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庇护人

作者:一生呵呵 | 发布时间:2019-09-13 23:39 |字数:3544

    老夫人住着拐杖起身默默的离开,眼神迷离不知所想,江雨扶着冯老也要离开临走之时撂了一句话:“大舅母今日晨起,月清那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府,眼下就在庆华苑说有些事情要交代,想必与您有关,请过几日再来说理吧,今日大家都累了,且散了吧。”

    事情到了如此地步众人都无话可说,当夜出祠堂的时候每个人几乎都是娘娘腔腔的,全然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江雨将冯老好好安顿好,又请国公邹远安排人手将杨氏看守起来,至于魏氏,这真是个棘手的人物,虽说这件事情她是别人的一把刀,但是毕竟是直接参与者,江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她,倒不是心软,因为如今掌握家中大权的还是邹远,他必定会护佑魏氏。但这并不是棘手的事情,最棘手的是魏氏的妹妹淑妃娘娘定不会看着自己的亲姐姐走到绝境。

    以江雨现在的身份和实力,根本无法与宫中的人相抗衡,母亲与外祖母也不例外。所以如今江雨思索再三,事情虽然已经清明,但是处理起来却是极难的。

    先不说魏氏有她的庇护,就说这杨氏也是树大根深,不能轻易处理,所以家宅内处理这件事,定不会顺利了。本来老妇人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始作俑者付出代价,但是如今她却什么都不想管了,精神萎靡不振,茶饭不思,就比当初病了的样子看起来还要严重。

    江雨异常苦恼,两位舅父没有前来探望,更没有提及后续处理的事情,但是那日之事已经将伪善人的真面目撕开,即便是今后不做任何处理,后期又会有什么脸面在国公府过着正常的日子呢。

    所以江雨也不去管她们,先是帮着母亲安慰了几天外祖母。又抽空教导几个自己买来的小厮,日子看似不痛不痒的过着。

    宁王的日子也越发过的有趣,这些时日国公府的事情他倒是了如指掌,这日正在细细品味这一招一式,不禁莞尔一笑。

    “她这个事情看似干的漂亮实则最终成了个烂摊子,最后的处置成了最难的问题了吧。”

    “王爷可是要出手相助?”印昌弱弱的问道。

    得到的是宁王一个那还用说的眼神,印昌摸了摸额头:“赎属下多言,王爷,江小姐未必愿意让咱们插手这件事情,您要三思啊。”

    “为何?”宁王蹙眉。

    “这还不简单吗。如今江小姐身在国公府,虽说她不是姓邹,但是邹家的荣辱已然和她牵连不清,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如果外人插手这件事情,谋杀朝廷重臣的罪名可不是小事,如果江小姐真的要把这件事情闹大早就闹大了,不会只是内部查证。”

    宁王听完乐呵呵的笑了一阵,但是印昌发现他真的是皮笑肉不笑。

    “本王当然明白啊,所以这件事情要办就要悄无声息,不要让外人知晓,还要替她解决麻烦。所以.....”宁王看着印昌诡秘一笑:“你去办吧,别让本王失望。”说完也不看一脸雾水的印昌,便负手离开,潇洒依旧。

    “王爷.....”印昌气息十分微弱的喊了一声,连他自己都没听见,还有那悬在半空中的手,被恰巧赶过来的肖公公给握住了:“辛苦了印侍卫,去吧。”说完带着一脸褶子的笑容乐呵呵的跟着王爷离开了。

    印昌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难题扔给我?”

    所以宁王回了室内也没有闲着,他竟与肖公公讨论起婚嫁事宜,着实让肖公公乐的不轻呢。

    “王爷啊,这王室婚礼十分繁杂,切不说婚礼当日,就是之前也要做足准备,首先要向女方婚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此为六礼也。制定三书以为证,聘书,礼书,迎书。这皇室婚姻当与平民有所相同也有所不同,更为周细与重大,于女方要求更高,门第出身无不讲求完美,聘礼文书定要贵气豪迈,宴请宾客,婚礼安全采买所需等等一切事物要忙起来啊没有半年一载的可真真是准备不来呢,所以啊王爷要是确定了哪家的姑娘定要早早定夺,老奴也好早点准备。”

    “何为纳采?”宁王不慌不忙的问道。

    “所谓纳采啊,就是由我们男方向女方提亲,在纳采时,需备有聘雁等最少三十种高贵礼品送与女方以表诚心,此为第一步得到女方认可后便可以正式向女方家行采择之礼。然我们皇家行礼前,婚事必经皇上首肯或者亲自赐婚,礼部操办,实为大事也,不可草率。”

    “好了,明白了,老肖你不必再讲,明日安排进宫请旨。”宁王大手一挥,肖公公眯着眼睛称是。

    肖公公那里十分的顺心,印昌就不那么高兴了,接了这个任务他便回到房中抓耳挠腮的想对策,怎样才能帮着江雨将这件事秘密解决还不漏声色呢?

    不得已印昌召回这次安插的眼线,此人名唤碧螺,年方十八,灵动女子,娇俏可人。自被派遣万花楼以后,不久便勾搭上了经常流连烟花之地的国公大人邹远,邹远十分喜欢这名女子,不惜一振千金,慢慢的醉倒温柔乡,近几日常来买醉,那日酒醉说出家中让他恼火实情的邹远,次日醒来并不记得自己说过些什么,但他隐隐觉得自己似乎闯了些祸事,这件事情确实真真不该让任何外人知道的,但是眼瞎他不能确定碧螺是否知道了,问却也是问不出什么。

    于是便想了个法子赎了碧螺的身,一顶小轿抬回了府中,自此又多了一名娇羞的小妾,夜夜留宿春兰苑,宠幸新人忘却旧人。

    印昌密见碧螺之时,碧螺刚刚与另两房小妾打通了关系,自愿说服老爷去别的院子下榻,劝他雨露均沾,两人遂成了这个人情,慢慢走的近些将一些她原本还模模糊糊的事情慢慢讲给了她听,毕竟如今碧螺也是邹家的人了,并不避讳。

    “这么说,两房的大夫人除了被关起来没有其他的动作了?”

    碧螺点头“老夫人不出来处置,任他两位老爷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喜不过老夫人不发落了呢。”

    “那江小姐呢?可有着急之态?”

    “她?没有,整日领着一帮幼童藏在院内,只听得里面喊杀请四起,像是操练之声,来人一律谢绝见面。”

    “那,她的母亲邹氏呢?也不主持大局?”

    “想必事情的结果太出人意料了,一时间大家都被打击到了,如今的国公府倒是安分的很,冯老管家又重新入住,掌管起家室,一切井井有条,只有一人显得有些反常?”

    碧螺说着微微皱眉似在思索。

    “何人?”印昌忙问。

    “不是别人就是二姥爷邹峦,听闻以前二姥爷与二夫人杨氏恩爱如山,相敬如宾,如今出了这档子事,二夫人被关进小佛堂,大夫人也自愿在祠堂守灵,国公大人尚且能每日看一看大夫人的状况,但是一向恩爱的二老爷却自此再也没有见过杨氏,还下令一日只送一顿饭,简直是狠心。”

    印昌听着有些疑惑的转了转眼珠:“邹远虽然纳了小妾尚且能想到糟糠之妻,邹峦明明比谁都正人君子却是夫妻本是同林鸟?还是说他其实是个大孝子,痛恨杨氏到很深的地步呢?”

    这个碧螺就不清楚了她入府的时间不长,更是悄悄入府的,此时大部分人还不知道有她这个人物在呢,只不过各方打听猜得出这么个猜疑。

    思考了一会印昌便先遣她回去了。自己又默默的思考了半晌,方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笑着出了门。

    皇宫当中最近一直忙碌的大事也终于结束了,皇帝于正德大殿上亲面学子众人,一一考之,历史月余终于整理出结果。新进状元郎不仅才高八斗更是一表人才,皇帝十分欣慰。便安排翰林院任编纂之职,更是有心将自己的大女儿甄和公主下嫁于他,一时间皇宫充满喜庆的气氛,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宁王叶盛枫,也来请旨赐婚,着实让老皇帝高兴了一把,一时间双喜临门,怎能不乐?

    遂摆宫宴百桌,宴请三品以上官员携家眷同往庆乐,国公府的邹远便接到了请帖,十分高兴,但是邹峦却郁郁寡欢,敷衍了几句便离去了。

    这日江雨正在闲散看书,就有仆人端新衣来报,大老爷特吩咐,请表小姐一同出席此次宫宴。

    江雨微微一愣,母亲邹敏兰和外祖母冯氏更是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等来人退去,祖孙母女三人才略略探讨了一番:“不知为何?”江雨也很是纳闷,自己怎么有资格参加宫宴呢。

    因着江雨的事情,老夫人渐渐振作起来,将心中的盘算说与江雨听,果然如江雨所料,老夫人不想过分追究了,至于到底如何处理还是没有想好。

    江雨便拍了拍外祖母的手:“外祖母不必心急,且慢慢思考,如今府内一切由冯管家处理,守卫多有换更,我们也安全了。”

    “那两个人呢?”老夫人微微咬着牙问道。

    “都暂时被关了起来等候发落。”

    老夫人闻言闭上眼睛口中喊着:“造孽啊造孽。”

    邹敏兰将母亲哄睡以后便急急地来到江雨的房中:“雨儿,你此去皇宫也是好事,但是母亲总是心中难安不知为何。”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武妃在世无弹窗广告,武妃在世txt下载,武妃在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