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无药,心头之血

作者:甜幂柚子 | 发布时间:2017-09-16 19:30 |字数:14084

    一秒记住♂ ,更新快,,免费读!

    第178章 无药,心头之血

    九暮离当即目光锐利起来,毫不犹豫的闪身靠近,仔细打量一番,目光一闪,毫不犹豫的拽住对方的头发,猛的一扯,而后,在她脸上一撕。

    那宫女似乎早有察觉,有心要躲闪,但根本来不及反应,瞬间就被九暮离得手。

    假发!

    面具!

    九暮离一出手,就宛若在对方身上扒掉一层皮似的,瞬间扯到对方的头发和面具,紧跟着露出对方的真容。

    熟悉的面容,但是头上未见到一根头发,甚至许多地方还破了皮,看起来坑坑洼洼,如同菠萝皮似的,甚至许多伤口都已经腐烂,散发着一股怪味。

    南宫雪姬!

    众人见到那宫女的样子,不由纷纷面带诧异。

    九暮离同样目中寒光爆射,冷喝道:“南宫雪姬,是你!”

    她内心同样震惊,没想到南宫雪姬竟然还敢出现,而且看样子,竟然混入了星羽公主的宫中。

    “九暮离!”南宫雪姬见自己身份被九暮离揭穿,当即就面色大变。

    “看来这一切都是你搞得鬼了!”

    九暮离面色一寒,感受着南宫雪姬浑身气息微弱,一副伤势未愈的样子,不由冷声道:“说,这是怎么回事,这毒药是不是你带来的。”

    南宫雪姬面如死灰,察觉到九暮离的杀意,内心的恨意宛若惊涛骇浪,死死瞪着九暮离,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九暮离如今心念着秦政伤势,哪会想太多,当即就毫不犹豫的一掌将南宫雪姬拍翻在地,冷声道:“交出解药,否则死!”

    “死又如何,解药是什么,哈哈哈哈!”

    南宫雪姬似乎察觉到今日在劫难逃,疯狂大笑,满脸快意地看着九暮离,道:“九暮离,你也有今日,秦政中毒了,这次我看还有谁护得住你。”

    “交出解药!”

    九暮离面色越发的冷漠。

    “你做梦,这毒想必你也看出来了,绝对无药可解,你就等着死吧。”南宫雪姬再次大笑,状若疯狂。

    “死?”九暮离面色死死绷紧,漠然道:“看谁先死!”

    说着她单手捏住南宫雪姬的下巴,屈指一弹,一粒毒丹毫不犹豫的落入南宫雪姬的口中,迫使南宫雪姬服下,最终才收回手。

    毒丹瞬间爆发,紧跟着南宫雪姬的身子瞬间变得乌青起来。

    “九暮离,你做什么!”南宫雪姬满脸惶恐,紧跟着浑身传来阵阵锥心刺痛和剧烈地麻痒。

    “啊,这是什么毒药!”

    南宫雪姬惨呼,面色瞬间变得雪白,宛若暴露在骄阳之下的蚯蚓似的,在地上一通乱滚,不仅如此,还惶恐的不断脱掉身上的衣服,双手四处乱抓,随着双手所过之处,一道道血痕在她身上弥漫。

    这是九暮离借助黑色莲花所练的毒丹,药效极为诡异,一旦中毒,不仅浑身溃烂,还会伴随着浓烈的麻痒,恨不得让人将浑身皮肉都抓下来。

    “拿不拿解药出来?”九暮离满脸冷酷。

    她并不喜欢折磨人,但为了秦政,她不得不如此,没有解药,她不知该如何才能解毒,琉璃宫灯无效,让她感到绝望。

    “没,没有……解药……”

    南宫雪姬痒的满地打滚,甚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没有解药!”

    九暮离听了心头一沉,来到秦政身边,察觉到秦政生机再次不断消融,她内心沉入谷底。

    来不及了!

    秦政身上毒性越来越强,她知道必须尽快想办法,否则根本来不及,当即也顾不得理会南宫雪姬,来不及跟皇帝打招呼,抱着秦政,一言不发,扬长而去。

    皇帝并未阻拦九暮离的离开,面色阴沉的骇人,他很清楚,如今能救秦政的,唯有九暮离了。

    刘贵妃也吓傻了,如今众人哪里还看不出,事情都是星羽公主做出来的,一时间都胆战心惊。

    九暮离没有善后,也无心理会皇帝接下来会如何行事,她很快就返回了九华殿,命令陈总管戒严,不许任何人打扰,最终来到秦政的房间。

    “怎么办!”

    九暮离内心焦急不已,秦政所中的毒,简直闻所未闻,就算是她,突然也有些手足无措。

    先控制毒性!

    想了想,九暮离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可如今她连这毒是什么都辨认不出,一时间真的极为无奈!

    一点灵光在脑海闪过,紧跟着她脑海一亮,她想起上次她中了蛇毒时,身上的血对蛇毒有压制,当即顾不得想太多,赶紧隔开手腕,鲜血流出,她毫不犹豫的将伤口对着秦政的嘴巴,将血导入对方的口中。

    她的血脉混合着女娲神血,对毒有克制作用,她希望借此缓解秦政身上的毒。

    鲜血流出,九暮离清晰的感受到自身的衰弱,但她依旧义无反顾,直到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她最终才运功闭住伤口,服下一颗丹药。

    没有让九暮离失望,神血的效果很有效,秦政身上的毒素蔓延的速度缓慢下来,这一发现,让九暮离大喜不已。

    “秦政,你可要撑住!”

    九暮离双目通亮,面色前所未有的坚决,时间有限,当即她就运转琉璃宫灯,仔细检查秦政身上的毒,思索如何解毒。

    智慧高灯旋转,这一瞬间,她的思绪前所未有的清明,毒素的一应效果纷纷在她脑海呈现。

    与此同时,种种药材的药效,药理,同样不断在她脑海浮现,开始不断组合,一道道药方不断在她脑海成型!

    这样不行!

    这样可以,但把握不大!

    随着她思绪的运转,很快,不同的药方不断被她构成,又被她否决。

    这一刻的她,宛若一台高速运转的计算机,不断计算着种种可能性。

    在她眼中,这毒药再也没有任何秘密,只是唯有解药,依旧让她一时间有些茫然。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整个九华殿因秦政的重伤,而陷入前所未有的森严戒备当中,陈总管和白晴同样被惊动,二人都死死守在秦政的寝宫门口,却依旧不敢有丝毫打扰。

    如此大约过了一刻钟,秦政的寝宫内传来九暮离疲惫的声音,“陈总管,快进来。”

    陈总管闻言,忙不迭的进入房间,看着昏迷不醒,脸色漆黑的秦政,又看着满脸苍白的九暮离,恭敬地道:“九小姐,殿下他……”

    九暮离挥手打断陈总管的话,道:“他目前没事,你去按照药方拿些药来,快!”

    说着她身手递给陈总管一张药方,陈总管闻言,赶紧接过,毫不犹豫的闪身出去了。

    累!

    短短一刻钟,借助智慧高灯,她的思绪前所未有的高速运转,甚至超出她以往的一倍还有余,最终她总算找到了解毒的办法。

    然而这代价同样巨大,她心神消耗太剧烈了,甚至让她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再加上失血过多,如今的她,几乎难以支撑,若非秦政的毒还没解,她恐怕很快就会晕过去。

    再次服下一颗丹药,她的精神恢复许多,而陈总管也未让她失望,很快就将药材送来。

    看着满地的药材,当即她心神再次陷入古井无波的状态,开始炼药。

    这一刻,她的面色前所未有的严肃,炼药她并不陌生,甚至炼制解药的药材都稀松平常,对她而言同样手到擒来,然而这其中要加入一味主药,这主药却让她感到很棘手。

    秦政身上的毒太诡异了,她闻所未闻,几乎束手无策,借助智慧高灯她推演良久,最终才寻到唯一的可能,就是借助她的心头血。

    她本身的血脉含有神之血脉,神之血脉高洁光明,专克一应邪魅之物,要想破除秦政体内的毒,唯有借助她体内的神之血,才能彻底将那毒素给破除。

    琉璃宫灯无法吸收秦政的毒素,解毒也不可能,最终九暮离仅仅想出一种最可行的办法,但借助她的心头血,借助其他药材的药性,可以暂时破除毒药的邪魅药性,如此一来,将毒性打散,就可以被琉璃宫灯内的黑色莲花吸收!

    只是唯一的代价就是九暮离必须付出她的一滴心头血,她身具神之血脉,但如今也仅仅不过凝聚了三滴心头血,这是她神之血脉的根本,修士一生也仅仅就这么三滴,损失了就无法在弥补回来。

    “顾不得那么多了。”

    想起秦政因为救他才落得这样的地步,九暮离没有犹豫,很快就拿出刀子,猛的一刀刺向自己的胸口!

    “嘶!”

    剧痛传来,让她浑身颤抖,本就虚弱的身子这一刻猛的一阵摇晃,只觉得头脑发黑,一阵眩晕。

    “坚持住!”

    她咬牙告诫自己,此时不能晕,当即匕首再次深入,最终停滞在心口三滴心头血所在。

    “给我出来!”

    当即她手中匕首一挑,一滴心头血突然由伤口迸出,被她灵力一裹,摄入手中。

    匕首抽回,鲜血狂喷,她慌忙止住伤口,面色越发的苍白如纸!

    然而她依旧顾及不上,慌忙拿出丹炉,开始炼药!

    有了心头血,炼药的过程极为快速,没过多久,一颗殷红中透着金黄的丹药被她炼制出来。

    只是疲惫透顶的她,加上伤势不轻,又耗费心神炼药,如今真的有些坚持不住。

    “坚持啊!”

    她如此告诫自己,当即毫不犹豫的将丹药放入秦政的口中。

    随着丹药的划开,宛若黑暗中注入光明,秦政体内的毒素瞬间紊乱起来,再也不复当初的邪异而鬼魅。

    “好!”

    九暮离双目一亮,当即毫不犹豫的召唤琉璃宫灯,黑色连环浮现,顿时秦政体内的毒素再也不似当初那般坚如磐石,很快就被琉璃宫灯吞噬殆尽。

    毒素去尽,秦政的面色恢复血色,只是依旧陷入昏迷。

    九暮离见此,苍白的面上露出笑容,她知道秦政已经无碍,只需醒来就完恢复了,当即心神一松。

    随着心神放松,九暮离再也坚持不住,眼前一黑,整个人疲惫的晕了过去!

    免费小说,无弹窗小说网,txt下载,请记住蚂蚁阅读网 www.mayitxt.com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天命逆凰无弹窗广告,天命逆凰txt下载,天命逆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