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作者:挑粪的大爷 | 发布时间:2018-11-21 03:28 |字数:2891

    人间三月,湖北通城边陲小镇,一不起眼平房外,有四岁女童真在屋檐下摆弄着手中木制玩具,左右无人,我刚至,女童就将目光放在了我身上,还不等我走过去,就露出了笑容,刚好手中木鸢掉落在了地上,我上前去弯腰捡起木鸢递还给她,笑问道,“你娘亲呢?”

    她没回话,而是扭头看向房子侧边不远处的一块农田,我哦了声,起身过去,在农田里看见了正在劳作的顾安,倚靠着墙说道,“谁能想到,这个在农田干活的人,会是北阴大帝的妻子,当年阴司一等一的军师。”

    顾安抬头看我,脸色微微变了变,“谁又能想到,来这山野之地的,会是当年打败了北阴大帝的赤明上帝。”顾安说着动身将堆在旁边的生菜抱起来朝我走来,到我旁边语气平淡说道,“进屋坐会儿吧。”

    我恩了声,随同顾安进屋,屋子虽然简陋,但十分整洁,我好奇打量着屋子。

    顾安将东西放下后去洗了手,然后沏茶,说道,“当年我带着她来了通城这边,有好心老人见我们孤儿寡母无依无靠,就收留了我们,老人去年去世了,我们就长住在了这里,比不上你的大殿。”

    我笑了笑,“我以前住的环境比这差,但很安心。”

    说话时她女儿从外面了进来,我刚要伸手去接她,顾安干咳了声,我忙缩回了手,顾安道,“她不喜欢陌生人碰她,不好意思。”顾安说着自己上前抱起了道子,“况且你的地位极高……”

    “才三年不见,生分了。”我说道,“还在记恨我当年杀了师父的事情么?”

    一说起这事儿,顾安神色变了,皱着眉头不知想什么,好一会儿才舒展眉头,道,“已经过去了,那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也没有必要恨你。不过你永远伴随着麻烦,你往这里走一趟,又不知会有多少人会将目光放在这不起眼的地方,我们想要平静生活,怕也难了,所以以后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就不要过来了吧。”

    我听着其实是有些难受的,不过还是露出了笑容,起身到道子面前,微微笑问道,“小丫头,还记得我吗?当年是我送你投胎的。”

    她摇摇头。

    我又问,“那你还记得一个名字叫柳承的人么?他是你的父亲,三年前被我……”

    我刚说这话,顾安愠怒道,“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再来这里,我很欢迎,把你当成故人,但请你不要再提这个名字了,他已经死了,我今生也就如此了,难道你想让她一辈子记着她那已经死去的父亲吗?还是你指望她长大后替她父亲报仇?”

    我看了看顾安,“当年的事情,很抱歉,所以这些年我一直不敢来见你们。”

    “那你现在怎么敢来了?是不是以为我已经忘记当年的事情了?”顾安道。

    我笑了笑说,“我知道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这件事情,这些年我一直在想补救的办法,这次来,其实不止我一个人来的,我还带了一个人来。”说着站直身子冲门外喊道,“师父,不出来见见面么。”

    顾安神色陡然变化,看向门外我,整个人都呆了。

    不到一呼吸时间,一个熟悉身影出现在门口,正是柳承,衣着打扮跟往日一样,重生的他头上也没了白发,更年轻了些,顾安揉了揉眼睛,以为这是幻觉。

    目光不断在我和柳承之间转换,怀疑地喊了声,“先生?”

    柳承微笑点头,“恩。”

    我说,“这就是我现在为什么敢来见你的原因,时间是你们的了,我要去青城山一趟。”我说罢转身离去,走了一截儿后又返回,站在门口说道,“对了,道子前世的朋友出现在了这个世界,如果你们不想让道子踏足方外,那就尽量不要让那人接近她,那个人叫叶安。”

    交代完毕,我朝青城山去,以现在的速度,去往青城山,也不过半个时辰的事情。

    所有人都知道青城山是什么地方,也知道青城山里住着的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即便没有我这层关系,这世上也没有哪个敢硬闯青城山。

    青城山发展不错,方内方外接通得很好,方外人一般不出来,方内人前来上香,也是由一些不会法术的新弟子接待,我入建福宫,有不少排队香客,因为着急见他们,往前挪了几个位置,却被小道徒给拦了下来,说道,“居士,请排队。”

    我愣了下,“我也需要排队么?”

    小道徒说,“所有人都要排队,众生平等。”

    我笑了笑,“我不是来上香的,我是来见你们掌教的。”

    小道徒被我的话逗笑了,“我们掌教?你知道我们掌教是谁么?”

    “孙思仁。”我道。

    能叫出他们掌教的名字,小道徒有些诧异,再说道,“即便你知道我们掌教的名字,也不能让你随便就去见了,我们掌教,那可是当今赤明上帝的小祖宗,赤明上帝见了都得鞠躬行礼,而且,我们掌教可不只是青城山的掌教,而是整个正一道的掌教,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我想了想,“黄蕴秋、玄姬、玄雅、陈莹莹、谢甜甜、高婉儿她们都在山上吧?”

    我一下把那些人名字都说出来了,这小道徒脸色微变,把玩着手中香烛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当年跟掌教他们一起打仗的人么?”

    我点头说,“算是吧,麻烦去通报一声,就说孙清来看她们,问她们愿不愿意见我……”

    一听这名字,小道徒手中香烛骤然掉落在了地上,摔得满地都是,然后连滚带爬往建福宫后方跑去,边跑边喊,“掌教真人,他来了!”

    声音渐行渐远,我就在建福宫候着,见这里方内人不少,说道,“今天青城山暂时不接纳香客了,再说了,求神拜佛也不如求自己,心怀虔诚就行,不必要将所有希望放在神佛身上。”

    有香客问道,“你是谁呀你?”

    我指了下建福宫上罗列的神像,说道,“这神像叫张道陵,我的好朋友,左边那个是北阴大帝,名字叫柳承,是我师父,右边那个赤明上帝,也就是在下我了。”

    我说完,这些信徒哈哈大笑,“这就好笑了,以前也没在青城山见过你,这一来就说自己是赤明上帝,你知道赤明上帝是谁吗?”

    我笑而不语,也不再搭理他们,动身往建福宫后走,孙思仁他们铁定就在丈人峰上,一路行至丈人峰,见孙思仁等人正往下面走,先前那小道徒引路,见我上山,回头道,“掌教真人,就是这人说他叫孙清,要来见您。”

    孙思仁等众并列一排,几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我,我说,“几位,好久不见了。”

    孙思仁笑了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道,“我们等了你三年了,还以为你迈不过那个坎了,现在想通了,所以才来见我们了么?”

    我深吸了口气,道,“这几年,一直征战来麻木自己,灭了王方平,斩了嵇康杜子仁,平了神界玉皇,不过始终迈不过那个坎,所以一直不敢来见你们,以为你们在记恨我……”

    “没有记恨过你,只有心疼。”孙思仁道,“两千年前柳承斩你,被折磨了两千年,我们以为你会被折磨更久,没想到才三年,你就敢回来了。”

    我对陈莹莹招了招手,“丫头,跟我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陈莹莹犹豫了下,走到我旁边,我带着她径直离开。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替天行道无弹窗广告,替天行道txt下载,替天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