼻孔冒出一股轻烟,轻烟飘忽忽来到李天的身边,凝聚成一个淡淡的人形。李天斜眼一看,不禁地兴奋地喊道了:“师父!”

    “咳!咳!”耿秋尴尬的清咳了几声,干涸地说道:“家乐,我……”

    “师父您什么都不要说了!”感觉到师父的窘态,李天急忙说道:“我什么都明白!现在的情况对我们极为不利!您逃走的机会肯定比我大,而且您若是能够活下去,肯定比我更有利于宗门的发展。”

    听到李天的话,耿秋更加无地自容了:“家乐!虽然为师兵解成功,已经成为散仙;但由于我刚刚兵解,自身损耗很大,并没有多少时间恢复;再加上我没有找到好的载体,所以我当时的实力还不如我兵解前金丹后期的实力,实力大减的我必定是饕餮的美食,所以家乐你不要埋怨为师啊!”

    “师父您想多了!徒儿今生对您有的只有感激,又怎么会埋怨您呢?”李天突然又发现了什么,急忙问道:“师父,您,您现在……”

    李天哽咽地没有说下去,耿秋倒是轻松地说道:“这也许就是恶有恶报吧!为师逃出没多久,便被淘汰追上,不过几个回合,便被他吞进了肚里。为师在他的肚里,辗转轮回,要是再不出来,便会被他的胃酸溶解,最终只能元神出窍,逃出来了!”

    李天听闻师父的经历,紧皱眉头,开解道:“这也没什么!我们先解决眼前的麻烦,日后师父找到一个肉身夺舍便是。”

    夺舍,是道家一种借别人身体还阳的理论。修真者若是灵魂不死或死后神识非断,肉体不过是精神躯壳、住宅的活证;稀奇之处莫过于所谓“借尸还魂”一事。借尸还魂的事态表现,是某人死后复活,人格、记忆完全转换为另一已亡故的人。

    印度瑜伽中也有夺舍之法,乃是一种很高深的灵性锻炼,据说可以如住别人的身体(一般是指刚刚死了的人的尸体);但也有称:西藏密教的夺舍之法的发源地。最简单的解释就是:修持此法的人,在死后能够将自己的神识迁至另一个刚死亡不久的身体,利用此一新生的身体,继续其修行或未完成的任务。

    耿秋一阵苦笑。

    这时,饕餮诧异的看着耿秋,不解地拍了拍自己的肚子,顿时感觉到自己好像受骗了。气得他犹如婴孩儿般啼哭了两声,恶狠狠地再次长着血盆大口扑向耿秋。现在的耿秋实力已是弱到了极点,李天不由分说拿出一把匕首划破自己的左手腕,鲜血立即喷了出来,右手手捏玄诀:“符令三清,道道如兵,道道有灵,以吾血为引,遂吾所愿!急急如律令!”

    玄诀过后,术数瞬间展开:李天埋伏在耿秋洞府方圆五里外的符纸全部被催动,符纸一张接着一张遮住洞府方圆五里的整个局域。用朱砂掺有李天鲜血的黄色符纸,在李天鲜血的引动下,也变得血红血红的,每一张好像都要渗出血一样,让人看着作呕!

    “丑时之女,此地已非我等能够控制!你的灵力太少,饕餮一时半会儿还看不上你,我给你制造个机会你赶快逃走吧!”李天在催动完自己的术数后,对身后的丑时之女说道。

    李天莫名其妙就一句话,让心冷冷似冰霜的丑时之女为之一暖,但她随即想到这人是不是在算计自己啊!可是现在的李天哪里有功夫搭理她啊!只见李天说完话,脚步向前踏出几步,他并没有止住手腕似泉涌的鲜血,而是继续施展自己近几年钻研的术数。

    “家乐你在干什么?”一旁耿秋的元神喝道:“你这样会失血过多而死的!”

    李天紧盯着前方与自己的几十把符剑纠缠的梼杌,头也不回的毅然说道:“今日之事,不过一死而已!师父您也想办法赶紧逃走吧!也算为徒报了您对徒儿这十来年的知遇之恩!”

    已经覆盖了这方圆五里局域的符纸更加血艳了,浓郁的血气好像在这片局域形成了一整块的云——一整块硕大的血云。随着李天手腕的血流出的越来越多,血气凝聚成了血雾,低空呈现出的血云也愈发的厚实了!可就是让所有人都觉得窒息,恶心,作呕;即便是身为凶兽的饕餮、穷奇、梼杌也不例外。

    胸闷气短的耿秋抬头观看:铺天的的符箓上的符文与宗门的‘阴魂符’有些相似,他随即明白:这可能是李天根据宗门的‘阴魂符’研发的‘引血符’之类的。

    血雾越来越重,直接影响了人的视野,百米……五十……二十……十米……五米……一米……直至伸手不见五指……可血雾的密度已经在增加。

    “哇……哇……哇……”

    由于视线受到干扰,大家都在小心警惕的时候,却听到饕餮犹如婴孩儿啼哭般的怒吼。

    “呼~呼~”

    可没多久,血红色的世界里到处都是“呼呼”的风声,风声越来越大,渐渐掩盖住了饕餮的怒吼声,,中间还时不时的传出雷鸣之声。这里风声大作掩盖了所有声音,使人耳不能听;血雾朦胧,使人眼不能视。在这个眼不能视,耳不能听的世界里,风卷黑砂,黑砂所触之处,立化血水,纵是神仙,也难幸免。正是:黄风卷起黑砂飞,天地无光动杀威。任你神仙闻此气,须臾形化更难寻。

    耿秋虽然眼不能视,耳不能听,但见闻还是在的,何况李天还是他的徒弟,短暂的诧异后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不由得心里大惊:“化血阵!”

    此阵,用先天灵气,中有风雷,内藏无数黑砂。若是人、仙入阵,便会风雷大作,风卷黑沙,些须着处,人、仙便立化血水。纵是神仙,难逃利害。

    ‘引血符’,‘化血阵’,难道?难道这是‘血魔’幽泉老怪的‘血云大阵’?

    天地初开时,天地间本无轮回之说,有那战死者,魂魄只能在天地间游荡,更有人收集那些魂魄用来祭炼邪兵,苦不堪言。

    幽冥深处有一河,名为:幽冥血河。说它是河,不如说是海,大无边际;乃是盘古开天辟地,身受重伤,体内聚集的一团污血所化,最是阴秽不过。血海形成之初便已演化为一阵势,名曰:‘幽冥血河转*阵’,为天地间八大阵势之一。可谓是:万阵之祖,阵法之源;后世无数魔道凶阵均出于此。

    且说这幽冥血海随阵势转动,隐隐间蠕动一个大旋涡,茫茫间又不见边际。血海秉天地阴秽而生,有无穷煞气聚集在其中。在血海形成之初,血海中伴生一胎盘,高一万五千里。里面孕育一物,十万年方出生,出生时血海翻腾,如是欢庆。此即为:冥河教主,自号:冥河老祖。为阿修罗道祖师,后世中的魔主波旬它化自在天,大梵天,欲色天,湿婆之师。冥河降生时怀抱两剑:一为‘元屠’,一名‘阿鼻’,均为先天所产,专职杀伐。

    元屠、阿鼻二剑,杀人而不沾因果,也就是不会存在业报。于是,冥河老祖携元屠、阿鼻二剑,十二品血莲一台,炼有四亿八千万血神子分身,手下四个魔王,万千阿修罗族,布下‘血河大阵’;开宗立派,名为‘杀’:杀天、杀地、杀众生(意思就是把所有的杀上一遍,他的道就成了)。所以,冥河老祖又叫:冥河教祖。

    岌岌可危的天地,感知到了来自冥河老祖的威胁;于是,推波助澜,激化了巫妖大战,并审时度势诱使祖巫后天自陨,以身化六道轮回,生生的把冥河老祖隔到了另一个世界。可是,天地却是低估了十二祖巫与妖族的实力要知道十二祖巫,乃是盘古的身体、血脉所化;妖皇帝俊和弟弟东皇太一,则是盘古开天辟地力竭而死,之后左眼睛化为太阳,太阳之中孕育而出的两只三足金乌。帝俊掌洛河图书,太一掌东皇钟,二人共同收服天下万族,创立天庭,帝俊为‘天帝’,太一号‘东皇’。东皇太一,有妖族第一战神的美誉。

    巫妖一战,双方一一陨落,留下了一个千疮百孔,危在旦夕的天地。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破天踪无弹窗广告,破天踪txt下载,破天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