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 水剑

作者:无罪 | 发布时间:2019-09-13 22:07 |字数:3368

    朝天宫之中有独一的一座塔,这座塔是实心的石塔,雕刻着一些祝求风调雨顺的箴言。

    在早些年的龙王庙,这座石塔周遭也是燃香地,有很多香烛香油燃烧后留下的痕迹,但改了朝天宫之后,宫中的道人对这根石柱想必不怎么尊敬,因为正对着一处马车可以出入的侧门,周围又有些空地,所以这座石塔反倒是成了拴马用的石柱。

    此时这根石柱上拴了有二十余匹马,一侧的靠墙边,也停了不少马车。

    其中的一辆马车车门帘始终低垂,内里有一名宽袖大袍的修行者静坐。

    这名修行者面相有些老,而且无论是眼睛、鼻子还是嘴巴都生得细小,而且都凑得极近,看上去就像是几颗绿豆挤成了一堆,显得有些可笑。

    但他的气度却是不俗,不远处有那么多马匹,即便道人有来冲水洒扫,那马匹身上的粪臭味还是不断飘散,但那些臭气,却似乎都被他身上自然的气息震荡远远逼开。

    他也似乎不刻意流转真元,但体外的气息波动,就已经让这些气味都难近身,更不用说尘土等物。

    “宋供奉,詹大人想请您和果成子道长共同对付此人。”

    有一名车夫装束的修行者来到这辆马车前,恭敬的行了一礼,说道。

    “好。”

    马车中这名五官都绿豆般挤做一对的修行者点了点头,他的嘴唇都似乎没有动,却是发出清晰的声音。

    “朝天宫在我读书识字时开始,在建康城中就没有什么名气了,但看这情形,神念境修行者倒是不止一名,看来倒真是受了前朝诸多荫蔽。”林意看着李三鱼搜那多宝真人的身,突然感知到一股神念境修行者独有的气息,他转眼看去,就看到果成子老道掠了过来。

    他和寻常修行者不同,出身将门,真正进入修行者世界的大门之后,就直接遇到了沈约和何修行这样当世顶尖的存在,他的起步和寻常修行者不同。寻常修行者的修行起步在山脚,他却直接就是在山巅,不同的成长经历导致他成长速度和所遭遇的敌手也非常人所能想象。仅是钟离大战前后,他便遭遇了无数的北魏强者,钟离大战之后,他转战党项,又见了不少手段各异的强大神念境修行者。

    此时便是他的铁策军中,神念境修行者的数量都是众多。

    但他十分清楚,这和自己一开始的际遇有关,对于这世间而言,神念境的修行者太过稀少,寻常的修行地出一名神念境修行者都会极受朝堂重视。

    这朝天宫前朝那名被册封的真人自然是神念境的修行者,而这名老道显然不是上代真人,但看年纪也是上代真人同辈,那再加上这代的风调雨顺真人,这朝天宫连续所出的神念境修行者确实不少。

    只是皇帝萧衍原本就废除道宗,再加上他的性情,越强的道宗,恐怕越是会被铲除,这朝天宫能够完好的存继下来,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法子捋顺了皇帝的心意。

    “如此倒也好,朝天宫…索性就将朝天宫翻个底朝天。”

    林意安静而立,看着气势汹汹的果成子却是暗自冷笑。

    他原本只想查清楚到底是谁用这种卑劣手段对付那些寻常的铁策军军士,让他们血债血偿,但偏偏杀出来个多宝真人,而且身上的这些宝物几乎可以和魔宗的那些宝物媲美,而且此时李三鱼细细的搜身,果成子的双手衣袖之中还掏出不少看上去像是古物法器的东西,他心中便兴起了对付了这批人之后,好好搜刮朝天宫的念头。他之前也算是极为正统的南朝修行者,身出名门,接着又在正统学院修行,入军参战。倒是从未像那些江湖人物一般和一些修行地宗门为敌,也从未攻占和掠夺过什么修行地。

    “你修为不俗,在小辈身上逞威风,难道欺我朝天宫无人吗?”

    果成子飞掠而来,他脚下腾起真正的云雾,距离林意百丈时,他的半截身子已经包裹在真正的白色云雾之中。

    林意看了这名老道一眼,目光尤其停留在他下半截身体周围的云雾上,“你看你都半截身体入土了,还要出来倚老卖老,说些废话?你说这些都是小辈,那这些小辈不听话,我随手教训一二,又如何了?”

    果成子一愣,他下意识的随着林意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

    他这种遁法是风雨真经之中的行云真君日行法,若是在夜间遁行,还有大衍星君夜行法,两种遁法的真元总诀相差无几,日间和夜间抽引的元气不同,这日间真元抽引天地元气,造成的是云雾缭绕,夜间施展夜行法,这是星光璀璨,如脚踏星河。这两种遁法还各有奥妙,日间的这种遁法还能用云雾遮掩身体,迷惑对方的感知,但这落到林意的口中,却反而变成了半截身体入土。

    他此时半截身体是在云雾之中,但这云雾和土,也相差太多。

    越是年迈,便越是听不得人说自己寿尽之语,此时果成子回过神来之后,眼中的怒火简直是要夺眶喷出来。

    “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见棺材不落泪…”

    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一个幽幽的声音却是传了出来。

    林意眉头不自觉的微微蹙起。

    这幽幽的声音十分奇特,在这整座朝天宫之中萦绕回旋,竟然犹如看不见的活物一般。

    他是第一听到这种有如实质性的声音,而且即便是以他的感知,他竟然也感知不出出声这人的具体方位。

    “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见棺材不落泪…”这两句话全然是前言不搭后语,但此时落在所有人的耳中,却是独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韵律,明明只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平稳述说,但这种幽幽的声音在这朝天宫之中回荡,却像是有人在咿咿呀呀的唱诵这两句话一样。

    “黄泉路上不回头…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林意还在微蹙着眉头感知,此时却又有两句幽幽的声音响起。

    此次的声音也十分诡异,和上两句的声音不同。

    那两句词的声音是在整个朝天宫之中盘旋,给人阴魂不散的感觉,但这两句词却像是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跳跃,刚刚响起的时候似乎在东头,但接下来的一刹那,声音响起却已经在西头。

    随着这两句话的声音响起,林意只觉得有一种难言的力量渗透进了自己的身体经络,这股力量似乎想将他浑身的气血扯成两截,一截往上拉向他的头顶,一截却是拉着涌向他的脚趾。

    “这门真元手段倒是不错,只是太过阴气森森,那些名门正宗之中,却是也没有这样的法门。”

    林意也不吃惊,他心念微动,体内剑元故意顺着那两股气机的牵引而奔走。

    对方的这种手段虽然看似诡异,但归根结底也是一种音震手段,只不过绝大多数音震手段是直接用巨响或是独特的声音引起体内气血的共振,而对方的这种手段,却似乎是用独特的音律手段,来牵引对手的真元运行。

    这种手段的独特之处,是人根本不用露面,但凭借自己的真元,却是已经能够干扰和阻碍对手的真元运行。

    他此时已经心中雪亮,这人肯定是隐于暗处,来牵制自己的真元运行,而那名老道则乘机出手。

    如此一来,看似只有这名神念境的老道出手,但实际上,却是两名神念境的修行者的联手。

    他此时的体内又有剑阁的丹汞,又有独特的天命剑元,根本不是对方的这种音震手段所能撼动的。但他体内气机强大,此时他刻意让剑元在体内分成两股上下行走,他身外的气息震动,围绕着他的空气里,竟是有如两个透明的筛子在震动,空气里的浮尘竟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上和往下聚集。

    “纳命来吧!”

    果成子老道虽然性情火爆,连过了百岁都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但他心思倒是机敏,一看林意这身上的气息动荡,他顿时便觉得林意的真元已经不受控制,当下他重重的冷笑一声,一道剑光从他身上冲了出来。

    寻常修行者的剑要么是飞剑,往往细小,放在袖中,要么便是配于腰间,但他的剑光却是从后背领口之中冲出。

    这道剑光看不清剑胎,剑光是两尺左右长短,白光灿烂。

    这道剑光一飞出来,却是有数股剑气如水银泻地,冲向他身前地上。

    嗤嗤嗤嗤,地上青石板间一阵响动,竟有细小的水流喷射出来,这些水流顺着地面急速溜走,从四面八方汇向林意。

    这些水流的速度极为惊人,到了林意的身周,却是如同涌泉一般以更快的速度喷射起来,形成数十道晶莹的水剑齐齐刺向林意。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平天策无弹窗广告,平天策txt下载,平天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