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044):萧综

作者:十一楼半 | 发布时间:2018-01-13 10:39 |字数:8178

    书接前文,不多啰嗦。

    要说古氏四女之中,昜晖最是娇小玲珑,清甜可爱,又是少女心性,自然最得同是少年的天子脾胃。入宫不久,即晋贵妃。炙手可热,俨然已成了后宫一尊。

    昜晖喜欢游玩,不愿老受宫闱之困,于是少年天子时常带她出宫。

    她怕人多嘈杂,少年天子敕令先将必经之地的民房民居拆个干净,并用幕帏遮挡。开始还能公帑补贴,另行安置,末了一拆拉倒,根本不管居民死活。而且隔三岔五就要出游,全然不顾国库日见支绌,极尽奢侈,天下寒心。

    实在不敷,便以掠夺富商为用,说是杀富济贫,扮作侠盗之游,不分白昼黑夜,明目张胆,直入民宅,以盗为娱,以抢为乐,挡者必死,拒者必戮。一时之间,京城十室九空,富户竞相奔逃,平民百姓也是惶惶不可终日。

    如此折腾,京城自然荒凉,干脆就在宫内开市设肆,天子钦封昜晖出任市令,自己反倒兼个副手,敕令太监杀猪宰羊,宫女沽酒卖肉。有时干脆亲自动手,屠夫也罢,小贩也罢,乐此不疲,只图尽兴,全然不顾天子颜面。

    “阅武堂,种杨柳,皇上卖肉,傅妃卖酒。”世人实在无奈,唯有歌之一哂。

    对于朝政,视同儿戏,不管轻重缓急,都交昜晖裁决。

    时任朝臣,谀者亲近,谏者疏远。本来其父殁时惟怕儿子年幼,不足驾驭朝臣,故而遗言嘱其务必果敢诛杀,于是变本加厉,不管宰辅,还是郎官,稍不如意,即加诛戮。

    太后训斥,也是不听,不但连杀重臣,连自己的姑表兄弟甚至娘舅也不放过。

    如此一来,上下离心,文官告辞,武将造反。

    到了最后,曾经助其即位的萧炎也难自保,不得不再次起兵,重新杀向建康。

    萧炎起兵之后,所向披靡,一路杀到建康,兵围皇城。

    古昘晖的近侍内监汪溥,趁乱响应,杀了宝卷,将头颅献于萧炎。

    萧炎立刻表请太后颁旨,立萧宝融即位。

    所有一切,均在当今皇上萧炎的算计之中。

    萧炎成功之后,驻在京城再没离开。他的母亲古昘晖策应有功,当即归入萧炎后帐。

    古昜晖同时被执,萧炎本想一并收入帷帟,却遭部属一致反对。下面自然不知内中原委,更不可能比及妲己帝辛故事,萧炎也不可能将其真相公之于世,兼之傅贵妃恶名已昭,不能玷污一代英主形象,故而只能委曲求全。

    另外宝融不过过渡人物,一时幌子而已。部属只怕萧炎一次纳入两大红颜祸水,乐不思蜀,夜长梦多,久则懈怠,忘了创建大嘉,取代前朝的初衷。不仅误己,也误了这鞍前马后一大帮子的大好前程,谁不图个拜将封侯?

    当时内外上下喊杀声众,然而萧炎不敢过河拆桥,毕竟古家曾经鼎力相助,另外玄坛势力正盛,自也不能小觑,于是权衡折中,将其下嫁先锋偏将,算是留了一条性命。

    其时古昜晖恰好怀孕,十月之后,生下一女,不久便在宝卷忌日悬梁以殉。临终之前,嘱人将其女送至古昘晖宫中,托其抚养成人,但不以真实身世示人。

    该女渐渐长成,古昜晖送托之日,已给孩子取名,仍用化名之姓为其姓,闺名一个盼字。自始至终,除了寥寥几人,均不知傅玉奴傅美人傅贵妃乃是古贵妃之妹古昜晖。包括盼儿也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世,所详之人也是讳莫如深。

    而古贵妃之所以答应收留傅盼,通常只认为她们曾是宫中姐妹,不忘旧情而已。就连萧炎也只在面上赞她古贵妃重情重义,并因此而特别看重于她。其实古贵妃心里也非常清楚,若是萧宝卷的遗腹子,而不是现在的遗腹女,只怕当今皇上就不会表现的这么雍容大度了,于是也就一笔糊涂账拉倒。

    那么废帝宝卷究竟有没有遗腹子?

    有!他的母亲古贵妃就在那天给出了答案。

    谁?他!也就是自己,当今天子的次子,正是废帝萧宝卷的遗腹子。

    母亲的故事,到这儿讲完了,她并没有再多说什么,然而对他来说这更可怕。

    母亲无意之中为他打开了一扇大门,这门正是通向一个黑暗的未知世界。在那个黑暗的世界里面有无限的可能,最大的可能便是转瞬间之间就会吞没自己。

    他完全可以停在门外,甚至干脆直接把大门关上,置之不理,就当它从来没被打开过。那样他还是当今皇上的次子,虽然废长立贤的可能性很低,至少能沿着丹阳郡公,丹阳郡王的路线升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终是不成问题。

    然而他却义无反顾地迈进了那扇大门,准备去拥抱那个未知的世界。

    当时他只有十三岁……

    八年之中,几乎每一夜他都是这么度过的。

    他曾经怀疑过,那不过是一个怨妇编派的又一个动人的故事而已。哪一个后宫,不充斥着这种怨妇?每一个人谁不想拥有一个与皇上纠缠而唯一的故事?然而皇上只能有一个,而她们却远远不止三千。于是,在这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的漫长等待中,还有什么样的故事不能被编出来?

    毫不例外,母亲越来越像一位怨妇。然而她真的能只因为自己的一时之怨而置他们母子的前程于不顾吗?尽管一时少了宠幸,然而宫中还是讲究一个母以子贵。现在的他虽然位列太子之下,可毕竟已经获封郡公,这次又被派使持节,只离封王一步之遥。郡王只要能一个,位极人臣,夫复何求?

    而且当今皇上顾念旧情,不再立后,母亲位以贵妃之首,俨然已是后宫之尊,不是皇后的皇后,名虽不至而实已归,夫复何求,难道还想计较一个虚名?

    随着年龄越来越长,他越来越了解自己的母亲。绝非鼠目寸光,哪也不可能是一个怨妇杜撰的故事。而是母亲有恨,母亲有悔,只缘她觉得先前被人愚弄了。

    真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单独问过母亲,既然她和小姨能够引诱他的皇考败坏朝纲,那么反过来,倘若她们真想帮助那位少年皇帝,有没可能重振朝纲,创造一个绝对不亚于当今南嘉王朝的盛世呢?

    在母亲的嘴里,少年皇帝好糊弄,孬的糊弄叫调唆,好的糊弄不叫引导吗?直如先有吕雉弄权,才有文景之治。虽然后世对于吕后娥姁毁大于誉,但毕竟人还是善始善终,终成一代女主。而不必要像现在只是为他人做嫁衣,最后还得把掖庭当宫牢,惟剩哀怨。母亲一再默然,但他感觉得到她内心的挣扎。

    第二个问题,更是直催人的心肺,他也只敢问过一次,母亲当场痛哭失声。

    “难道你们就从来没有爱过我的父亲?哪怕一天,哪怕一个时辰,哪怕一个瞬间……”

    然而就算母亲所讲全是真相,他的内心还有一番权衡。他面临着三个不同的选择:积极的,中性的,消极的。积极,当然是夺位复国,将萧齐的尊严找回来。消极,啥也不说,啥也不做,该干嘛干嘛,还当他的太平皇子,直至终老。中性的,则不再认贼作父,即效夷齐,不食周粟,告归陇亩。

    消极的自是不屑,中性的怕也难为,伯夷叔齐圆满,何尝不是又逢明主,只怕当今天子鲜有如此的襟怀。所以唯有积极一途,义无反顾,哪怕是玉石俱焚。

    至于这萧综最后如何选择,还得真听后书分解。

    免费小说,无弹窗小说网,txt下载,请记住蚂蚁阅读网www.mayitxt.com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弃女逆袭记无弹窗广告,弃女逆袭记txt下载,弃女逆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