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大晋以孝立国

作者:雨落未敢愁 | 发布时间:2019-06-14 23:53 |字数:5824

    作为太子宫的主人,司马遹此时也在犹豫不决之中。

    “裴公,这...”

    “哎~”

    裴頠摇了摇头,老树皮一般的脸上露出了无可奈何之色。

    其实在他心里,他也是想要皇后与太子相处融洽的。

    但是...

    到了现在,他也是看透了其中的关节了。

    这皇宫权势的风风雨雨,他是看得多了。

    就在前几年,他便是遍经了这洛阳宫城的风雨。

    这贾南风如何一步步成为如此的权倾朝野,源自于三个人。

    小杨后,杨骏,司马亮。

    小杨后的爹是个庸才没脑子,竟然有胆子篡权,主动在司马炎病危时破坏了他的布局。小杨后还配合,也是傻的。

    而被迫害的司马亮同样庸才没脑子,但连胆子都没有,毫无反抗之心,跑路。

    杨骏此举不但夺了司马亮的辅政大权,也压制了本能发一些声音的贾后,于是贾后利用楚王清算杨骏、司马亮。连带套路了老仇人卫瓘。

    最后过河拆桥干掉楚王。

    果然是有权数啊。

    局面到这里还是好的,相当于没了当初安排的两个辅政,由皇后代替皇帝主政。

    而贾后的政治才能除了斗争还会经营。

    张华等寒门与贾模、还有他裴頠等亲戚及王衍等高门集体主政。

    这安排的很好啊。

    元康近十年太平。

    直到太子长大了。

    贾后的母亲郭槐和他裴頠两人极力拉拢太子,并一直在努力维系太子和贾家的关系。

    但是现在,东宫与长秋宫的关系,已经是到了那种不可调节的地步了。

    世家高门治国,天下太平,是不可能继续下去的。

    若要继续下去,便要取其一。

    作为皇储的太子,与贾南风一行人,其实很好做选择。

    裴頠选择了太子。

    但是...

    现在太子的言行,却是让裴頠有些动摇了。

    废后与废太子,这是两个选择。

    司马遹意味着什么,他是惠帝唯一的儿子,司马炎安排钦定的隔代接班人,会代替惠帝成为那个明帝(可笑的是他长大很不成器),然后借助西晋严密的监控宗王都督制度,巩固西晋统治。

    也就是司马炎一系的宗干。

    他死了,强大的枝叶会失去控制,中央无主,鹿既无主,兵强马壮者共逐之。

    一个个既担心太子被废断中外之望,引发国家动乱,又不敢废后扶持太子安定国家。

    寄希望贾后和太子的权力冲突缓解,这是不现实的。

    尤其是在以肉体消灭为手段和目的的中国古代政治斗争中。

    冷处理着危机幻想着平稳渡过,优游岁月。在贾后和太子两者只能存一的时候。

    贾后可以废,尽管她是当下政局的主导人,但可以扶持太子。

    太子如果废,宗王必将作乱。

    天下乱。

    这点他是知道的。

    不过,他这样觉得,不代表别人也这般觉得。

    这个人,自然就是张华了。

    人人都知晓贾后敬重张华,却不知贾后为何敬重张华。

    张华此时的心情,想来也是复杂非常的。

    这里便是《晋书》的一段记载:

    及贾后谋废太子,左卫率刘卞甚为太子所信遇,每会宴,卞必预焉。屡见贾谧骄傲,太子恨之,形于言色,谧亦不能平。

    卞以贾后谋问华,华曰:“不闻。“

    卞曰:“卞以寒悴,自须昌小吏受公成拔,以至今日。士感知己,是以尽言,而公更有疑于卞邪!“

    华曰:“假令有此,君欲如何?“

    卞曰:“东宫俊乂如林,四率精兵万人。公居阿衡之任,若得公命,皇太子因朝入录尚书事,废贾后于金墉城,两黄门力耳。“

    华曰:“今天子当阳,太子,人子也,吾又不受阿衡之命,忽相与行此,是无其君父,而以不孝示天下也。虽能有成,犹不免罪,况权戚满朝,威柄不一,而可以安乎!“

    及帝会群臣于式乾殿,出太子手书,遍示群臣,莫敢有言者。

    惟华谏曰;“此国之大祸。自汉武以来,每废黜正嫡,恒至丧乱。且国家有天下日浅,愿陛下详之。“

    尚书左仆射裴頠以为宜先检校传书者,又请比校太子手书,不然,恐有诈妄。

    贾后乃内出太子素启事十余纸,众人比视,亦无敢言非者,议至日西不决,后知华等意坚,因表乞免为庶人,帝乃可其奏。

    这便是后来有名的宫中废太子的记载。

    张华是太子的人,还是贾后的人,其实是不好说的。

    司马炎以孙子司马遹为隔代接班人,这是朝野的共识,是为正统,中央之未来朝野之望。

    而为惠帝匹配了宗王和外戚的两个弱势辅政意图和有权数的儿媳共同凭借自己在位三十年的皇权威势维持时局。

    不料这个过渡性领导班子在内耗中消亡并带走了隔代接班人,只留下智障惠帝。

    于是中央失鹿,方镇宗王在脱离了靠君主个人能力运转的严密监控体制后,借口其他宗王威胁皇权,利用智障惠帝继承的强大皇权互相诛灭,使得司马炎留下的皇权最后成为了宗王夺权的工具。

    而张华,由贾后扶持维持元康政局,当贾后危害安稳的时局时不能舍弃权位并为之匡正,也许就是那句张茂先华而不实吧。

    哎~

    裴頠再叹了一口气。

    他现在也是看开了。

    太子与贾后的问题,恐怕不是他能够解决的。

    他现在就像是一只虫子,一只趴在两头巨象脚下的虫子。

    即便他如何说,巨象是不会听一只虫子的话的。

    而且,巨象之争,他一只小虫子在里面,也是很容易被踩死的。

    裴頠轻轻摇头。

    “既然太子殿下犹疑不决,那就当臣下那句话没说过罢。”

    言罢,裴頠挥袖而去。

    “裴公慢走。”

    中护军赵俊赶紧上前拦住裴頠。

    “此时若是裴公不管,那朝堂之上,可没人管了。”

    “老朽也想管。”

    裴頠轻轻摇了摇头,叹气说道:“只是殿下不愿,既然如此,这浑水,我裴頠也不趟了。”

    “裴公且慢,且慢啊!”

    中护军赵俊还想拦住裴頠,不想裴頠却是理也不理,直接挥袖而去。

    甲观主位上,看着挥袖离去的裴頠,太子司马遹也是重重的哼了一声。

    “若是无事,孤便回丙殿了。”

    “殿下....”

    中护军赵俊出口,不想司马遹理也不理,直接起身。

    “殿下这是作何?不听臣属之言?”

    江统在这个时候也是站出来了。

    “孤乏了。”

    看着孜孜不倦,还要追上来的太子宫臣属,司马遹皱了皱眉,不得不在后面又加了一句。

    “此事晚上再议。”

    司马遹既然说了这样的话,那臣属自然也就没有阻拦他的意思了。

    纷纷让开了道路。

    司马遹风风火火的走在前面,在他身后,孙虑紧紧的跟了上去。

    太子司马遹走了,甲观只留下一干大眼瞪小眼的臣属。

    张祎与江统对视一眼,最后只得是轻轻摇头。

    “哎,此事也只能到了晚上再说了。”

    他们现在也是无可奈何了。

    尤其是在裴頠退出后,太子宫属官的心也是悬着的。

    而且是悬在空中的那种。

    中护军赵俊也是深深叹了一口气。

    今天的事情,也只能等晚上了。

    他与刘卞对视一眼,双峰的眼神都是十分坚定的。

    只是...

    他们这般着急。

    偏偏...

    太子本人却不在意。

    这当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了。

    ...............

    回到太子妃的宫殿,司马遹也斥退了左右宫女内监。

    “你们先去吧。”

    孙虑眼珠一转,刚想说什么话,但话到嘴边,终于是没有说出来,只得是弯腰低头,对着司马遹行了一礼,施施然的退下去。

    太子司马遹的心思...

    向来他是很好猜的。

    但是今日...

    他却是摸不透司马遹现在脑子里到底是在想什么。

    不过既然司马遹不说,他作为内监,自然也是不好问了。

    人都走了之后,司马遹才有些烦心的走进太子妃寝殿。

    王惠风的寝宫,布置是很淡雅的。

    不铺张,但却显得出美感来。

    或许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世家的底蕴出来。

    对于他的这个太子妃,司马遹是很满意的。

    不过...

    他心里却还是有些遗憾。

    初,贾后母郭槐欲以韩寿女为太子妃,太子亦欲婚韩氏以自固。

    而寿妻贾午及后皆不听,而为太子聘王衍小女惠风。

    太子闻衍长女美,而贾后为谧聘之,心不能平,颇以为言。

    他也想靠拢贾家自固,并成功达成了目的,和贾谧连襟。

    可惜...

    不是他不愿意与贾家交好,实在是贾家不愿意。

    皇后...

    并不将他司马遹当做是自己人。

    若现在他的太子妃是韩寿女,或许便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了罢?

    司马遹轻轻摇头,将这些有些烦乱的思绪抛飞出去。

    司马遹到太子妃宫中,幽兰宫女早早的便出来了。

    “殿下今日怎如此早的便到殿中来了。”

    幽兰与身后的四个宫女对着司马遹轻轻行了一礼。

    幽兰作为王惠风的贴身宫女,有时候,也是要服侍他的。

    两人也算是‘坦诚相待’过了。

    虽然这幽兰身姿平平,不过声音还是很好听的。

    司马遹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感叹一声。

    “被那些臣属烦死了,想来见见惠风。”

    言罢,司马遹便走入了王惠风寝宫之中。

    此时正值白日,王惠风自然也不会是在睡觉的。

    实际上,她此时手上握着笔杆,在身前放置在桌塌上的左伯纸上在练着字。

    平时无聊,王惠风除了看书之外,其他的,就是练字了。

    “好字。”

    司马遹冷不跌的出现在王惠风身后,倒是把王惠风吓的抖了一下。

    “殿下,你如何来了。”

    王惠风连忙给司马遹行了一礼。

    “我如何不能来?”

    司马遹从王惠风手上接过笔毫,也开始在左伯纸上挥毫起来了。

    “胸中意不平,佳人可解意?”

    王惠风静静的看着司马遹将左伯纸上写满,问道:“殿下今日是遇到了不悦之事?”

    “倒不是不悦。”

    司马遹摇了摇头,但是像是想到什么一般,最后又点了点头。

    “不过,要说的话,还确实是不悦之事。”

    “殿下可与妾身说,兴许妾身可以为殿下排忧也不一定。”

    司马遹看着王惠风绝美的脸庞,现在觉得,即便是没有娶到韩寿女,没有与贾家联姻,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

    那韩寿女,可不及我家惠风的十分之一。

    “也算是大事。”

    “不,就是大事。”

    “大事?”

    王惠风愣了一下。

    寻常时候,司马遹过来,可不会与她说什么大事。

    “事关生死存亡的大事。”

    “啊?”

    王惠风现在也是米糊糊起来了。

    “何等大事,如此严重?”

    “长秋宫。”

    司马遹只是说出三个字,王惠风便沉默下来了。

    “莫非殿下又招惹了皇后?”

    “不是孤要招惹她,是她看孤不顺眼。”

    司马遹年少时,也是以聪颖著称的,即便是这几年顽劣了一些,但也绝对不是傻子。

    是善是恶,他分辨得清。

    但是分辨得清是一回事,要如何做,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殿下可否将事情与妾身说一说。”

    司马遹愣了一下,他现在正需要人来排解情绪,自然是将事情原原本本的与王惠风说了一遍。

    当然...

    其中参杂一些他自己的情绪,那是肯定的了。

    “若是如此的话,那殿下还真是得早做打算了。”

    “便是连你也这样认为?”

    王惠风美目注视着司马懿,重重的点了点头。

    “皇后如此做,其实目的已经很明显了。”

    “可是...”

    司马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若是事情真的如你们这般想的简单,那也就好了。”

    “殿下...”

    司马遹摆了摆手,说道:“我大晋以孝立国,若是我打杀了皇后,岂不是不孝之人,这样的人,如何能够登上大宝之位?”

    “况且...”

    “这皇宫之中,虽然中护军掌握着许多禁卫,我东宫左右卫率,也有万人之多,但是...世家家奴,还有宫城之中,还有皇后一族的禁军,若是此计不成,我与皇后便是鱼死网破,那么,便是我与她只能存一个的时候了。”

    难道现在不是吗?

    这殿下,心里到底还是存着一些侥幸啊!

    王惠风刚想劝慰司马遹。

    不想司马遹此时根本不想听她的劝慰,而是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摔在床上。

    接下来的事情。

    不可描述...

    ......

    沉迷,不可自拔。

    抬头...

    字还没码。

    再一想。

    明天四级。

    o(╥﹏╥)o

    。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汉冠无弹窗广告,汉冠txt下载,汉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