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 第三十五片龙鳞(十六)

作者:哀蓝 | 发布时间:2019-01-13 02:29 |字数:7071

    第三十五片龙鳞(十六)

    今天也是陆三蛋拒绝洗澡的一天。

    他很怕水,陆央把他拎起来朝盆里放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在扑腾, 玲珑在外面床上玩, 陆央没想到自己完全制不住三蛋这个小疯子, 他又不能真的暴力去逼他洗澡, 搞了半天弄得自己满身是水,气得捶了洗手台一下。

    三蛋那双竖瞳死死地盯着他,俨然有种你敢靠近我就咬你的意味在里头。

    陆央深吸一口气,假装面前不是人嫌狗厌的陆三蛋而是他软萌可爱漂亮天真的宝贝妹妹:“三蛋, 我只是想给你把身上擦一擦待会儿好换药。”

    三蛋不说话, 他也不会说话, 对陆央的话似懂非懂, 但是看不见玲珑他很不安。在他心里,玲珑是“同类”。

    他忘不掉昨天见到的那双眼睛, 还有她手臂上美丽的鳞片。

    玲珑就听里面一片兵荒马乱, 实在没忍住靠近一瞧, 顿时皱起眉头:“蛋蛋哥哥, 你干什么呢?怎么还不给他洗干净啊?”

    陆央冤枉死了,这是他不给三蛋洗干净吗?明明是三蛋拒绝合作!

    然后玲珑就把枪口对准了三蛋:“你也是,要老老实实洗干净,你就是个弟弟!”

    弟弟陆三蛋眨眨眼,一直盯着她,陆央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脸黑了:“看什么看, 你也不看看自己遛着鸟, 一点羞耻心都没有,盯着人家黄花大闺女看啥?”

    三蛋疑惑地又看看陆央,并不能理解什么叫遛鸟什么叫羞耻心,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这些情感,从来没有人教过他。身上穿衣服是因为冷,还有就是如果什么都不穿,有些比较脆弱的地方很容易受伤。

    一切都是本能。

    “鸟这么小谁要看啊。”玲珑嘀咕。

    陆央不敢置信地扭头,玲珑已经转身跑出去了,就留下一句赶紧洗干净。

    看到了玲珑,三蛋终于温顺了,他任由陆央在自己身上动作,洗干净后,陆央用浴巾把他裹起来抱出去,玲珑打开了医药箱,里面是昨天从医院拿回来的药,她都摆好了,就等陆央换呢!

    陆央捏她软嫩小脸蛋:“是你要的弟弟,怎么都是哥哥在照顾?”

    玲珑理直气壮地说:“因为我还小呀,我不会照顾人。”

    陆央又捏她一下,开始给三蛋换药。三蛋面无表情,他好像根本感觉不到疼一样,又或者说他很能忍耐,他已经明白抹的这些膏体是对他好的,所以哪怕刺痛难当,他也能面不改色。玲珑撑着下巴看他,说:“你得多吃一点,早点养胖,现在太难看了。”

    陆央虽然看起来凶巴巴,说话也不客气,手上动作却很轻柔,他握起三蛋胳膊时几乎不敢用力,怕一不小心就把那脆弱的胳膊给折断了。“爹说先养着,等段日子带他去福利院办下手续。”

    玲珑点点头,“嗯。”

    等陆央把便宜弟弟给收拾好了,就看见玲珑从外面进来,怀里抱着个熟悉的奶瓶,当时陆央脸就又黑了!全家上上下下谁不知道玲珑对这个奶瓶有多看重?小时候那是不许旁人碰一下,自己睡觉都要搂着的!刚搬家那会儿,到了新地方害怕,他跟大哥轮流带她睡的时候她还带着呢!

    现在居然泡了奶拿上来给陆三蛋了?!

    陆三蛋他凭啥!

    他有什么值得另眼相待的地方!难道就因为他特别惨?!

    吃柠檬吃的停不下来的陆央眼睁睁看着妹妹把她心爱的奶瓶塞给了陆三蛋,还把奶嘴塞进了陆三蛋嘴里,陆三蛋试着啜了下,吸到了奶,竖瞳里也透露出几分孩子气的惊喜,然后就抱着不松开了。

    陆央酸!死!了!

    他一把捞过妹妹搂怀里,站起身,居高临下地对陆三蛋说:“我们兄妹现在要谈谈,你乖乖喝奶,喝完奶就睡觉,知道不?”

    也不等三蛋回答,就抱着玲珑出门了,一出门就把她放在三楼的栏杆上,一只手圈着防止她掉下去,威胁意味明显:“你这没良心的,你给哥哥说清楚,哥哥好还是弟弟好?哥哥重要还是弟弟重要?你爱哥哥还是爱弟弟?”

    直击心灵的陆央三连,玲珑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是哥哥好,哥哥重要,我更爱哥哥。”

    陆央满意地点点头:“那你的奶瓶跟哥分享不?”

    玲珑说:“可以的呀!”反正她现在又不用了,谁爱用谁用。

    陆央也就是问一句,得到玲珑的态度就行,他愿意跟妹妹用同一个奶瓶,可不愿意跟便宜弟弟陆三蛋共用一个!“乖妞得记住。”他低下头,在玲珑粉嫩的腮帮子上咬了一口,留下清晰的牙印,“弟弟永远没有哥哥重要,你要永远把哥哥放在第一位,知道了吗?”

    瞧这醋劲儿大的,玲珑点点头,蹭蹭他的脸:“蛋蛋哥哥咬的我好疼。”

    陆央这就心疼了,揉揉她的小脸蛋,再把她抱起来,“是哥哥不好,走,带你吃炸鸡去!”

    陆徽说半个月吃一次,全家都严格执行,玲珑上个星期刚吃过,这个星期突然又能吃了,顿时高兴不已,搂着陆央脖子亲了好几口,陆央被亲的五迷三道,隐隐约约地想,好像有哪里不对啊,怎么觉得比起哥哥弟弟来,乖妞把炸鸡放在更前面一位呢?

    肯定是他的错觉!

    三蛋就此在陆家入住,并且拥有了这个让所有陆家人都赞不绝口的名字。不过既然要正式成为家里的一员,三蛋就只能做个小名,大名还是要取的,陆爱民仔细研究了一番,又征求了大家的意见,最终给三蛋的大名定为陆犀。犀,有坚固、强大的意思,跟陆家这一辈孩子们的“兆”字搭配,正好和前头陆徽的“朝晖”,陆央的“朝阳”成一串。

    朝晖朝阳朝夕。

    不过为了教三蛋记住自己的名字,陆婆子费了老大工夫,好在她以前是小学老师,班里不少智力低下的孩子,她对着孩子的时候可比对儿子脾气好多了,给三蛋启蒙的重任也交给了她,玲珑去上学,陆婆子就在家里带三蛋,她很快就发现这孩子一点都不傻,比起那些教了千百遍都学不会十以内加减法的真正智力低下的孩子,三蛋可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天才。

    学东西比陆徽都快!

    所以在陆徽放假回来的时候,三蛋虽然不能说白白胖胖,却也不再像个骷髅,路会走了话会说了,就是很黏玲珑,只要玲珑在家,那基本是玲珑去哪他去哪。

    想象一下陆徽在学校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上了一个月的课回家,心里还盘算着带宝贝妹妹去吃她最爱的炸鸡汉堡,到家门口的时候还幻想着待会儿妹妹像颗小炮|弹扑进自己怀里就把她举起来转两圈,美的不行结果他一进客厅保姆都看见了妹妹却根本没注意甚至还和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在一起玩大富翁!

    笑得那叫一个阳光灿烂!

    陆徽咳嗽了两声,放下书包。

    玲珑还是没听见,抓着陆犀的手说:“不可以赖皮!这块地是我的了!”

    陆犀慢吞吞地说:“不赖皮,都给你。”

    说完把自己的筹码分了一半过来,玲珑立刻开心不已,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目睹一切的陆徽,一口老血憋在心头喷不出去,他踩着愤怒的步伐靠近,玲珑正要往前走呢,突然一道阴影下来,她就腾空了,手里的筹码没拿好掉了下去,她生气地扭头:“干什么——蛋哥哥?你怎么回来了?”

    她奇怪地朝后面看了看:“你放假啦?”

    陆徽:“……你忘了哥哥一个月放一次假吗?”

    “可是我感觉这个月过得好快呀。”她都没怎么玩,时间就没了。

    对玲珑来说,她的确是更喜欢跟陆犀一起玩,可能是因为生了一双竖瞳的缘故,陆犀对古怪的食物接受力特别强,玲珑偶尔在他面前流露出的不凡,他从来不会说出去。而且陆犀很聪明,是个很好的玩伴。

    可在陆徽听来,那就是她有了新人乐不思蜀了,向来温和的陆家大哥,头一回用挑剔的视线打量从地上爬起来的小黑煤球。

    其实陆犀并不是多么的黑,养了一个月也白了好几个度,但是跟天生肤白的陆家人比起来还是要黑。再加上陆徽先见为主,自然觉得陆犀哪哪儿都不好。

    玲珑啊了一声:“对了蛋哥哥,你在学校还不知道我们家有弟弟了!”

    她用稚嫩的声音给他解释了一番来龙去脉,陆徽哦了一声,抱着她走到沙发坐下,问她:“今天怎么放学这么早?本来哥哥还想去学校接你呢。”

    “今天下午学校有课外活动提前放学了,我就打电话让司机伯伯早点来接我。”

    对于突然多出来的便宜弟弟,陆徽基本是个无视的态度,看到陆犀那双竖瞳时稍微有点吃惊,之后也就那样了。玲珑坐在他大腿上问:“蛋哥哥不害怕吗?”

    “没什么好怕的。”陆徽摸摸她的小脑袋,“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还有人两只眼睛颜色不一样呢,只要对身体无害就行。”

    玲珑捧着小脸:“蛋哥哥真好。”

    陆徽问:“那是哥哥好还是弟弟好?”

    玲珑:……

    这个问题她已经听到耳朵起茧了,这一个月陆央几乎天天问,还带动了家里其他人,衍生出“奶好还是弟弟好”、“爹好还是弟弟好”、“娘好还是弟弟好”这些烦死人的问题。

    她假装没听到,拽着陆徽的袖子:“蛋哥哥晚上出去吃饭。”

    陆徽捏她:“又想吃什么了?”

    她舔舔嘴巴:“想吃麻辣烫~!”

    上周陆央刚带她吃过,打开了玲珑新世界的大门,现在炸鸡汉堡已经退居二线,她有新欢了。

    陆徽考虑了两秒:“可以。”

    玲珑欢呼一声从他腿上滑下去:“我去换衣服!弟弟弟也要一起!”

    陆徽扬起眉毛,蛋哥哥蛋蛋哥哥的称呼他能理解,这个弟弟弟又是什么玩意儿?

    问玲珑,她很有底气的说:“大蛋是蛋哥哥,二蛋是蛋蛋哥哥,三蛋就是弟弟弟。”

    身为把妹妹养大的好哥哥,陆徽秒懂玲珑的逻辑,蛋的开头字母是d,三蛋又是个弟弟,她习惯有几颗蛋就叫几声,可不是要叫弟弟弟么。

    想到这里,陆徽真是觉得妹妹天真可爱的不行,他刚放松一下想倚沙发,突然垂死病中惊坐起:“妞妞等一下!”

    拉着陆犀上楼的玲珑不解回头。

    陆徽长腿一跨跟上他们:“你们一起换衣服?”

    玲珑说:“弟弟弟不会自己穿衣服啊!他身上的伤还没好全呢!我怕他碰到伤口。”

    陆徽微微一笑:“哥哥来帮他穿,你去换条好看的小裙子去。”

    有人效劳当然好,玲珑欢快地摆摆手,走向自己房间。陆徽面上温柔的笑瞬间消失,跟在陆犀后头进了房间,眉头紧蹙,这间小卧室也靠妞妞房间太近了……不太好,要不等会跟爹商量下,把三楼的书房给三蛋做卧室。

    他当然是看三蛋超级不顺眼,本来家里一共六个人,五个人都要争宠,现在又多了个弟弟,有啥用?僧多粥少的局面又来个半道出家的,谁乐意啊?

    但这孩子……出乎意料的乖巧。

    被陆徽拎着也不挣扎,放到床上脱衣服也伸胳膊蹬腿,不怎么说话,习惯低垂着眼。

    陆徽把他的小衣服脱下来才看见那其后的伤口——密密麻麻,几乎找不到一块好肉,大多狰狞可怖,这样的伤汇集在一个小孩子身上,可见他曾经经历过什么可怕的事。

    他手上的动作不觉变得轻柔和缓,又见陆犀一直朝下看,睫毛很长,安静不出声,便道:“把头抬起来。”

    陆犀没听。

    “把头抬起来,光明正大的。”陆徽仍旧轻声说,“妞妞喜欢勇敢的孩子。”

    陆犀已经知道妞妞是谁了,他眨了眨眼,慢慢抬起,没有在这个第一次见到的大哥脸上看到熟悉的恐惧、厌恶、排斥,反而是很温和很友好的。

    “虽然咱们现在是兄弟了,不过我可得跟你说清楚。”陆徽拿过蓝白格子的小衬衫给陆犀穿上,“在咱家男娃不值钱,就算是弟弟也得不到额外照顾,只有妞妞是特别的,要当咱家人,就得对妞妞好,知道吗?”

    这一点不用陆徽说,在这一个月里陆犀已经深有体会。

    陆央完全就是被无视的,只有玲珑才是众星捧月。而他因为伤跟身世,大人们对他也格外柔和,不过随着伤势好转,能够正常说话走路跟学习,特别待遇就慢慢消失了……

    陆犀点头,仍旧说话慢吞吞:“我……知道。”

    他会对她好的,不让任何人伤害她,让她永远都这么快乐。

    陆徽轻笑,举起拳头放在他面前:“来个男人点的。”

    陆犀低头看向自己的小手,慢慢攥成拳,在陆徽无声的鼓励下跟他碰了碰,然后陆徽就把他的鞋子拿过来:“没有额外照顾没有特殊待遇的三蛋请自己学会穿鞋可以吗?”

    陆犀点了下头,把脚踩进鞋子里。除了刚来的时候他穿的是陆央穿不下的衣服,后来就都是陈香兰跟陆婆子给他买的新衣服新鞋子了,他好像变成了一个正常的孩子。

    陆徽看得出来,陆犀还是对自己的眼睛很不自信。不,这么说不恰当,他应该是不喜欢别人的瞩目或是惊讶,毕竟这样的一双眼睛,大部分人看见了都是会恐慌或是震惊的。然而无论是什么样的情绪,都很容易对这么小的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

    “弟弟弟换好了吗?”

    陆徽扬起笑容,一回头,笑容瞬间僵硬——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只是随意给三蛋挑了件蓝白格子的衬衫跟背带裤,他家乖妞也这么巧穿了蓝白格子的小裙子?!

    陆徽施施然起身,捞起玲珑亲一口,回头再捞起三蛋:“走,哥哥也要换衣服。”

    玲珑眨眨眼:“哥哥不是说我不能看男人换衣服吗?”

    陆徽:“……哥哥不是别的男人。”

    当然他不会真的给妹妹看,毕竟也是发育完全的少年,所以他拿起衣服去了洗手间,这还是陆犀第一次进陆徽的房间,他乖乖坐在床上,看起来安静又乖巧。玲珑悄咪咪伸出小手勾住他的,他就很惊喜地看过来,握住她软嫩小手,脸蛋微微透出红晕。

    陆徽换好衣服,打开洗手间的门,先斜倚着,单手插兜,很酷地喊玲珑名字。

    床上坐着的一对小家伙齐齐看过来,玲珑很捧场:“蛋哥哥好帅!”

    闷骚的陆徽居然也换了蓝白格子衬衫跟牛仔裤。

    陆犀不爱说话,就看了他一眼便继续低下头,陆徽正要笑,突然瞧见那两只握在一起的小手,俊秀的面容扭曲了一秒迅速归位,状似不经意地走过去,状似不经意地把玲珑抱起来,状似不经意地提着陆犀到地上,施舍地伸出一根小指:“牵着防走丢。”

    陆犀摇头:“我,可以自己,走。”

    他希望自己能长得快一点,这样就可以跟大人一样,把玲珑抱着或是背着了。

    陆犀不喜欢被人看到他的眼睛,玲珑就给了他一顶鸭舌帽,她自己也戴上小帽子,陆犀就很高兴,觉得他们两个有共同的秘密,这是别人比不了的。

    玲珑如愿以偿吃到了麻辣烫,陆徽怕她胃会不舒服不给她吃太多辣,陆犀就把自己那份放了多辣椒,趁着陆徽不注意夹到玲珑的小碗里,得到她甜甜的笑容就脸蛋微红地低下头。

    真好。

    这样的生活。

    要是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吃完饭玲珑还给陆央带了一份,算算他应该也到家了,今天都放假嘛!

    没想到的是大人们今天回家也很早。

    陆爱民很正式地把陆犀拎到茶几上,全家人闻着陆犀坐成一个圈,他很郑重地介绍道:“这是咱们家的新成员,陆三蛋陆犀,以后就是陆徽跟陆央的弟弟,你们记住了吗?”

    当着陆犀的面,有些话不适合说,陆爱民叫陆徽去书房,之前玲珑也就是把大概讲了讲,陆徽还不清楚陆犀到底是怎么回事,等到书房听完了来龙去脉,才沉吟道:“乖妞喜欢,咱家再养个孩子也没啥不好。”

    巧了,陆爱民也是这样想的,陆犀那孩子很可怜,既然进了他们家,那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他要求长子一视同仁。

    结果长子慢悠悠地反问:“爹你能一视同仁?”

    陆爱民顿时一窒,几秒后很有底气道:“对你们兄弟三个,能!”

    陆徽:……

    就是说对乖妞不能呗?

    算了,谁都不笑话谁,叫陆徽对陆央亲亲抱抱举高高他也做不到。

    既然全家人都到齐了,也都认定了,那手续什么的就得办一办了,先去福利院跟派出所走一趟把户口落实了,再得回陆家村把陆犀的名字上族谱,这才叫一家人呢。

    陆犀对此还懵懵懂懂,并不明白什么是户口什么是族谱。但玲珑说是好事,那他就相信是好事。

    这一个月不仅仅是精神上的调养,陈香兰还专门找人定制了营养食谱,就是为了把这孩子身上的肉给补回来,好在颇有成效,等陆犀白了几个度,脸上也有肉了,大家才发现,他长得可真好!

    听说他亲娘当初就是出了名的大美人,不然也不会被有钱人看上,陆犀很明显遗传到了母亲的美貌,并且全照更好的去长,那五官,没一处不精细不好看的,而且他跟陆家人的白不一样,陆家人是透着莹光的润白,他是冷白,站在人群里,气质特别出众,一眼望过去就能看到的那种。

    去福利院这天早上,陆徽送了陆犀一个礼物。

    这不是陆犀第一次收到礼物,他正式成为这个家的一员之后,每天都有人给他买东西。但陆徽是这个家里的大哥,跟其他人又不一样了。

    他接过来,在陆徽的示意下打开。

    里面是一副镶着金边的眼镜。 166阅读网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荒海有龙女无弹窗广告,荒海有龙女txt下载,荒海有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