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中毒了

作者:浊物风范 | 发布时间:2019-08-14 00:20 |字数:5118

    月华冲着洛风一笑,冰寒俏脸上罕见的掠过一抹戏谑,道:“因为传说这天渊城,便有着师父要找的升龙草。”

    简单一语,却是如平地惊雷,波澜骤起,在洛风耳旁炸响。

    洛风闻言,神色微微有些变幻,平静的心湖起波澜,这个消息,真是让他心情复杂。

    因为牧灵儿之故,他已与天渊城少城主令狐伤已经间接为敌,而今,他所要找的升龙草,竟然便在这天渊城中!

    这可如何是好?

    这天渊城城主寿辰,他是去,还是不去?

    “那行,那今晚寿宴上不见不散。”沉吟少许,洛风冲着二人一笑,道。

    洛风告别二人,走出拍卖场,他倒是不用担心那令狐伤来找自己的麻烦,只要找个没人的地方,进入鸿钧塔,那令狐伤挖地三尺,也找不到他。

    穿过林林总总的街道,在一个街道转角处,他目光一抬,然后便是见到,那儿有一片湖畔。

    湖畔之上,繁华朵朵,清风徐来,令人心旷人怡。

    洛风心情有些郁闷,瞧得此番怡人景色,索性径直上前,放松一番。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这湖畔虽大,景色虽美,却是人迹罕至。

    晃悠了半天,也未见到来人踪迹。

    然而就在他疑惑之际,他心中忽然有所感应,目光朝前投去,然后便是见到,.一名麻衣老者,此时正在悠闲地踱着步子。

    洛风双眼微眯,心中却是一惊,因为这老者身上,没有丝毫的源气波动,如此便是说明,要么这老者是一介不能修炼的凡人,要么就是说明,此麻衣老者的修为,远超于他。

    不过,在这种时候,能出现在天渊城的,又岂会是寻常人?

    在其身旁,有一名小女孩,粉妆玉琢,娇俏可爱。

    洛风双眼微眯,凭着优秀的神魂感知力,他很快便从小女孩的源气波动上,感应出这小女孩是丹元境修为。

    虽然仅仅是踏入丹元境没多久,与丹元境巅峰的小荷没有可比性,但这等天赋,已经算极为不错。

    与此同时,小女孩与麻衣老者,正在相互交谈着。

    “爷爷,我对那南帝遗迹没兴趣,对青儿来说,陪在爷爷身边,才是最开心的事。”那名叫青儿的少女,冲着麻衣老者一笑,道。

    闻言,麻衣老者笑着摸了摸青儿的额头,眼眸中掠过一抹欣慰。

    忽然,他眉头微皱,心中有所感应,目光朝后看去,然后便是见到身后不远处的洛风。

    “怎么了爷爷?”青儿微怔。

    麻衣老者老辣眸子微眯,语气莫名道:“有人在用神魂探测我们。”

    “什么?”青儿闻言,心中一惊,被人这番探测,她居然没有丝毫察觉,这岂不是说明,对方的神魂,比她的还要强大?

    青儿疑惑回头,好奇是哪位高人,然而她巡视一圈,却只见到一名年龄与她相差无几的洛风!

    “哼!”青儿冷哼一声,袖袍一挥,一道雄浑的赤红源气暴掠而出,那源气疾如风,快如电,仿佛一颗熊熊燃烧的火球,长虹贯日般,朝着洛风袭来。

    她乃丹元境源师,虽然这只是她的随手一击,仍是不容小觑,稍有不慎,丹元境以下源师,怕是会顷刻重伤。

    望着那漆黑眸子中,逐渐放大的火球,洛风负手而立,纹丝不动,神色没有丝毫波澜,龙府内的源气,缓缓升腾而起。

    轰!

    那道火球暴射而来,然而就在其即将轰到洛风身上之时,洛风眸心一闪,那火球顿时碎裂开来,散成漫天星火。

    “怎么可能?”瞧着洛风这般轻易便化解了自己的攻击,少年心中也是一惊,如此便是说明,对方的实力,并不逊色于她。

    麻衣老者双眼微眯,眼中精芒射出,似是想将洛风看透。

    然而,面对他这充斥着无穷威压的目光,洛风却是不卑不亢,微微仰首,直视他的目光,仿佛浑然不惧。

    “有些意思。”麻衣老者心中也是一惊,眼前少年的定力,超过了他平生所见的大部分年轻源师。

    “你,为何跟着我们?”青儿俏脸一寒,美目盯着洛风,脸庞上的怒意,没有丝毫掩饰。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碰巧路过罢了,怎么,只允许你们走不成?”洛风神色漠然,淡淡道。

    “你!”青儿闻言大怒,正欲动手,却被麻衣老者拦住:“青儿,这位小兄弟说得对,不得无礼。”

    “不过……”麻衣老者双眼微眯,目光玩味地看向洛风:“不过,是谁给了你这般与我们说话的勇气?”

    咻!

    就在下一刻,一股凶悍至极的源气波动,犹如火山爆发,自麻衣老者体内呼啸而出,就在下一刻,他脚尖轻点地面,身形暴掠而出,右手握爪,捏成一个极为狠辣刁钻的角度,朝着洛风抓去。

    强大的气势铺面而来,将洛风的身形悉数笼罩住,在这等凶悍的气势下,洛风顿时如陷深海,浑身骨骼被压得霹雳哗啦响。

    似是没看到那呼啸而来的麻衣老者,洛风目光低垂,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可惜,可惜堂堂一名通地境源师,不久便要死于气府内的剧毒了。”

    嗤……

    就在洛风声音落下的那一刹,气氛陡然凝固,麻衣老者身形陡然一滞,他目光死死地洛风,沉声道:“你说什么?”

    洛风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如果我所料不差,你五年前曾与人大战一场,甚至因此重伤,只差一点,便危及到了气府。”

    闻言,麻衣老者微微一怔,眉头微皱,淡淡道:“此事虽然不假,但知道的人也不少,算不得机密。”

    不顾老者的神情,洛风继续淡淡道:“气府虽未受伤,但那人已在你体内悄无声息下了毒,这毒蛰伏在你体内,藏得极其隐晦,根本难以察觉,不过,如今也逐渐开始波及至气府。”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每次动用源气之时,气府内便会有阵阵刺痛感吧。”

    在听到洛风这番话后,麻衣老者的脸色,终于沉了下来,他体内的确是时常有刺痛感,而且这刺痛感有愈发加重之势,而他却知晓不了原因。

    他深吸一口气,不可思议地望着洛风,沉声道:“你怎么知道?”洛风目光漠然地看了他一眼,嘴角掀起一抹嘲弄:“你不是要杀我么?”

    闻言,老者脸庞上掠过一抹尴尬,朝着洛风拱手一笑,道:“先前多有得罪,还请小友见谅。”

    “爷爷,怎么了?他也配你道歉么?”青儿走了过来,脸庞上充斥着不可思议,从来都是别人对爷爷大献殷勤,她还从未见过爷爷对别人拱手道歉。

    眼前这一幕,简直令她匪夷所思。

    “不得无礼!”麻衣老者声音一沉,言语之下,竟隐隐有了怒意,紧接着,他略带着歉意对洛风说道:“是我管教无方,让小友见笑了。”

    青儿闻言微怔,一股莫名的委屈涌上心头,泪珠在眼角打着转,要知道,爷爷从来都舍不得凶她的啊!

    “这位小友,还请进一步说话。”

    “小友既然认识此毒,那想来应该有解毒之法吧。”麻衣老者目光希冀地看向洛风,充满着深深的期待。

    沉吟少许,洛风点了点头。

    闻言,麻衣老者脸庞上陡然涌起一抹难以掩饰的狂喜,激动道:“老夫厚颜一回,恳请小友替我解毒!”

    洛风眉头一抬,淡淡道:“想让我出手,凭什么?”

    “竟敢这般对我爷爷说话,你在找死吗?”

    “爷爷,我看她大放厥词,口无遮拦,定然是骗吃骗喝的宵小之辈!”青儿俏脸覆上一抹冰寒,语气森然道,她还从未见过如此不识数的人。

    要知道,她爷爷可是通地境源师,天渊城的老城主,若是他有所求,南域之人,绝对排着队来上门帮忙,能得到老城主的人情,简直是所有源师梦寐以求之事。

    而今,这洛风竟然说凭什么?给她爷爷解个毒,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啪!

    一声清凉的巴掌声,在这片寂静的天地中响起,只见麻衣老者的干枯双手,竟是在青儿脸上留下一道深深掌印。

    “爷爷,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打我?”青儿眼里泪珠打着转,要知道,爷爷一直视她为至宝,从来舍不得打她的啊。

    不顾哭诉的青儿,麻衣老者朝着洛风深深一拜,恭敬道:“阁下若是能解我毒,日后但有所求,我令狐天定然在所不辞!”

    听着这个名字,洛风微微一怔,他已经猜出了眼前之人的身份。

    如此实力,如此姓氏,除了天渊城的老城主,又有何人?

    洛风点了点头,道:“那你坐下。”

    令狐天闻言一怔,不过仍是照做了,选一柳树下青台上,盘膝而坐。

    洛风神念一动,顿时,泰阿剑化为数柄银针。

    银针之上,光芒闪烁,弥漫着玄气波动。

    沉吟少许,洛风道:“毒入气府,极为难解,最快办法便是行针。”

    行针之术,又名生死针,一针定生死。

    令狐天闻言微怔,瞳孔一缩,犹豫道:“小友,你可有把握?”

    要知道,行生死针,不是生,就是死啊!

    “你还有别的选择么?”洛风瞥了他一眼,淡淡道。

    令狐天微怔,的确,现在除了相信洛风,他还有什么办法呢?

    毕竟,他天渊城养的那些废物医师,连他有病都看出来。

    洛风抽出一根银针,朝着令狐天的眉心,兀地插下。

    然而,当他瞧得洛风入针的位置时,更是瞳孔猛缩,疑惑重重。

    眉心,那分明是死穴,把针落到那里,是要置自己于死地吗?

    令狐天微微一愣,他恍然想起,洛风不过区区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少年,如何能懂行针之术?

    自己方才同意他行针,简直荒唐!

    他狐疑地看了洛风一眼,一抹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莫非洛风是借行针之名,趁机杀他?

    他立足天渊多年,自然也得罪了不少仇家,他被暗杀的次数,可不算少!

    一念至此,令狐天暗叹不好,顿时变得警惕起来,掌心源气微微汇聚,随时准备对洛风发起进攻。

    然而就在下一刻,秦战那痛苦愤怒的脸庞,陡然呆滞。

    只见洛风一抖皮袋,将剩余数十根银针纷纷取出。

    银针漂浮在半空中,在洛风神魂的加持下,皆是泛着绿光。

    紧接着,洛风右手轻轻一挥。

    数十根银针,顷刻间飞流直下。

    犹如群星陨落,万剑归宗!

    大气磅礴,一泻千里。

    均匀插在他身体的不同部位。

    一道道绿光交织,形成绿色能量王,将令狐天紧紧笼罩。

    “这莫非是传说中的千针幻影术?”目光死死地盯着洛风身前的能量网,青儿惊呼道。

    “你倒是有些见识。”洛风淡淡道。

    令狐天满脸骇然,他虽然只是一介源师,但是对著名医术也是有所了解。

    这千针幻影术,乃医师界的绝学,已经失传多年,堪称无价之宝。

    如今,居然在洛风手上,施展了出来?

    而且看其行针手法,如数家珍,即便是三四品的医师,也没有他这般娴熟吧!

    匪夷所思,震惊无比。

    “不过是简单的千影行针术,至于这么大惊小怪么?”瞧得他们这番模样,洛风淡淡道。

    时间,犹如白驹过隙,细沙一般,在指缝悄然流过。

    半个时辰之后。

    令狐天体表的绿色,已经被悉数吸收入其体内。

    与此同时,一团团黑屋,自其四肢百骸弥漫而出。

    洛风的脸上,却是泛上一抹苍白。

    显然,千影行针术,对他的神魂消耗,也是极大。

    “这……这是我体内的毒?”

    瞧得这一幕,令狐天那震惊的脸上,陡然涌出一抹难以掩饰的狂喜。

    他知道,这意味着,气府之毒,已经从他体内排了出来!

    “阁下救命之恩,令狐天没齿难忘,日后但有所求,我定不会袖手旁观!”令狐天沉声道。

    闻言,洛风嘴角掀起一抹莫名之意,他目光玩味地盯着令狐天,道:“还真有事要麻烦老城主。”

    闻言,令狐天嘴角一抽,洛风这要求报恩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但说无妨,还没有我解决不了的问题。”令狐天毫不犹豫地道。

    洛风笑了笑,旋即淡淡道:“听说你们城主府有一株升龙草?”闻言,青儿一怔,嘴角一抽,心中一疼,这洛风,还真是不客气,要知道,这升龙草,可不是一般的源材啊……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最强狂暴龙神无弹窗广告,最强狂暴龙神txt下载,最强狂暴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