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三节 切入

作者:瑞根 | 发布时间:2019-09-30 07:26 |字数:3387

    晚饭后,杨天诚其实很想再把沙正阳留下来好好谈一谈,但是他也知道这不合适。

    人家才来,还得要安顿,市里边倒是早就替沙正阳安排好了住处,但在沙正阳家小没搬过来之前,恐怕还只能是住在市政府招待所里。

    中州市政府招待所早就已经改制承包出去了,更名为中原宾馆,但是市委市政府还有一个在市政府后门紧邻的第二招待所,这相当于市委市政府的内部招待所,规模不大,也就是三五十间客房,房间类型也有区别,而且规格条件既说不上多高,也不算差。

    按照沙正阳的眼光看,大概就是一个三星级商务宾馆的标准,当然在房间面积和地理位置上肯定要比商务酒店强。

    套间,有空调电视和独立洗浴间,外边一间小客厅,内里一个卧室,推窗即可看到市政府背后的花园。

    这个内部招待所基本不对外,主要接待来中州市公干的兄弟地市或者机关单位的人员,价格不贵,但需要有介绍信,很有点儿一二十年的味道,无论从环境还是服务条件来说,还真的不错。

    蒋胜宽亲自把沙正阳带到市政府招待所安排好时,已经是晚上八点过快九点了。

    在来接沙正阳时,蒋胜宽就已经听闻了杨天诚和沙正阳、侯凤林一起在市委小食堂吃饭的消息。

    这在外人看来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但是对于蒋胜宽来说,却不一样。

    杨天诚在食堂里基本上不和市里边的人同桌吃饭,这个习惯只要是市里消息灵通人士都知道,起码前任市长蒋胜宽是从未听说过在食堂里和杨天诚共坐一桌吃饭的,当然这是排除了公务宴请这类饭局的,是指这种单独用餐的情形。

    是杨天诚改风格了?还是沙正阳来头大?显然都不可能,杨天诚都五十好几的人了,怎么可能改风格?

    至于说沙正阳来头大,那更是笑话,杨天诚在乎你这个?

    他是老资格省委常委兼市委I书记,又是土生土长的本土干部,折节下交也不是这个时候才对。

    所以这让蒋胜宽也很是迷惑,这沙正阳就这么能耐,居然来第一天就让杨天诚和其共同在小食堂吃饭时同桌?

    如果说你是公务宴请,比如有其他很多领导在一起,那另当别论,但只有侯凤林一个人作陪,很显然侯凤林是真的在作陪,主宾就是杨天诚和沙正阳他们两人。

    这也让蒋胜宽对沙正阳下意识的多了几分敬畏。

    不是谁都能做到让杨天诚如此待遇的,真的,蒋胜宽也算是老中州了,他他一样很了解杨天诚这个人。

    “市长,您暂时就住这里了,市政府那边也替您腾挪出了一套房来,不过可能有些老旧了,面积倒是不小,你一个人住可能有点儿空,但如果您的家人要过来,倒是挺合适,就是旧了点儿。”蒋胜宽解释道。

    “嗯,条件不错,开窗就能看到花园,这是市政府那边的花园吧?挺好。”沙正阳点点头,“那边就点儿没关系,等两天那边收拾好了我就搬过去吧,住在宾馆始终不方便,那边是市政府以前的老宿舍区吧?”

    “对,各方面设施还是挺齐全的,位置也不错,八十年代末修的房子。”蒋胜宽感觉到沙正阳似乎对这些方面不太在意,心里略宽。

    有些领导看起来宽厚,但是在这些细节方面却很挑剔,现在看起来这一位倒不像是那种人。

    “坐吧,胜宽,我对中州这边情况不太熟悉,下一步工作主要就是了解中州这边情况,还要请你多帮忙啊。”沙正阳示意蒋胜宽入座,自己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蒋胜宽倒也没有客气,坐了下来:“市长,有什么需要的,您尽管安排,我也想了解一下您下一步的一些考虑,马上就是人代会,估计您近期可能主要还是熟悉各区县和市直机关部门的主要领导,下一步可能要等到人代会结束之后才下去调研吧?”

    沙正阳也知道哪怕是走程序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自己也得要认认真真的去过一道,如蒋胜宽所说,起码要在人代会这几天里尽可能的先熟悉人,才能说得上下一步怎么来开展工作。

    “嗯,我也是这么考虑的,人代会开始报道的时候,胜宽你带我去逐一走一圈,各部门各区县的代表,你帮我介绍一下,我抓紧时间熟悉,我这个人记忆力挺好,所以只要见过一面都能有点儿印象。”沙正阳笑着道。

    “行。”蒋胜宽点点头。

    “对了,胜宽,我才来,你帮我准备一下相关资料,我也抽时间看看,嗯,咱们市里财政税收和土地收益,三大产业的情况,尤其是二三产业的情况,支柱产业近三年的增速,重点企业,还有三年以来的招商引资情况,……”

    沙正阳开始说的时候,蒋胜宽已经开始拿出了笔记本开始记录。

    这都是应有之意,一个外来的市长要想尽快了解情况,肯定要从各个方面着手,而最紧迫的就是经济发展问题,中州目前的状况如何来破局,就是要从产业上来寻求突破,沙正阳自然也就要在这些方面来琢磨门道。

    之前蒋胜宽也对沙正阳做过一个了解,知道这一位在搞经济上很有一套,汉都市高新区和经开区的爆发式增长已经成为内陆地区的标杆,很多地市都在对标汉都,也在寻找适合自身发展的路径。

    可以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家虽然对市长从外地调来有些抵触情绪,但是在知晓了沙正阳在汉都的表现之后,大家又有一种莫名的期待,如杨天诚所想的那样,能不能在中州也复制这种情况呢?

    中州和汉都的确有差距,但是并不代表中州人没有追求,追求美好,追求富足,追求繁荣是每座城市,每个城市人理所当然的愿望,谁不希望自己家乡故土更繁华美好?当然更好的是这份繁华美好要和自己息息相关。

    作为中州的干部们就更看重这一点了,这既与自己生活息息相关,又和自己荣辱与共。

    走到外边去了,无论是公务还是私人交际,说一句哪里人,如果能够理直气壮说一句中州人,人家都要说,哇,你们中州这几年发展好快啊,变化多大啊,收入多高啊,好想去看看啊,等等,是不是要比人家一脸鄙屑表情的来一句,哦,中州啊,然后意味深长的不说话了心里舒坦值要高百倍?

    这种对比反差,恐怕足以让人一辈子难以忘怀吧?

    关键在于这一位在汉都这两年还真的有点儿这种神笔马良的既视感,手一挥,汉都高新区和经开区的变化发展还真的就有那么大,光是汉汽丰田和汉海半导体这两大块以及附属产业链带来的投资恐怕都是要数百亿计来计,这对于2002年的中州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不敢想象的奢望。

    所以杨天诚才会发出如果能够把汉海半导体拉到中州来,他敢拍胸脯让做到这一步的干部提及得到提拔,哪怕这不符合组织原则,他也敢打这个包票,这就是为中州市立下了大功。

    想想能带来的税收和就业乃至消费以及出口创汇,你就无法坐得住。

    听着沙正阳慢条斯理的说着他希望尽快拿到的相关资料数据,蒋胜宽开始还很淡定,但是后来就逐渐开始严肃起来了。

    沙正阳要求的很细致,比如像主导产业要细分出来,然后罗列出每个行业中的规模前十名,和发展速度最快的前十名,甚至还要这两类前十名企业中技术人员所占比例和连续三年的技术研发(技术改造)投入具体数据和增长率,企业负债率,光是这一块,蒋胜宽都觉得头皮发麻。

    没有哪个统计部门会弄得这么细,这几乎就是要做一番调研的基础数据了,而且比一般的调研都要细得多。

    再比如在中州的出了四大行之外的其他股份制银行和外资银行数量和网点,以及他们的存贷款状况,近三年的发展状况,以及目前已经在其他省份有开设分行和网点但尚未在平原和中州落户的股份制和外资银行未来三年有无在中州发展的意愿,原因和存在困难是什么,这又是一道需要花心思的题。

    蒋胜宽觉得恐怕未来几年市政府政研室是有得忙乎了,都觉得那里是个清闲单位,现在这位沙市长来了,恐怕就养不了闲人,甚至可能要变成忙得飞起的热门单位了。

    沙正阳当然不是信口提问,之前就已经考虑过很多了。

    亲自调研是必要的,需要实际接触才能真正感受到一地的真实状况,但他不可能调研得那么细,所以依托市委办和政研室获取近期的各类自己侧重的相关资料也是必须的。

    只不过自己需要的东西可能和一般那种泛泛而谈的统计数据和汇报材料不一样,而是要从中找到一些突破点。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还看今朝无弹窗广告,还看今朝txt下载,还看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