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破冰(六)

作者:superpanda | 发布时间:2017-12-07 20:36 |字数:5685

    一秒记住♂小?说☆网 ,更新快,,免费读!

    夏溪看着不客气的“跟谁在外面吃饭”七个字, 竟然不知该回什么。

    过了一会儿, 夏溪说:没谁,哈哈哈哈。

    谁知周介然不依不饶:下午两点还在吃饭, 不用上班?

    夏溪回:我在上班……是跟律所的尹律师在吃饭。

    微信另外一边, 周介然看见回复,眉毛一挑,打开网页,输入“诺言律师事务所”, 点击菜单栏的“律师队伍”, 一个一个地看过去,只一眼, 便在“权益合伙人”一栏看到一个名字:尹千秋。

    长得还行。

    周介然又点进尹千秋的简介,从专业领域、到教育背景、到工作经历、到专业资格、到荣誉评价, 都看了一遍。末了, 还去人人、微博、Facebook、LinkedIn,都瞅了一眼。

    最后想:还行, 不过比我还差远了, 不担心。嗯?等等,我在担心什么?莫名其妙。

    而“王妈妈家”中的夏溪, 见周介然没有再回, 松了口气, 感慨那位大爷真是阴晴不定。她放下手机, 继续与盘子里的炒菜奋战。

    “对了夏溪。”夏溪正对面的尹千秋突然道, “请不要跟律所的人提起我家里面的事。”

    “不会不会!”夏溪忙道, “我不敢说我不是个八卦的人,但是这个,不会提起!”就没有几个律师是不八卦的——大家喜欢讲话、热爱讲话,话题里面怎么可能完没有旁人出现?

    “谢了。”

    “呃,”夏溪又说,“您放心吧,我自己也会努力忘记!”

    尹千秋又笑了:“你知道没关系。”本来也想让你知道。

    夏溪:“……???”

    尹千秋说:“我并不打算回避自己的身份和经历。我有一段复杂的故事,也有一个麻烦的家庭。请你别讲,只是因为不大想与普通同事深入交往,觉得没有必要过多暴露生活中的样子。”

    “哦……”夏溪想:什么意思?尹律师想与自己深入交往?

    嗨,乱想,这当然是因为自己已经知道了的缘故……

    一顿吃了一个小时,夏溪也第一次发现自己与尹律师有那么多共同话题。

    …………

    不久之后,人民法院对尹千秋的小案子做出判决。

    夏溪与尹千秋一起去领的判决书。

    判决书的最后写到: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登记在李××名下的云京市×区×路×号楼×号房当中属李××所拥有的百分之五十的所有权份额中的百分之六由原告尹千秋所有。

    二、登记在李××名下的云京市×区×路×号楼×号房当中属李××所拥有的百分之五十的所有权份额中的百分之十由被告张春所有。

    三、登记在李××名下的……中的百分之十由被告张夏所有。

    四、登记在李××名下的……中的百分之十二由被告张秋所有。

    五、登记在李××名下的……中的百分之十二由被告张冬所有。

    六、被继承人李××的丧葬费用、墓地购置费用二十二万(均由原告尹千秋垫付),由原告尹千秋承担六万,被告张春、张夏、张秋、张冬各承担四万,自判决生效起七日内缴纳。

    案件受理费……

    夏溪一看:“哈哈哈哈!!!”

    这是她与尹律师俩所预计的最好结果!!!

    尹千秋与生母已经没有法律上的关系,等于“外人”,法院不大可能让尹律师得到很多份额。尹律师的所得本就没有可能超过兄弟姐妹,但是,法院判给尹律师百分之六,判给他哥他姐姐每人百分之十,判给在老妈临终前赶到医院看望过的他弟他妹妹每人百分之十二,说明法院充分认可自己所提交的证据,认为尹千秋的确该拿钱!

    她打了个漂亮的仗!

    唔,虽然,只是个小案子。

    还有那个丧葬费用以及墓地购置费用。尹千秋很“坏”,早就打算闹到法院,然而之前却没声张。云京市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去周边城市安葬亲人,可尹千秋没有,直接在“安息园”买了一个价格高达二十万的墓地!地势很高、风水很好!在买之前,他征求了“兄弟姐妹”们的同意。那四个人觉得律师有钱、根本没有打算参与分账,但是却对邻居吹牛说他四个“出血”给妈买了一块好地!谁知在法庭上尹千秋突然翻脸,一反常态,要求平摊这些费用!!!现在法院判决下了,尹千秋付六万,兄弟姐妹各付四万!几万对尹千秋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对于兄弟姐妹来说就很算什么了!尹千秋是仗着自己有钱,故意整人,自损1000伤敌800!

    “好。”尹千秋看着判决,嘴角难得地绽出笑意,“我给他们电话。”

    “嗯嗯!”

    尹千秋说完便拨通大哥电话:“喂,我尹千秋。法院判决相信大家都看到了?”

    夏溪听见对面传来咬牙切齿的四个字:“你要怎样。”

    尹律师依然是云淡风轻的样:“不怎样。既然法院判了,咱们就按判决书来。你看哪天请个专业的评估师评估房子价值?之前我也查过,那套房子现在大约价值600万左右。我有百分之六,就是三十六万,你们四个每人给我九万。再加上丧葬费用、墓地购置费用的那四万,每人给我十三万,尽快打到我的账户,否则我会申请法院执行。嗯,如果不愿意出九万,也可以上房管局,把我名字加在本上,百分之六,两种方法都行。”

    即使是对普通云京市的家庭,一口气拿十三万元交给别人,也是非常非常难以接受的事,何况春夏秋冬四个经济状况根本不怎么样。

    这完是“天降霉运”。

    一下子要给尹千秋十三万块!!!要知道,他的存款一共也没多少!!!

    张春:“你……!!!”

    接着,夏溪就听见电话对面传来一连串的谩骂。不过,夏溪觉得张春骂的实在没有什么创意,翻来覆去就那几句,重复率高,夏溪听了一分三十秒就腻了。什么“你大爷你大爷”的……尹庭长是老大,家里没有哥哥,所以张春骂的也只能是他自己的大爷了,当然也是尹律师在原生家庭的大爷,但尹律师显然不会care那个见过几次都很难说的大爷。

    挂断电话,尹律师又把同样的话告知张夏张秋张冬。

    张夏也是大骂一顿,不过尹律师的弟弟妹妹没骂。

    根据夏溪了解,弟弟妹妹……还好,至少最后阶段还去看过老人,也曾经提议与尹律师和解。只是哥哥姐姐坚持争到最后,他们说服不了对方,只好同进同退。

    法院门外,风又起了。

    马路对面,一个中年男人正在扶着一个苍老妇人走路,一看就是母子。

    尹律师看着看着,轻轻叹了口气。

    夏溪知道,他为他的生母叹息。

    那人女人,一生辛苦,付出一切,整整生育五个子女,在经济最困难的日子里依然省吃俭用拉扯孩子。

    但是,很快,就没有人会再惦念她。

    她的一生重男轻女,两个女儿大概不会很怀念她。

    大儿子呢?生出了家唯一一个男孩,被她哄着、捧着,骄横跋扈颐指气使,以自我为中心,同样不会付出感情。

    小儿子……因为光棍,总被她讲无能、没用——

    而尹律师……生母这段故事只是人生插曲。他真正爱的、感激的,是萧法官。

    夏溪并不知道,在李老太太生命最后阶段,在她上门请求萧法院尹庭长叫尹千秋陪她去治病的时候,在她时日无多身边却是只有个尹千秋在陪着她续命的时候,在她看见其他病友都有子女终日里侍奉在左右的时候,她想的是什么?

    是否觉得不解?

    是否会想:我把心掏出来,只为了这个家庭,为什么会这样?”

    夏溪正在想着,身边尹千秋忽然道:“在外地看病时,我曾劝她写个遗嘱。”

    “嗯?”这事夏溪也一直纳闷——尹千秋是房产律师,怎么不老妈写个遗嘱?

    尹千秋继续说:“她说,算了,搞不明白。”

    “搞不明白什么?”

    “正常来讲……按照她的性格,肯定是要写个遗嘱,把房、把钱留给儿子、孙子,就是我哥还有我弟。”

    “嗯。”

    “可她没有。”

    “……”

    尹千秋看着风卷起的落叶,说:“操劳一生。她到最后……也许很累了吧。”

    “……”

    “终于,没再管了。”

    免费小说,无弹窗小说网,txt下载,请记住蚂蚁阅读网www.mayitxt.com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一栋人间烟火无弹窗广告,一栋人间烟火txt下载,一栋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