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霸天狼

作者:伍月槐花香 | 发布时间:2019-08-13 21:10 |字数:4506

    在玄雪的保证下,牛山的神情慢慢恢复了如常,只是,小白的威压让其记忆深刻,不敢有任何的怨言,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十分的恭敬!

    “大黑牛,我想知道蛮牛谷到底发生了什么,前因后果,一字都不要落下。”小白命令道,语气不容置疑!

    牛山闻言,赶快上前,手舞足蹈的比划了起来,道出了一段隐秘!

    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乃是这个样子的,牛山自幼出生在蛮牛谷,有着一个很美满的童年,无忧无虑,父母将自己视为手心里的宝,但这一切在五十年前化为了泡影,一场千年不遇的地震,不仅改变了蛮牛谷的命运,也改变牛山的命运。

    话说当时,在这场灾难面前,牛山大部分族人葬身这场地震之中,好在牛山的父母十分幸运,躲过了一劫,带着牛山和幸存的族人在蛮牛谷定居下来,本以为会平安无事,谁知地震过后,无极山脉出现了一个弑杀如命的高阶灵兽,自唤作:霸天狼,此兽嗜杀成性,诸多妖兽都死于它的魔爪之下,牛山的父母在与霸天狼的搏斗中,被其击杀,从此牛山的命运有了本质的变化,为了活命,只得一步一步的成长起来,可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无极山脉的外围地带,霸天狼成为绝对的王者,所有的妖兽都听命于它。

    不过霸天狼并不满足于现状,开始对人类发起了攻击,导致无极山脉附近人类的小村庄生灵涂炭,尸横遍野!善恶到头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霸天狼丧尽天良的举动,彻底激怒了七星观,作为这一方天地的守护者,七星观忍无可忍,冲天的怒火无情的撒了下来,一场你死我活的大战,就此拉开序幕,双方开展了旷日持久的激战!

    七星观在无极山脉经营千年,根基可想而知,加之,妖兽一方都是一些低阶妖兽,根本不是其对手,很快败下阵来,但蛇无头不走,霸天狼实力强悍,给七星观也造成巨大的创伤,七星观的观主刘半仙,为了尽快结束这场灾难,与霸天狼在蛮牛谷展开大战,三天三夜,平分秋色,谁都没有取得任何的便宜。

    三天的激战,对于刘半仙来说,消耗非常巨大的,反观霸天狼,则越战越勇,长此以往,必会取得主动,刘半仙深知其中道理,只好使用禁术,将龙渊剑的威力发挥到极致,渐渐取得了上风,霸天狼何时受过这等屈辱,全力进行反击,双方再次杀的难解难分。

    龙渊剑,作为天级仙剑,乃剑祖黄帝亲手所铸,其威力自然不容小觑,在配合七星北斗剑阵的第七层“北极无量”,终于击穿了霸天狼的正面防守,正中其的右眼,鲜血染红了大片,霸天狼发出不甘的怒吼,响彻整个无极山脉,随之而来的利爪直奔刘半仙而来。

    扑面而来的杀气,正对刘半仙的胸口,速度之快,可谓迅雷不及掩耳,想躲都躲不掉,只听“扑哧”一声,刘半仙的胸口留下了三道长长的爪痕。

    与此同时,七星观观主的反击异常凌厉,不偏不倚,击中了霸天狼的要害,虽然只是电光火石的瞬间,但这一回合的交手以及最后的结果可谓拼的是两败俱伤。

    刚刚的对攻,与双方来说,都是惨重的,龙渊剑,死死的插在霸天狼的右眼上,七星观的观主则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右眼传来的剧痛,让霸天狼如鲠在喉,痛不欲生,可无论用何手段,始终都没能将其取下。

    刘半仙虽然被霸天狼重伤,但毕竟修为高深,随即从地上站起,看准时机,再次发起攻击,一时间,霸天狼节节败退。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作为高阶灵兽,霸天狼实力强悍,皮糙肉厚,就在节节败退的时候,霸天狼彻底暴走,只见其周身上下,被一层红光所覆盖。

    此种异象,让刘半仙十分惊诧,稍微愣神之际,霸天狼周身的红光散去,一位一身灰衣的中年男子显现出来,披头散发,看不清容貌,这霸天狼竟幻化成了人形。

    眼前的局面,完全超出了七星观观主的认知,只得以更疯狂的攻势,来掩盖内心中的震动。

    再看这个灰衣男子,一言不发,面对七星观观主的攻击,没有做出任何抵抗,每招每式,都以自己的身体,生生接下。

    刘半仙如此密集的攻势,取得效果只是让灰衣男子多了几道伤口,再无其他的任何效果,连筋骨都没有伤到,反观七星观的观主已快油尽灯枯,撑不了多长时间。

    就在这时,不知从那里来的黑雾,慢慢向灰衣男子汇聚,转眼之间,就将灰衣男子完全覆盖在其中,插在灰衣男子右眼上的龙渊剑也没能幸免。

    黑雾的到来,让刘半仙停止了攻击,随之而来的全是恐惧之感,这些黑色的雾气正是消失许久的的天魔戾气,不容分说,就想要逃离此地,奈何还是慢了一步,刚好被黑雾笼罩在其中。

    紧接着就是刘半仙的惨叫声,之凄惨,世间也是罕见,对于这个结果,灰衣的男子,十分的满意,得意的笑声与惨叫声遥相呼应。

    事态的发展,可谓瞬息万变,在这个关键的时刻,龙渊剑的作用显现出来,金光一闪,穿过了厚厚的黑雾,与此同时,所有的黑雾尽数被龙渊剑所吸收。

    此情此景,对于七星观的观主的来说,可谓千载难逢,随即爆发出全部的修为,逃离了灰衣男子的控制范围。

    一方有利,另一方自然陷入了被动,再说此刻的灰衣男子,变得异常狂躁,所有的计划,被龙渊剑打乱,如今的龙渊剑,还在灰衣男子的右眼上,此时此刻,所有的黑雾都敷在龙渊剑的剑身之上,通体洁白的龙渊剑,就如同一个烧火棍一样漆黑。

    抓狂的灰衣男子,做出一个疯狂的举动,将怒火发向了龙渊剑,也是,龙渊剑对于灰衣男子来说,始终如鲠在喉,此举在正常不过,只见,灰衣男子毫无保留,冲天的气势响彻九霄,显然时不想在与龙渊剑纠缠,举起双手,就要将龙渊剑从其右眼上拔出,谁知在与龙渊剑接触的瞬间,一股连天地都为之动容的力量,从剑柄处发出,灰衣男子的右手被灼伤了大片,此举,如***一样,点燃了灰衣男子的怒火,权衡利弊之后,决定孤注一掷,不停对自己右眼上的龙渊剑发起了攻击。

    这时,此时此刻,刘半仙经过简单的休整之后,恢复了大半,惊恐之情跃然脸上,看了一眼龙渊剑,又看了一眼灰衣男子,不断的在内心之中做着权衡。

    片刻之后,刘半仙有了决断,将自身的元力催动到极致,七重天的圆满的修为,随即弥漫开来,这紧紧是一个开始,接下来的动作,可完全不像四大宗门掌教该有的作风,只见,刘半仙缓缓的褪去自己身上的衣衫,将上身裸漏了出来。

    这时,天气骤变,狂风肆虐,电闪雷鸣,大雨如期而至,雨水打湿了灰衣男子,打湿了龙渊剑,打湿了整个无极山脉,唯独七星观观主那里,没有任何的变化,还是一如既往的晴天,好像风雨到了那里,完全消失了一样。

    举目望去,刘半仙周身上下,没有一点元力的波动,缓缓的飞向半空之中,大约离地面有着三丈的距离。

    而此刻的灰衣男子,已经彻底疯狂了,完全就是一个疯子,对龙渊剑的攻击十分的猛烈,根本没有顾及到自身的伤势,面部一片模糊,早已被自己的鲜血所覆盖,意图非常的明显,也异常的固执,就是要将龙渊剑从右眼上拔出来。

    与此同时,刘半仙有了进一步的举动,如流星一般,划过天际,与空气摩擦出猛烈的火花,甚是耀眼。

    “轰”的一身,灰衣男子的胸口以下,被完全洞穿,说来也奇怪,伤口之处,竟没有任何的血迹,即使如此重创,灰衣男子的双手,也没有停下,还在不停的攻击着龙渊剑。

    先前,刘半仙以自己的身体作为兵刃,直接洞穿了灰衣男子的身躯,再说此刻的他,摇摇欲坠,直奔冰冷的地面,瞬间尘土飞扬,地面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深坑,而刘半仙则不知死活。

    “咔嚓”一声,在灰衣男子的攻击下,插在其右眼的龙渊剑,竟断裂开来,一分为二,一部分还留在右眼上面,另一部分落在刘半仙不远处的地上,此举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先前被龙渊剑吸收的黑雾,成了无主之物,四散开来。

    灰衣男子,见此情景,忍不住的仰天长叹,发出阴森恐怖的笑声,随着笑声的出现,所有的黑雾,瞬间向灰衣男子汇聚,片刻之后,刚刚被七星观观主洞穿的身体竟完好如此的长出来,诡异至极。

    “受死吧,一切已然结束了。”灰衣男子一字一句的说道,紧接着,刘半仙从刚刚所在的位置上,再次缓缓的飞向半空之中,片刻之后,就是灰衣男子的致命一击,目标自然就是刘半仙的面门。

    说时迟那时快,转瞬之间,灰衣男子的强大的攻势,和刘半仙近在咫尺,如果被击中,想都不想,直接陨落。

    此刻,危急关头,刘半仙终于恢复了意识,死亡的气息是那样的真切,所有的不甘和情仇,已然没有了意义,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准备接受即将而来的命运。

    灰衣男子的这时离七星观的观主,只有寸许的距离,胜利就在眼前,之前种种的遭遇,都已经画上了句号。

    不过,就在一切大局将定的时候,天地突然变色,一道闪电从天而下,正中灰衣男子天灵盖,伴随而来的就是一声惨叫,目之所及,灰衣男子的身躯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接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一动不动,显然是昏迷了过了。

    刘半仙此时也恢复了自由,重新掌控了身体的主导权,见此情景,嚎啕大哭,泪水和雨水交织在一起,根本没有往日的威严,就如一个三岁孩童一样,那里还像一位宗师啊!

    原来,刚刚那里是闪电,分明就是断了一半的龙渊剑,生死存亡之际,龙渊剑救了刘半仙一命。

    只不过,经此一役,那半截的龙渊剑,已然成了一柄大凶之物,被层层的黑雾覆盖,和先前的神圣威严的龙渊剑有着天壤之别。

    情绪到了极点,自然要找一个发泄口,刘半仙发疯了一样,拿起地上的半截残剑,飞身来到灰衣男子近前,对其疯狂砍杀,很快就让其失去了生机,七星观的观主还不死心,企图将灰衣男子挫骨扬灰,才能消其心中之怒火,不过就在这时,灰衣男子的尸身突然飞升到半空之中,化为无数道光点散落在蛮牛谷的各个地方。

    此举来的突然,刘半仙试图要挽回另一半的龙渊剑,但刚离开地面,就被一道光点击中,重重的摔在地上,显然他不会放弃,再次起身飞到空中,寻找着残剑的下落,可此刻的灰衣男子的只剩下了一堆白骨,没有一点残剑的踪影,七星观观主将怒火全部发泄在霸天狼的尸骨上,举起手中另一半的残剑,砍向灰衣男子的尸骨,异象再次发生,虚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黑洞,将灰衣男子的尸骨吞了进去,而七星观的观主看见黑洞就像是见了魔鬼一样,带着另一半的龙渊剑,转身就逃离了蛮牛谷。

    “这就是,我当年的所见所闻,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记忆犹新。”牛山从回忆中慢慢走出来,缓缓的说道。

    “真是没想到,这里还曾经发生过如此精彩的故事。”小白也被这段故事深深吸引。

    “牛山,那后来之事又怎么样了。”玄雪追问道。

    “当时,我就在蛮牛谷中,亲眼目睹了霸天狼和七星观观主的大战,后来蛮牛谷恢复了平静,我继承了父母的王位,成为新任的蛮牛王,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我的修为有了一定的提高,但仅仅是相当于人类三重天的境界,但一次的意外让我有了如今的修为。”牛山缓缓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降魔风云传无弹窗广告,降魔风云传txt下载,降魔风云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