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雨后复斜阳 第六节 启程

作者:瑞根 | 发布时间:2019-09-26 11:00 |字数:3363

    的确,作为党的干部,这种事情上是没得选择的,你选了这条路,那么就要一切服从工作需要。

    舍小家为大家,这不是嘴巴上光说说就行,到了这种关键时候,那也就由不得你,就得要服从组织安排。

    “那要不等到孩子满两岁再过去吧,汉都和中州的环境气候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我怕孩子太小适应不了。”

    卿箬笠原本还是希望能跟着丈夫一道去中州的,毕竟丈夫一个人去中州,生活不便,特别是衣食住行这些都不便,而丈夫过去担任市长,可以想象得到未来一年里丈夫会有多么忙碌,自己过去也能更好的照顾。

    但现在孩子这么小,万一有个生疮害病的,公公婆婆肯定是不可能去中州的,自己父母也不可能去中州,只有自己一个人,照应都没有,所以暂时留在汉都这边肯定是最稳妥的。

    “嗯,差不多,满两岁抵抗能力要强得多,免得生病。”沙正阳也是如此考虑的,只不过这一年里自己就得要吃点儿苦了,不过估计这一年自己也没有多少时间顾得了家里,卿箬笠留在这边也好。

    打定了主意,卿箬笠心里也就慢慢沉静下来,把心思放在丈夫的工作上:“怎么会突然要让你去平原工作,黄书记和曹秘书长都已经离开平原了啊?”

    “正因为他们二位都离开了,我才能去中州啊,黄书记还好说一些,毕竟没有当过我的直接领导,曹秘书长就不好说,我给他当过秘书,哪怕只有短短一年,所以他离开平原,我去中州就没有什么关系了。”沙正阳解释道:“我去中州的原因多方面,但主要原因还是考虑到我在经济工作上表现较为突出吧,而中州作为平原省的省会,其经济地位和在全省的辐射作用不太突出,所以中央才考虑让我去打拼一下吧。”

    “嗯,平原省可是人口大省,比我们汉川还多两三千万,中州人口倒是不如汉都,但好像这座城市的规划建设有些落后,我大学有个同学是平原人,他就说中州和汉都、武汉、成都、南京、西安这些城市比起来,一点儿都没有一个省会城市的气质,大概就是说这座城市不太突出吧?”

    卿箬笠的话让沙正阳哑然失笑,“不太突出?说来说去不就是因为中州不是副省级城市么?或者说城市发展慢了一点儿,但中州作为一座现代城市本身历史就不算长,也是两大铁路才真正让这座城市屹立起来,但你要看到为什么东西南北两条主干线会在中州交汇?中州得名的这个‘中’字,之所以叫中,那也足以它的特殊位置了,它天生就该是一个交通枢纽,无论是铁路还是公路,地理位置决定了它的不同凡响,……”

    卿箬笠对丈夫的卖弄有些嗔怪,白了他一眼,“不同凡响,那你去了,中州会变得如何呢?”

    “我去了,那就要让它从不同凡响变成魅力非凡,一骑绝尘!”在自己妻子一个人面前,沙正阳自然没什么不好夸口的,“中州短板劣势很明显,但是优势一样十分突出,我要去做的就是把优势的要素真正发挥出来,进而通过优势来弥补短板劣势,带动短板劣势的自我成长逐渐变成强势,这也是我所擅长的,中央安排我去中州,也就有这个意图。”

    “行了,你就别在我面前显摆了。”卿箬笠没好气的道:“留着去证明给中州的干部群众看吧,你啥时候过去呢?”

    “现在还不知道,明天中组部的领导来谈话,虽然也只是一个形式和程序,但也要等到谈话之后才知道平原那边的安排,但我估计不会太长,顶多一个星期吧。”沙正阳看着跌跌撞撞走过来的儿子,一把抱起,“这才回来,又要离开,真的有些不舍,……”

    “没事儿,如果你回来不了,我就抽时间到你那里来。”卿箬笠倒是很通情达理,“只是孩子就只能留给妈带两天了。”

    第二天中组部的同志如约而至,谈话也很简单,宣布了中央的决定,也介绍了部里边的一些考虑,沙正阳自然也无话可说,只有一句话,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全力做好下一步的工作。

    紧接着汉川省和汉都市这边就下文免去了沙正阳的汉都市委常委和市委组织部长的职务,但中州那边暂时还未任命,可能要等到沙正阳正式过去才会宣布。

    应该说这个免职通知立即就传遍了整个汉都乃至汉川,沙正阳在汉川省的名声还真的不小,特别是这个年龄的正厅级领导干部,谁都想得到他的前途远大,而沙正阳将赴平原工作的消息也不胫而走。

    沙正阳也正式向接任组织部长的冷清秋移交工作,不过这一次冷清秋暂时没有卸任市委秘书长,而是一肩挑的形式暂时兼着。

    冷清秋对沙正阳也是由衷的祝贺,当然沙正阳也要祝贺她。

    出任组织部长是重要的一步,对于冷清秋来说,这意味着她真正步入了政治成熟阶段,未来前景可期。

    “嗯,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了同僚关系,好像现在喊你正阳市长似乎也有点儿不合适,……”冷清秋亲自替沙正阳泡来一杯碧螺春,这是她一个朋友从苏州那边替她带回来的。

    “清秋秘书长,你比我大几岁,就叫我正阳吧。”沙正阳欣然道。

    “嗯,也好,其实我挺喜欢这种以名字相称,你也叫我清秋就好。”冷清秋今天也表现出了她率性直爽的一面,平素掩饰得很好,但那是工作需要,现在二人分别在即,可能以后都难以再有工作上的交集,所以还不如大方一些。

    “好。”沙正阳也言简意赅,“这一年多部里边的工作我也没有过多操心,老易打理得不错,不过也幸好有郎书记把关,嗯,估计你这个秘书长也兼任不了太长时间,否则郎书记可能真的要抗议了。”

    “我明白。”冷清秋眨眨眼点头,易天行当个副手很合适,但是大方向必须把控住,这也是沙正阳的话外音,冷清秋当然也清楚这其中的关键。

    “其他我就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前年的两轮调整基本上奠定了这两年咱们汉都的格局,未来我估计有调整也只是局部调整,但是我觉得清秋你可以把重点考察放在市直机关了,前两轮调整在这一块动作不大,当时也主要是想要观察考察一下,但这两年市直机关的一些部门单位的问题还是开始暴露出来了,……”

    沙正阳的话也很合冷清秋的观点,“没错,市直机关很多部门都有些跟不上时代发展了,茅书记也和我谈起过,有的人还在用老思维考虑问题,有的人则按部就班,还有的人沉迷于用会议和文件解决问题,总之,不如意的问题不少。”

    “这就是需要你来解决的问题了,不换思想就换人,另外还要加一句不换作风就换人,这两句话要常伴吾身啊。”沙正阳感慨道:“汉都按照目前的发展势头,目标可期,但是我很担心这种激情和动力随着时间会不会消退削弱?这可能就是需要我们来研究考虑的问题了,怎么来保持这种进攻性的势头,热情和主动性的出击,……”

    冷清秋也觉得挺有趣,这家伙都要去中州赴任了,却还念念不忘汉都这边的工作,看样子这家伙还真的对汉都有感情了,但转念一想,这两年汉都发展势头如此之好,他好不容易才回来,屁股还没坐热,就要让他离开,自然有些遗憾。

    “正阳,中州会是一个更大的舞台,也是更能展示你自身的舞台,平原省的省会,一个全新的挑战,我估计你现在想一想都觉得心潮澎湃吧?”冷清秋看着对方道:“我觉得你其实应该很享受这种挑战的吧?而且是越艰巨越宏大的挑战,你更有兴趣。”

    “清秋,我可没有找虐的习惯,但得承认,更有挑战性的任务如果成功完成,那肯定收获感会更强。”沙正阳也不避言。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期待你在中州的表现了。”冷清秋给了沙正阳一个鼓励,“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

    沙正阳是和中组部的同志一道抵达中州宛陵国际机场的,有平原省委和中州市委、市政府的同志来接机。

    沙正阳是一人独身上路,他拒绝了汉都市委这边相送,他觉得完全没有必要,自己年轻力壮,就一个随身携带衣物和几本书籍,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

    笔记本是他自己买的,没必要占公家便宜,虽然都是用于工作,但跨省调动,省得以后说不清楚。

    他的秘书梁锦柏没有跟随他去,而是被安排到了新湖县工作,担任县长助理,这是他自己的要求。

    其实在沙正阳援疆时,沙正阳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什么,就问过梁锦柏,当时情况未定,梁锦柏就回到市委办公厅工作,这一次就正式安排到区县工作了。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还看今朝无弹窗广告,还看今朝txt下载,还看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