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7章 水滴之迷

作者:寸寸金 | 发布时间:2019-01-13 02:06 |字数:3167

    萧真看着韩子然脱衣,上床,直到睡下,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看得韩子然难得的老脸微红。

    “年轻的时候,也不见你这般看我。”韩子然心里其实是喜滋滋的,男人到这个年纪还能让妻子看得目不转晴的,挺好。

    “你真老了。”

    韩子然:“”

    “你看看你,眼角的细纹都变深了,皮肤也下垂,原本白嫩的脸也不再那般光滑,”见子然随着她说的一句话脸就拉长一分,萧真笑是很是开心,双手捧住他的双颊就亲了一下:“不过我喜欢。”

    韩子然失笑:“你啊。”

    是真的太累了,韩子然一闭眼就入睡,当萧真还想跟他讲点什么的时候,他已经睡的很沉。

    给他盖好被褥,萧真下了床坐到梳妆台前,拧眉想着梦中的事情,想到那声音所说把脖子上挂着的东西取下来,可她脖子上哪有什么东西?随即,萧真愣了下,望着从脖子上摘下的绳链,绳链串着的竟然是时彦给她的那滴水珠。

    时彦确实给了她一滴水珠,在她进入同心锁时说过是有什么危险可以捏碎这水珠,但至始至终她都没有想过要捏碎这滴水珠。

    还有,这水珠时彦打入她额头时明明就是一滴水,为何突然变成了固态能拿在手里,绳子又是什么时候系上去的?

    这水珠与同心锁有什么联系?或者说,与那声音又有什么关系?

    萧真心头有很多的疑惑,将链子放进怀里后直接出了门。

    正巧,喜丫,吴印,香儿和赵介走进了院子,看到萧真刚从屋里出来,一个个都很高兴。

    “姐,你醒了?”吴印最先走了过来。

    萧真点点头:“时彦呢?我找他有事。”

    “他回去了,昨夜走的,姐夫没跟你说吗?”吴印道。

    “你姐夫一夜没夜,我让他在在屋里休息,”萧真纳闷了下:“时彦怎么走的这般急?”

    “我们也不清楚,当我们知道的时候还是影卫来说的。想来这里已经没他什么事,所以他才走的吧。”赵介倒是觉得时彦离开是件好事,只要他在,这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深怕再来个什么应付不了的事。

    “姐,怎么了?”吴印见萧真似有着心事。

    “他拉下了东西在我这里。也罢,下次再说吧。”萧真道。

    此时,丫头进来,朝着萧真福了福说:“夫人,莫家姑姑来了,她说想要见您一面。”

    吴印喜丫四人都看着萧真,喜丫问道:“见吗?”

    “人家都来了,哪能不见呢。”萧真说着朝前厅走去。

    萧真走进前厅时,莫家姑姑正一脸愧疚的站着,一见到萧真赶紧过来施了一礼:“韩夫人好,我是来请罪的。”

    “快请起。”萧真扶起了她:“时彦已经跟我说了经过,我并没有怪你。”

    “夫人虽这般说,我这心里还是有些的不安呐。”莫姑姑道:“我也是因为时族长当年与我有恩,才答应了他的请求,昨夜他离去来向我告别说事情已经好了,我才过来请罪。”

    “时彦对你有恩?”这个萧真蛮惊讶的,毕竟时彦是极少出现在老百姓的视线内,而莫家姑姑又是闺中女子,虽办着学堂,但也不会太过抛头露面。

    “是,”莫姑姑淡淡一笑,温和的道:“我小时,家父曾被流放到边境,那时因为我贪玩,误闯进了一处人间仙境,可没想闯入的地方竟是时氏一族的禁地,幸好时族长发现的及时才救了我出去。”

    “原来如此。”萧真没想到莫姑姑与时彦还有这样的渊源,不过那时的时彦非现在的时彦啊。

    听得莫姑姑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时族长的容颜依旧,先前他跟我说他是仙人,我信了,这会是深信不疑啊。”

    萧真笑笑。

    “这次的事还忘夫人不要往心里去,我并无恶意。”

    “都是时彦的错,与你无关。”萧真先前就很喜欢这位莫姑姑,如今误会解除,自然不会再有芥蒂:“不过时氏一族外面都有一层层的关卡,你又是如何闯进去的?”她记得时彦跟她说过,祭祀一族的外面设有外人无法闯进去的障碍。

    “这一点我也很奇怪,”莫姑姑说道:“我明明记得我是掉进了一个洞里,可醒来的时候却是在一片林子里,掉进去时明明是晴天,醒来时却下着雨,然后我就看到了一尊极高的女神像。”

    “女神像?什么样的?”

    “记不清了,当时看着就觉得很漂亮,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晴是黑色的。”莫姑姑回想了下。

    萧真平静的面色微微一变,见莫姑姑疑惑的看着她,她以笑掩饰:“眼晴怎么会是黑色的呢?”

    莫姑姑摇摇头:“我也不清楚,再来后,时族长就带我回到了父亲的身边。”

    丫头在此时上了茶。

    莫姑姑拿起茶盏闻了闻:“好茶。”

    “看来莫姑姑也懂茶。”萧真喝了口茶。

    “略懂吧。”

    “能问莫姑姑一个问题吗?”萧真放下茶杯,笑看着她。

    “夫人应该是在好奇我为何一生未嫁吧?”

    “想来这个问题,很多人问过莫姑姑了。”

    莫姑姑抿嘴一笑:“她人问了,我也是敷衍,夫人问了,我必然是据实以告,我房里的那些画总归让夫人心中不太放心啊。”

    萧真点点头,也不掩饰,坦然道:“心里确实不怎么舒坦。”不管是心胸再大的女子,看到别人女子房中有自己丈夫的画像,都会想问个清楚吧。

    “这些画像是时族长给我的。”顿了顿,莫姑姑略微不好意思的道:“说来好笑,方才我也跟夫人提起我看到那女神像和时族长的事。”

    萧真点点头。

    “这事在我脑海里的印象太深,回家之后我便也一心想成为时族长那样的人,就寻求各方外之士求仙求道。”

    萧真:“”

    “这一蹉跎就到了二十五六岁,后来大梦初醒想嫁人,就再也寻不着良人了。”莫姑姑微微感叹。

    这一刻,萧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送走了莫姑姑,萧真想着她所说的什么修道的话,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也难怪她有此想法,毕竟在她自己身上遇到的事就难以言说。想到莫姑姑所说闯入祭祀一族禁地看到女神像之事,萧真的眉又拧起来,如果她所料不差,昨晚她进入的那个地方应该就是祭祀一族的禁地,可为什么她通过一个梦境进入那里呢?

    萧真从怀里拿出了那水滴链子看,水滴看是透明实则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涌动,似雾似雨,看不真清,看着凉凉的,但握在手里却颇为温暖。

    “姐,你说时彦有东西落下了就是这个吧?”喜丫端着水果走了进来。

    “是啊。”

    “这一看就不像是世俗之物,那你要送回去吗?”

    “当然要送回,”萧真见到喜丫端着的果子时,奇道:“这是什么水果?模样很奇怪,好像有小石子粘在了颗皮上似的。”

    “这是遥儿刚刚让人从宫里送来的沙果,你尝尝,听说这沙果一年只结一百个果子。”喜丫将水果拿到萧真的面前:“宫人说,过二天遥儿会带着孩子们来看你和姐夫。”

    “让她别来了,刚和皇上关系缓和,这段时间就好好待在宫里。”萧真咬了一口沙果,清爽多汁,味儿确实不错。

    “悠儿昨天在姐夫刚到时来过,当时你还没有醒,我就推说你和姐夫出门游玩去了。”

    “好。让孩子们别总是惦记着我们,她们有她们自己的事情要做,忙她们的就成。咱们啊,还没有到需要她们去惦记的年纪。”

    喜丫点头:“我也是这么跟她们说的。”

    和喜丫聊了会天,萧真就回了院子,她没有进屋,怕吵着了熟睡中的子然,看着这天气实在是好,晴空万里不见一丝杂云,便坐在院子中再次看起时彦给她的水滴来。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无弹窗广告,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txt下载,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