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1章 欲买桂花同载酒

作者:林阡 | 发布时间:2019-09-14 00:08 |字数:3684

    来者何人?南宋武林天骄,这十年从来是林阡的不二搭档。

    还有谁能比他更懂,此刻林阡有关入魔的凌乱,既是因轻舟忌惮,更是为薛焕悲恸。

    “徐某委实不信,薛焕的楚狂刀这般轻易就粉身碎骨。”他到场后最先对林阡称赞打得好,砍开林陌后立刻又对金宋双方一同说:林阡固然强,薛焕有多差?

    仅此一句,不仅唤回了林阡的神智,更加动摇了金军的必死之心。

    “不错,这些年挑战他金北第一的那么多,打赢他的几个!”林阡轻松地笑起来,满心郁闷瞬然一扫而空。适才金军来围攻他的所有高手,最强的正是薛焕,那也是他最不想伤害的对手和朋友。

    当即就将欺到徐辕近身的高风雷排宕开去,越持刀,手越热,心也愈发坚硬,薛大人必还活着,我并未将他置于死地,没入魔!想彻之际,力道速度都恰到好处,反手又对准卿旭瑭一记猛击,摧枯拉朽。

    回过头来正待顾及封寒,漫天遍地的湮灭之气便都因徐辕的归空诀而低头,林阡只觉舒心之至,与天骄作战如此享受!二话不说便要去将林陌擒获,说时迟那时快,突如其来一轮箭阵横插阡陌中央,那道再及时不过的阻碍或救护,是属于金军未来中坚们的勠力同心……

    林陌匆促被曼陀罗救起、逃离危局不得不准备撤退,尚未松一口气,背后的神臂弓结界便被轰然打破,余光扫及,原是箭阵又遭到林阡饮恨刀撕开裂缝长驱直入,好一个攻无不克的盟王,一边左右开刀,一边豪情干云:郭蛤蟆是吗,我林阡不在状态,还不是照样虐你!?

    与林阡这决胜千里、热血封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徐辕明明一直与他并辔,却是令人吃惊的淡静自若、沉稳持重。

    “水性自云静,石中本无声,如何两相激,雷转空山惊。”李好义率官军义军各路兵马一起随主公天骄驰赴沙场,远远望着这一黑一青两道身影,脑中突然跳出这样一句可以形容他俩的诗,缓过神时,喜出望外:不知不觉我军竟把战斗的主动权完全夺回来了!

    

    光夺回主动权哪儿行,上一战和主动权一起失去的还有——“轻舟!”既然曹王找不到、俘虏和平交换不了,那就靠战斗将轻舟强抢回头!

    林阡当然策划好了,此战只要拿捏好分寸地赢,金军到最后必然会将轻舟视作唯一救命稻草,果不其然!

    金宋兵流,先因饮恨刀的逆转而浩淼,又因饮恨刀的停滞而断续。

    夺魄的箭矢下,壮烈的烟火中,明灭的光影前,那脸色苍白的美丽女子终于隐现,却因为体虚、站立不稳的缘故,被迫倚倒在曹王府那位首席高手的身侧。

    无论站在哪里,谁的身旁,她都一定是整个金宋的最瞩目,何况,此刻她是站在核心高处、战狼身边!

    战狼怎会看不穿,需要靠徐辕哄着才能心无旁骛的林阡,是实实在在的魔性才消、状态不稳,战狼自己虽然还没恢复到最佳状态、此战想参加却最终被迫远程掠阵,可现在被五大高手试了出来林阡果然还有问题,那么现在操控着柏轻舟险中求胜自然会令林阡在巅峰一头栽倒……战狼冷笑,湛卢出鞘:“再上前一步,她性命不保!”

    全体宋军在看到军师的那一刻都捏了一把汗,不经意间一个接一个地停了冲杀,强迫着热血只能在自身的胸腔涌荡、不敢喷薄。更何况心态脆弱的林阡本人,正中战狼下怀,原本已被徐辕推远的心魔再次被挤到心头:轻舟真的在战狼手里,我能救她吗,会害死她吗;还有,薛大人呢,怎到现在还没回来,该不会真是尸骨无存?

    

    不知几里开外,山河四处动鼓。

    薛焕生生被震醒,昏沉中苦寻回忆,一惊而起,伸手来探,所幸长刀还在!

    才想起身,眼冒金星,右臂的疼痛连他这样的硬汉都难以掩饰地惨叫一声,从伤口迸裂开的血却好像被一双纤长的手果断地再次堵住。

    “你……”连说话都那么困难,遑论站起来往战场赶……薛焕调整呼吸,努力分辨眼前人是真是幻。

    片刻后他才缓了过来,脑中也没那么阻塞,难怪,林阡差点要他命的时候,有个白影出现在粉碎的边缘,将他轻巧地拉开了稍许,原来不是幻觉……虽说最终结果是他俩一起被饮恨刀风斥飞开去,却幸好将他从林阡的最重打击下移偏。但那人好像也受了些伤,帮他分摊了少许林阡的伤害。

    那一刀林阡发得太快,那时他眼睛紧盯着林陌,加大的力气是为了把薛焕斥开,所以应该也没来得及看清楚这白影是谁,可能现在会误以为薛焕已经代林陌灰飞烟灭了吧……

    薛焕知道林阡不会存心杀他,但希望和现实永远是两回事。混战里,若干强敌一起往你冲过来,你囫囵祭出一道夺命的杀伤,倒下的那个谁说就一定最该死?若薛焕适才真的替林陌死了还留下尸体在战局,指不定要给林阡留下个再度入魔滥杀的凭据,林阡势必也会痛苦纠结地继续钻牛角尖,因为入魔所以入魔。这道白影与其说是舍命救薛焕,其实也是拼力为林阡留了转圜。

    那么,这道白影,又是谁?

    “焕之,可还撑得住?”真性情的薛焕,素来不喜欢别人来跟自己套近乎,所以能这样唤他的一定必须经过他的首肯;十年前,此人就可以与他亲近至此。

    “九烨,这到底,是回来还是回不来?”能这样称呼轩辕九烨的又有几个?金国杀人不眨眼的天骄、毒蛇、轩辕大人,自从大圣山之战后便销声匿迹,人世间自此却多了一位大理天衍门的继任门主,说给谁听,谁都不信。

    背后相托,转眼十余年了吧,当初曹王府人才辈出,作为年轻一代两大翘楚,我破坏宋阵,你构筑金阵,相辅相成何等默契,王爷笑言左膀右臂;最近一次通力合作,我们在阶州为了消灭林阡并肩作战,后来文县血案出现分歧,那时还是我保着他、你不惜诬死他也要将他除去……再后来,你在追杀林阡的路上越追越远,最终竟远到了天边无影无迹,该说什么?命运弄人!原本这秦州会战也该有你、与我一起站在阻击宋盟的立场上坚定不移!

    你是想回来了吗,不对,眉眼里看不见冲动;你纯粹是来向我致歉的,为何目光中又填满关切?

    “行了不用说,这是回不来!”硬汉用不着遮掩,挽紧轩辕衣袖问不出,果决就捏住了他手骨,厉声喝问,“我不信旁人什么见利忘义见风使舵的鬼话,只问你轩辕九烨一句,能否撇开‘天命’,但求忠于己心?!世间有什么人或事,值得你错过曹王、错过曹王府这么多知己同袍?!你可知,我军军心也悬于你?!”

    “好一句‘不论天命所归,只求无愧我心’,焕之你一向如此,所以才会得到敌我的敬重。”轩辕九烨认真回答,同时运起内力将他断开,免得自己的手被他过于愤怒地捏断,“可我之心唯独系于天命,天下,从来比曹王府更重。”

    “那就对不住,你是敌人无误!”薛焕一言不合,当即拔刀相向。

    “关系莫要搞僵。等我一年,这一年我都中立,明年也许就回来了。”轩辕虽也有伤,极力持剑抵御,又露出那个只有在杀人时才会有的微笑。

    “哼。见利忘义,见风使舵,原是真的。”薛焕脸色铁青,刀势滚雪。

    “焕之,你不也是个注重天下苍生的人吗,为何却对那些琐碎的私情趋之若鹜?”轩辕剑中墨风流窜。

    “我不信你们说的狗屁天命,事在人为!凭区区几个人的占星卜卦,说天意归了谁那就真归谁、其余人就全该放弃奋斗打拼?滑天下之大稽!”楚狂刀竭尽全力,“眼下好像宋盟更厉害些,难道你想劝我大金群雄集体自尽来成全天下?可韩侂胄吴曦那些人到底谁才是人间祸害!”

    “完颜匡完颜江山那些人,难道就不是吗!”轩辕九烨很快就筋疲力尽。

    薛焕只比他稍好一些,握不稳刀剑,索性弃去,答不上来便干脆猛揍一拳,赢回鼻青脸肿的轩辕以牙还牙:“薛焕,金北第一当久了,脾气大得人人都得让着你!可你别忘了,若非我轩辕九烨识大体不去挑战,这宝座你当真坐得稳吗?!”

    “哦?看来你忍了很久了啊!那就挑战!求之不得,别教旁人笑话说,金北只有我薛某一个阳刚!”薛焕冷笑。

    两人好不容易找回的力气全都用作互殴,顽童般欺身肉搏到最后,愈发走不回,双双瘫地上。发泄出彼此积压十多年的不满后,敌意反而消除不少,薛焕更加率真些,越想越觉得无聊,躺在地上,边喘边笑:“万年老二,你倒是提醒了我,完颜匡和吴曦才是一路人,王爷和林阡才是一路……可是……那又怎样呢。”

    “焕之,你的立场,和我段师兄是相似的,可惜的是,他比你疯狂、妄执……”轩辕九烨洞彻地叹了口气。

    “什么?”薛焕一愣。

    “短刀谷之战你未参加,所以不知,万尺牢的大屠杀……”轩辕九烨微微拉开衣领,露出自己的脖颈伤痕给薛焕看,“段师兄在那天就已经出现了入魔征兆,现如今,不知进展到了哪种程度……”

    “那场屠杀,不是林阡干的吗?后来宋军有舆论说,是驸马冒充林阡,给了你胸口一刀险些致命……怎么,和段大人又有什么关系?”薛焕错愕地看着轩辕的脖颈伤口,惨酷到只差毫厘,喉管就被割断了。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南宋风烟路无弹窗广告,南宋风烟路txt下载,南宋风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