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首秀失利

作者:流浪的废鱼 | 发布时间:2019-08-18 13:02 |字数:2520

    方不语走到台前,看着下方满满当当的全是国际上有名有姓的音乐家注视着自己,小腿已经有些轻微颤抖了,国际性的演出他也不是没参加过,从来没这么紧张过。

    昨天晚上的失眠,今天一天老师都在紧急的教他一些技巧,也没有休息,紧张加上没休息好,让他感觉脑子有点发昏。

    但是这个时候,已经由不得他了,站在舞台中间,不理会挑衅的其他人,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内心的紧张让自己镇定下来。

    “方不语,唢呐独奏抬花轿。”

    方不语扫视了一下观众席,看到叶明轩向自己点头致意,并悄悄竖了一个大拇指,心下微微镇定。

    “小轩,方不语的唢呐吹的挺好的啊。”抬花轿这首曲子欢快诙谐,小郎也忍不住跟着打着节拍。

    “郎哥,选曲就有问题,欢乐的曲子总没有悲伤的曲子让人记忆犹新,而且他的精神状态并不好。”叶明轩摇了摇头继续说道:“郎哥,你仔细听,每次换气都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停顿,抬花轿这首曲子基本上用不到循环换气法,方大哥这种就是气息不足的表现,后面会出问题。”

    “循环换气法?我倒是听过胸腹式呼吸法,循环呼吸法又是什么?”小郎好奇的问道。

    “循环呼吸法就是要求鼻子吸气的同事要用口去呼气,以保证有足够气息吹奏唢呐,方哥可能还不太熟悉这个技巧吧,你看他每次吹奏稍长一些,都会出汗。”叶明轩示意小郎看方不语的额头。

    小郎仔细观察了一下:“还真是,是不是小方这次演奏悬了?”

    小郎的话音刚落,方不语出现一个非常明显的失误,吹奏过程中竟然气息不足而停顿了一下,虽然不懂的人听不出来什么,但是这些管乐大师们,肯定听出来了。

    叶明轩往四周看了看,果然很多人已经皱眉了。

    “郎哥,刚才方哥那个失误你听得出来吗?”叶明轩皱眉问道。

    “什么失误?这不是现在吹的还挺好的吗?”小郎面色一紧,问道。

    “没什么。”说完不在说话,看着台上的方不语,叶明轩觉得,很有必要提醒一下,不然真的悬了。

    方不语此时也已经有些心乱了,刚才那个是失误太明显了。他老师在后台,只能看向台下的叶明轩,以期望叶明轩能给自己一些信心。

    看到方不语转向他,明天灵机一动同时指向自己的鼻子和嘴巴,做了一个深呼吸的动作。台上的方不语看到叶明轩的动作,顿时眼睛一亮。吹着唢呐点了点头。

    方不语的气息逐渐稳定下来,叶明轩松了一口气。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算是平手,方大哥这是占了乐器音量的便宜,如果同是唢呐的话,方大哥会输。”叶明轩笑着说道。只要稳住不出问题就行了,明天才是唢呐的主场。

    “小方的气息听足的啊!”小郎疑惑的说道,刚才听叶明轩说方不语有一处失误,他转身想身边的管乐大师们看去,确实皱着眉,面色不太好,不知道现在怎么的大家又都放松下来了。

    “我刚才提醒他注意使用循环呼吸法,可以弥补气息上的不足。”叶明轩解释道。

    小郎点了点头。

    随着方不语演奏接近尾声,叶明轩也越来越放松了。台上的方不语也放下心来。他现在的想法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不出差错演奏完,他就满意了。

    “还可以啊,挺不错的。”小郎低声对着叶明轩说道。

    “是还可以,应~”叶明轩话都没说完,就听“噗”的一声。赶紧看向台上。

    此时方不语尴尬的不知所措,最后一节气息直接破了,从嘴巴旁边漏了出去。这是管乐最大的失误了,但凡有点水平的都不会出现这种巨大的失误。

    整个会场一片哗然。

    台上台下都哄笑着,对手数落着方不语,更是指着方不语的唢呐大笑着。虽然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但对方嘲笑他的乐器比指着鼻子骂他还让他接受不了。

    叶明轩在台下甚至能听到周围的议论声。

    “这就是唢呐吗?声音倒是挺大的也挺欢乐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一顾。

    “应该挺不错的,如果不是这个人出现这么大失误,应该挺好听。”另一个声音倒是说了一句中听的。“小声点,这是在人家的主场呢。”

    只是说这句的原因,到底是因为不偏不倚的公正还是其他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叶明轩的脸色十分难看,他已经提醒过方不语了,没想到还是出问题了。他人的议论叶明轩听在耳中,犹如再说他自己一样,让心里压抑不住的愤怒。

    好几次想站起来,都被小郎死死的拽住了。

    “小轩,别冲动,今天只是开胃菜,你今天上了,明天怎么办?”小郎劝说道,尽管他也很不好受,但是必须控制住叶明轩:“小轩,明天的管乐大师水平可比今天的高多了,明天你是想让笛子和萧去跟别人萨克斯长号对拼吗?”

    看到叶明轩渐渐冷静下来,小郎继续说道:“虽然我对管乐了解不多,但是传统乐器里萧笛之类的音量和萨克斯长短号根本就没有可比性,情感表达上,咱们国家的乐器大多都是比较内敛的,但是西方根本不吃这一套,除了你的唢呐,你觉得还有什么乐器能胜任?”

    “郎哥,我就是心里不舒服,他们数落唢呐看不起唢呐就是不行。”叶明轩气呼呼的坐下,看向方不语的眼神充满了失望。

    “我知道,所以你明天要全力以赴,给他们好看,让他们长长见识。”小郎顺着叶明轩说道,小郎知道,叶明轩是唢呐匠唯一传人,他对唢呐的喜爱,比任何人都要强烈。

    后台的石海杉看到小郎劝住叶明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今天若是叶明轩上场了,明天叶明轩是没有资格在出场的。这是规矩。没了叶明轩,二胡唢呐谁又能胜任?

    出了这么大事情,坐在前面的叶老也有些着急了,方不语留在台上的时间越久,影响越大,赶紧对着后台的石海杉摆摆手。

    石海杉叫住准备吹奏笛子的年轻人:“你上去把方不语换下来。快去。”

    本来该他上场了,只不过出了这事儿,他也有点不知所措,听见提醒也没看是谁,急急忙忙的上场,拽了一下方不语,自己站在了舞台中间。

    看到方不语下台,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向往的生活之娱乐大师无弹窗广告,向往的生活之娱乐大师txt下载,向往的生活之娱乐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