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他的时代结束了

作者:七月新番 | 发布时间:2019-07-19 19:30 |字数:4563

    摄政二年,春三月,扶苏又一次,站在了西安平的岸边(丹东)。

    马訾水依然是那么清澈碧绿,春来时节,上面游着群群野鸭。

    难怪黑夫说,它以后会叫“鸭绿江”。

    这是扶苏第三次来到西岸平,第一次,是奉父命远征海东,在辽东千山老林子里杨端和病逝,自己一个领兵新手,在此遭遇了一场兵变,实在是狼狈不堪,幸亏黑夫帮忙,否则定会更加难看。

    第二次,则是在目睹中原大乱后,历经艰难,单骑归来,凭着扶苏之名,带领海东戍卒,在帝国的东北边陲做下了一番事业!

    回忆过去,扶苏哑然失笑:“同是扶苏,前后差距如此之大,难怪说成是两个人,众人便信了……”

    尽管黑夫当日在武周山下与扶苏的对话,集中于这几十年间,秦楚汉匈奴的恩恩怨怨,但已经足够让扶苏在之后的几个月里,从燕地折返辽东的路途中,辗转反复无数次了。

    因为黑夫说得一切,真是太可笑了。

    自己,竟会在接到一封伪造的诏令后,自杀而死?

    扶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是我生来易信于人,信于事?”

    又或者,他骨子里,便是那种为了天下安生,能牺牲自己的人,未曾改变?

    还有,秦始皇帝希望能传万世的秦,竟会二世而亡?且是为楚国项羽所灭,关中毁于一旦。

    父皇若知道了,不知作何感想。

    而这时代最后的赢家,也不是项羽,而是扶苏手下,那个流里流气,满嘴荤段子的大胡子老刘季,他才是秦始皇帝最终的继业者……

    扶苏只觉得好笑,这真是莫大的讽刺啊。

    但诡异的是,此人却又在白登为冒顿所围,签下了耻辱的和约……

    至于黑夫?原本只该是一个籍籍无名,死在第一次灭楚里的小小秦卒!

    故事离奇,其中曲折,叫人啼笑皆非,难以尽信。

    这或许是黑夫瞎编的故事,为的是骗得扶苏上当。

    “但我还是选择了相信……”

    不管怎样,扶苏都接受了这样一个“真相”,作为交换,也宣布了自己的“谎言”。

    “大王,渡河的浮桥都准备好了。”

    高成过来禀报,这不知是他第几次叫错了,扶苏纠正道:“我已去王号,不再是什么大王了。”

    “那,公子……”

    “我从来都不是公子,只是一介替身。”不论亲信如何试探,扶苏都坚持这一点。

    “那该如何称呼?”

    “还是叫将军罢,如最开始那样。”

    “难怪两年前来海东召集吾等时,让吾等叫将军,不称公子……”高成嘀咕道,对扶苏的故事,他已信了八成。

    高成也是在扶苏宣布自己乃“扶苏替身,公子死后继其遗志,远赴海东”后,依然决定追随他的为数不多下属之一。

    其余人等,或愤愤离开,或心灰意冷,大多数选择留在辽西、辽东,卸甲归田。

    兵卒们回到了他们的土地上,黑夫答应两辽、右北平免租三年,以恢复民生,这让土著们欢呼雀跃,早已疲倦的海东戍卒,也默默扔掉武器,领走属于自己的退伍钱帛,不用打仗,对所有人来说是好消息。

    相信他们在期盼已久的安稳生活中,很快就会忘记自己,忘记那个昙花一现的“假扶苏”。

    “顶多在闲下来时,对儿孙念叨惋惜几句。”

    扶苏心中暗道:“再往后,世人将只记得一个志大才疏,懦弱无能,抛弃妻子,最后死得不明不白的长公子……”

    倒是高成,却对他不离不弃,执拗地说道:“即便将军不是扶苏,骗了吾等,但这两年来发生的事,却作不得假!”

    “在中原大乱吾等海东戍卒踌躇不安时,是将军出现,让吾等有了主心骨,不至于流亡为盗,这是假的么?”

    “在辽东遭到东胡王入寇时,又是将军带着吾等迎头抗击,保住了辽东,这是假的么?”

    “这两年在辽东撑起一片天,庇护数十万百姓安宁的,正是将军!这也是假的么!?”

    高成将拳头重重砸在左胸膛上:“既然都是真非伪,哪怕你真不是公子扶苏,吾等也愿追随!”

    同高成有相同想法的人,有三千余,他们就这样一路追随,跟到了西安平……

    但这儿,远不是终点。

    众人将渡过马訾水,又一次穿过箕子朝鲜,在入夏前,抵达数百里外,曾经大军云集,而今早已废弃的“韩城”。

    那儿是“海东侯”公孙俊的封地。

    这黑夫,心里不知有多少阴谋阳谋,所有事都蓄谋已久。他早在一年多前宣布“扶苏已死”时,就安排好了,为其加了一个“海东侯”的爵位,又由公孙俊继承。

    公孙俊将成为新秦的第一个边侯,实封!分之土田倍敦,祝、宗、卜、史,备物、典策,官司、彝器俱备,都于韩城,治马韩、辰韩、弁韩之民,命以策命,而封于海东。

    朝鲜之南,大海之北,千五百里山河,皆海东侯封域!

    所封不可谓不厚,但又实在辽远,与中原一衣带水,却又足够疏离,且对岸就是与扶苏有怨的胶东。

    而扶苏,则要顶着假姓名,作为海东侯国的第一任国相……

    公孙俊将在入秋时节去到海东,与扶苏父子团聚。

    扶苏期盼着那一天,想早些见到玄衮赤舄,钩膺镂锡的小君侯。

    但他一时间却又想不出来,该如何面对曾遭自己摒弃的儿子……

    他应该以父亲的身份与其相认?对他道歉。

    还是继续那个谎言,以国相的身份,尽心辅佐,默默守护他长大?

    如何才能不让父子不信的悲剧,重演一遍?

    摇了摇头,扶苏决定先不去想此事,他现在更迫切的,是与刘季碰面的时刻……

    若有机会,扶苏一定会将此人好好瞅瞅,看他何德何能,竟能赢得天下!

    只可惜,老刘何许人也,跑得比兔子还快。

    原本驻守辽东的刘季,一听说扶苏与黑夫和解,惊骇之下,赶在扶苏到达前,带着妻子乡党和畏惧黑夫的千余人跑路了……

    到二月底,当扶苏抵达秦与朝鲜的边界满番汗时,果有朝鲜侯箕准在此等候,面对扶苏要朝鲜纳粮的要求,箕准满脸的苦涩。

    “上月不是才要过一次么?”

    原来刘季在扶苏前南逃时,途经朝鲜,谎称自己乃是前锋踵军,又是要吃又是要喝,甚至要走了三百个朝鲜婢子作暖脚之用,且征召朝鲜民夫三千与之同行,又在东海岸掠走了不少船只,穿过朝鲜,朝半岛最南方的弁韩行进……

    高成义愤填膺:“将军如此信赖刘季,他竟敢背叛将军,定要将此人捉住!”

    “刘季只是害怕。”

    扶苏失笑,黑夫曾笑谈,他会将刘季扔到汉城,让这家伙在那老死……

    或许刘季已预见到自己未来了罢?所以提前跑路,可怜的老刘,至今还被蒙在鼓里,不明白黑夫为什么要处处与自己为难。

    “随他去罢。”

    扶苏沉吟良久,放弃了高成“追击刘季”的提议。

    “我与他,都不过是离家的游子,何必苦苦相逼。”

    步步前行,燕长城的东端,沛水就在眼前。

    “再往前,便离开大秦了。”尽管朝鲜是中原属国,但毕竟与郡县不同,哪怕是死心塌地追随扶苏的众人,在迈过去前,也有几分踌躇。

    毕竟这一次,他们将永远不再归来!

    扶苏则记起他和黑夫见的最后一面,他们二人在右北平郡碣石山道别,并做了一个约定……

    当时扶苏指着东方承诺:“我这一生,老死海东,绝不会西归!”

    而黑夫则指着西方承诺:“只要我在一天,大秦便在。”

    “我这一生,都将以秦吏的身份,善始善终!”

    那眼神极其真诚,不似作伪,但扶苏也说不准。

    “你我死后呢?这天下又会如何?”扶苏不依不饶,如此追问。

    黑夫却顾左右而言他:“秦始皇帝在世时,对后事做了诸多安排。”

    “但胡亥赵高李斯,听他的话了么?”

    “你和我,按照他的安排走了么?”

    “这天下的走向,人心的离合,如他所愿了么?”

    黑夫摊开手:“吾等管得了身前事,哪管得了身后事,子孙事?千秋万代,世世永昌?可正如我对你所说的哪些事,这世上,哪有不朽的王朝啊,顺其自然罢……”

    扶苏默然,只是看着秦始皇帝的碣石石刻,崖壁上,数百篆字依旧古朴雄浑,上面刻着秦始皇帝承诺过,却未能完成的事:

    “地势既定,黎庶无繇,天下咸抚。男乐其畴,女修其业,事各有序。惠被诸产,久并来田,莫不安所!”

    现在,这份未完成的责任,已经被他推贤让能,让给黑夫了……

    连同帝国的命运,也已在黑夫手中。

    黑夫也在凝视那些篆刻,将酒樽高高举起,对着永世不朽的碣石,好似那个高大的身影,此时已然伫立在海边:

    “我想始皇帝了。”

    扶苏的酒樽,与他碰到了一起。

    “我也是……”

    二人满饮,而后忽然大笑起来:

    黑夫道:“始皇帝若在,会如此说吾等?”

    扶苏笑了:“定是将我劈头盖脸,痛骂一顿,赶得远远的,耳不听为净。而你,恐怕要如韩非一样,被赐鸩酒了,事后父皇虽然后悔,却只能暗暗念叨,明面上则要表现得冷酷无情,不让人看出来……”

    黑夫忍俊不禁:“没错,定会如此。”

    却又叹息:

    “逝者不可复,记住该记住的,往后,吾等也不可能重蹈覆辙。“

    黑夫对扶苏长作揖,作为最后的告别:

    “往前走吧,扶苏,砥砺前行。”

    “你和我,作为继业者,是时候给始皇帝留下的时代,翻篇了!”

    ……

    “没错,是时候翻篇了。”

    记着在碣石的种种,在渡过沛水后,扶苏转过身,对众人道:

    “吾等,从来没有离开大秦!”

    “而是要去海东,去亲手建立一个崭新的秦!”

    他们会割掉疯长的野草藤蔓,重新开垦土地,播撒胶东商贾送来的种子,实墉实壑,实亩实藉。

    新家园将拔地而起,而这个新邦国的一切,都将由扶苏草创,哪些该继承,哪些要摒弃,他终于能自己做主了……

    新的秦,会是什么模样呢?

    肯定会与秦始皇帝时的大秦不同,也和黑夫的秦不同。

    看着曾随他经历过严寒风霜,如今被暖阳映照的三千张面孔。扶苏将手放在胸膛上,他心中的热血,一如年轻时一般跃动!

    “那将会是公子扶苏在世时,曾告诉过我的……”

    “他理想中的秦!”

    ……

    PS:推荐一本很特别的,《我对钱真没兴趣》。

    (交互式,曾用名《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活》,你来决定富豪怎么生活!)卖掉米国的公司,实现财务自由的“百亿青年”尹鹤回到国内,开始了他的退休生活,然后~然后读者说了算。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秦吏无弹窗广告,秦吏txt下载,秦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