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第一夜

作者:春樟 | 发布时间:2019-08-14 08:18 |字数:3190

    那个醉酒的男人名字很朴素,他叫二根,老家就在贫瘠的黄土高坡,家里排行第二,是一个可以做种的男人。

    年少的时候,没有少在黄土高坡上吼过“信天游”,因此嗓门也很大。

    屈指算来,二根来深圳打工也有十来年了,在五金厂也算得上师傅级别的人了,他最初做打磨师傅,后来改做了抛光师傅,抛光活虽然累,但是待遇还不错。

    五金厂鲜少有未婚的女子,厂里加班多,他也很少外出,极难接触到外面的女人,不知不觉,就苦成了婚姻苦难户了。

    办公室倒是有未婚的姑娘,人事部那几个水嫩的妹子,扭着小屁股,每次下车间的时候,他都会偷偷地瞄上一眼,脑袋跟一台老式的摄像机一般,将她们走路的每一个姿势都录了进脑海,工余休息的时候,脑海里不断重播着那些画面,老男人心里乐啊!

    他好几次想掐她们一把,甚至做梦都想,可是人家是坐办公室的,怎么能够看得上他呢?

    女孩子不同意,他动手动脚,就算是耍流氓。

    事实上也是,姑娘们在车间里走路,高傲得就跟公主一样,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

    找媳妇这件事,他急,没有用啊!

    他家里也急,到处找媒人物色,已然三十岁了,经过媒人介绍,去年底他花光了打工的积蓄,终于成功脱单了,娶了一个叫小英子的二婚的女人,当宝贝一般供养着。

    谁让小英子长得模样俊俏呢?谁让她眉目含情跟狐狸精一样娇媚呢?

    二根一见她面,就跪了,被迷得丢了三魂七魄,下定决心要死心塌地把她当成姑奶奶一样对待,一辈子对她百依百顺!

    “老婆,过完年,你跟着我去深圳,我打工赚钱租房子养你!”新婚之夜,老男人二根的话,把小英子感动得一塌糊涂,接连亲了他一地胡茬的老脸好几次:“老公,我好幸福!”。

    没有想到,一到深圳没几天,她就变心了,就跟着野男人跑了。

    那天下夜班,他没有加班,很早就回到了出租屋,发现女人不见了。

    他给她打过手机,也关机了。

    后来是一个男人回的电话:“死老鬼,你老婆是我的人,你不要找了,过几天,老子开心了,让她回去伺候你!”

    那声音义正辞严,把他镇住了。

    “狗日的,你出来,我不打断你的腿!”半晌二根回过神来,咬牙切齿,大声喊道,恨不得要生生地剥了他的皮。

    他还想多骂他几声,该死的电话竟然在那个男人可怕的笑声里,残忍地断了。

    你跑不掉的。二根气得手直打哆嗦,快速地回拨了那个号码。

    妈妈的,那个手机竟然关机了。

    有本事不关机啊!

    有本事过来单挑啊!我二根不把你揍扁才怪。

    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那个野男人无处可觅,二根没有地方发泄自己的怒火,只能拿东西出气,他先是把手机朝着床上的被褥上猛地一砸,接着又用脚踢飞了一只红色的塑料板凳。

    折腾了一阵子,他就感觉到一阵凄凉,自从结婚以后,他原本以为美好的生活正在向他招手,谁知道却陷入了更大的悲伤之中,他就起身,跑到楼下的小卖店里,手里拎起了七八瓶啤酒,就往出租屋里走,一个人坐在床板上,喝起了闷酒。

    “老兄,明天还要上班,别难过,振作一点。”狡猾哥安慰道。

    “我什么苦都吃过,这点苦,不算什么,我二根过得去。”二根说完,伸出了双手给二人看,那是一双紧握过打磨机的老茧手,一个小指头在一次工伤事故中已经永久地失去了,九个手指却强劲有力地伸向了空中,像九棵生机勃勃伸向阳光的绿树。

    是的,那个手指失于一次打磨,从那以后,他改行做起了抛光。

    狡猾哥见了,忍不住冲着他竖起了拇指,说道:“二根兄,你真是一条铁打的汉子。”

    “让她再考虑考虑吧,过几天,她如果不回来的话,就跟她娘家的人打电话,让她的家人劝劝她,实在不行了,你就只好忘掉她,就当没有遇见过她,长痛不如短痛。”王十一理性地说道。

    是的,必须要尝试忘记一个人,即便那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他现在已经渐渐地忘记了何雪忆,从一段感情里走了出来。

    他是这么做的,所以也这么劝二根。

    “谢谢你们二位,小兄弟,人生就是这么一回事,我们普通的人,只能听天由命,谢谢你们的开导,我的心情现在好多了,明天晚上记得过来喝酒,我请你们的客,大家一起喝醉睡觉。”二根用手指了指他简陋的饭桌说道。

    “好的,明天我们就到你这里讨酒喝。”二根终于从悲伤中走了出来,狡猾哥心里很高兴。

    王十一见二根颓废沮丧的心情已经有好转,就说道:“一个人在外面打工,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你明天还要上班,早点休息,我们也累了,也要回去休息了,这么晚了,就不再打扰了。”王十一说完这句话,二人就离开了那间酒味刺鼻的出租房。

    二人回到出租屋里,狡猾哥坐在床上,抽着闷烟,心想自己把王十一带了出来,原本是想让他进自己工厂的,现在一切化为泡影了。

    不管怎么样,明天得陪他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陪他一起到工业园里转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机会。

    想到这里,他就掏出了手机,拨通了生产主管的电话。

    “老大,新年好,新年好!”

    “春运人太多了,回深圳的票没有买到,请一天事假!”

    “谢谢老大!”

    狡猾哥打电话的时候,王十一一直盯着他,不是已经到深圳了吗?怎么说没有买到票?

    “明天我们厂开工,我请假陪你在附近转转!大年十五前,找工作容易,过了元宵节,就难了!”狡猾哥将手机一挂,对王十一说道。

    “我过来给你添麻烦了,影响你上班,真对不起!”王十一低着头说道。

    “老同学,说那些见外的话干什么呢?”狡猾哥拍了拍王十一的肩膀,心想一定要帮他一把,让他在深圳站稳脚跟,在舂城大山里守着几亩田,不会有出息的。

    那天晚上,是王十一在深圳的第一夜,他辗转反侧,怎么也无法入睡。

    一想到工作的事情,就难以入睡。

    他这个人还有点怪异的生活习惯,在陌生的地方睡觉,前几晚总睡不好。

    陌生的房间里,那气味,那噪音,都异于舂城老家那张温暖而熟悉的大床,让他很不习惯。

    更为重要的是,他躺在床上,常常会听见窗外此起彼伏的喧闹声,楼道里不时滚过一阵又一阵闷响,让他心中生出很多不安全感。

    躺在床上,黑暗里,他总是担心起那并不结实的木门,担心会不会有人趁着他们熟睡的时候,破门而入,将他们洗劫一空。

    王十一乐此不疲地追过的很多武侠电视剧,打斗的场景,常常发生在陌生的客栈!

    这样想着,他好几次从床上爬了起来,将房门检查了一遍又一遍。

    事实上,那薄如纸片的出租屋的房门,怎么经得起检验呢?愈是察看,愈是担忧。

    他甚至在想,这出租屋的钥匙,某一位惹不起的前租客,一定会私下里配有一把,而那人一定会在他们熟睡之际,悄然由天而降,潜入房中,对他们行非法之事。

    整个晚上,王十一思来想去,也翻来覆去,难以合眼。

    最后,他爬起来,把灯打开了。

    让光驱走一切吧,光明的世界,黑暗将无处可逃!

    狡猾哥倒好,他看上去习惯了这种“江湖生活”,不但睡得很香甜,甚至半夜里还说起了一大片的梦话,不过他叽叽哇哇,吐词不清。

    王十一努力了好几次,竖起耳朵去听,也不知道狡猾哥在梦里想要表达什么,不过,他的这些努力,反而让自己的大脑愈加清醒,也就愈发难以入睡。
微信关注:xxxxxx扫描二维码关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相关推荐:深漂的光芒人生无弹窗广告,深漂的光芒人生txt下载,深漂的光芒人生