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万家灯火 第六十九章 风雪起

作者:香菜不吃醋 | 发布时间:2019-09-14 00:04 |字数:6059

    蟠龙山上,松涛阵阵,霜叶如剑。慈眉善目的老道士吹熄了黄蜡,月光照进禅房,门外冷气苍渺,像是群魔乱舞。老道士摇摇头,燃了一炷香放在一座灵牌前。

    “此逢天地大乱,说不得只能如此而为之了。”老道人束手而立,幽幽目光似乎看穿了无尽深渊。

    山林中的道观,颇有仙家风采,难怪青州盛传蟠龙山是仙山。晚间,天上云彩诡谲多变,松林摇动之声仿佛大吕黄钟之音。

    林子云修炼不辍,他在红尘之中炼心,百感交集,反而觉得修炼更加轻松。只是在古书之中记载如他这般在凡间修行过的人若要进入修真界,会经历过红尘业火炼身,洗尽一身铅华才可以踏入仙界大道。

    章乐公主性子耐不住闷,趁着傍晚闲暇遛到林子云身旁。

    一个是情窦未开的少女,一个是经历半生浮云的沧桑男子。一个假不言,一个真不语。

    林子云最终还是没试着继续假寐,睁开眸子,略作惊奇之色看着身旁的章乐公主。

    “公主,山路崎岖,舟车劳顿,怎么还没歇息?”

    章乐公主见他主动开口,兴致飞舞。但听林子云言语,似乎是逐客令,她便不耐听了。她秀目一瞪,狠狠刮了林子云一眼。

    “你这人忒也没趣了,本宫不理你了。”

    见章乐公主扭头便走,林子云暗暗松了一口气。这小妖女古灵精怪,他还是少惹为妙。

    章乐公主前脚一走,后脚便觉得不对劲。若是如此就走,岂不是称了贼人的心?她嘴角噙着一缕微笑,慢慢转身看着盘膝打坐的林子云,脸上笑出了花,不知道在想什么幺蛾子。

    章乐公主看他闭目,蹑手蹑脚靠近。她拾起地上一片黄叶,贼兮兮地笑着。面前这人总是装正经,她看了便不舒服,偏要捉弄一下才好玩。

    她正打着鬼主意,林子云忽然睁开双目。章乐公主看见他深邃的目光,没来由一阵紧张。竟忘了她身为公主,而眼前这个男子只是她的护卫而已。

    “小心……”林子云只见寒夜之中一抹青芒出现,他连忙抱住小公主,躲过这一击。

    章乐公主本来以为林子云闷闷不乐,没想到遭遇突如其来的变故,林子云竟然搂住她。她虽然性格顽劣,但是自小到大,除了亲人哪有被陌生男子男子搂过?小公主俏脸生红,面如桃花,螓首深深埋在林子云怀中,竟失了措。

    林子云一声大喊,将章乐公主惊醒,她才发现是有人偷袭。章乐公主吓了一跳,万万想不到是何人如此大胆,竟要行刺她。

    夜风中,老道士凌风而立,神情潇洒,全然不将林子云二人放在眼中。

    “今日不管是谁,也逃不掉了。”老道人低沉着嗓音,微微说道。

    林子云目光扫视那人一眼,只见他身穿着蟠龙道观的道士服。老人身体佝偻,但是面带红光,精神奕奕,而且身上散发出来一股极强的修为之力。

    林子云深吸一口气,低声说道:“你是修士?”

    老者淡淡看了林子云一眼,也不怕他逃走,似乎胸有成竹。

    “不错,老夫修道百年,终于破除业障,修行成仙。”老者阴沉的说道。

    林子云冷笑道:“你莫以为区区一个炼气期七层的修真者,就有把握留住我等?”

    “当然不会,连西风四煞都折煞在你手上,老夫岂会轻敌。”老道士笑道。

    “哦,那林某倒想见识一下道友高招!”林子云冷冷说道。

    “高招愧不敢当!昔日我朝祖先曾留下一绝世阵法,若道友能破,老夫答应你,公主可以平安下山。”老道士微微叹道。

    “道友何苦呢?当今圣上和亲之举,本就是为了两国黎民。道友如此阻挡,公主出事,两国交战,受苦的可是百姓苍生啊!”林子云顿了一口气说道。

    “秦国灭我大楚之时,又何曾想过会有百姓遭罪,流民受苦呢?我今日所为不过是以前秦国所种下的因,才会有现在的果。你我修真之人,本不应该陷入如此纠纷,奈何人有七情六欲,因果亦有循环,天道轮回,纵是谁也逃不脱那夙命。”老道士悠悠长叹。

    林子云看出此人心中善念,国恨,修道之心。他说不出什么滋味,此人没有立刻出手,说明已经是心怀慈悲之心。但是修真者又如何?还不是弱肉强食?林子云断定此人应该是凡世间的修真者。

    “天下大乱,贫土秽地,想不到人间界竟然出现了道友这般天资绝世的修道者,林某佩服。”林子云朝他抱拳一拜。

    这一拜,是他对老道人的修道之心的佩服。

    老道人不再言语,手掌一挥。

    林子云与章乐公主脚下有灵光浮现,忽然间成千上百道橙黄色的符纂泛着灵光,乱舞。

    “此阵,名为大周天渊阵。天地人三变,沟通蟠龙山之势,即便道友有上仙修为,也绝难抵挡。道友还是认输吧,只要把公主交给老道,老道答应你不会再去伤害任何人。”老道士传言道。

    林子云与章乐公主陷入阵法之中,只感觉周围景象大变,蟠龙山拔地而起,四周云雾飘渺,位于海中。

    林子云喊道:“道友不觉得现在就说这种话,太早了一点么?”

    老道士微微一笑,说道:“道友既然有把握能破解此阵,老道拭目以待。”

    在地球上也有三才阵法之说,《易经》之中便有记载: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二两之,故易六画而成卦。

    林子云传承千雪山禁制,阵法一道之中亦有过同类的记载。三才指的是天,地,人。老子曾说:道生一,一生二,三生万物。所以三才阵变化莫测,端是可怕。

    如果说林子云的禁制一道,已经可以达到三级禁制的程度,但是阵法而言,还只有二等阵法造诣。这不是因为他的悟性不够,而是因为三等阵法就是一道分水岭。如果林子云没有猜错的话,眼前的大周天渊阵便是一个三级阵法。

    阵法一道,用于练兵布阵,便有首尾站成一条直线可称为一字长蛇阵。一字长蛇阵,另一头转过来,便可以形成二龙出水阵法。二龙出水中间向前,形成天地人三才阵法。后面更有四门兜底阵,五虎群羊阵,六丁六甲阵,北斗七星阵,八门金锁阵,九字连环阵,十面埋伏阵,此十阵。

    天地人三才阵法,讲究的是相生相克,如天有阴阳互克,地有柔刚互克,人有仁义互克。阴阳不可同存,柔刚本就相反,仁义自古两难全。

    大周天渊阵脱胎于天地人三才阵法,其中蕴藏奥妙,一步一生死,步步危机,可谓是杀机密布。

    林子云护着章乐公主,两人陷入阵法之中危险无比。他们脚下是汪洋一片的火海,头顶则是九颗烈日灼灼。此是阴阳之变,若是破不掉此关,林子云二人要么被无尽之海淹没,要么被大日焚化成灰烬。

    “啊……”林子云怀抱之中的章乐公主,凡体肉胎怎么忍受的了那熊熊烈日,一声嘤咛已经是昏迷不醒了。

    “若不速度破阵,就算我撑得住,公主也死定了。”林子云心中焦急。

    他尝试着渡了一口灵气给章乐公主,又施展灵力加持在章乐公主身上,这才令她稍微好过一点。

    “阴阳之二变,幻化无穷,也最为刚烈,我该怎么去破解?”林子云大急。

    此刻他已经没有办法了,只有两条路。第一就是认输,老道人会带走公主。第二就是继续破解阵法,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第一,林子云自问做不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道理他不会不懂,既然走不通,那么没得选择了。

    “何为阴阳?什么是阴阳?只要找到了就能破除此关了……”林子云默念道。

    他修炼的阵法,禁制,不可谓不多。于此阵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构思破解之法了。只要找到阵法之眼,想要破解不难。

    天空之中九张巨大的太阳,像是火山一样烘烤着大地。林子云擦掉汗水的一刻,他的目光忽然顿住,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是了,区区一个凡间哪里来的阴阳造化?是水火。水为阴,火为阳。如太阳烘烤蒸发水分,阴阳相生相克,二者为极,我想只要毁掉那九阳便可以破阵。”林子云笑道。

    老道人于阵法之外,看着这一切,目中露出震撼之色。

    “此人究竟是上界什么宗门的弟子,如此悟性,当真可怕。此人不为敌还好,若为敌,必须要将其斩杀,否则后患无穷。”

    林子云在阵法之中,尝试了用法力去摧毁那烈日,可是数次无功。

    “难了……”

    他一遍一遍在脑中搜索,大周天渊阵的破解之法。可却没有任何记载,林子云不禁摇摇头。天下之大,何其不有,更何况只是一个阵法呢?或许是他孤陋寡闻吧,又或者是千雪山懒得收藏这种低级阵法也说不定。

    “我之前一直在想着如此破解,可是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我破解禁制的时候,是用抽丝剥茧的方式。可如今这阵法,我不似在破解,反倒是更像是用蛮力摧毁。是了,所谓破解之法,是寻找一种平衡,或者一种力量破解阵法之中的平衡。水火之力,以风破之即可,林子云啊林子云,这么简单的问题你早就该想到了呀。”林子云拍了拍额头。

    “此子太过厉害,老道惹不起!”如果说之前老道士感叹于林子云的悟性,那么现在他心中的想法则是万万不能与林子云为敌。

    于月光下叹了一口气,老道士盘膝而坐。他决定再等一柱香的时间,如果林子云还没出来,那么他会解除阵法,这样的敌人他不想,也不敢去树。如果一柱香的时间内,章乐公主身死,那就不能怪他了,祸福天定,身不由己,老道人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一天,尊廿所叹的气,比前二十年还多。

    江湖已老,哪怕是修真,也是年轻人的天下啊!天才的天下啊。

    当一柱香仅仅只烧到一半的时候,尊廿眼睛之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林子云。尊廿微微抱拳,朝林子云一拜。

    这一拜,他心中诚服!

    章乐公主还未清醒过来,不过也没什么大碍。林子云相信蟠龙山老道不会出言反耳,如果他要出手,此刻就已经出手了。

    将章乐公主送回鸾车之中休息,林子云深深看了一眼尊廿。

    “道友,在下可否问一个问题。”林子云拱手道。

    “道友且说吧!”尊廿点头。

    “先前听道友提及西风四煞,不知有何缘由?”林子云略微思量后,开口讲道。

    蟠龙山,无人知晓昨夜发生了什么。章乐公主还在鸾车之中休息,一大早公主的侍女醒来发现昏睡在榻上,并没有看见公主,那侍女吓了一跳,连忙过来寻找。

    “公主没事,不必惊慌。”林子云淡淡开口。

    昨夜间,林子云同尊廿交谈,已经知晓西风四煞乃是东燕一脉。劫持公主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北燕与南燕开战,东燕坐获渔翁之利。看来这次的和亲之路,并不太平,林子云叹了一口气。

    秋天的尾巴来了,那是冬的声音。

    青州的大雪比往年更早了许多,天地间一片空明。银装素裹的大地,更添几分妖娆,几棵抖落白雪的常青树妖艳地矗立在风雪中,婀娜多姿。

    和亲的队伍不能冒着大雪前行,只能留在驿站。

    火炭冒着通红的火光,火焰的颜色让人看起来就会觉得温暖。

    离南燕越近一点,章乐公主的心越不能平静。她美艳娇俏的脸颊被火炉烧的更加娇艳欲滴,一双玉手从裘衣中伸出来,放在火边烘烤。

    “白烟,我们女子难道生下来就没有自由么?”章乐公主轻声跟站立在她身侧的侍女说道。

    “公主,我懂的没您多。不过公主您去哪,白烟都陪着您。”

    小侍女的话,章乐公主没有回复。她的思绪牵引,回想起蟠龙山上林子云抱住她的场景。

    白烟好奇公主为什么说这些话,注意到公主脸色发红,心道莫不是感染了风寒了吧。

    白烟焦急说道:“公主,您不会是受了风寒吧,奴婢这就去找太医大人。”

    章乐公主注意到她有些失态,俏脸更红了一些。她恼怒地看了一眼白烟说道:“该死的烟儿,你胡说什么呢?”

    章乐公主没好气看了一眼白烟,又说道:“你去帮本宫把凤琴取来!”

    “您要弹琴?”白烟问道。

    “叫你去就赶紧去,不该问的别问。”章乐公主说道,目光中有异样神色流转。

    林子云不知道敌人何时出现,只能时时提防。西风四煞是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又不可能主动去找他们。报官自然更无用处,仙凡的差距,简直不可想象。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时刻注意敌人了。

    林子云忽然想起剑谷传人,纳兰长兴。此人着实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一身剑术真的练到化境。即便是他修炼成功飞仙三千剑,但不可否认,他的剑术甚至受到了此人的影响。若是尊廿等凡间高手踏入了修真一道,那么剑谷第一人剑神纳兰长兴会不会也成为了修真者呢?

    夺剑之仇,他日必报。

    “纳兰长兴,我很期待下一次和你的相遇,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林子云微笑。

    公主房间内,章乐公主坐于幕后,手指抚琴。

    “白烟,去请林先生过来。”章乐公主轻声道。

    “是,公主!”白烟应了一声才退下。

    林子云很好奇章乐公主叫他来干什么,他摇摇头,心中已经做好被她戏弄的准备。林子云怎么也没想到刁蛮公主,竟然一改常态是让他来听琴。这时的章乐公主更像是他在望江府见到的那个为百姓下轿的那个心怀子民,从容大度的公主。

    琴声悠扬,辗转反侧。仿佛能在琴音中看见一个美貌女子撑着乌篷小船,在雨中缓缓而来。对岸的江岸上似乎是她的情郎,那少女羞涩,开心,憧憬……

    “林将军,你觉得本宫的琴艺如何?”章乐公主轻声呢喃。

    林子云挠了挠头,略显尴尬的说道:“公主技艺高超,在下见识浅薄,不敢评判。”

    林子云岂能听不出曲中之意?但他也不敢想入非非。林子云透过烛影,清晰地看到幕帘后面章乐公主忽然站起身来。林子云鼻子一皱,准备好了迎接这个刁蛮公主的怒火。

    “将军不喜欢听琴,喜不喜欢作画呢?”

    没想到传入林子云耳中的竟然是这样一句话,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一直以来,林子云觉得他跟章乐公主命里相冲,两人是天煞星撞见扫帚星。

    “公主,在下不知公主所为何事?我……”林子云硬着头皮说道。

    “闭嘴……你这个人怎么一点风情没有。本宫……本宫已经屈身给你弹琴,你还不领情……呜……”章乐公主边说边哭。

    林子云吓了一跳,卧~槽,这什么情况。他又是哪里得罪了这个姑奶奶,拢共没见几次面,次次都是大凶之兆……林子云气的想骂娘。

    “公主,罪臣不知公主为何事而忧?臣年少时,亦远离家乡求学,有过思念之苦,公主若想念族中亲人,不妨看看窗外皓月。虽然公主不能看见你的亲人,但是月儿一定会把你的思念告诉你想念的人的。”林子云满嘴胡言乱语。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饮尽风雪无弹窗广告,饮尽风雪txt下载,饮尽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