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决定生的胜利

作者:沁隋 | 发布时间:2019-01-11 22:55 |字数:4866

    看到梁东跳向了海里,裴大壮并没有去救他,这次,他尊重梁东的选择,是生是死,全看他一念之间。

    此时风小了很多,太阳也从云彩后边露了出来。

    他跳到前面的甲板上,看到了梁东带的那个随从。

    “爷爷饶命,爷爷饶命啊!”那个随从这时拼命向裴大壮磕头道。

    “好了,我不杀你,趁着现在风小,把那些被削断的桅杆修一下。”裴大壮说道。

    “是是是!我马上去。”随从说完,急忙去修桅杆。

    裴大壮走到甲板前,看着在阳光照耀下不断起伏的海平面,心里感到无限的伤感,当年自己的那些徒弟们,除了赵星还不止所踪以外,其他人全都没了,其实他并不想要梁东的命,只是想让他改邪归正,可是他连给自己赎罪的勇气都没有,或许人一旦走错了路,有时候就算是能回头,他估计也没有这个勇气了吧。

    “接下来,就看你们了,刘挺,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裴大壮心里说道。

    松浦加隆和王先生死后,整个横鱼岛的海匪跑的跑,散的散,没有被戚云飞的士兵打死的,很多都跳海或者驾船逃生,但是这些人全都被戚云飞安排的埋伏在外围士兵们堵住一通猛打,整个横鱼岛的战斗,用了不到四个时辰,便宣告结束,戚云飞的部下咦摧枯拉朽之势,将所有岛上的敌人全部肃清,拯救被俘虏的老百姓多达八百多人。

    夜晚,所有士兵全都累的躺在岛上,此时已经涨潮了,想回大陆,看来只有等明天了。

    大海的声音不停的传进士兵们的耳朵里,这些士兵躺在岛上看着夜空中那些闪亮的星星,他们此时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一种从心底油然而生的自豪感,这种自豪感是天下大多数人一辈子都不曾有的,他们创造了奇迹,几千万完成了十万人都玩不成的任务,他们这个时候,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的队伍是天下最强的队伍,自己就是这个天下最强的人,天下没有哪一支队伍能够打败他们,他们是最强的。他们做的是正义地事情,事迹定会载入历史,被无数后人膜拜,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就好像自己站在世界之巅一样。

    就在所有人在静静的体会这种感觉的时候,不知是谁,再次唱响了那首胜利地凯歌:

    万众一心兮,群山可撼。

    惟忠与义兮,气冲斗牛。

    主将亲我兮,胜如父母。

    干犯军法兮,身不自由。

    号令明兮,赏罚信。

    赴水火兮,敢迟留!

    上报天子兮,下救黔首。

    杀尽倭奴兮,觅个封侯。

    随后所有人都跟着唱了起来,这次和之前不同,每个人都在自己唱着自己的,轻轻地感受着这种英雄附体的滋味。

    戚云飞站在岸边看着远处的横鱼岛,此时就见岛上枪火齐鸣,似乎给他发送胜利的讯号。

    “大哥,真是太好了,我们打赢了!我们打赢了!”戚继峰这时抱着戚云飞高兴地喊道。

    戚云飞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时就见王若虎拄着拐杖走了过来,看着远处的横鱼岛,他也哭了。

    “小子,怎么样,腿好点了吗?”戚继峰走过来说道。

    “好……好多了,唉,真是可惜,没有参加这一场如此痛快地大战,真是太遗憾了。”王若虎无奈地说道。

    “呵呵,小子,你的作用太大了,如果不是你,儒剑派这些叛徒也不会这么快就行动,你可是大功一件啊!到时候大哥说不定会给你升官的。”戚继峰笑着说道。

    “您就别笑话我了,说实话,我这么蠢的人,将军不开除我就算不错了。”王若虎无奈地笑了笑。

    “呵呵,小子,如果要不是你蠢,我们的计划也不会如此顺利,你小子真是太优秀了。”戚继峰说道。

    “额,你是在夸我吗?”王若虎无语地说道。

    “小子,我当然是在夸你,你这小子,蠢萌蠢萌的,我很喜欢啊!”戚继峰搂着王若虎的肩膀说道。

    “唉,说句实话,我这的很佩服姜大哥,他竟然能够算准了我肯定会把这封信给丢了,而且还在我跳崖的时候,及时接住了我,说句实话,当时我躺在床上听姜大哥跟我说出真相的时候,我就好像获得新生一样,你肯定不会体会那种感觉,就好像凤凰重生一样。”王若虎叹了口气说道。

    “哈哈,你那种感觉我可不想体会了,很难想象那种感觉是什么,不过我想肯定好受不了。”戚继峰说道。

    “是啊,当时把信丢了,简直比死还难受,真是没想到,姜大哥会一直跟着我,要不然我就直接摔死了,你知道吗,那种从山崖跳下去的感觉真的很不爽。”王若虎说道。

    “不管那么多了,反正我们要赢了,反正这一仗打完,整个东南沿海地敌我形势就会发生质的改变,我们现在要等的就是刘兄那边的好消息。”戚继峰看着北方说道。

    “刘将军他们能行吗,听说他们要对付的那个人非常的厉害啊。”王若虎说道。

    “应该……没问题吧……”戚继峰看着远处说道。

    在凌波城的朋来客栈里,刘挺将自己的大刀放在自己身前,然后盘坐在窗边的床上,看着远处盘旋的海鸟,他一边打坐,一边等待着消息。

    “咚咚咚……”这时就听到门外有敲门声。

    “谁?”刘挺坐在床上问道。

    “客官,是我,店小二,晚饭现在给您送过来吗?”门外的店小二问道。

    “不用了,我不吃。”刘挺说道。

    “知道了……”店小二说道,说完,便走了下去。

    就这样,他一直从中午坐到了午夜,任凭海风从窗外吹到他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有一只鸽子落在了他的窗前。

    听到鸽子煽动翅膀的声音,刘挺猛地站了起来。

    他走到窗前,拿下了绑在鸽子腿上的一个小管子,他从管子里拿出一张纸快速浏览了一下上面的内容。

    “太好了,小子,真有你的!”刘挺看着那张纸上的内容高兴地说道。

    第二天一早,刘挺要了很多地饭菜,然后把住在他隔壁的朱秀英叫了过来。

    “刘挺这么早起来有什么事?哇,你怎么点这么多菜?”朱秀英走到他的房间问道。

    “公主殿下请用。”刘挺说道。

    “刘挺,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早上吃……”朱秀英说着这时突然看到了刘挺放在一旁的大刀。

    “公主,你看,从我这里可以看到远处儒剑派的门口。”刘挺说道。

    “刘挺,你的意思是我们今天要……”朱秀英兴奋地说道。

    “不是我们,是我,公主!”刘挺说道。

    “啊?什么意思?刘挺,你不带我去吗?”朱秀英瞪着刘挺说道。

    “公主殿下,这次大战非常的危险,你还是不要去了,如果你有什么危险,我可负不起这么大的责任。”刘挺说道。

    “多么大的责任啊?我又没有让你负责人,我就是想……”

    “你就是想去看看热闹吗?不许去!”刘挺瞪着朱秀英厉声说道。

    “你这么大声做什么,吓死我了!”朱秀英说道。

    “你去了,我还得空出手来照顾你,本来我可能死不了,但是就是因为你去了,我得顾着你,说不定我们两个人就得一起死,我们两个人死了不要紧,如果要是破坏了整个计划,你知道得有多少无辜的人死去吗?难道你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就要害死那么多无辜的人吗?”刘挺瞪着朱秀英说道。

    “你……你这么凶做什么,不去就不去嘛,干嘛这么说话!”看着刘挺吓人的表情,朱秀英忍不住哭了出来。

    “公主,你在这里老实的呆着,我很快就会回来。”刘挺这时拿起一旁的龙吟宝刀说道。

    “嗯!你小心点啊,一定要回来!”朱秀英一边哭一边说道。

    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朱秀英,刘挺心里不由得有些难受,只见他向朱秀英想了个将军见公主的常用礼仪,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朱秀英这时从一旁拿了个椅子搬到了窗户前,然后静静地看着远处的儒剑派的居住地:儒剑圣庄。

    半个时辰以后

    刘挺背着大刀来到了儒剑圣庄的门口,他二话不说,抬脚就往里走。

    “你是谁?”这时看门一名儒剑派的弟子说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想要见你们的掌门人,云景生!”刘挺这时说道。

    “你要见我们师傅?你找他有事?”门口的弟子问道。

    “没错,你的师傅以前租用了我的地,现在还没有把赁房子的钱给我,我是来要账的,顺便收回我的房子。”刘挺说道。

    “胡说八道,我们师傅德高望重,怎么可能欠别人的钱?”门口的弟子厉声说道。

    “唉,你们要是不相信的话,这是当初的签的契约,麻烦你们把这个给你们的师傅看一下,他自然就会相信我的。”刘挺这时拿出一个信封说道。

    “哦?真有这种事?”看门的弟子好奇地接过刘挺手里的信封说道。

    “喂,你们千万不要看啊,我实话告诉你们,你们师傅可是个非常爱面子的人,你们要是看了,他绝对不会放过你们,我看你们还是直接给你们师傅比较好。”刘挺说道。

    “这……”守门的弟子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吧,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给你问问。”

    “多谢,你放心,你们师傅看了这个肯定会见我的。”刘挺说道。

    守门的弟子点了点头,然后走了进去。

    云景生此时正在自己的阁楼里看着远处的海景,一般这个时候都是他练功的时候,但是现在,他却没有这个心情,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到隐隐地不安,金苍才那边已经两天没有消息了,朝廷这边也没有消息,也不知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师傅……”这时就见霍明走了进来。

    “霍明,你大师兄有消息来了?”云景生转过身说道。

    “不是的师傅,外面有一名说是你的债主的人要见您。”霍明说道。

    “哦?我的债主?真是笑话吗,我哪里来的债主?”云景生冷笑一声说道。

    “我也不知道,师傅,他说这个里面是您当年和他签下的契约。”霍明拿出刚才刘挺那个信封说道。

    “哦?有意思……”云景生走过来,只见他先是抽出苍云剑一件刺穿了霍明手中的信封,见没有什么可疑地地方,便把那个信封拿了过来。

    云景生打开那个信封,从里面抽出了几张纸,当他打开那几张纸的时候,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怎么会在这里?”云景生忍不住大声说了一句。

    “师傅,上面写的什么?看您的样子,好像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啊!”霍明好奇地问道。

    “霍明,这个人长什么样子?”云景生说道。

    “长得五大三粗,身后还背着一柄大刀,看上去也就二三十岁的样子。”霍明说道。

    “是好事还是坏事?八成这事不是好事,你把他叫进来,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云景生说道。

    “是!”说完,霍明便退了出去。

    此时刘挺站在门口静静地等待着,他相信,只要云景生看到信封里的东西,绝对会把他叫进去。

    “喂,你说我们师傅是不是真的欠这个人钱啊?”这时就听两个守门的弟子其中一个说道。

    “按理说不会,但是看这个人表情这么自信,我感觉……可能师傅以前年轻的时候,欠过这个人的钱。”另一个弟子说道。

    “是啊,本来一开始我也不信,但是这家伙的表情也太自信了点,这件事还真有点不好说。”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在那么掌门师傅的名誉可就丢大了。”

    ……

    就在两个门卫正在好奇地探讨这件事的真假的时候,霍明走出来了。

    “这位小兄弟,我师父有请……”霍明客气地对刘挺说道,

    “不是吧,看样子是真事啊!”两个守门的弟子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本章完)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三龙震山河无弹窗广告,三龙震山河txt下载,三龙震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