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5:好问题

作者:钓人的鱼 | 发布时间:2018-10-11 00:30 |字数:3429

    万有才挂了丁长生的电话,看向许弋剑,问道:“有什么感想吗?丁长生看问题比我要超前,也比我要小心,他被体制束缚了精神,但是我还没有,我现在明白你说的那句话了,爵门或许在我手里比在一个官员手里要更好一些,我考虑的是怎么发挥这个门派的最大利益和价值,你们考虑的是规则的避免,所以,这是我的优势,对吧?”

    “没错,你比丁长生要有眼光,好了,你也该走了,免得再被人看见就不好了”。许弋剑看看外面的天色,说道。

    于是万有才起身与许弋剑告别,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握手是他们此生最后一次握手了,还是那句话,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今天面对面做的事情都可能成为两人间的最后一次。

    万有才走后,许弋剑并没有离开酒店选择逃跑,这是一场博弈,他知道纪委的人在监视他,随时都可能进来宣布把他带走,但是他的人也在监视纪委的人,所以在这座大楼的周围,哪些车里坐着纪委的人,这个大楼里哪些房间里住着的是纪委的人员,他都知道,当然,也有可能有些不知道,这不妨碍他这个时候离开这里。

    化妆师走进来,对他进行了彻底的化妆,然后有人开始离开了。

    当化妆师把一切都化妆好之后,许弋剑再也不是那个许弋剑,只要是不把他的脸上画的那些东西扯掉,就没人能认出他来。

    于是,在纪委侦查员的眼皮子底下,一个下班的清洁工,从严密的监视下走出了这座大楼,在一条街道之外坐上了一辆商务车,然后消失在了车流里,这辆车不是去机场,因为他想到了,此时边控早已打开,张网以待,所以正常渠道不可能出去了,事实上,他在风声鹤唳的情况下一直都没走,就是得益于自己有一套详尽的出逃计划。

    汽车逐渐驶出了市区,在一片乱石林立的海滩边停下,海滩边停着一个人充气的汽艇,这个像是救援艇一样的东西在上海周边的海滩上还有十多处,都预备着,等待顾客的光临,当然了,这样的救援艇只是一把梯子,和救援艇配套的是在远处可见的渔船。

    当许弋剑踏上渔船的瞬间,渔船的航向发生了改变,不在循着原来的航向行驶,而是直线冲出离开海岸线十二海里最近的直线距离,就像是吃鸡游戏里跑毒一样,直线距离最短,耗时最少,最快的到达十二海里之外的公海。

    当然也不是乱开,还要避开海警的巡逻,所以尽快冲到公海,将船上的货物卸下,渔船和这笔买卖才是安全的。

    渔船的高速航行以及航迹的异常引起了雷达的注意,所以雷达呼叫渔船回答是不是渔船出了故障,还是有其他的意外事故发生,渔船回答渔政部门的是因为要尽快出海赶赴捕鱼区,所以抄了近路。

    渔政部门依然注意着这艘渔船,而且通知附近的渔政船可以去查看一下这艘有些异常的渔船。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渔船除了在公海上短暂停留了一下之外,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就连航向也渐渐的纠正过来,当渔政船和这艘渔船相遇上船检查了之后,也没发现任何的异常。

    同时,李铁刚接到了抓捕失败的消息,气的李铁刚砸了杯子,但是那又能怎么样呢,许弋剑确实是消失了,当然也没人和这艘渔船那几个小时的异常表现有任何的联系。

    此时的许弋剑正在海底欣赏着美丽的海底世界,这艘仅仅能容纳两个人的商业潜艇能下潜三百米,只是不太舒服,因为人要像是开飞机一样,一前一后坐在俩个玻璃罩里,看着周围的鱼类和各种不知名的生物在灯光下游弋,他真是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失望,总之,自己在这片土地上的一切努力都将成为了过去。

    未来的路是在海里,还是在岸上,他已然不知道,但是他需要知道的只是自己现在还能活着,还是自由的,还能在达到目的地之后呼吸没有被围墙围着的空气。

    或许自己是中国官员出逃最有想法的人了,相比陆地上的围追堵截,在海里成功的可能性也更大,当然,花费也是更高的,一个操作不慎,或许也会葬身海底,为了下半辈子的自由,这些都值得尝试。

    (注:本方法只是存在于小说作品里,如果有官员朋友看了本书后尝试,一旦被淹死,作者概不负责)。

    万有才被激烈的敲门声惊醒,再看看自己的房间里,已经站着几个人,他吓了一跳,保镖也被控制在一旁。

    “你们是什么人,这是什么意思?”万有才一边拿过来衣服,一边问道。

    “穿好衣服出来说话”。为首的人脸色阴沉,说道。..

    万有才脑子里转了一百八十个弯,在想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万有才穿好了衣服,坐在客厅里,周围还有几个人站着,自己的保镖和这个人带来的人。

    “不说废话了,我们是找许弋剑的,他去哪了?”

    “你们是……”

    “宗纪委的,你是我们监视他时见的最后一个人,你们都谈了什么事?”

    “我们谈的是商业合作,都是商业上的一些事,和你们有关系吗?”万有才皱眉问道。

    “我们现在有充足的理由相信,他出逃了,至少现在是联系不上他,我想知道,你们谈话的时候他有没有这方面的暗示或者是流露出一些这方面的意思?”

    “这倒没有,不过我倒是接了个电话,在和他见面时……”

    “谁打来的?”

    “丁长生,我的一个朋友”。

    “内容是什么?”

    “让我不要再和许弋剑谈合作的事了,我们在湖州有个新能源的项目,所以在谈这事,其他的就没什么了,对了,丁长生和说这话的意思是许弋剑要跑,对了,就是这个意思”。

    “那你觉得当时许弋剑会不会也听到丁长生说的这话了?”

    万有才一愣,这真是一个好问题。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官梯无弹窗广告,官梯txt下载,官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